種族與球場系列之一:英格蘭vs愛爾蘭(1995)|運動公社

作者:尋找簡東拿

英格蘭自1995年以來首次作客挑戰愛爾蘭,以0:0悶和告終。英愛位置相近,為何這場比賽要廿年後方能成事?事緣1995年,賽事因為英格蘭球迷引發騷亂而腰斬。沉重的歷史,注定了兩地球員在綠茵場上的比拼充滿張力:1171年10月17日,英格蘭國王亨利二世帶兵入侵愛爾蘭,自此之後愛爾蘭淪為英格蘭的殖民地。愛爾蘭人飽受八百年殖民壓迫,經過血腥抗爭才能取得獨立(不過,北愛爾蘭尚未脫離英國統治)。經過十八年的沉澱,世人期待雙方交織出來的,是一場精彩的對決,甚或又一場混亂。

球場內外的火花

兩軍相逢,史高斯以「浪費一個下午的時間」概括整場賽事。朗尼技術粗糙、無法停球,好端端的單刀機會被糟蹋了;效力葉士域治的愛軍前鋒梅菲在上半場一記左腳外腳背射門劃門而過,及後在一次罰球攻勢裏,頭槌搶點又告斜出,使稍稍佔優的愛爾蘭無法擊敗對手。從業餘聯賽奮鬥至入選英軍的華迪和老將基雲登場,成為了本場賽事的觸目鏡頭。

至於媒體的另一焦點,就是英迷有沒有高唱反愛歌曲。今年四月,有球迷在意大利對英格蘭一戰高唱”No Surrender to the IRA”(「不要向愛爾蘭共和軍投降」),惹來坊間關注。英格蘭球迷組織The Football Supporters’ Federation of England (FSF)事後重申,反愛歌曲固然無助於「撐英」,但並非不合法,畢竟愛爾蘭共和軍本身就是政治組織,他們針對的是政治組織而非民族本身。而且,這類歌曲(chant)是球場文化的一部分。針對政治組織並不是問題,只要當中內容不要涉及對愛爾蘭人的歧視也是可以接受的。不過,英格蘭足總似乎恐怕一切反愛歌曲會有損聲譽,寧可對此敬而遠之。

英格蘭足總慶幸的是,1995年英迷還哼着”No Surrender to the IRA”,廿年後的今天便哼着”Sepp Blatter, he paid for your ground”——他們寧可把矛頭對準白禮達和黑金足球,畢竟這是雙方球迷的最大公約數(國際足協試圖以440萬歐元利誘愛爾蘭足總,使它對球證裁決亨利以手入球、法國得以晉級世界杯決賽週一事放棄訴訟)。

球場以外的緊張氣氛,蓋過了平淡無味的比賽內容。愛爾蘭警方在五月早已決定,禁止十五位倫敦足球流氓往赴當地觀看賽事。十五人當中,有部分成員來自右翼組織英國防衛聯盟(England Defence League,簡稱EDL),他們多次攻擊伊斯蘭信徒,並不時策動暴力示威。EDL在兩年前更借極端穆斯林涉嫌殺害英兵事件,大肆攻擊清真寺和警方。愛爾蘭足總嚴格甄選購買球票的球迷,條件為球迷取票時必須出示愛爾蘭護照或駕駛執照,以便當局識別、區隔主隊球迷和客軍粉絲。

廿年前英迷的暴力襲擊事件

區隔是必需的。二十年前英軍作客一役,愛爾蘭足總沒有分隔雙方球迷,並把分配給英格蘭球迷的看台球票重新向愛爾蘭球迷發售,導致暴力事件的發生——有部分主隊球迷因而和客隊球迷並排而坐,成為受襲對象。當年21歲的記者費沙憶述事件說:「當時的氣氛很緊張,當你看到有些傢伙在做納粹手勢的時候,你就知道這不是一場平常的比賽。」[1]愛爾蘭憑着大衛基利(David Kelly)入球,以1:0領先對手。但賽事截至27分鐘,英軍入球被判詐糊,部分英迷便起哄鬧事,有部分英格蘭球迷失控地襲擊主隊球迷,並趁機向球場拋擲木條及雜物,並險些擊中正在熱身的蘇金寶(Sol Campbell)。至於愛爾蘭領隊、前英格蘭名將積查爾頓(Jack Charlton),亦遭英軍球迷斥罵為「猶大」(意指他為愛爾蘭當上英奸)。球證眼見亂局,只好宣告賽事中斷,最終有40人被捕、數十年受傷。兩軍一直希望重賽,直至十八年後的2013年才在溫布萊球場一償心願。

愛爾蘭前首席法官芬利(Thomas Finlay)展開公眾調查,發現暴力事件完全是英格蘭球迷所為,而且他們並無遭到挑釁。另一邊廂,他也指責愛爾蘭警方拒絕英國國家刑事情報局的協助,未能根據新納綷組織Combat18成員前往愛爾蘭的情報有所反應。事發兩天後,英國工黨的國會議員希恩寫信給《衛報》稱:「星期三晚發生的事件並非空穴來風,而是有組織的政治暴力。上星期六有人在倫敦派發傳單,宣傳對陣愛爾蘭的球賽,積極鼓吹暴力。」Combat18是赫赫有名的跨國新納綷組織,並跟著名右翼球迷組織車路士獵頭者(Chelsea Headhunters)有所聯繫(有關這個組織的介紹,請翻閱公社的另一文章《車路士的右翼排外形象何來?》[2])。英格蘭足球流氓視足球為戰爭、以愛爾蘭為世仇,他們早在1990年歐洲國家杯外圍賽英、愛對決後與愛爾蘭球迷爭執,這便成為了Combat18的擴張良機。

對香港球迷的啓示

廿年前的暴力事件,說明足總組織遇上種族糾紛時有必要事先區隔雙方球迷。2013年6月4日,香港邀請菲律賓上演友誼賽,但是足總低估港人在823人質事件後對菲國不滿,故此沒有特意設立作客球迷專用的入口和區段,最終釀成雙方球迷衝突。如今國際足協銳意打擊球場內的種族糾紛,並設置觀察員和監察系統評估賽事風險,如有某國球迷違規,就要安排該隊閉門作賽、甚至禁賽。足總固然不能置身事外。當然,我們身為球迷,也是比賽的一份子,除了站在愛護球隊立場抵制種族仇恨,不妨也站在人道立場反思一下,應否把它一併帶進球場?

參考資料:
1. Guardian:’Rioting, violence and shame – memories of Ireland v England in 1995′
goo.gl/egttez
2. 運動公社:《車路士的右翼排外形象何來?》
www.inmediahk.net/node/1031742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