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國廿四味——C組|寸咀足球組

德國可說是地上最穩定足球之師,任何對手也要忌憚三分。不過,德國的最大敵人往往就是自己,招積領隊Joachim Löw 上任十年可謂有苦自己知。Löw 的用人風格令人又愛又恨,但他先後率領德國出戰兩屆世界盃與兩屆歐洲國家盃,總成績為一冠一亞二季,所以德國足協亦不太在意這位名帥跟個別球員的恩怨。Löw 每次出戰大賽均挑選幾位明日之星,整體眼光亦不錯,也使德國球迷期望更大。不斷演變的德國可以一搔廿年之癢,再奪歐洲國家盃嗎?

德國(世界排名:4;ELO:2011)

德國的門將盛世有點始料不及,若非拜仁慕尼黑門將Manuel Neuer 福至心靈,國家隊門將之爭肯定更精彩。Neuer 兼任清道伕當然難能可貴,但這不算他最大的競爭優勢;當你把Neuer 效力史浩克04與拜仁慕尼黑的表現相比,不難發現他的進步其實是日積月累。Löw 在下一代門將中偏好巴塞隆拿二號門將Marc-André ter Stegen,而他的實力跟利華古遜的Bernd Leno、漢諾威的Ron-Robert Zieler 與巴黎聖日耳門的Kevin Trapp 不相伯仲;手槌不俗的Zieler 終於面對現實轉投李斯特城,Trapp 除精於近門撲救外也算傳送準繩,兩人落選今次大軍實屬非戰之罪,日後應享有參與大賽的機會,不過兩人的最大對手未必是敢於出迎撲救的ter Stegen,而是擅救十二碼且心理質素不俗的Leno。

德國派出「以老帶新」的防線應戰,在運作上少不了瑕疵,然而誰能在後防提場同樣重要。論資排輩計,提場責任應落在拜仁慕尼黑後衛Jérôme Boateng、多蒙特中堅Mats Hummels 或史浩克04後衛Benedikt Höwedes身上,只是Boateng 欠缺領袖的觸覺,傳送搶截上乘的Hummels 很可能帶傷上陣,成功復出的Höwedes 要肩負更大責任了。另一方面,Boateng 與Höwedes 俱勝任後防各位置,但Boateng 居中、Höwedes 在側的部署值得一成不變嗎?把兩位主力換位值得Löw 再三考慮。事實上,Löw 進行戰術修正素來狠辣,例如制空力強的華倫西亞中堅Shkodran Mustafi 在2014年世界盃分組賽期間串演右閘,但從此子因傷退下火線起,Mustafi 再未擔任右閘,至於他能否成功爭取上陣視乎其他球員的表現。科隆左閘Jonas Hector 是半途出家的奇才,亦能活用司職中場期間所學到的傳送與攔截技巧,除非遇有傷患停賽,否則他的正選地位甚穩;最後一刻加入代替Antonio Rüdiger 的Jonathan Tah 勝在夠勇,但上陣機會應該不及Mustafi。

相對而言,寸咀哥更關注Löw 打算如何調用利物浦萬能中場Emre Can;究竟讓這位傳送、攔截、遠射俱有份量的新星留守二閘會否太浪費?假如Löw 願意放棄怪招,讓Can 司職防守中場最安全,可是多蒙特全能中場İlkay Gündoğan 傷出後,這位冠軍級主帥又忍不住出招了。剛季拜仁慕尼黑新星Joshua Kimmich 確有明顯進步,惟此子串演多個位置後仍未找到最理想角色;相對而言,多蒙特防守中場Julian Weigl 似乎是前途無可限量的二傳手,當然他的上陣機會視乎Sami Khedira 與Bastian Schweinsteiger 的角色而定。Khedira 可說是讚賞Löw 眼光獨到的常用案例,轉投祖雲達斯後成功重振足球事業,如無意外是平衡德國中場攻守的重要一員;Schweinsteiger 傷癒後未復佳態,論傳送與掌控球賽節奏技巧依然一流,但以後備上陣專責收局才是多贏的做法,特別是皇家馬德里中場Toni Kroos 已經成功接班,既能勝任「小豬」素來負責的各項任務,對傳送與處理死球的了解更可能青出於藍,這亦是當前Kroos 的價值所在。

