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迷故事16/17英港澳,情與城(上):Tom Derbyshire|曼城香港球迷會

少年你太年輕了!我當了城迷多少年?應該是一輩子了——眼前的這位白髮班班的花甲漢,臉帶慈祥亦有些不羈,在酒吧一角呷了一口蘇格蘭威士忌,很瀟灑地吐出煙圈,道出他這大半生的城迷故事。

我們都是城迷
生於五十年代的曼徹斯特,Tom與很多傳統城迷一樣,因家人耳濡目染關係,在孩童時期已「染藍」。

Tom 先道出一個出人意表的回應,「你以為我爸是城迷?其實是我媽才是,但真正帶領我入城的是當時的同學們,所謂朋輩影響嘛!當時去球場欣賞比賽是一種家庭活動,而曼城亦是當地著名的Family friendly 球會,就等於你們飲茶一樣普遍。」

緬恩路與我
「不過,我人生的第一場現場欣賞的球賽不是曼城的比賽,是曼聯……1961/62那季他們是雙料冠軍,而且因為我姐姐是紅魔球迷,諷刺嗎?其實在曼徹斯特一個家庭紅藍分明也有不少。我大約9歲的時候第一次去球場欣賞曼城賽事,其實是由我叔叔帶我和一眾弟妹去。對手真的忘記了,那些年的Maine Road主場還設有企位。那種人山人海,熱鬧盛況、氣氛和感受與今時今日相比也是兩碼子的事。記得緬恩路球場最後一戰,我也是座上客。席上有朋友是車路士球迷也特地穿上了天藍色的Tee,高唱曼城的歌曲向緬恩路告別。」

講呢D
有言曼城是金錢足球的代表,破壞整個足球生態,其實所謂的「以前」即指哪個年代呢?與其人云亦云,不如問問別人,有幸成為這段歷史見證人也殊不容易。 Tom指出現代足球生態與數十年的已大相逕庭,把英超與以往的英甲 (即1992年前的英格蘭頂級聯賽) 比較已是兩個不同世界:「以往英甲聯賽往往以本土為重心,但今天的英超是邁向全球化,一切難免變得商業化,以金錢掛帥。其實所有球會不管大中小也循這遊戲規則,只是這十數年變得更瘋狂,動輒就要花幾千萬鎊轉會費。」

我係香港人
旅居香港執教鞭的Tom,除了是學生眼中的好老師,同事眼中的好前輩,亦是我們敬重的前主席。年底行將退休離港,他把主席一職交由Mr.Knowles接手,同時亦道出這三年擔任主席的苦與樂。

「如非退休和會章所限,我倒不介意繼續延任下去,香港是我第二個家,(Tom 即時向我們展示他的三粒星香港身份證),為球迷會和愛隊付出是我榮幸!在我任內最引以為傲是我的時任執委團隊統籌製作的不少精美的禮品,也與曼城、當時主場酒吧 (Maya)、現時的餐廳Trafalgar上下建立良好我關係;這兩年亦吸引不少本地會員加入,可惜的是一直未有機會成功邀請孫繼海來港與會員見面,僅在任期最後的日子才覓得負責聯誼活動的主委,這是我在任期間的憾事。」

大佬
有參與過社團組織的朋友常道:擔任主席是苦差,當年促使Tom 擔起此重任的卻是他樂於服務社群的性格,而非為名利。

「我覺得與人溝通是門有趣的學問,年輕時我曾是足球隊的領隊,專責青少年隊,再加上我職業關係,組織社群對我而言是手到拿來的事,而且在香港聚集城迷一起是件難得的事,能夠為愛隊做些事才是大前題,所以這三年算是不過不失啦!希望來季有更多人加入我們這行列。」

大家都係城迷不用分得那麼細

不時有指香港官方球迷會朋友不大歡迎本地城迷加入,Tom 直言此乃一派胡言! 「在我任期內我從沒有聽過外籍會友排斥華籍會友,此等行為亦違反會章,或許是個別會員間溝通上有誤會吧!其實香港人也好,中東人也好,曼徹斯特人也好,反正在我眼中統統都是一樣——大家都是城迷,不用分得那麼細,大家應該團結一致,化解誤會和矛盾。其實由我上任開始特意設立華洋聯席主席,矢志加強華人會員歸屬感,再加上陸續有華籍會友出任幹事,相信本地會友的聲音也可直接傳達至幹事會中。」

後記
走過緬恩路的看台,布里斯本的大宅和香港的課室,那是Tom的人生上半場,還有數個月,Tom 即將步入他人生的下半場,這下半場他將會回到布里斯本。問他可有不捨香港,他再點起了煙吐出煙圈笑言:「孩子,捨不得又如何。一切必須向前看,這才是人生!」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