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過去,還是懷念精工|施建章

七月份上屆港超盟主東方,成為球壇話題,由風雨飄搖到平穩過渡,總算替東方鬆一口氣,東方的問題在球壇經常發生,每每球壇出現問題,老球迷都會想起精工,今年剛好是精工退出球壇30年。到底是上一代特別喜歡人緬懷過去想當年,還是精工對球迷落了降頭,30年也解不開?至今有很多球迷,也放不開精工的情懷。

絕頂的市場推廣策略

70年代,黃創山家族取得日本品牌精工錶的代理權,當時黃氏家族並不是將大部份金錢投放在廣告中,反而是經營一支職業球隊,並且以精工命名,這樣成功的商業策略,促使了精工在香港的瘋魔。精工錶為人世人所認識,是1964年東京奧運會作為官方的計時器,此後,曾經成為1978、1982、1986、1990連續四屆世界盃指定計時器,黃氏家族亦決定以體育推廣精工錶,創下了一代傳奇故事。

羅傑承於2000年代重返球壇時,香港正值球市最低落的時期,但他也看中了足球運動的引人入勝,無論香港足球如何沉淪,如何不堪,足球運動始終是世界上最牽動人心的運動。雖然南華每年也投放大量金錢在球隊,但相比市場廣告費巨額投放在電視台,所產生的效力未必有太大的差距,至少南華差不多每日見報,令香港足球出現過小陽春。在70年代,香港並不是人人也能負擔一部電視,而透過足球,精工的品牌可以在香港差不隔日展示,放在今天的平面廣告,以大約每次10,000元計,在20份報章出現精工的名字,每年單單在體育版出現的廣告費價值,大約為3660萬元,這並不包括在兩間電視台四條頻道的體育新聞、每星期一小時的香港波環節、兩間電台的直播,而且每年直播的盃賽決賽,差不多總有精工一份,這些珍貴的大氣時段,是精工攪好足球與市場推廣的最大動力。這亦能解釋,為何精工能營運16之多。當然,80年代由馮偉林主唱的廣告歌曲,精工錶明日科藝創先河(www.youtube.com/watch?v=0Cl5-2B3tR8),將精工這個文化符號,代表了型格與潮流,作為精工球迷,也與品牌劃上等號,代表了新時代青年。

現代化管理

精工除了絕佳的市場學,球隊的管理亦十分現代化。精工的架構簡單,黃氏家族單一資金,而球隊的排陣與球員買賣,完全放權予教練,令精工球員可更專心踢球。除了球隊管理,在球迷凝聚方面,精工也走在時代尖端。過去年代要買一件正版球衣並不容易,而精工在80年代初期就推出球會版波衫,令球迷可以購入心頭好,支持度較其他球會高也是自然不過。與此同時,精工82的成立,創下了香港首個有規模組織的球迷會,定期聚會,時至今天,仍沒有任何一間香港球會可以擁有精工當年的球迷基數,精工能吸引大量球迷入場,球會的市場推廣以及營運決定了一切。

精工還可能再出現嗎?

4年前黃創山回港,攪了精工82成立30週年,有幸是當晚的座上客。當晚雖然只是一個聚舊活動,但場內每張座位放了一本精工82成立30週年特刊,還有一頂精工帽,而球員由資深球証陳蔭明、黃錦榮與張國駒帶領下入場,這樣細緻的安排,至今仍沒有任何一間香港球會可以做到。當年黃國安若不是得到黃創山器重,將他送往荷蘭治理傷勢,可能已提早收山。黃耀信不是加盟精工,也可能20出頭就離開球壇。球迷緬懷精工,不只是球場上的輝煌,而是黃創山家族對足球員的尊重。誠然,今天的攪波成本較以往水漲船高,但只要有好的策略與遠大的目光,同樣可透過足球打響品牌。現時大家都羨慕費格遜的傳奇,不過當你有著簡察斯基、曉士、恩斯一同在夏季出走,布魯士與柏加老退後,作為班主的你,會否放膽讓教練起用史高斯、加利.尼維里、碧咸與畢特?各位有心投資足球的人,如想令你的品牌成功,請你𣤗像黃創山一樣,專心市場推廣的工作,並製訂有效的市場策略。足球場上的事交由教練處理,你也可以成為王者,商業市場與足球場是兩碼子的是,商業的歸商業,足球的歸足球,唯有現代化的球會管理,才能令香港足球走出困局。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