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迷故事16/17英港澳,情與城(下):Tom Derbyshire|曼城香港球迷會

下半場開始啦
行將退休的Tom 原本需要在七月離開他第二個家——香港,但上司及同事都希望他能延任多一年才退休。奈何與家人的約定,權衡兩方的需要,他的人生上半場亦踏入補時階段。

我的計劃一:回家
放下教鞭和主席職銜,Tom 如常展開他最後一個暑假,訂好機票回家與家人短聚。那晚筆者充當他的司機載他到機場。 明年的一月,我將與今晚一樣——回到布里斯本,不同是我先會安頓送回澳洲的家當,自己輕裝上陣。回想多年來,自己一直在外東奔西走,也是時候回家與太太一起煮飯,漫步公園;與三個兒子一起在酒吧欣賞曼城比賽,在場邊充當他的啦啦隊,「孩子,有機會來布里斯本踢波,我也會擔任你我啦啦隊!」

我的計劃二:義工
當然我人生下半場還有義工呢!我將於居住的社區教導新來澳洲者融入社區,或教授華人英語等等,到一些學院充當義務輔導員,離鄉別井的日子過得不容易,尤其是對一些十來歲的學生而言;人生路不熟的日子很難熬。

呢度我主場
經過青馬大橋時,Tom 不時打量車上的一些與曼城有關的小擺設,他摸了一摸放在錶板上的安歷卡 (Nicholas Anelka) 的小模型,好奇地問句:為何你車上沒有球迷會的東西?「呢度我主場麻!」我們不禁失聲大笑。

Tom:你知道嗎?在遞交成立官方球迷會的申請時,其中一欄需要填上一個主場地點予官方人員審批,哪怕是私人會所。固定的地點是他們考慮發牌的一個因素,我們香港很幸運,能夠在Maya 結業後短短兩星期,覓得現時的主場 (Trafalgar Brewing Company)。雖然與2個友會共用,布里斯本的主場則有6個不同的球迷組織紮根,話雖如此,大家亦明白彼此尊重,鮮有不愉快事件發生。雖在港我曾是主席,但我未有計劃擔任當地球迷會的幹事,因為他們由Eric帶領的幹事團隊,撇除香港之外是我見過最優秀的。

支持是一種信仰
然而,普遍香港城迷不算太熱衷外出欣賞賽事,是筆者這幾年以來的觀察。這情況難免令幹事團隊有氣餒時候,Tom也試過與一兩個幹事面對一個空空如也的主場……始終是文化差異吧!

Tom:香港人不大習慣大伙兒與陌生人支持愛隊,但會私下和朋友一起聚首飯桌,吃火鍋,說通俗粵語。對英國人而言,支持愛隊其實是一種信仰,類似每星期去教會參與主日崇拜。尤其是人在他鄉,這種同鄉之間的聚會更顯得重要,飲啤酒,唱打氣歌這是我們之間的減壓方式。即使在布里斯本亦然。

布里斯本的城迷
常言道歐洲的賽程常「戲弄香港人」,因為部分賽事直播時間屬深夜時份的 2:45 / 3:45。然而與香港時差達3小時的布里斯本,除了一些英國中午賽事比賽能於晚間的10:30/11:30上映外,幾乎全是深夜時段……Tom直言香港已比澳洲幸福多了。試想想在澳洲,那怕是早場,比賽開始時間已達10:30。不少城迷本身需駕車數小時到 “主場” 欣賞比賽,完場後又駕車回去,整整一個晚上呢!他們沒有法子每星期舉行一次活動,大約是一個月一至兩次。有時候一些重頭戲好像是打吡,盃賽決賽大家都不計距離疲累,跑到「主場」欣賞呢! 你見過有人特意穿睡衣睡褲睇波嗎?你試過吃早餐看曼城比賽後上班嗎?這就是布里斯本的城迷寫照了!

後記
車子抵達機場後,Tom 自行拿出行李,點起香煙,煙圈吐出道謝,再三表示不用陪他寄行李或候機。大家彼此擁抱後,他便從倒後鏡中徐徐地走進客運大樓。筆者期待九月繼續與這花甲漢一起歡喜一起嗌!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