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國廿四味——E組|寸咀足球組

當各位看到比利時與意大利同處歐洲國家盃E 組,第一反應是什麼?如果你想到一個「怪」字,不單代表世事都給你看透,更證明你已成為非常成熟、理性的球迷。意大利於大賽表現迷離,寸咀哥從初體驗足球之時已經領教,愛爾蘭的拼命足球總能左右大局,瑞典的神來之筆往往令人嘖嘖稱奇,賽前被捧為奪標熱門的比利時必須好自為之。

比利時(世界排名:2;ELO:1898)

寸咀哥一直覺得荷蘭與比利時足球是兩生花;荷蘭較華麗,比利時較實際。就在荷蘭足球失意時,比利時足球方興未艾,踢而優則教的領隊Marc Wilmots 大有機會一償在大賽稱王的心願;然而這支精兵的防線備受傷患困擾,亦未盡快迸發鋒線殺傷力,Wilmots 又有何妙計激勵球員,把握千載難逢的奪標良機?比利時有兩位當打門將,但兩人不約而同承受前所未有的壓力;Thibaut Courtois 曾養傷三個月,在車路士失準的球季中算不上主要罪人,但這位公認世界級門將極需要藉歐洲國家盃重振聲威;利物浦門將Simon Mignolet 未必有太高的把關天分,順境時表現異常神勇,逆境時更覺不外如是。近兩年Courtois 的進步幅度已經拋離Mignolet,然而這對比利時影響輕微,因為該隊有2008年北京奧運隊主力穩住防線,至今已經完全成熟。可是,隨著曼城大將Vincent Kompany 因傷退隊,這條黃金防線終於面對變化難料的挑戰;禍不單行的是,辛尼特中堅Nicolas Lombaerts 與些路迪後衛 Dedryck Boyata 同樣掛彩,安德烈治右翼衛Anthony Vanden Borre 再次因紀律問題被球會貶至預備組,Wilmots 為尋找救兵大傷腦筋。

巴塞隆拿中堅Thomas Vermaelen 跟熱刺中堅組合Jan Vertonghen 與Toby Alderweireld 一同在阿積士與國家隊成長,亦是當今世上後場傳球最準繩的國家隊防線,三人也習慣因應戰術與人手需要出任不同位置;Kompany 傷出後令比利時中路缺乏一夫當關的守衛,Vertonghen 與Alderweireld 之間誰更應該移入中路夥拍Vermaelen?Vermaelen 加Vertonghen 變成世上難求的雙左腳中堅,位置感強的Alderweireld 與Vermaelen 則組成更低風險的拍檔,怎計也是犧牲一閘;假如Wilmots 徵召南特右翼衛Guillaume Gillet 代替Boyata 的空缺,Alderweireld 移入中路合情合理,但以曼城小將Jason Denayer 補上正選右閘,後防風險顯著增加,畢竟此剛季外借加拉塔沙雷期間,攔截與制空表現未達水平,布魯日右閘Thomas Meunier 亦不見得適合補上。左閘方面,奧斯坦德左翼衛Jordan Lukaku 近期人氣急升,雖說他在國際賽上陣四仗已交出三次助攻,但防守造詣有待琢磨,Wilmots 若把Vertonghen 移入中路,左路防守風險一樣難料。當前最穩陣應變方案莫過於起用中堅Laurent Ciman,這位蒙特利爾衝擊主將同屬2008年北京奧運隊成員,傳送與攔截均不俗,跟三大中堅的默契更不成問題。

這邊廂,Wilmots 非常擔心後防深度不足,甚至在友賽安排辛尼特二傳手Axel Witsel 串演右閘;那邊廂,Wilmots 並沒有增加防守中場人手,他的點兵邏輯未免自相矛盾。Witsel 在標準烈治成長時曾擔任右中場,所以Wilmots 的實驗絕非藥石亂投,但此舉令雙防守中場佈局只餘羅馬的Radja Nainggolan、曼聯的Marouane Fellaini 與熱刺的Mousa Dembélé 可用,最終還是治標不治本,別忘記搶截凶狠的Nainggolan 與Fellaini 隨時一發不可收拾,Dembélé 表現再戮力亦應接不暇。安德烈治二傳手Steven Defour 傷出令Wilmots 更缺具經驗的人選補上,何不徵召備受富豪球會關注的安德烈治中場新星Youri Tielemans 補充實力?

