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一生:賀拉奧| 球員 ‧ 故事

有些球員出道多年,但樣子和經歷往往跟他的年齡不成正比,只因飽經風霜的職業生涯讓他們的臉上長出了皺紋,慨嘆著唏噓。賀拉奧(Guillaume Hoarau),多年前他的名字已經傳遍整個歐洲,今天遠離主流球壇的他原來也只是32歲。曾經,賀拉奧是法國的矚目新人,也曾經是法國國內聯賽的最強射手。久歷滄桑的他是巴黎聖日耳門成為豪門初期的核心人物,但命運並不容讓他的足球生涯再闖高峰。相反地,更是幾乎跌進無可挽回的深淵。

賀拉奧出生於法國的海外屬地留尼旺,而他亦在這個位於印度洋的小島學習踢球,在島上最具規模的球會JS Saint-Pierroise學習踢球。每一個生於留尼旺而又熱愛足球的孩子都期望能夠得到賞識,轉移到法國這個足球大國接受更專業的訓練。賀拉奧當然也不例外,他一心希望闖進法國,更希望成為法國聯賽上的巨星。現時法國隊的主力皮耶也是留尼旺人,更是賀拉奧在JS Saint-Pierroise的青年軍隊友,兩人更先後去到法國加盟當地的職業球會。不過,今天兩人的光境卻有著天壤之別。

https://i2.wp.com/www.journal.re/wp-content/uploads/2016/06/guillaume-hoarau-a-saint-leu-la-reunion.jpg?resize=694%2C462

縱然法國是出名多民族的國家,但種族歧視的問題直到今天也依然存在。不是純正的法國人,賀拉奧初來埗到也未有加入大球會的機會,看中他的是法乙球會勒哈費爾。在勒哈費爾他前後參與了四個球季,更在2007/08球季攻入了28個聯賽入球,帶領勒哈費爾升班。當年只是二十出頭的賀拉奧就以這份數據令他躋身了法乙明星隊,也成為了當季法乙最佳球員,更被稱為「法乙賓施馬」。該季之後,他被巴黎聖日耳門買入,轉戰法甲,成為法國最受人期待的新星之一。

https://i2.wp.com/static.foot01.com/img/images/650x600/info/2009/Mar/24/hoarau-un-bleu-parti-de-loin_23017.jpg?resize=694%2C462

賀拉奧的加入,是巴黎聖日耳門的重要收購,因為他肩負起世代交替的重任,要為當年退役的保連達接棒。第一年征戰法甲,他就能夠在球會中站穩正選,更在首季攻入了17個入球,是球隊奪得聯賽亞軍的重要功臣。身高達到192cm的他制空力極強,再加上敏銳的埋門能力,當時的他在法甲是無可否認的最強前鋒,甚至一些歐洲豪門球會也希望得到這位留尼旺人。面對追求,賀拉奧堅定不移的選擇留在巴黎,留在這個令他實現夢想的地方。隨後兩季,賀拉奧也繼續保持著出色的表現,更因此而得到大國腳的召喚,正式成為了法國國腳。

https://i0.wp.com/www.lemeilleurdupsg.com/images/news/image/Hoarau/PSG_HOARAU_080410.jpg?resize=694%2C392

 

https://i1.wp.com/medias.lequipe.fr/img-photo-jpg/dimitri-payet-guillaume-hoarau-steve-mandanda-et-lassana-diarra-en-octobre-2010/1500000000490102/0-665-0-70/ad3f8.jpg?resize=694%2C422

傷患,從來也會無情的撲向足球員的生命,更窮兇極惡地希望毀掉他們的一生。2010年的一次傷患,令賀拉奧的球員生涯帶來了轉變,92天的休養後他就再沒法重回當時。狀態下滑的他入球率大降,之後更因為伊巴謙莫域的來臨而間接逼走了他。2013年,賀拉奧選擇了外流亞洲,加盟銳意以球星來招攬球迷的中超,成為大連阿爾濱的星級球員。足球員外流要面對的問題相當多,文化差異就是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更何況賀拉奧來到的是叫做中國的地方。雖然加盟初期賀拉奧聲言要攻入20個聯賽入球,並期望在大連證明自己的實力。但無法習慣在中國生活的他,一季過後只能夠攻入3個入球,表現跟他超過6萬鎊的周薪完全不符,季後也理所當然地被大連阿爾濱放棄。

https://i1.wp.com/www.africatopsports.com/wp-content/uploads/2013/11/134a7.jpg?resize=694%2C447

失意過後,幸好仍然還有願意信任你的人。經歷中超的失敗後,賀拉奧重返法國加盟波爾多。雖然他的法國國家隊生涯已成為過去,但曾是法國國腳的身分令他仍有一定的吸引力,加上他當時還只是29歲,是非常當打的年齡,要重拾狀態也不是不可能。無奈的是,他的傷患始終成為了他的最大阻礙,也令他再也無法重拾以往天才射手的表現。在波爾多的失敗球季後,他轉投鄰國瑞士的球會年青人。

https://i0.wp.com/static.sepakbola.com/uploads/2015/07/hoarau-berne-paris-canalhistorique.jpg?resize=694%2C408

來到生活質素高的瑞士,每天享受著的都是悠閒的節奏、和平的氛圍和美麗的景色,對於失意的球員來說這裡就是最佳的歇息處,讓自己的身、心都得到放鬆。在年青人的第一季,他就為球隊攻入了17個入球和5個助攻,雖然之後曾經因傷患再次暫別球場5個月,但2015/16球季的他卻愈戰愈勇,上陣22場攻入18球和10個助攻,成為了球隊內的最強射手。

https://i0.wp.com/files.newsnetz.ch/story/2/6/9/26916239/1/topelement.jpg?resize=694%2C461

浮沉一生,在球壇遊走多年的賀拉奧也只是32歲。當年賀拉奧在法甲成為新人王的時候,比他年輕兩年,現時的法國國家隊前鋒基奧特也只是寂寂無名的在低組別球會杜亞斯效力,而他當年的青年軍隊友皮耶那時更還要依靠兼職售貨維生。每個人的路也走得不一樣,有些人很快便跑在前面,我們在後面望塵莫及。但地球確實每一天也在轉動,事過境遷,我們的位置就這樣互換了。但無論如何,只要能享受自己現時的位置,活得開心,活得無悔,這才是生命上最重要的事。不再是法甲最強射手、歐國盃的法國大軍也沒有他的參與,但賀拉奧在瑞士靜靜的過日子,小了傳媒翻天覆地的報導,享受著簡單的足球生活,這樣其實也不錯。

https://i1.wp.com/www.srf.ch/iapp/image/5573434/12/hoarau_entscheidet_berner_derby_in_der_93_minute@1x.jpg?resize=694%2C390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