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蘭歐國杯出局問責時間|Box-to-Box

英格蘭在本屆歐國杯16強行人止步,領隊鶴臣也約滿離任主帥一職。鶴臣坦承,對冰島的敗仗,對自己,對國家隊,對球員,都造成了傷害,復元需時。這場敗仗,以至在本屆歐國杯的失敗,原因絕對不止一個,這裡就此稍作分析。

鶴臣的臨場調動和應變

不少人將鶴臣批評得體無完膚,其實略嫌過火。鶴臣有表現差,值得被批評的地方,但在理智被情緒淹蓋下,外界的部份指摘卻未能命中目標。本專頁的「英軍的階梯」系列,以及公布初選名單後的分析,已談過鶴臣這次在選人上的想法和部署,在此不再重覆。而事實上選人方面大致上問題不大,個別一兩位後備球員之分別,可歸類為每人有不同意見,故此筆者不會將焦點放在選人之上。排陣方面,在不敢或不能抽走隊長朗尼之下,首仗的陣容其實算頗為正路,所以在賽前而言,他的缺陷還未顯現。

可惜,鶴臣的in-game management,tournament management及調動和應變能力,促成了他的失敗。早前筆者亦已指出,首仗對俄羅斯痛失兩分,正是由於他的臨場調動和應變出錯,結果未能穩定局勢之餘,更被對方偷襲得手﹔分組賽最後一仗,在控制全盤形勢下,卻無法因應對方的戰術而作出任何有效的球員或戰術變動,結果眼巴巴看着威爾斯取代了自己的榜首位置。

16強的對手在最後一刻由葡萄牙變成冰島,以為運氣不錯,誰料鶴臣再次讓嚴重缺態的哈利簡尼正選上陣,並因而犧牲最有威脅,最有機會促成或取得入球的史杜歷治,將他放到邊路,更因此收起了陣中最有腳法,技術最上乘,擅於在緊促的空間下踢球的拉蘭拿。結果除了初段一記12碼,英格蘭面對穩守的冰島,可謂一籌莫展,完全沒有進攻的板斧。雖說整體排陣在首場之前是合理,但汲納和分析幾場下來的問題而調整,卻肯定是領隊的責任。下半場收起史達寧換入華迪也是奇怪,因為球隊本已在製造機會的層面出問題,而華迪的角色,任誰都知道是負責最後埋門,將機會轉化成入球,要他踢左路,參與製造入球機會,明顯是錯誤的配置,未能好好發揮他的才能之餘,也起用了不理想的人選去嘗試修補問題,一舉兩失。反面尾段換入拉舒福特的成效卻明顯得多,可惜要等到完場前幾分鐘才發生…. 對的換人,錯的時間,自然徒勞無功。

對比冰島有着固定的正選陣容,雖然人腳實力不強,但以最簡單的踢法迎戰,並將戰術完美無暇地成功執行,結果就有1 + 1大於2的效果,而對奧地利的致勝一球就是由後備球員射入,可見臨場調動得宜,成效可以極大。冰島的這些特點,正正就是英格蘭的相反:鶴臣選好了心目中的陣容後,就不顧一切地持續使用,希望達致最佳結果,一旦比數不似預期,他就只有捽面和掩頭這些反應,相信利物浦球迷絕不會感到陌生,而這些肢體語言,也充份說明了他的無力感。

鶴臣絕不是一無是處,起碼他在革新踢法和陣容年輕化這兩點之上有下過功夫,嘗試跟上主流的4-3-3的陣式和控球為主的踢法,並給了不少年輕球員首次代表國家隊的機會等,這些基礎對國家隊的將來有一定幫助。只可惜,球壇始終是現實的,一切必然以結果論,在打好基礎的同時,對成績亦有一定要求,2014年世界杯的徹底失敗後,這次被冰島淘汰,注定不可能留任主帥。

個別球員表現欠佳

貴為英超神射手的哈利簡尼,在本屆歐國杯的演出簡直是災難性,射門失準、缺乏串連配合、而且展現了明顯的疲態。首席門將祖赫特,首仗的失球他進退失據,及後出迎失誤幾乎令球隊三分全失,對威爾斯則不必要出排人牆,最後影響了自己的判斷,失掉不該失的一球 (要如何處理可參考北愛門將麥高凡在16強賽事的示範),對冰島的第二球更令人失望,未能擋出施科臣不怎麼強勁的射門,讓皮球在手底漏入,屢次成為球隊失分和輸波罪人。

當然少不了隊長朗尼。朗尼必須出現於正選11人這不明文規定,實在教人無奈,他在外圍賽階段,以至在過去10多年球員生涯,基本上都是一位前鋒。來到本屆賽事,卻以中場球員身份出現,而這個轉變,原因不是因為他更擅於擔任中場,而是因為他不再適宜擔任正選前鋒,所以「被迫」以中場球員的身份出現。他首仗的表現尚可,但往後則每況愈下,面對任由英軍採取主動的對手,朗尼並不是一位中場球員的問題便徹底浮現。分組賽時不必要地輸罰球,還有中場丟球後沒有立時追回的意識,這些都是前鋒角色的特性,對冰島一仗,簡單的傳球失誤數次出現,傳球成功率只高於三位前場隊友及右後衛獲加,這是因為他在嘗試製造攻勢,以至多作較進取和冒險的傳球嗎?只有一次的key pass,比後備上陣的韋舒亞還要少,否定了這種說法,或者至少,證明了他在這方面的貢獻微乎其微。隊長的一個作用是激勵隊友,提升表現,朗尼的效果卻相反,實在令人啼笑皆非。

至於受到不少球迷指摘的史達寧,表現好肯定談不上,但最差的幾位也確實未輪到他。對冰島一仗,他為球隊搏得12碼 (史杜歷治的傳球也有功勞),而且在59分鐘的比賽時間引得對手4次犯規,已是全隊最高,說明他其實也有一定作用,若要將整隊的失敗歸究於年僅廿一歲,正選11人中第2年輕的一個,實在有點兒那個,怎麼說都是年資較長的球員應肩負帶起球隊的重任吧?

