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國廿四味——十六強(中)|寸咀足球組

這邊廂波蘭防線雖破,仍靠互射十二碼淘汰瑞士;那邊廂,威爾斯的3-5-2陣式僥倖擊退北愛爾蘭的4-1-4-1陣式;然而葡萄牙成功把握一次反擊,收拾走勢強勁的克羅地亞,才是十六強首日賽事的高潮。本篇《歐國廿四味》將分析十六強次日三場賽事,《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專頁亦繼續更新寸咀哥對今屆賽事的看法。

法國(世界排名:17;ELO:1945)對愛爾蘭(世界排名:33;ELO:1744)

作為今屆賽事的主辦國,法國在分組賽表現平穩有餘、霸氣不足,若非以兩勝一和成績順利出線,法國球迷未必放過領隊Didier Deschamps。門將Hugo Lloris 表現令人放心,中堅Laurent Koscielny 踢法更見成熟,右閘Bacary Sagna 犯錯較左閘Patrice Evra 少,另一中堅Adil Rami 依舊是防線的潛在危機。Deschamps 沒有把握對瑞士的例行公事考核後備四人防線Christophe Jallet、Eliaquim Mangala、Samuel Umtiti 與Lucas Digne,實在令人費解;假如法國成功晉級但Koscielny 或Rami 又再領黃牌被迫停賽,Mangala 或Umtiti 臨危受命又能否使命必達?Deschamps 同樣沒派補選的防守中場Morgan Schneiderlin 上陣一試,惟該隊不幸鬧中堅荒時只有他能勝任,難道這些細微的準備功夫可以輕輕帶過嗎?

相比之下,法國中前場運作問題其實更令人擔心;Paul Pogba 成為大國腳三年以來未試過踢得如此進退失據,防守中場N’Golo Kanté 的功效僅限於中場掃蕩,這使Blaise Matuidi 在中場踢得更吃力;Deschamps 對Moussa Sissoko 的信任肯定較Schneiderlin 多,但Sissoko 仍未突破自己的樽頸,加上指揮官Yohan Cabaye 在瑞士一仗再三證明自己能夠理順進攻,Deschamps 還敢不用嗎?鋒線方面,寸咀哥在分組賽分析時已明確指出翼鋒Dimitri Payet 與Antoine Griezmann 較宜作正選配搭支援射手Olivier Giroud,一對快馬Anthony Martial 與 Kingsley Coman 則配為另一組翼鋒,現實是Payet、Griezmann 與Giroud 暫時包辦法國所有入球,證明寸咀哥的觀點所言非虛。Deschamps 當然要盡情發掘Martial 與Coman 的新功效,但他的調用決定已暗示前鋒André-Pierre Gignac 較了解這位名帥的戰術期望,Deschamps 理應更放心起用舊人了。

賽前你敢估英倫三島四隊攜手出線嗎?單是愛爾蘭的牌面形勢已讓你打消念頭了,到該隊淨吞比利時三蛋後更覺機會渺茫,偏偏該隊領隊Martin O’Neill 從4-4-1-1陣式中找到絕處逢生的機會,教人佩服。門將Darren Randolph 升任正選後表現不過不失,但考慮到接替老將Shay Given 的因素變成不得不用;中堅的漏洞尚未解決,不過一對後備Shane Duffy 與Richard Keogh 在意大利一役表現勝於預期,即使未有動搖老將John O’Shea 的地位,Ciaran Clark 亦大有機會貶為後備。寸咀哥在分組賽分析時提到O’Neill 大可兵行險著,把Robbie Brady 從左閘推前為左翼,結果這位新星成為協助愛爾蘭絕地出線的英雄;要硬淨的Stephen Ward 補上左閘不成問題,他甚至可跟Brady 大打移形換影,O’Neill 只恨O’Shea 無復當年勇,否則早已照版煮碗把右閘Séamus Coleman 推前。

事實上,這位名帥把二閘推前,無疑反映該隊翼鋒人才不足; Aiden McGeady 三仗後備上陣一直表現平平,右路出身的James McClean 似乎在左路更得心應手;O’Neill 仍然堅信中場Jeff Hendrick 是串演翼鋒的好材料,但他的威力限於切入中路攻門。這位名帥更希望可鋒可翼的Jonathan Walters 可趕及傷癒上陣,改善右翼攻力。相比之下,James McCarthy 與Glenn Whelan 組成雙防守中場表現四平八穩,大器晚成的Wes Hoolahan 司職進攻中場更是如魚得水,當然O’Neill 讓這位老將先列後備亦是用心良苦。說起來,O’Neill 亦不想過份操勞老將Robbie Keane,一直把這位國家隊首席射手留在後備待用,惟Shane Long 的破關能力未算出眾,因此更需要Walters 或Daryl Murphy 幫忙衝出缺口;至於Murphy 打破國際賽九年齋砵、愛爾蘭必有運行的說法,依然生效。