德國鋒線反擊的可怕之處在於走位與攻門快、狠、準,可惜多蒙特翼鋒Marco Reus 因傷黯然缺陣,令該隊的強攻場面有點失色。Reus 在德國進攻的重要性仍不及阿仙奴助攻王Mesut Özil
,反正屢受批抨的Özil 在應付球賽的態度上已出現微妙變化,否則早已被隊友取代。隨著Özil 的踢法爐火純青,Reus 的好兄弟Mario Götze 理應汗顏;這位拜仁慕尼黑翼鋒的天分毋容置疑,盤傳控扭射均是一流水平,但Götze 的心理質素是否跟技術造詣同步成長?恕不苟同。Löw 另一愛將Julian Draxler 是公認的下一代接班人,轉投禾夫斯堡後進度不錯,只是鋪橋搭路能力尚有進步空間;Löw 於2016年已確立Draxler 的國家隊地位,往後造化就靠自己了。Löw 棄用續有進步的利華古遜翼鋒Karim Bellarabi,反而讓史浩克04翼鋒Leroy Sané 提早升班,恰當與否有待驗證,但重召加拉塔沙雷老將Lukas Podolski 卻暗示招積領隊對鋒線佈局有點不安,畢竟Podolski 是極少數在Löw 掌帥前已入伍的成員,不失為可靠的精神領袖。

前文《友誼賽射手 — 歐洲篇》提到德國射手Mario Gómez 的問題,不過他轉投比錫達斯後全面復甦,Löw 亦公道地給此子一個平反的機會。Götze 擔任前鋒是高風險、高回報部署,Gómez 助陣讓招積主帥有條件回歸傳統風格攻堅;假如Gómez 未能把握這次機會為自己平反,其國家隊前途大可看淡。禾夫斯堡前鋒André Schürrle 或許是近乎完美的後備殺手,但他在精湛射術外就是缺乏超級射手置對手於死地的威力;Schürrle 的遠射命中率勝過Podolski,但Löw 堅持這位球迷眼中的「雞肋」隨軍,Schürrle 明白箇中微言大義嗎?拜仁慕尼黑輔鋒Thomas Müller 始終是德國的入球保證,但外界注視其射術多於球場視野;Müller 的入球效率與準確走位不無關係,也使他的成就遠超拜仁慕尼黑預期,甚至是延續德國足球中興的一大關鍵。

烏克蘭(世界排名:19;ELO:1812)

烏克蘭是個制度僵化的國家,某程度上影響其足球發展;可幸該國足球底子不錯,總算穩居歐洲二線。烏克蘭領隊Mykhaylo Fomenko 過去長期執教國內二三線球隊,卻憑講求謹慎執行、一擊即中的足球說服全國球迷,自有其成功之道。Fomenko 明白烏克蘭足球是薩克達、基輔戴拿模與迪尼普的天下,所以一如既往重用三隊成員;這位老帥更慶幸薩克達願意外借部分本土球員到索爾亞汲取經驗,豐富國家隊兵源。當烏克蘭找對門路,足使任何歐洲球隊陷入苦戰,但該隊同樣累積不少功虧一簣的劣績,即將約滿的Fomenko 能圓滿結束自己的國家隊執教生涯嗎?