或許比利時鋒線人才濟濟,Wilmots 不得不盡量討好這批猛將,惟從平衡球隊攻守而言,僅棄用熱刺翼鋒Nacer Chadli 與愛華頓翼鋒Kevin Mirallas 並不足夠。事實上,這位主帥可忍痛棄用利物浦快翼Divock Origi 以增添中後場人手,就算Origi 又快又怪的盤扭與入楔往往令敵方防線風聲鶴淚,他的得分實力未算質量兼備;馬德里體育會翼鋒 Yannick Ferreira Carrasco 也可能是忍痛棄用的人選,縱有上乘的盤扭、傳送與切入技藝,此子剛季進度只是合格有餘,Wilmots 堅持徵召此子很可能是擔心Eden Hazard 的狀況。剛季車路士表現失望,大概三分一責任算在Hazard 頭上,不過技術精湛的他明顯在國家隊踢得稱心;Wilmots 偏好把控扭盤傳射俱精的Kevin De Bruyne 移入中路,Hazard 順理成章留在左翼亦不失為理想安排。De Bruyne 剛季在曼城證明自己物有所值,處理死球質素不斷提高;寸咀哥理解Wilmots 需要妥善安置拿玻里翼鋒Dries Mertens,但三人不應拘泥於單一位置。這個反擊三人組的水平已經追及德國反擊小隊,同樣控扭盤傳射俱精的Mertens 亦較易被對手遺忘,難怪領隊對他愛不釋手。

另一方面,Wilmots 堅持在鋒線一併選用愛華頓的Romelu Lukaku、馬賽的Michy Batshuayi 以及利物浦組合Christian Benteke 與Origi,說穿了就是貪戀「包羅萬有」。更大的問題是,這位領隊期望前鋒集中為隊友鋪橋搭路多於主力攻堅,確使四人無所適從;Origi 可能對此不以為然,Lukaku 與Benteke 早已深受其害,剛季撐起馬賽鋒線的Batshuayi 亦難倖免。Wilmots 改打雙前鋒的意向不大,極其量要求助攻力不差的Lukaku 串演右翼,以遷就自由球殺手Benteke,助攻力更強的Batshuayi 先列後備。這算是幸福的煩惱嗎?成功奪冠後才算。

意大利(世界排名:12;ELO:1853)

國際賽上最不可思議的對手,意大利當之無愧。新一代戰術狂人Antonio Conte 於2014年接掌帥印後,意大利的足球風格比 Cesare Prandelli 時代更難觸摸;Conte 是近年3-5-2陣式復興的關鍵人物,但他近來的口味已轉為3-4-3陣式,究竟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藥?他的戰術會否令意大利足球邁向萬劫不復的境界?無論Conte 用人唯才抑或亂點鴛鴦,他對個別人選不敢恣意妄為;至於棄用紐約城中場大腦Andrea Pirlo 與多倫多FC 輔鋒Sebastian Giovinco 是否涉及歧視,寸咀哥只能說:奪標勝過千言萬語。

Conte 最信任的球員始終是舊隊友兼舊部Gianluigi Buffon,意大利國家隊對這位效力祖雲達斯的殿堂級門將更是病態倚賴。身手同樣不凡的Salvatore Sirigu 剛季在巴黎聖日耳門失勢,但他的實力早已是意大利第二高手,全面接替Buffon 只是時間問題;拉素門將Federico Marchetti 撲救反應不俗,但此子發展行人止步不是欠缺運氣,而是判斷力與身手水平有落差;熱拿亞Mattia Perin 是新一代行情看俏的門將,擅於近門撲救,可惜仍在料理韌帶撕裂傷患,否則Conte 不用狼狽地急召Marchetti。

