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蔡子強的足球認知|施建章

早前運動公社撰文,就蔡子強日前於明報筆陣中刊登〈德國足球轉營之痛〉作出反駁,看過兩文後,就知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運動公社的高俊賢從體育角度先行,蔡子強卻以理論假設閱讀球賽,單從文章的著墨,兩人對足球的認識高下立見,明顯蔡子強的足球知識,遠遜他社會學的根基。蔡子強文中指出:

“首先,德法之戰中,正如前述,暴露出德國球員已經不再擅長踢逆境波;
第二,德意之戰中,昔日的「12碼之神」,史上只試過一次在1976年射輸,之後互射12碼6戰6勝,且是主射28球只射失2球,但今次卻竟然有多達3名球員射失,一場比賽射失之數便超過過去40年總和,差點連「12碼之神」這個金漆招牌也葬送掉。”

德國是否一定擅長踢逆境波,在文章較後部份討論,不過寫足球文章前,請蔡先生認真作資料搜集。自1976年歐洲國家盃後,德國在正式大賽只射過5次12碼,就算計埋1988年奧運對巴西,也是5勝1負,何來6戰6勝(1982年對法國、1986年對墨西哥、1990年對英格蘭、1996年對英格蘭、2006年對阿根廷)?蔡先生的數據,應計算埋1976年對捷克,正確來說是5勝1負,因為連同這仗,剛好德國合共射過28球12碼,有兩人射失,這兩人分別是1976年的烏利.漢尼斯,以及1982年的史泰歷克。


1988年,曾代表西德出戰奧運,但射失十二碼的奇連士文

再且,德國一場比賽有3名球員射失也不是沒有先例。1988年奧運準決賽,當時的德國擁有奇連士文、希士拿、福拿等名將。在法定時間內兩隊1:1打成平手,期間德國曾經有一記十二碼,但後衛芬格路射失,到十二碼決勝階段,贊臣、奇連士文、胡迪基射失,結果德國無緣金牌,情況與今屆有些相似。今屆德國對意大利有3位球員射失,其實反映出球隊面對宿敵的壓力。始終,德國在今屆前於大賽8次對意大利都無法勝出,這份心理壓力要刻服絕對不容易。難得是路維相信球員,奧斯爾在初賽射失十二碼,8強也由他主射,雖然兩球皆不入,但對奧斯爾來說,教練的信任是他踢球的動力。正如陳發枝於1982年世界盃外圍賽對中國射失十二碼,郭家明仍然會派他主射,結果1988年賀歲波對AGF,陳發枝替港隊射破丹麥國家隊門將拉斯慕臣的大關,最後捧盃而回。正如本屆歐洲國家盃,葡國教練山度士被記者問及C朗拿度對奧地利射失十二碼,會如何打算,山度士的答案簡直神回:「十二碼可以由A、B、C、D球員主射,任何人都有機會射失,若記者朋友可以回答我哪一位球員一定射入,我會在下一場比賽立即派他主射!」

現時德國隊不擅踢逆境波?
此外,蔡先生指路維麾下的德國隊不擅踢逆境波,舉例也是令人搖頭嘆息。他舉出了1982、1986、1996年三屆大賽德國如何逆轉勝利,但在80-90年代,德國也曾出現不集中情況於大賽出局,1984年對西班牙的歐洲國家盃分組賽,只要打和西德就可以出線,但在89分鐘西班牙外號「金毛虎」的中堅馬斯達一頭頂破舒麥加的大門,西德初賽出局。1988年歐洲國家盃四強對荷蘭,馬圖斯下半場先入1球,後來荷蘭連入兩球反勝,1992年歐洲國家盃對丹麥的決賽,被視為強弱懸殊之戰,結果以0:2落敗。1994年世界盃8強對保加利亞,馬圖斯先入一球,最後也被保加利亞反勝,難道以這些數據來討論,德國就只懂踢順境波?

