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應是鶴臣的下場|李峻嶸

英格蘭主帥鶴臣在球隊被冰島擯出局後立即宣布辭職,彰顯了可貴的問貴精神。由分組賽第一仗被二十四隊最弱的俄羅斯逼和開始,鶴臣就備受質疑,有香港媒體甚至以「學神」來形容這位履歷極佳的教練。年近七十的鶴臣大概會就此退休。如果對冰島一役真的是他執教生涯最後一戰,這樣的結局對鶴臣來說未免是太殘酷了。因為由出道執教到擔任自己祖國的主帥,鶴臣走的路實在是相當崎嶇。

鶴臣在水晶宮青訓體系出身,但卻從未為該會的一隊上陣。他的球員生涯只在非聯賽球隊打滾。年僅二十三歲時,他就考取了教練資格。後來鶴臣得到他的中學同學霍頓(他本身在九十年代末起曾在中國大陸打滾多年)的幫忙,成功在瑞典找到了執教機會。霍頓和鶴臣的足球理念相同,都是主張區域聯防和保守踢法。這與所謂瑞典原有的風格:師承德國的自由人踢法大相逕庭。雖然當地媒體對兩人所帶來的足球風格大肆批判,但兩人的球隊卻橫掃七十年代末的瑞典球壇。鶴臣執教的Halmstad原是護級球隊,卻被鶴臣打造成兩屆聯賽冠軍。霍頓的馬模更在七九年打進歐洲盃決賽,僅以零比一不敵白賴仁‧哥洛夫的諾定咸森林。八零年,瑞典足總卻宣告要令所有國家梯隊和訓練班貫徹其瑞典式踢法,變相與兩位英格蘭人抗衡。諷刺的是,當霍頓和鶴臣離開瑞典後,繼承了兩人霸業的領隊卻是在防守模式上跟隨霍頓、鶴臣,但在進攻上予球員更多自由的艾歷臣。

說鶴臣和霍頓為瑞典的足球教父絕不為過。不但艾歷臣深受這兩位英格蘭教練影響。連結束了鶴臣英格蘭主帥生涯的瑞典籍冰島主教練拉格碧在賽後記者會也說:「我在這兒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鶴臣和霍頓來到瑞典……我跟他們學了很多。他們改變了操練方法和教練培訓方法,我因此獲益良多。」(goo.gl/Xyr46z

除了在瑞典的工作外,鶴臣帶領瑞士隊晉級九四年世界盃十六強和九六年歐洲國家盃決賽週(他在外圍賽後離任)也令他在歐陸享負盛名。國際米蘭老闆莫拉提因此曾兩度任命他出任球隊的主教練。甚至有消息指德國足總在九八年世界盃後有意聘請鶴臣為主帥。相對他在歐陸的名氣,鶴臣在祖家卻沒有那麼受到注視。鶴臣首次在英國獲得一份長期主教練聘約(之前他只曾短暫在布里斯托城任教三個月左右)是在一九九七年執教已在衰退中的布力般流浪。在離開布力般後,他又在歐陸和阿聯酋任教多年,直到他在2007年底執掌富咸。富咸這支小球會在鶴臣麾下竟能殺入歐霸聯賽決賽,終於令他的能力獲得國內輿論廣泛肯定。否則,他也不大可能有機會擔入巨型班利物浦主帥和後來英格蘭主教練這項職務。

鶴臣這條崎嶇的教練路,或許反映出英格蘭球壇以至是社會對知識分子的輕視。英格蘭足球對於紅褲子出身的領隊/教練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執著。「踢而優則教」被視為金科玉律。由該國唯一的世界盃冠軍教練藍斯起,英格蘭國家隊所有英籍主教練(不計算看守領隊)都曾擔任起碼十年的職業球員。而且除了格連活特、格拉咸.泰來和麥卡倫外,其他六位英籍主教練在球員時代都是國腳級人馬。唯一例外的就是鶴臣。球員時代沒有成就,令鶴臣這位「學院派」教頭要離鄉別井才有機會闖出名堂。而且,或者因為英格蘭由始至終對歐陸都是若即若離,所以無論鶴臣在歐陸有多受尊重,他仍要以帶領富咸時那驚人的成績才能說服國內輿論。

鶴臣當然不是在所有的工作崗位都成功,他任教英格蘭也絕對有犯錯。但作為(歐陸球人眼中的)一代宗師,他的教練生涯不應在千夫所指下結束。事實上,就算是巴西球迷都不會奢望換帥能令國家隊脫胎換骨。一支半世紀沒有贏過大賽冠軍,連晉身四強也只得兩次經驗的國家隊,如果它的球迷相信不敵冰島的主要責任真是在鶴臣身上,這想法和將英國所有社會問題都推到歐盟會籍身上一樣,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或許,像鶴臣這樣的人物要長期在外漂泊,要到執教生涯晚期才能爭得國內認同,正告訴了大家英格蘭足球的深層次問題。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