Conte 心目中的完美防守配搭是祖雲達斯中堅加AC 米蘭二閘,這當然不是永恆真理,但他的選兵取態大致貫徹這套原則。祖雲達斯三大中堅Giorgio Chiellini、Andrea Barzagli、Leonardo Bonucci 繼續在國家隊後防擔大旗,甚至轉戰韋斯咸的Angelo Ogbonna 也是前祖雲達斯成員,即使這條防線未至於牢不可破,各人互相包抄補位的能力與準確後場傳送足以長期立於不敗;Barzagli 已屆退役之齡,Bonucci 的制空力與攔截力稍遜,Ogbonna 有時濫於大腳解圍,意大利確要及早提拔接班人,同屬祖雲達斯的Daniele Rugani 是長遠接班人,短線而言何不考慮費倫天拿中堅Davide Astori?總不因為他出身AC 米蘭而不合用吧!Conte 的絕招是讓羅馬中場領袖Daniele De Rossi 墮後,但此舉算不上治本。

二閘及翼衛方面,曼聯通天老倌Matteo Darmian 跟AC 米蘭翼衛Mattia De Sciglio 份屬同門,無論在3-4-3或3-5-2陣式均有存在價值,只是Conte 把Darmian 放在左路有點牽強;剛季AC 米蘭左閘Luca Antonelli 的表現不下於De Sciglio,但Conte 特別偏愛這位側擊與攔截俱佳的新星;新特蘭翼鋒Emanuele Giaccherini 剛季外借至博洛尼亞表現回勇,論執行突擊更為老辣,難怪Conte 重召這位舊部。右路人選自然少不了Darmian,只是Conte 對拉素中場Antonio Candreva 情有獨鍾,事實上這位死球專家素來以傳送精準見稱,後上攻門亦能殺對手一個措手不及;若Candreva 不幸傷出,Conte 除派Darmian 補上外尚有什麼對策?這位領隊一直冷落AC 米蘭右翼衛Ignazio Abate,這個決定於祖雲達斯中場Claudio Marchisio 在陣期間不成問題,但控球超穩健的Marchisio 因傷退隊,除羅馬新一代全能中場Alessandro Florenzi 可以補上外,Giaccherini 兼任右翼衛的機會同樣大增。費倫天拿翼鋒Federico Bernardeschi 亦有串演翼衛的經驗,擅於盤扭的他頗具侵略性,惟傳中準繩度有待改進,未必即時贏得領隊歡心。

隨著Candreva 移師右路,意大利中場續以De Rossi 馬首是瞻,但Marchisio 與巴黎聖日耳門二傳手Marco Verratti 缺陣對組織進攻影響不少。近期不少人對巴黎聖日耳門Thiago Motta 穿上10號球衣的問題大造文章,難道要強迫De Rossi 改穿10號才顯得尊貴嗎?見慣風浪的Motta 踢法實際,攻守兼備,前文《歸化交叉點——萬事俱備,只欠意大利東風》也提到他不一定要選擇改投意大利拉素中場,所以從Prandelli 到Conte 一直珍惜這位巴西裔中場,特別是Florenzi 未能及時傷癒的話,意大利中場人選更加買少見少。Marco Parolo 是Conte 愛用的搶截專家,但他要再三證明自己的能力比拿玻里巴西裔防守中場Jorginho 更出眾;寸咀哥認為到De Rossi 退役之日,控球與傳送超強的Jorginho 已是非用不可。補選的祖雲達斯中場Stefano Sturaro 頗能突出領隊用人唯親,但他的踢法漸趨全面,亦有非一般的球場視野,很可能是Conte 的秘密武器。

