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足球的制勝之道|運動公社

文 :尋找簡東拿

冰島力壓捷克和荷蘭,以小組首名躋身歐洲國家杯,在她的足球史上也算是了不起的成就——如果你對於冰島足球崛起的緣由有所理解,便發現她的成就絕不僅限於此。截至今年一月為止,冰島人口只有區區33萬人,而小國寡民竟可另創新天、培養出施古臣(Gylfi Sigurðsson,效力英超史雲斯)和施科臣(Kolbeinn Sigthórsson,效力法甲南特)一類的技術型球員,足為冰島人口20倍有多的香港足球借鑑。

基層教練培訓

冰島足球的崛起,實在有賴基層教練培訓系統的成熟,並要歸功冰島足總負責教育的主管艾祖夫遜(Sigurdur Ragnar Eyjólfsson)。他推動本國的足球教練課程,讓一切教練學員經受充足的訓練,才完成歐洲足協的專業教練牌照(UEFA pro-licence badges)。根據冰島體育博客Sportbloggid資料,當地有520名完成冰島足總B級和歐洲足協B級教練牌照的教練,至於獲取冰島足總A級和歐洲足協A級教練牌照者也有165人。照這數字看來,冰島的足球教練培訓絕不比歐洲大陸的足球大國遜色:英格蘭的B級教練人數只有1759人,考獲A級教練牌照者只有895人,而按人口比例而言冰島完勝之。由此可見,冰島的教練培訓相當完善,是為本國足球的重要人才儲備。

基層教練對本地的足球發展有多重要?青年球員受到技戰術涵養豐富的教練指導,是為其日後足球事業的關鍵。冰島嚴格要求一切青年軍的主教練或者青訓主管必須至少具備歐洲足協A級教練資格,而一般的青年軍教頭亦要考獲B級教練資格(資歷12年或以上的教練必須具備B級牌照,而11年或以下者至少須完成2項B級教練課程)。反觀香港,考獲亞洲足協A級牌照的教練只有14人,B級教練只有60人。雖然這一數字是根據香港足總每年註冊教練牌照的數字所得(不排除有部分考獲教練牌照者沒有註冊),但相信現實情況不會相去甚遠,無怪乎兩地足球發展相距甚遠。

優質的教育制度和體育設施

冰島既擁有充裕的優質教練,亦有優質的教育制度和體育設施。一般6歲大的冰島孩子,在一週裏有3或4次踢足球的練習,而且他們同時會接觸其他運動如籃球、手球和田徑運動,而每所學校每週亦設有兩課強制性的體育課。至於體育設施,根據艾祖夫遜的說法,在2002年該國只有5個草地足球場和1個室內足球場館,對於嚴冬氣候下訓練球員極為不利;經過十多年來的投資和規劃,冰島已經坐擁7座大型室內足球場館、3座小規模室內場館和22個草地足球場。為了便利孩子踢球,冰島足總更在國內建有112個小型草地場。這些18x33m規模的小型球場搭建在學校旁邊,方便當地孩子課餘使用。

對於只有寥寥33萬人的小國而言,如此規模相當可觀。值得一提的是,冰島人民苦苦撐過了2008年爆發的金融危機(境內三家大型私營銀行破產,並經人民授權下歸政府接管、經營),當地的足球運動並沒有受到連累。在硬件設施持續增長之餘,甚麼條件繼續撐起冰島足球?

紥根社區的冰島足球

答案是國內的聯賽制度和紥根社區的足球風氣。另一位冰島足總教育主管比爾(Arnar Bill)指出,冰島一直維持着半職業聯賽制度,讓球員得以延續大學學業和尋求其他生計,和其他足球大國差異甚大。他解釋,如果冰島球會根本沒有能力參與歐聯賽事,在得不到巨額的收入之下毋須執意引進外援、拖垮球會財政。另外,比爾又說冰島的年青人在業餘的地區球會下長大。他們既不隨便搬家,就會長久地效力同一家球會,並接受同一教練指導。業餘球會去精英化、去商業化,每一青年球員都有同等的訓練機會,並在社區凝聚力下和鄰里朋友一起踢球、長大。更甚者,表現好的新秀會和年齡較長的球員跟操,並有男女子混合訓練。

在這樣的氣氛下,冰島球員享受足球,心理質素更強。前曼聯後衛、目前在挪威聯賽執教的貝治(Henning Berg)表示,冰島球員給他的基本印象是勤快、抗壓能力極強,而且受到充份的基本訓練,這亦成為他們吸引國外球會的一大賣點。

冰島足球紥根社區,加上健全的設施、厚實的教練培訓,似乎已找到了健康的永續發展模式。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