隨著薩克達重用巴西球員主攻,該隊幾乎盡得全國一流守衛,亦主導國家隊的防守方向。Fomenko 通常挑選完整的薩克達防線入伍,卻甚少盡用所有成員;薩克達門將Andriy Pyatov 其實是別無選擇下的正選,把關技術不過不失,Denys Boyko 從迪尼普過檔比錫達斯外能穩居正選,否則不易取而代之,別忘記第三門將Mykyta Shevchenko 其實外借至索爾亞、等待在薩克達上位的成員。烏克蘭在左閘暫時後繼無人,Fomenko 反覆試驗後仍覺得37歲的薩克達老將 Vyacheslav Shevchuk最好,成為眾所週知的弱點;右閘仍沿用迪尼普後防主將Artem Fedetskyi,中堅續用薩克達的Yaroslav Rakitskyi 配基輔戴拿模Yevhen Khacheridi,近年已見老態的薩克達中堅Oleksandr Kucher 先列後備。你可以說這個烏克蘭防線毫無新意,但球隊依然有辦法出線,跟薩克達防守中場Taras Stepanenko 迅速冒起不無關係;不少人忽視37歲老將Anatoliy Tymoshchuk 在烏克蘭的影響力,事實上這位出身自薩克達的猛將依然老路縱橫,亦是Fomenko 心目中的理想收局人選,可惜歲月催人;Stepanenko 既然盡得師兄真傳,自然深得重用。

烏克蘭的進攻模式著重控球,迪尼普老將Ruslan Rotan 將繼續肩負控制中場節奏重任,基輔戴拿模三人中場Serhiy Rybalka、Serhiy Sydorchuk與Denys Harmash 暫時分拆;由於Fomenko 甚為滿意Harmash 的二傳功架,此子出任正選的機會較大,甚至推前至進攻中場,但近半年薩克達進攻中場Viktor Kovalenko 的表現震驚全國,Fomenko 難得有外界所知不多的秘密武器可用,還需要收起嗎?烏克蘭非常倚靠兩翼得分,可惜基輔戴拿模老將Oleh Husyev 傷出,唯有倚靠西維爾翼鋒Yevhen Konoplyanka 與基輔戴拿模翼鋒Andriy Yarmolenko 左右開弓。Konoplyanka 的傳送與硬射較佳,Yarmolenko 則是入楔好手,但烏克蘭實在過份倚賴兩人得分,莫非該隊鋒線實在疲弱?該隊有基輔戴拿模前鋒Oleksandr Hladkyi 因傷退隊,Artem Kravets 轉至史特加後表現乏善足陳,Fomenko 唯有起用即將三度效力薩克達的Yevhen Seleznyov,可惜這位烏超前列射手的實力僅足以魚肉弱旅;索爾亞前鋒Pylyp Budkivskyi 同樣從薩克達外借,頭槌威力不錯卻尚未在國際賽開齋;迪尼普前鋒Roman Zozulya 始終較適合擔任輔鋒,但他的牽制能力足以為Konoplyanka 與Yarmolenko 創造更多射門嗎?

波蘭(世界排名:27;ELO:1743)

現代足球的主流趨勢之一是採用單箭頭,曾幾何時波蘭亦跟隨主流,然而領隊Adam Nawałka 於2013年接手後決定回歸雙箭頭戰術,同時強調快速壓迫與保持隊型的重要性,令波蘭國家隊的發揮耳目一新。不再倚靠反擊的波蘭改行著重側擊的4-4-2陣式,入球量更令人咋舌,但Nawałka 的改革可帶領球隊走多遠?波蘭曾經信奉穩守突擊足球,主因之一是該隊門將實力雄厚,般尼矛夫門將Artur Boruc、剛季外借至羅馬的門將Wojciech Szczęsny、史雲斯門將Łukasz Fabiański 與史特加門將Przemysław Tytoń 的四雄爭寵一直鬥得燦爛。今次Tytoń 率先落選,機智不足的Fabiański 作為外圍賽下半段正選卻有跡象被冷落,他在阿仙奴的競爭對手Szczęsny 則是外圍賽上半段正選,但他出迎的決定往往引起爭議,莫非素來跟波蘭足協關係平平的Boruc 才是真命天子?老謀深算的Nawałka 在友誼賽中讓各門將輪流上陣考核,恐怕到開賽前一刻才公佈正選誰屬。