意大利鋒線可以歸納為絕望嗎?寸咀哥不敢說。陣中正宗射手僅得修咸頓空中霸王Graziano Pellè 與多蒙特突擊好手Ciro Immobile,惟大器晚成的Pellè 絕靠頭槌得分;Immobile 外借至拖連奴尚算重拾水準,但此子的戰術適應力平平。Stefano Okaka 轉戰安德烈治後腳風甚腳,Conte 棄用此子的決定表明相反意見;祖雲達斯前鋒Simone Zaza 不是正宗射手材料,卻很適合牽制對手以造就隊友,這也說明其薩斯索羅舊拍檔Domenico Berardi 與Nicola Sansone 在兩季的入球率差異關鍵,Conte 亦因此沒有上當。至於餘下三位可鋒可翼的人選,拿玻里翼鋒Lorenzo Insigne 狀態大勇且能傳擅射,可惜意大利的「矮腳虎」前鋒用得太濫,若非大超班之才根本不奏效;AC 米蘭「法老」Stephan El Shaarawy 是恃才傲物的神經刀,剛季外借至羅馬只算回復應有水平,一傳一射未見重大突破;森多利亞前鋒Éder 更似輔鋒材料,剛季外借至國際米蘭表現虎頭蛇尾,就算他的把握力較一般輔鋒為佳,板斧似已見盡;因此,當Conte 期望Florenzi 分擔更多入球重任,意大利鋒線的把握如何,你懂的。

愛爾蘭(世界排名:33;ELO:1735)

英倫三島球隊雖有不同身分,但各自的足球幾乎一脈相承,要分高下就要看思維了;愛爾蘭是英倫三島較聰明的成員,足球發展卻未有跳出既有框框,否則成就更高。愛爾蘭足協找來於英格蘭與蘇格蘭聯賽成名的北愛爾蘭裔名帥Martin O’Neill,可謂對症下藥;O’Neill 帶領二線人才迎戰一線球隊經驗豐富,只是愛爾蘭的發揮跟外界期望有一定落差,個別主將已屆退休之齡,這位名帥將如何扭盡六壬?40歲的史篤城門將Shay Given 相信是最後一次出席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究竟O’Neill 會否讓他擔任正選?從接班角度而言,韋斯咸的Darren Randolph 甚至錫週三的Keiren Westwood 應依次補上席位,不過Randolph 在韋斯咸始終未能搶得正選,Westwood 身手不差卻不得領隊信任,看來Given 的最後探戈更需要跳得落力。

愛爾蘭二閘人選尚算不差,球迷又可以見證諾域治左翼衛Robbie Brady 與愛華頓右閘Séamus Coleman 在邊線無畏暴走的場面,可憐O’Neill 在場邊看得搖頭嘆息;Brady 與般尼左翼衛Stephen Ward 均因應戰術需要而轉型,一柔一剛的組合有利球隊戰術部署,只是硬淨的Ward 實力見底,底線傳中極強的Brady 才穩坐正選;Coleman 若肯虛心接受意見改良踢法,早就成為世界級右閘,而此子隨時收掣不及的打法反使防線更易受壓;打吡郡右閘Cyrus Christie 可為愛爾蘭後防增添活力,但以棄用雷丁右閘Paul McShane 作代價並不划算。McShane 在職業生涯後段只餘擔任中堅的出路,中堅缺人的愛爾蘭絕對用得著,不過O’Neill 偏好質素一般的打吡郡中堅Richard Keogh,並吸納制空力強的布力般流浪中堅Shane Duffy,McShane 只有繼續努力了!事實上,自史篤城中堅Marc Wilson 傷出後,愛爾蘭防線已予人捱打的感覺,新特蘭老將John O’Shea 可謂越撐越傷心;阿士東維拉中堅Ciaran Clark 始終有勇無謀,O’Neill 何不當機立斷徵召當起的般尼中堅Michael Keane?