心理質素欠佳

如果對冰島一戰是一場外圍賽賽事,相信英格蘭要輕取對手不難,事實上英格蘭在外圍賽的確所向無敵,十戰全勝,當中對手包括瑞士。這也是英格蘭多年來的問題,在外圍賽表現出色,到了決賽週卻永遠踢不出水準,有異於其他每逢大賽自會提升表現的國家。每一次失球,隊中總是瀰漫着一種慌失失的感覺,是壓力所致?還是純粹心理質素欠佳?或是教練團指令不清晰?球隊兩年前聘用幫助奧運單車隊及田徑隊衝擊金牌成功的心理醫生彼達斯當顧問,總算是對症下藥的第一步,看來還要更多配合以治愈這一點。

教練人才不足

兩年前德國捧走世界杯時,筆者已曾指出此問題,這是教練崇尚那種足球風格以外的另一個問題。根據歐洲足協的資料,截至2015年初,擁有UEFA Pro及UEFA A級教練牌的各國教練數量如下:
西班牙: 15423
德國: 6934
法國: 3308
英格蘭: 1395

究其原因,相信不止一個,但考牌費用肯定是其中一個原因,再看看完成UEFA A級課程所需費用:
德國::折合約4700港元
西班牙:折合約10500港元
英格蘭:折台約68000港元

由此可見,英格蘭缺乏頂級教練人才是有原因的,足總的資助明顯不足,年中所賺的錢到底花了在哪?冰島的進步不是偶然的,他們國內就有600位擁有UEFA PRO教練牌照的教練,意味着每825人當中就有一位,而英格蘭方面,則是每11000人當中才有一位。頂級教練對球員成長有直接影響,不着手解決這個問題的話,其他方面再努力也只是事倍功半。

球員欠歷練

比利時的23人大軍,有19人在國外聯賽效力,葡萄牙有15人,即使一向較少起用國外球員的意大利,這次也有5人。唯獨只有英格蘭,是一名球員也沒有。事實上,近二十年的英格蘭國際賽大軍當中,就只有奧雲、碧咸、麥馬拿文、夏格維斯及費沙科士打 (蘇超) 五人曾以國外聯賽球員的身份入選國家隊,絕對是現實中的一個異數。

在國外聯賽效力,可以多汲收別國的足球文化和戰術素養,甚至多掌握一種語言,對球員的成長、球商、經驗和對戰術的理解和執行等都有正面影響。出現這個異數的原因,或是因為球員只願留在家鄉的comfort zone當大佬,不想多學習和挑戰自己,如果是這樣,起碼還可以從心態上作調整,但如果原因只是別國球隊對他們根本看不上眼的話……well……

就算在球員成名前,英格蘭球員也面對另一問題。由於英超球隊極度富有,很多球隊都願意以極豐厚的薪酬試圖留住所謂的明日之星,結果形成了16-20歲的球員不少在沒有甚麼一隊經驗之前,已經得到數千甚至數萬鎊的週薪,遠勝其父母的收入。筆者就曾親眼目睹當年的新星右翼奇倫戴亞在紐卡素一家餐廳,給了侍應三百鎊 (折合港幣3600多元) 小費。這樣的情況,令球員在16-20歲的黃金成長時期,已不需要為自己的前途甚至生計而擔心,在英超球隊上不了一隊,還有英冠和英甲等安全網。這不但有損技術層面的成長,就連進步的決心,挑戰的意志和爭勝的慾望都缺乏磨練。結果到了國際賽,這些缺點便徹底浮現。

傷患

最後,傷患的影響也值得一提。韋碧克雖不是技術最上乘的球員,也不是最令人懼怕的前鋒,但在鶴臣的戰術上,韋碧克絕對是關鍵且無可替代的一員,他的功用,隊中無人可以仿效,在外圍賽也是隊中入球第二多的球員,因此他的傷患對鶴臣來說是相當不幸。事實上,環顧英軍,就只有韋碧克和迪亞的位置和功用是沒有具級數的替補,所以韋碧克受傷,鶴臣的命運便懸於一線。此外,韋舒亞和梳爾整季養傷,對英格蘭也有一定影響,沒傷沒病之下,兩人都極有可能是正選球員。

不過,將失敗歸究於個別兩,三位球員的傷患,其實有點可笑,也不應該,況且韋碧七和韋舒亞容易受傷,也不是最近才知道的事,沒能找到適當人選,又沒有可行的應變計劃,再一次引證了以上所提到的各種問題的存在。

改變需要時間,但越早開始就越好。如果不從問題的根本着手,治標不治本,那麼問題還是會永遠存在,只能靠最好的教練設法遮掩。怎樣才能最有效改善現況,這就要看英格蘭足總的計劃了。

註:Box to Box 在Facebook亦有開設專頁 (www.facebook.com/hkboxtobox),請多多支持﹗

S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