德國(世界排名:4;ELO:2018)對斯洛伐克(世界排名:24;ELO:1750)

幾年前,招積主帥Joachim Löw 才把德國變成甚具娛樂性的進攻之師,惟該隊在分組賽卻攻得事倍功半,防線反而紋風不動,究竟孰好孰壞?寸咀哥不肯定門將Manuel Neuer 會否悶得發慌,但Jérôme Boateng、Mats Hummels 甚至當替工的Shkodran Mustafi 幾乎化解絕大部分的攻勢,轉任左閘的Jonas Hector 控制攻守節奏有序,Benedikt Höwedes 移至右路依舊穩健,甚至對北愛爾蘭一仗串演右閘的Joshua Kimmich 亦清楚了解Löw 的戰術要求,看來正路的攻勢不易打破德國大門。今仗Boateng 就算趕及復出亦非狀態十足,或成為該隊防線的缺口,可幸Sami Khedira 已經回復最佳水準,跟Toni Kroos 組成的中場屏障應能補後防不足,只是德國能從5月底友賽敗於斯洛伐克上的防守錯位汲取教訓嗎?

以Kroos 當前發揮的水準,師兄Bastian Schweinsteiger 可以放心擔任德國的超級後備,惟Kroos 一旦因傷病停賽缺陣,Schweinsteiger 的現況又能否完全接手中場職務?有時候,保留少許質疑未嘗不是壞事。當前Löw 最傷腦筋的依然是鋒線;助攻王Mesut Özil 表現在水準之下嗎?他跟Boateng 與Kroos 同樣當選後分組賽每場最佳球員。Löw 愛將Julian Draxler 不該升任正選嗎?此子是揠苗助長而不死的好例子,論技術造詣有待另一次突破。Thomas Müller 腳風欠順有影響嗎?記性好的球迷知道Müller 在上屆歐洲國家盃決賽週交白卷,今屆表現亦顯得過份肉緊,所以Löw 索性派射手Mario Gómez 上陣調節一下。德國還需倚重Mario Götze 串演前鋒嗎?最低限度Löw 放棄這項實驗了。André Schürrle 能夠分擔入球重任嗎?此子在陣地戰發揮總是差一點。唯一放心的是,Löw 在鋒線藥石亂投的機會不大,極其量派老將Lukas Podolski 上陣助拳。

斯洛伐克成功出線,表現未必特別亮麗,不過領隊Ján Kozák 倒是有備而來,奉行的誘攻戰術亦有相當威力。門將方面,Kozák 最終復用外圍賽出線功臣Matúš Kozáčik 把守最後一關,效果尚算不差,只是這位多年副選門將實力並不突出,非有超水準演出才能協助斯洛伐克突破重圍;Martin Škrtel、Ján Ďurica、Tomáš Hubočan 與Peter Pekarík 組成的四人防線合作多年,默契當然佔優,不過四人互補僅夠支撐一時;上仗撞傷鼻骨的Pekarík 可以負傷上陣,絕對是該隊一大喜訊,可惜左中場Dušan Švento 剛剛拉傷肌肉無法候命,若斯洛伐克二閘不幸出現問題,那只有派出中堅Norbert Gyömbér 補位。

或許Kozák 有自知之明,該隊自分組賽起刻意改用4-1-4-1陣式專注防務,惟防守中場Viktor Pečovský 或Patrik Hrošovský 只能聊盡人事,Kozák 亦無意讓中場Juraj Kucka 墮得太後影響反擊效率,該隊只有更專注於防守企位。進攻方面,斯洛伐克習慣以寡敵眾打反擊,猶以進攻中場Marek Hamšík 的得分能力最可靠;另一進攻中場Vladimír Weiss 表現稍有起色,但可靠性依然成疑。該隊軍醫正在努力治療右翼Róbert Mak 的大腿傷患,若未克上陣則非用左翼Miroslav Stoch 不可,尤其是Kozák 非常不滿一對前鋒Adam Nemec 與Michal Ďuriš 的狀態,隨即把進攻中場新星Ondrej Duda 推前掛帥,可用人手買少見少,Kozák 是時候考慮重新起用老將Stanislav Šesták 了。