有見中前場組織力不足,O’Neill 終於考慮改行4-2-3-1陣式,唯一不變的是雙雙防守中場佈局,愛華頓中場James McCarthy 主力搶截,史篤城老將Glenn Whelan 則負責駁腳,可是McCarthy 有傷在身,爛打的侯城中場David Meyler 與雷丁中場Stephen Quinn 將隨時候命補上。O’Neill 非常欣賞打吡郡中場Jeff Hendrick 的侵略性打法,甚示派他串演翼鋒,但Hendrick 大可留守中場扮演後上殺手,這不失為改善愛爾蘭中場進攻的辦法。這位名帥決定變陣源於諾域治老將Wes Hoolahan 有本事令中場重現生機,但這位傳球好手防守力弱,唯有在佈陣上嘗試藏拙;隨著般尼茅夫中場Harry Arter 因傷退隊,愛爾蘭陣中能夠策動攻擊的人選買少見少,若Hoolahan 有任何損傷,恐怕O’Neill 將把心一橫派老大哥Robbie Keane 串演輔鋒以連接中前場。

Keane 負責鋪橋搭路聽起來匪夷所思,實情是愛爾蘭翼鋒偏重速度與盤扭,細膩技術欠奉,於是西布朗翼鋒James McClean 與剛季外借至錫週三的愛華頓翼鋒Aiden McGeady 只有在兩側奔跑;假如O’Neill 敢於兵行險著,必要時安排Brady 出任進攻中場可能效果更佳,別忘記他已包辦處理該隊所有死球,自有其獨特作用。O’Neill 始終要靠兩翼嘗試打開缺口,執意安排Hendrick 出任左翼只會適得其反;McGeady 技至此矣當然先列後備,然而McClean 在左路可產生一定威脅。史篤城前鋒Jonathan Walters 改任右翼兼具補足Coleman 的作用,反正修咸頓前鋒Shane Long 終於開竅;Keane 的體力仍可擔當正選,不過這位洛杉磯銀河射手於2016年國際賽尚未開齋,有時候讓老將養精蓄銳才有本錢偷襲。Walters 縱然調至右翼也有方法湧出入球來,不過處理高空攻勢得靠葉士域治老將Daryl Murphy;若他打破出戰國際賽九年未入一球的齋砵,愛爾蘭有運行了!

瑞典(世界排名:35;ELO:1738)

如無意外,瑞典領隊Erik Hamrén 將於今夏約滿離職,死因相信是浪費Zlatan Ibrahimović 的黃金七年。七年來,Hamrén 嘗試以進攻足球改造瑞典,在任期間Ibrahimović 在國際賽共轟入40球,證明這位丹超與挪超冠軍領隊絕非痴人說夢;可是瑞典足球發展跟丹麥與挪威殊途同歸,不斷吸納東歐與非洲移民新血對提升實力成效一般,此路不通的瑞典莫非要回歸舊路?瑞典捧走2015年歐洲21歲以下國家盃是否代表出現新轉機?前文《同年同月同日生》交代了瑞典門將Andreas Isaksson 與Ibrahimović 的有趣關聯,關聯背後卻揭示瑞典足球人才不足;Isaksson 在卡森柏沙不再是必然正選,背傷更直接影響其臨場發揮,拼盡出戰歐洲國家盃還可以交出多少水準?若Isaksson 背傷發作,哥本哈根門將Robin Olsen 將提早接班,但這位瑞超與丹超能否應付嚴峻考驗?長遠而言,瑞典甚至要考慮重用如史雲斯第二門將Kristoffer Nordfeldt 之類的人選。

瑞典後防繼續進行新舊交替,像西布朗中堅Jonas Olsson 一類老將淡出可以理解,但Hamrén 將後悔棄用狀態不俗的慕遜加柏左翼衛Oscar Wendt;或許諾域治左翼衛Martin Olsson 一直是國家隊支柱,但這位精於底線傳中的球員早已見底,Hamrén 何苦作不必要的執著,冷落傳送與防守俱佳的Wendt?年青左翼衛 Ludwig Augustinsson 是哥本哈根瑞典系防線新星,中場出身的他更是死球專家,這位2015年歐洲21歲以下國家盃冠軍成員應有機會在今屆賽事作出貢獻。右閘方面,些路迪右閘Mikael Lustig 傷癒復出後重拾佳態,其後上助攻為瑞典右路增添威力;Hamrén 亦面對現實,安排新特蘭通天老倌Sebastian Larsson 兼任右閘,畢竟這位多才多藝的死球與長傳專家一直是平衡攻守的人才。卡斯洛達中堅Andreas Granqvist 已奠定隊中後防領袖地位,不單制空力強,在後場控球與傳球十分可靠;他的中路拍檔相信是哥本哈根中堅Erik Johansson,不過暫列後備的賓菲加新星 Victor Lindelöf 才是焦點所在;Lindelöf 可兼任左閘與防守中場,下半季臨危受命調升至一隊,表現毫不怯場,有潛質成為下一代瑞典足球領袖。

