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堂有理 — Nate Thurmond|寸咀籃球組

2016年7月14日,NBA 名人堂中鋒Nate Thurmond 不敵白血病,在成名地三藩市與世長辭,享年74歲。如果你對NBA 歷史有一定認知,你應該知道Thurmond 是NBA 史上首位造出「大四喜」(quadruple-double)的球員,亦保持單節獨取18個籃板的紀錄;或許Thurmond 的「星味」不足,跟傳奇中鋒Wilt ChamberlainBill Russell 甚至因傷提早退役的Bob Pettit 相比始終差一點,史實是 Thurmond 足以獨力應付上述三大中鋒,殺傷力更在去年逝世後網絡瘋傳緬懷訊息的Moses Malone 之上。

假如每位超級球星都有一位老對手,Thurmond 的老對手就是俄亥俄州同鄉、NBA 名人堂中鋒Jerry Lucas。兩人早在高中時代已經鬥得難分難解,Thurmond 更得到一代「彈弓人」大前鋒 Gus Johnson 相助,然而勝利之神較「偏袒」Lucas;Ohio State 曾打算羅致兩人實現雙劍合壁力爭NCAA 錦標,不過Thurmond 不甘擔任Lucas 的副車,寧願投靠鄰近的Bowling Green,所以他錯過了Ohio State 於1960年稱霸NCAA 的光榮時刻。Thurmond 不像年長兩歲的Lucas 般具備銳利視野,並把優勢變成得分與搶奪籃板手段,但他的力量與柔韌度超卓,更視封殺對手得分為己任,為他的職業生涯發展定調。

https://i0.wp.com/cdn.bleacherreport.net/images_root/slides/photos/001/225/596/warriors-wilt-chamberlain-nate-thurmond_display_image.jpg?resize=239%2C400

1963年NBA 選秀會算不上人才輩出,Thurmond 與Johnson 這對「老拍檔」更見鶴立雞群,然而Lucas 因合約糾紛與持續進修關係延遲一年登陸NBA,再次搶盡風頭。作為當屆「探花」,Thurmond 加入當時仍以三藩市為基地的Warriors,擔任Chamberlain 的副車;各位可能聽過Chamberlain「認叻」的事蹟,然而這位傳奇中鋒在Thurmond 的新人時代已指出此子非池中物,Thurmond 又憑什麼證明Chamberlain 果真慧眼識英雄?當面(in your face)得分、入樽從來痛快,Thurmond的痛快時刻就是當面搶贏籃板、封阻投射,Chamberlain 在平日訓練尚且領教不少,到實戰時對手只有硬接招了。雖然Thurmond 首季明顯活在Chamberlain 的影子下,但這位新秀到季尾已從一對正在冒起的前鋒Tom MescheryWayne Hightower 身上搶得正選大前鋒席位,更協助Warriors 打入1964年NBA 總決賽,僅敗於Celtics。

https://i0.wp.com/s1.ibtimes.com/sites/www.ibtimes.com/files/2011/02/09/64223-1-wilt-chamberlain.jpg?resize=694%2C850

1965年1月15日,Warriors 決定拆散「雙塔」組合,把Chamberlain 交換到Sixers,然後把Thurmond 升格為球隊核心,未免有點自毀長城吧!當時Warriors 深陷財困,Chamberlain 又有野性難馴的時刻,加上時任Warriors 主教練Alex Hannum 主張防守為先,該隊將Chamberlain 套利解困實屬合理決定;更重要的是,Thurmond 首季的籃板表現令Warriors 更有信心豪賭一次。

https://img-s-msn-com.akamaized.net/tenant/amp/entityid/BBuoZtZ.img?h=373&w=624&m=6&q=60&o=f&l=f

在沒有三分球的年代,NBA 球隊其實搶攻更狠,每場搶60個籃板亦不是稀奇事;Chamberlain 的NBA 職業生涯每場平均搶下22.9個籃板,歷來只有六位隊友的平均籃板同時達雙位數字,Thurmond 是第二位有此佳績的球員,更是唯一通常擔任後備、平均上陣少於30分鐘的球員有此佳績。至於其他五位球員,小前鋒Tom Gola 是NCAA 史上最偉大球員之一,及後亦躋身名人堂;中鋒Lucious Jackson 若非在1969年重傷無復當年勇,很可能是當時最強的防守中鋒之一;大前鋒Happy Hairston 至今仍保持NBA 單節最多防守籃板紀錄(13個);Elgin Baylor 不單是殿堂級得分能手,亦是NBA 史上籃板能力最強的小前鋒;NBA 季後賽史上只有四位球員可以單場搶下35個籃板或以上,其中一位就是身高僅6呎6吋的大前鋒Bill Bridges。上述五人僅Baylor 未能贏得NBA 總冠軍,Thurmond 水平之高不言而喻。

https://i1.wp.com/sports.mearsonlineauctions.com/ItemImages/000042/79143947-5b5f-4357-ad6f-fa993e82abbe_lg.jpeg?resize=694%2C861

