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勝劣敗:柔佛DT 2-1 南華|場邊筆記

亞協盃八強的次回合賽事在昨晚上演,首回合主場以1-1逼和柔佛DT的南華,作客馬來西亞再戰對手。雖然上半場力保不失,但下半場先後被對手的阿根廷鋒線搭檔盧些路和迪亞斯攻陷大門,雖然比賽末段有高美斯追近比數,但仍然以1-2落敗,兩回合計以2-3出局,繼上年之後再度被對手淘汰。

由於南華在首回合失了一球作客入球,今場他們要保住出線機會,務必要取得一個入球。然而列卡度排出的陣容卻以防守為主,由梁氏兄弟客串兩閘,科夫和陳肇鈞擔任雙防中,進攻的組織力實在有限。而上半場南華大部份的攻勢都是來自艾華右路突破所引起的反擊,他在前線與高美斯和陳肇麒的配合其實不俗,前場的壓迫偶爾亦逼得對手出現失誤,可惜傳送質素不佳,埋門的威脅亦有限。

至於防守方面,上半場南華的表現其實尚算穩健,柔佛DT即使擁有較多控球權,但最有威脅的攻門也只是來自右閘艾沙莫甸的遠射。半場雙方雖然以0-0打成平手,但形勢只是對南華愈來愈不利。

換邊之後,南華需要開始搶攻,在科夫受傷之後已經換入羅港威,將羅曉聰移入中路以發揮前者的速度和傳中能力。不過兼顧攻守之下,南華後防的專注度就開始出現問題,讓主導控球權的柔佛DT有較多空位進攻。曾文輝雖然撲出沙菲克的十二碼,但已經為球隊響起警號;數分鐘之後柔佛DT的反擊就把握著南華防線在禁區頂的空位,由盧些路撞射省中陳偉豪得手,打破悶局。

雖然落後一球,但形勢對南華而言並沒有大變,因為他們始終需要一個入球,搶攻依然是必要。但不論是陳肇鈞還是羅曉聰,兩名年輕中場的派牌能力始終有限,要組織攻勢還是要依賴艾華和羅港威的突破。列卡度以林學曦入替陳肇鈞後,前場和後場的斷裂更為嚴重,進攻的起始點往往是羅曉聰在半場長傳的死球;及後南華再以賴恩格菲斯入替陳肇麒,但明顯所託非人,既不能爭取入球,又不能取代陳肇麒的串連工作。反之柔佛DT依然控制戰局,並憑著他們的反擊,多次製造出有威脅的攻門,直到比賽末段再憑一次角球戰術,由迪亞斯奠定勝局。雖然高美斯在補時階段憑著死球攻勢追回一球,但為時已晚,無力挽回南華出局的命運。

南華這次落敗,其實也是香港球隊甚至港隊面對強隊時的寫照:開賽時排出主守的陣容,在前線排出兩三個有速度和停球能力的前鋒,希望能夠製造反擊,但中場組織反擊不成,久而久之就淪為死守捱打,失球只是時間問題。失球之後,教練們就大多只懂換入射手,結果前場和後場連繫薄弱,進攻往往就是瞄著高大或有速度的前鋒,九九八十一斬了事。只要對手一心穩守,追和只有盼望奇蹟。香港足球要進步,除了要培養不同位置的球員(尤其是中前場的球員)外,教練的戰術素養和聯賽的比賽強度同樣有待提升。七年前柔佛還是南華可以輕鬆擊敗的對手,如今已經蛻變成亞協的東南亞強隊,與南華交手已佔上風。香港足球除了用七年等待外援歸化成救兵外,還願意付出資源和時間去提升自己嗎?

至於今季的南華,其實也不必過份憂慮:高美斯用了兩場亞協盃賽事證明他是中鋒的合適人選;曾文輝展示出可以勝任正選門將的能力;梁冠聰、梁諾恆、羅曉聰、羅港威等年輕球員亦有潛力去接替上一代的本地球員。以目前的陣容,尤其是中場加上謝家強和卡路士後,要應付本地賽事應該不是難事,但如果要爭奪港超冠軍的話,年事已高的摩拉和賴恩格菲斯都可以替換;而列卡度在香港執教多年,卻未見執教功力上有進步,張廣勇其實也需要考慮他的去留問題。

最後提醒大家,亞洲足協將於今年底就會員國的排名,重新分配2017至2018年亞洲賽的參賽席位。如果目前排名不變,於東亞排名第六的香港將於未來兩年取得亞洲聯賽冠軍盃的分組賽和外圍賽席位各一。屆時我們就要暫別亞協,升格轉戰亞冠盃了。

(圖片來源: 南華官方Facebook專頁)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