德國自1976年以來互射十二碼紀錄(只計世界盃及歐洲國家盃):

正如高俊賢指出,今屆德國敗於法國是由於高美斯、基迪拉與保定受傷,侯姆斯停賽兵源受損,加上法國主場之利,在韋洛德羅姆球場,八成人高唱Allez le bleu,無論你是任何國家的球員,也一定會有壓力,這才是德國落敗的原因。若不是保定受傷,梅斯達菲哪記近乎自殺式橫傳絕對不會出現。

路維與奇連士文功過
蔡先生的文章同時指出,德國今天的球員只懂打華麗足球,引入非德國籍球員令民族性更變,失去了昔日的「血性」,這點近乎荒謬的論點,令人不禁嘆氣。其實早在1998年,碧根鮑華曾批評德國足球青訓落後法國12年,之後的2000年歐洲國家盃,德國先後被英格蘭及葡萄牙擊敗出局,當時德國足球開始變革之路。禾拉上任後,棄用了自由人的打法,改打四人後衛,結果德國取得亞軍。正如高俊賢所言,德國缺乏新代自由人,同時因越位條例改變,德國的3-5-2陣式配以越位陷阱的打法不再奏效,變革是必然之事。


自由人青黃不接使德國走上改革之路

經歷2004年的失敗後,德國足總下定決心走變革之路。年紀稍長的球迷也一定知道,德國國家隊向來都是拜仁幫主導,80年代,舒麥加為首的科隆幫多次與路明尼加不和,而蘇斯達更因路明尼加不足25歲便退出國家隊。奇連士文上任後,第一件事就去除拜仁老派名宿於德國的影響力。他在任期間,簡尼的狀態明顯下降,他決定起用列文,而前拜仁名將美亞,作為德國的守門員教練多次批評奇連士文,結果奇連士文狠下決定炒掉美亞,換來了哥普基。期間,碧根鮑華也多次批評奇連士文,但經理比亞荷夫多次與碧根鮑華駁火,最終2006年世界盃的成功,令碧根鮑華的影響力下降。德國足球的變革之路開始,引入了不同國籍的球員,德國的打法也轉營。路維接手後德國球員是否EQ低,只懂華麗足球?今屆8強比賽,面對意大利這支老牌剋星,路維選擇以3-5-2陣式抗衡。自2000年後,德國再沒有試用這陣式,不過有著甘美治與赫達這兩位出色的翼衛,加上淘汰賽階段要先求穩守,路維也會作出相應變動,最終德國淘汰意大利出局。難道路維真的如蔡先生所說,足球只是一種美學,不計勝負?路維灌輸快樂足球,秉承奇帥的方針去大佬文化,德國隊今天仍然是世界球壇最具團隊精神的球隊。誠然,正如蔡先生所說,舒麥加、高拿是一代日耳曼硬漢,但在今天,像舒麥加打甩巴迪斯頓門牙的場面,會停賽多少場?像高拿一樣,每次對荷蘭都專踼尹巴士頓腳眼,會否逃過歐洲足協的紀律重罰?今屆歐洲國家盃51場比賽只有3面紅牌,這些日耳曼硬漢在今天的足球還可以生存嗎?

不能以偏蓋全
每個時代足球都有其特色,不能只停留在某一階段,蔡先生的文章,只是停留在學術的層面,並不是以體育角度出發,同時以一場成敗論英雄,看過後令人捧腹大笑。正如去年的區議會選舉,蔡先生在選前也以過去的數字,推斷今屆傘兵會全軍覆殁。結果,鍾樹根、葛珮帆等先後下馬,若以他的邏輯,我們就此可以推論蔡子強先生的學術水平不足嗎?睇波有一定的觀點與角度,不過體育事還是體育了,加入甚麼理論,看過甚麼著作,還不及自己落場踢一次波,參加一次比賽,體驗足球的變化以及隊友的合作,這樣對觀賞球賽更有幫助。

延伸閱讀

蔡子強:〈德國隊轉型之痛〉
高俊賢@運動公社:〈與蔡子強辯論 德國足球轉型之痛〉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