瑞典可派出最完整中場陣容迎戰,可說是爭取出線的關鍵。三位防守中場各勝擅長,Pontus Wernbloom 近年已成為莫斯科中央陸軍中場核心,以搶截夠狠夠準見稱,偏偏被Hamrén 不知有心或無意地變成「超級後備」;漢堡防守中場Albin Ekdal 表現逐漸成熟,制空力強之餘亦是可靠的二傳手;馬模新星 Oscar Lewicki 備受Hamrén 重用,當年更毅然拒絕跟拜仁慕尼黑續約兼升上一隊的機會,顯然不甘當後備,更憑自己的攔截與控球功力爭得正選。就在Hamrén 可以放心輪用三人之際,他似乎未算善用老將Kim Källström;這位遠射能手剛季於草蜢表現不差,近年在防守上更見老路縱橫,控制節奏自然得心應手;Källström 的把握力始終差一點,但球場視野超群,若Hamrén 願意靈活地改用4-2-3-1陣式,並把Källström 推上進攻中場,效果不比現行4-4-2陣式中Ibrahimović 稍後墮後串連進攻為差。另一方面,巴勒莫中場Oscar Hiljemark 能傳能射,在2015年歐洲21歲以下國家盃中跟Lewicki 合作無間,Hamrén 何不把粗重功夫留給後起之輩,善用Källström 的球場智慧?

瑞典在兩翼的競爭力相對平凡,萊比錫左翼Emil Forsberg 剛季不時後上攻門得手,卻是國家隊陣中唯一在球會穩居正選的翼鋒;Larsson 已在新特蘭失勢,在國家隊保住右翼純靠其平衡攻守的能力;論近況Hamrén 大可徵召巴勒莫進攻中場Robin Quaison,並派這位新星串演翼鋒,但這位領隊最終保留奧林比亞高斯翼鋒Jimmy Durmaz 與特拉布宗翼鋒Erkan Zengin 作主攻之用;當然,Durmaz 與Zengin 有一定的側擊能力,惟不宜對瑞典的側擊成效寄予厚望。前鋒方面,Ola Toivonen 外借新特蘭後狀態低沉,波爾多新星 Isaac Kiese Thelin 把握力欠佳,雙雙落選非常合理。Ibrahimović 的拍檔不外乎Marcus Berg 與John Guidetti,Berg 過去三季於彭拿典奈高斯保持穩定入球率,就算回復昔日佳態卻是實力見盡;Guidetti 始終無法在切爾達站穩正選,三四年前他因神經線受病毒感染,即使康復後對其發展有一定影響。Hamrén 在接近別無選擇下起用諾高平前鋒Emir Kujović,這位Ibrahimović 同鄉是應屆瑞超神射手,回國發展的他近年腳風甚順,或成為今屆賽事一路奇兵。

下篇《歐國廿四味》將拆解F 組形勢。對葡萄牙「黃金第二代」(即緊接一代翼鋒Luís Figo 的梯隊)而言,今屆歐洲國家盃相信是爭標最後黃金機會,幸運之神也送上令該隊滿意的分組賽抽籤結果,然而初次登場的冰島絕非陪跑,匈牙利與奧地利的歷史關聯更加劇對戰的張力,葡萄牙能否輕鬆出線?下回分解。

《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已開組。
寸住關注:www.facebook.com/trashtalkingsoccer/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