Thurmond 在顛峰時期的籃板能力確實僅次於Chamberlain 與Russell,在兩大傳奇中鋒以外亦僅得他試過單場搶得超過40個籃板,更創下單節搶下18個防守籃板紀錄至今,但Warriors 明白Thurmond 較難獨力帶隊奪標,於是在1965年NBA 選秀會找來一代射手Rick Barry 助陣,1966年改聘名將Bill Sharman 代替Hannum 掌帥。這次改革的高峰莫過於Warriors 殺入1967年NBA 總決賽,可惜不敵有Chamberlain 與Hannum 故劍重逢的Sixers,Barry 更在季後改投ABA 球隊Oakland Oaks,迫使Thurmond 肩負更多得分責任。Chamerlain、Bettit 與Lucas 均是NBA 史上極少數做出單季平均射入20分、搶得20個籃板的球員,Thurmond 到1967至1968年球季終於跟三人看齊,卻無助Warriors 成績更進一步。當Warriors 發現以舊將George Lee 代替Sharman 亦未見起色,終於在1969年10月25日從Cincinnati Royals(Kings 前身)換入Lucas 一搏。

https://i2.wp.com/cdn.fansided.com/wp-content/uploads/getty-images/2016/07/178272663-golden-state-warriors-vs-milwaukee-bucks-1973-nba-western-conference-semifinals-850x560.jpg?resize=694%2C457&ssl=1

Thurmond 才發現命運原是無法躲開這位老對手,偏偏兩人聯手参效果未如理想,直至Warriors 改聘另一舊將Al Attles 出任主教練才稍有起色,惟該隊權衡利害後,到1971年5月決定把Lucas 送到Knicks,讓另一防守中鋒Clyde Lee 補上。適逢Warriors 於1971至1972年球季遷至奧克蘭,這項戰術新安排亦標誌Thurmond再三確立隊中核心地位,偏偏以「天勾」Kareem Abdul-Jabbar 為首的Bucks 連續成為「攔路虎」淘汰該隊出局;隨著Barry 於1972至1973年球季回歸,Warriors 重返爭標行列已屬萬事俱備,甚至在季後賽報卻上季敗於Bucks 之仇,可惜Thurmond 面對由Chamberlain、Hairston 與Bridges 組成的內線應接不暇,再次飲恨出局。那邊廂,Lucas 跟Knicks 的殿堂級中鋒Willis Reed 合作無間,最終贏得1973年NBA 總冠軍,Warriors 與Thurmond 看在眼裏更不是味兒。隨著Thurmond 於1974年3月傷出後球隊成績不進則退,Warriors 終於在1974年9月3日把Thurmond 送到Bulls,交換初露頭角的防守中鋒Clifford Ray 與1975年首輪選秀權;Warriors 最終把這個選秀權押在 Kobe Bryant 之父Joe Bryant 身上。

https://cbschicago.files.wordpress.com/2016/07/nate-full.jpg?w=420&h=619&resize=420%2C618

這次轟動一時的交易源於Bulls 積極游說Chamberlain 復出不果,主帥Dick Motta 向球隊管理層建議把目標轉向Thurmond,以增強內線實力,否則單靠Jerry Sloan 穩住外圍防守,亦不足以解決球隊攻強守弱的弊病。Motta 對Thurmond 的期望不只加強內線防守,亦希望這位猛將能發揮二傳手作用,讓隊中一對前鋒Chet WalkerBob Love 盡情得分。1974年10月18日,Thurmond 初次披上Bulls 戰衣迎戰Hawks,獨取22分、14個籃板、13個助攻與12 次封阻,技驚四座;或許你認為Alvin RobertsonHakeem OlajuwonDavid Robinson同樣「糊出大四喜」,而且是法定時間內實現,然而NBA 於1973至1974年球季才正式把偷球與封阻納入官方統計數據,以Thurmond、Russell 與Chamberlain 能夠隨時主導防守推算,這三位傳奇人物實際上已在NBA 生涯中多次「糊出大四喜」。重操專責防守故業的Thurmond 協助Bulls 順利晉身季後賽,卻在季後賽西岸決賽(Bulls 到1981至1982年球季才被NBA 重新編配至東岸至今)遇上Warriors,結果力戰七場被對手反勝,Warriors 更一鼓作氣勇奪1975年NBA 總冠軍,Thurmond 徒嘆奈何。

https://i1.wp.com/media.cleveland.com/plain-dealer/photo/2015/05/31/nateceltsjpg-b937b495ba4019e5.jpg?resize=343%2C512