匈牙利(世界排名:20;ELO:1668)對比利時(世界排名:2;ELO:1899)

有朋友問寸咀哥:匈牙利竟然以分組賽首名出線,究竟有何玄機?簡單來說,領隊Bernd Storck 勝在對症下藥調兵得宜;寸咀哥在分組賽分析時已交待Storck 力邀德國中場名將Andreas Möller 出山擔任副帥一事,事實證明此舉對匈牙利重組戰術極具脾益。匈牙利防守當然是有限公司,男人四十的門將Gábor Király 不可能第三度進步;串演右閘的中堅Attila Fiola 於首戰觸傷足踝,Storck 再不情願亦需調用老將Roland Juhász 穩定後防;就算匈牙利已保證出線,Storck 在葡萄牙一役想讓中堅Richárd Guzmics 與移右填補空缺的Ádám Lang 休戰亦不可,因此該隊幾乎令葡萄牙陰溝裏翻船,已經難能可貴。相對而言,有幸休戰的Tamás Kádár 實力見盡,Storck 又偏向把Ádám Pintér 留任防守中場,後防隱憂未除,就算盡用一對年輕防守中場Ádám Nagy 與Ákos Elek,依然無補於事。

Storck 更無奈的決定莫過於兩大主將Zoltán Gera 與Balázs Dzsudzsák 被迫在葡萄牙一役上陣,偏偏兩人包辦三個入球,Storck 更絞盡腦汁才想到讓Gera 在半場退陣而不影響戰情的調動,真是難為了領隊。匈牙利球壇期望新晉進攻中場László Kleinheisler 可以從Gera 手上接棒,惟Storck 未夠放膽調用這位新星;現階段Dzsudzsák 甚至另一翼鋒Zoltán Stieber 不見得適合移入中路,這也反映該隊重整戰術的難處。此外,該隊在前鋒人選上亦教人費煞思量,五位份屬同輩的前鋒Ádám Szalai、Krisztián Németh、Tamás Priskin、Nemanja Nikolić 與Dániel Böde 各有特點,但各有明顯不足,試問Storck 怎可落實長期正選誰屬?除非五子中有人腳風大順。

比利時領隊Marc Wilmots 踢而優則教,不過球隊在分組隊表現較為波動,對其帥位或有影響,畢竟今屆歐洲國家盃是比利時一嚐奪冠滋味的黃金機會。門將Thibaut Courtois 已經回復應有水準,等閒之輩實難射破其十指關;寸咀哥在分組賽分析時提到後防的最後一席可派中堅Laurent Ciman 填補,結果是後來補上的右閘Thomas Meunier 效果較佳,三大後衛Thomas Vermaelen、Jan Vertonghen 與Toby Alderweireld 的表現大致符合預期。假如比利時後防未受傷患停賽問題困擾,應已堵塞外界擔心的防守漏洞;同時,Wilmots 復用Radja Nainggolan 擔任正選防守中場,他與二傳手Axel Witsel 的配搭更是相得益章;既然這位名帥受不了Marouane Fellaini 起伏不定的表現,更應重用另一防守中場Mousa Dembélé 負責收局。

進攻方面,Wilmots 當機立斷起用Yannick Ferreira Carrasco 出任正選右翼,值得一讚;雖說Carrasco 未至於單人匹馬扭轉局面,但右路進攻重現生機對比利時爭標十分有利,毋須過份倚重Divock Origi 爆破之餘,亦使Kevin De Bruyne 安心移入中路盡展所長。Eden Hazard 的表現不讓De Bruyne 專美,只是他留在左翼直接影響翼鋒Dries Mertens 的上陣機會,Wilmots 對協調這位猛將的上陣時間實在不容有失。Romelu Lukaku 已確認擊敗Christian Benteke 成為單箭頭首選,畢竟這匹快馬對Wilmots 的戰術要求理解較佳,不過寸咀哥還是關注這位領隊如何調用跟Lukaku 相近的Michy Batshuayi。

下篇《歐國廿四味》將分析餘下兩場十六強賽事,亦是不少主流球迷校好鬧鐘、準時收看的戲碼。究竟意大利、西班牙與英格蘭將有何遭遇?記得留意下篇分析。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