不少球迷認為波蘭兩側實力屬右強於左,這種情況在今屆賽事或更為明顯,因為Nawałka 愛將之一、成功轉型左閘的泰歷克左翼Maciej Rybus 因傷退隊,剛季外借至歷基亞的右閘Artur Jędrzejczyk 與列治亞左閘Jakub Wawrzyniak 將激烈爭逐這個空缺,形勢上擅攻的Wawrzyniak 似乎較有利。多蒙特右閘Łukasz Piszczek 雖在球會不受重用,但他的防守實力仍在,跟隊友Jakub Błaszczykowski 在右路發動疊瓦式助攻更是側擊保證。中堅方面,拖連奴中堅Kamil Glik 愈見成熟,踢法較為細膩,唯一挑剔是制空力尚有進步空間,難怪Nawałka 屬意實而不華、制空力強的歷基亞中堅Michał Pazdan 擔任其拍檔;卡利亞里中堅Bartosz Salamon 可兼任防守中場,剛季終於打出名堂,協助球隊升班,只是波蘭中堅人手充裕,制空力與位置感俱佳的Jędrzejczyk 移入中路效果亦不錯,Salamon 爭取正選席位仍需努力。

雖說Nawałka 要求兩邊翼閘不斷走動搶攻,但他不一定起用雙防守中場在後場補位;西維爾防守中場Grzegorz Krychowiak 剛季淡化「茅躉王」形象,中場搶截得心應手,確有一夫當關的本事,亦使歷基亞防守中場Tomasz Jodłowiec 與列治普斯納新星Karol Linetty 可先列後備,以備不時之需。事實上,Nawałka 更愛起用烏甸尼斯進攻中場Piotr Zieliński 組織攻勢,此子剛季外借至安玻里表現出色,盤扭傳送俱有功架,更是不容忽視的遠射能手,隨時在今屆賽事發熱發亮。波蘭在兩翼已有既定人選,多蒙特右翼Błaszczykowski 的遭遇甚至較好拍擋Piszczek 為差,外借至費倫天拿總比長坐冷板為佳,鬱鬱不得志的他更需要一吐烏氣;雷恩翼鋒Kamil Grosicki 因應戰術需要調至左路,近兩季表現大熟大勇,盤扭與得分能力俱不俗,實屬波蘭一路奇兵;年僅19歲的克拉科維亞左翼Bartosz Kapustka 備受列強關注,Nawałka 亦視此子為秘密武器,且看他有何神乎奇技。另一方面,Nawałka 只帶三名前鋒出征,可見他對拜仁慕尼黑射手Robert Lewandowski 與阿積士射手Arkadiusz Milik 信心十足;Lewandowski 近態銳不可當,敵方防線只求盡量減少損失,反而能傳擅射的Milik 往往被對手忽略,伏兵的殺傷力更致命。

北愛爾蘭(世界排名:25;ELO:1595)

假如威爾斯晉身2016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是爆冷,長年積弱、超新星欠奉的北愛爾蘭肯定是爆大冷;北愛爾蘭領隊Michael O’Neill 的國際賽勝出率不足三成,逾半勝仗更來自本屆外圍賽,究竟是領隊、球員抑或雙方均開竅?O’Neill 不拘於單一陣式,4-3-2-1、4-3-3、4-1-4-1甚至3-5-2陣式均有採用,但他似乎仍在五人後防與五人中場之間掙扎。當38歲的前曼聯後備門將Roy Carroll 仍能穩坐替補門將席位,北愛爾蘭足球人才水平不足可見一斑;不過,能在曼聯預備組甚至一隊曾佔一席的球員,猶如取得保送進入國家隊的資格,單是今次陣容已有六位球員跟曼聯有關,究竟曼聯模式對該隊又有多大助力?近12仗不敗的北愛爾蘭具備足夠殺著嗎?