另一方面,Thurmond 在Bulls 的日子其實不好過;一方面,Motta 把球隊表現欠佳的責任歸咎於Thurmond,甚至把他貶為後備,改用較熟悉球隊戰術的防守中鋒Tom Boerwinkle;另一方面,Bulls 一度打算以Thurmond 向Bucks 交換Abdul-Jabbar 卻不得要領,所以Bulls 在1975年11月27日把Thurmond 送到Cavaliers 時,對方不但歡迎鄉里回歸,更暗笑自己的交易對手如此愚眛。事實上,Bulls 放棄Thurmond 後實力大減,就算翌季找來及後躋身名人堂的中鋒Artis Gilmore 助陣亦無補於事;反之,Thurmond 坐鎮Cavaliers 後備時既擔任年青中鋒Jim Chones 的副車,又發揮精神領袖作用。1976年季後賽東岸決賽,Cavaliers 在Chones 傷出下迎戰有John HavlicekJo Jo White 等殿堂級球員助陣的Celtics,主教練Bill Fitch 指派Thurmond 擔任正選,跟前文《三角戰術的輔拔 — Jim Cleamons》系列的主人翁聯手擔大旗,只是Thurmond 的同輩大前鋒Paul Silas 大器晚成,及後躋身名人堂的中鋒Dave Cowens 又來勢洶洶,這位名將極其量跟對手拉成均勢,最終Cavaliers交手六回合敗陣。

https://i2.wp.com/a.fssta.com/content/dam/fsdigital/fscom/nba/images/2015/05/30/81727623.vadapt.664.high.10.jpg?resize=694%2C462

1976至1977年球季,Thurmond 依舊擔任Chones 的副車,然而Cavaliers 把握機會於1977年1月從Bucks 羅致一代封阻怪傑Elmore Smith,既加強球隊內線實力,又為Thurmond 無法長期征戰做好準備;Thurmond 自1977年2月初起一直缺陣,Smith 加盟可算來得及時,也使Cavaliers 成功晉身1977年季後賽,不過該隊在東岸首圈遇上在Motta 掌帥的Bullets,對方的殿堂級內線組合Elvin HayesWes Unseld 更一直發揮水準,難道Fitch 不可調派Thurmond 上陣嗎?這位老將有心無力了,有自知之名的他更在季後退役。稍為安慰的是,Cavaliers 贏了他唯一上陣的場次。

https://i1.wp.com/img.bleacherreport.net/img/slides/photos/003/282/259/tumblr_m6z766FPfl1qzz33qo1_1280_crop_north.jpg?resize=694%2C462

以防守中鋒而言,Thurmond 打了964場NBA 常規賽,累計射入14,437分、搶下14,464個籃板,相當於平均每仗取得15分、15個籃板;NBA 歷史上只有Chamberlain、Russell、Pettit 與Thurmond 創出如此佳績。前段提到Thurmond 試過單季每仗平均搶得最少20個籃板,能創出同一成績的僅有Chamberlain、Russell、Pettit 與Lucas。因此,Thurmond 進攻優於Russell、防守更勝Chamberlain 的觀點絕非胡言亂語,正如Abdul-Jabbar說Thurmond 是自己歷來遇過最可怕的防守球員亦是擲地有聲,畢竟在沒有互聯網的時代,Thurmond 自掏荷包專程觀摩Abdul-Jabbar 的打法,這就是敬業樂業了。NBA 歷史上沒有太多球員可獲多於一隊榮休其球衣號碼,Warriors 與Cavaliers 不約而同給Thurmond 這份榮譽,相比之下Bulls 顯得「小氣」了

https://cbssanfran.files.wordpress.com/2016/07/nate-thurmond-parade-wave.jpg?w=640&h=360&crop=1&resize=694%2C390

據說Thurmond 不太喜歡冬天下雨,也喜歡冬天不下雪的三藩市,於是退役後一直留在這個成名地,一直擔任Warriors 的球隊大使,更一度經營自己的餐廳。如果你有認真留意Warriors 贏得2015年NBA 總冠軍後的勝利巡遊,不難發現Thurmond 的身影;若說Warriors 對Thurmond 有所虧欠未免過份,但他跟總冠軍擦身而過的機會實在太多,正如他在Cavaliers 的主教練Fitch 日後也獲Celtics 賞識,成為總冠軍教練;難得為人隨和的Thurmond 一直默默耕耘,因此Warriors 給他多一點尊重就是有情有義的表現。在2016年NBA 總決賽上,絕大部分球迷注意到Anderson Varejão 在同一季先後效力Cavaliers 與Warriors,所以穩獲總冠軍,現實是他已確認不接受Cavaliers 的冠軍指環;換個角度看,絕大部分球迷並未留意到Thurmond 已肯定以名宿身分參與任何一方的總冠軍勝利巡遊,可惜他敵不過白血病,不可能出席Cavaliers 期待已久的一刻。再換個角度看,當Thurmond 知道跟自己同樣生於阿克倫(Akron)的LeBron James 終於實現父老們的夢想,肯定老懷安慰。Nate the Great,一路好走!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