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頭來,這只是一個換了牌頭的遊戲|場邊筆記

2015-16年度的港超球季完結後,香港的球壇並不是沒有新聞:港隊的第二梯隊作客緬甸,證明自己要走的接班路還長;林志堅選擇從德國回流香港,加盟傑志。但最大宗的新聞則莫過於來季港超聯參賽球隊的問題:灝天黃大仙護級失敗,最終宣告降班;去年的黑馬夢想駿其因為班費的緣故選擇退出。而新力軍則更令人驚訝,除了大埔重返港超聯之外,亦有業餘的港會取得牌照;更令人驚訝的是港甲年代的港菁突然死灰復燃,還有足總邀請廣州富力二隊南下作戰。廣州富力有意參戰,固然引起了不少的爭議,當中的論點已有不同的朋友申述;但縱觀港超聯兩季球隊參賽的情況,背後藏著的可能是更大的問題。

牌照到底有何效用?

https://i1.wp.com/www.hkfa.com/upload/newsimage/news/2015/20150919/20150919c.jpg?resize=694%2C462

港超聯有別於以往港甲的其中一點,就是球隊需要取得足總的牌照,證明球隊符合包括財政能力以內的一定條件,才能夠參與超級聯賽,故此亦曾有球隊因為未能符合班費或其他牌照上的需求 (例如: 2014年的南區和公民) 而選擇降級至甲組聯賽。現有的牌照制度或許能夠保證參賽球隊在該個球季保持財政健康,但卻不保證球隊發展的持續性:目前大多數球隊的營運資金都是依賴贊助商和班主的付出,而沒有可以保持球隊持續營運的收入 (例如: 轉會費、門卷收入),球季完結之後球隊又要為來年的班費而躊躇,黃大仙上季就曾經因為班主投入減少,而一度出現退出的危機;上季表現令人眼前一亮的夢想駿其亦因贊助的問題,來年將告別港超聯的舞台。

即使換了一個牌頭,港超聯的牌照制度依然無助於球隊擺脫老闆投資,讓他們可以持續發展,今年港會以業餘的身份取得牌照,莫耀強突然與足總另立港菁,足總為了七位數字的參賽費用而初步批准廣州富力南下練兵,其實只是將問題放得更大而已。

聊勝於無的主場制度

https://i0.wp.com/www.hkfa.com/upload/newsimage/news/2015/20151206/20151206c.jpg?resize=694%2C462

當然,港超的問題並不止於牌照制度不能保障球隊的持續發展,主場制度的運作亦十分奇怪:主客制的原意,就是透過球隊落戶指定的球場,從中建立與社區的聯繫及在社區的球迷基礎。對於東方、南華、傑志等球會而言,這本身或許有點多餘,但更荒謬的是球隊主場每年都按球隊成績再分配,有些球隊年年換主場,戰績較佳就搶奪旺角場,戰績較差就被放逐到將軍澳,彈出彈入之下,根本難以經營與社區的聯繫。結果港超的主客制就淪為球會的旺角場爭霸戰,完全無助於球會與社區的互動和建立社區內的球迷基礎。

停一停,諗一諗…

https://i1.wp.com/www.hk01.com/media/images/140943/xlarge/66362b372ffa36e4d97ab30249974355.jpg?resize=694%2C462&ssl=1

運作兩季至今,港超聯雖然換了一個牌頭,但球會的發展繼續欠缺持續性,主客制亦未見有心經營,還有變幻原是永恆的升降制度,基本上並無異於以往的甲組聯賽。香港的足球圈是不是應該好好地思索一下,怎樣的模式才適合香港的足球持續地發展?如果職業聯賽是我們要走的道路,那麼足總又是不是應該考慮先行停止升降制,讓球隊「生還」兩三個球季,容讓本地的球會找到自己生存的空間與土壤?

(圖片來源: HKFA, 香港01)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