自從咸美頓門將Michael McGovern 於外圍賽後半段取代Carroll 成為正選後,北愛爾蘭一直延續不敗紀錄,也是理想的接班結果;可是,31歲McGovern 尚未完全取代Carroll,O’Neill 亦定期安排這位老大哥上陣,說穿了就是不放心。北愛爾蘭後防尚有三大長老Aaron Hughes、Gareth McAuley 與Chris Baird,三人會否同場上陣亦值得關注;轉至墨爾本勝利的Hughes 曾長期擔任右閘正選,但36歲的他只宜留在中路包抄,因此O’Neill 寧願安排曼聯年輕中堅Paddy McNair 串演右閘;McAuley 剛季在西布朗證明自己寶刀未老,制空力亦有一定保證,但36歲的他技術粗糙,較易讓年輕的技術性球員有機可乘;34歲的Baird 在打吡郡已淪為後備,然而O’Neill 非常信任這位防守中場的控球能力,甚至派他出任左閘,今次賽事肯定盡全力作最後一擊。

若說北愛爾蘭後防的真正隱憂,不得不提近年退守左閘的西布朗左翼Chris Brunt 因傷退隊,使球隊缺少可靠的死球與反擊專家,米禾爾左中場Shane Ferguson 能否填補空缺?慶幸的是,北愛爾蘭在中後場不乏人才接班,串演右閘的McNair 正是一例,而他的三位師兄在國家隊中後場的責任愈見重要。屈福特中堅Craig Cathcart 是串演左閘的理想人選,畢竟其踢法較為四平八穩,亦有串演二閘的經驗,只嫌技術有限;西布朗中堅Jonny Evans 更是初出道已兼任左閘,控傳攔截技術更仔細,側擊效果應較Cathcart 理想,只是O’Neill 考慮到McAuley 的技術亦屬平庸,沿用西布朗中堅佈局似乎更安全。布力般流浪防守中場Corry Evans 的足球天份不及兄長,制空力一般,但不失為具效率的中場工兵,亦可彌補Baird 活力不足的問題。

O’Neill 重用份屬同期青訓的Evans 兄弟與Cathcart 亦有另一意義,因為效力雷丁的中場Oliver Norwood 跟三人份屬一同成長的曼聯同門;此子除擅於處理死球與組織攻勢外,其攔截功夫同樣紮實,適合擔任墮後中場指揮官,協助北愛爾蘭保持控球權。Norwood 在陣亦明顯分擔修咸頓中場Steven Davis 發動攻勢的責任,亦讓這位主將更易找到後上攻門的機會,尤其是北愛爾蘭本身進攻板斧不多,Davis 被對手成功凍結後球隊進攻更乏善足陳。該隊在邊線有一對打法實際的翼鋒可用;諾定咸森林翼鋒Jamie Ward 屬拼勁十足的「矮腳虎」,亦是陣中另一死球專家;列斯聯翼鋒Stuart Dallas 則以遠射為殺著;論質素兩人不算突出,但不失為可行的變招。該隊鋒線人選同樣有限,剛季外借至伯明翰的Kyle Lafferty 在球會失意卻於國際賽重拾信心,把握力不過不失,勝在頭槌與衝刺力不錯;昆士柏流浪前鋒Conor Washington 與韋根射手Will Grigg 同屬國家隊新血,論近況肯定是應屆英甲神射手Grigg 較佳,但Washington 的戮力踢法往往在前線取得意外收穫。

下篇《歐國廿四味》將剖析D 組形勢,西班牙能否締造三連霸當然是焦點議題,偏偏這支勁旅的分組賽對手均對應付地面戰甚有把握,地上最強的考驗會否使西班牙落得一敗塗地?密切留意。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