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足球和社區的故事︱Box-to-Box

足球隊的終極目標是賺錢?是贏取錦標?是盡收天下兵器?球迷和市內居民對地區足球隊的滿足和認同從何而來?不如看看這個故事……

早前香港爆出了一單政府欲收回傑志在石門的足球訓練學院的土地的新聞。正所講公道自在人心,究竟這個香港政府對體育運動有多支持,相信有目共睹。支持體育的方法,難道就是用盡所有方法縮減投放在體育方面的資源,然後在某選手有所成就時,搶先第一時間在社交媒體發放恭賀訊息?請恕我不能苟同。事實上,這種廉價的「支持」,簡直無恥至極。

甚麼?體育不應牽涉政治?兩者不應混為一談?拜託多看點新聞,勒邦占士在美國大選前夕也公開表態支持希拉莉了好不好?okok,不談政治,不如說說故事。見到剛才提到的新聞,令我想起別國一個足球和社區的故事….

故事發生於捷克第二大城市保諾 (Brno)。眾多捷克聯賽球隊中,最為人所知的想必是布拉格斯巴達 (Sparta Prague),而比爾森 (Plzen) 在三季前的歐聯亦曾亮相,再數下去也許是列卡 (Tomas Repka) 和巴路斯 (Milan Baros) 的母會俄斯特拉發 (Banik Ostrava)。相信即使是一位狂熱的FM玩家,也很可能從未聽過來自保諾的Zbrojovka Brno:他們曾在3,40年前風光一時,而在90年代,他們的主場曾是國家隊主場作賽的場地之一,1996年主場對斯拉維亞布拉格的聯賽,入場觀眾為44,120人,是捷克聯賽史上入場人數最高的一場比賽。他們的情況,與英格蘭第二大城市伯明翰大概相似。

https://i1.wp.com/img.ct24.cz/cache/616x411/article/66/6581/658094.jpg?resize=694%2C390

在2001年,Zbrojovka Brno因為金錢、投資、政治還有利益輸送等因素,暫時遷離了他們的主場Lužánky Stadium。這個暫時的安排後來變成了永久的設定,而空置的球場因為接連幾任經手人都不願打理,結果就此荒廢,場內長了幾棵樹,觀眾席則殘破不堪,演化至一個大家都認為是無可救藥的地步。就在大家都以為要重新考慮這片土地的用途之時,一位意想不到的英雄人物 – 史雲卡拿 (Petr Švancara) 出現了﹗

史雲卡拿是一位出生和成長於保諾市的球員,球技並不特別出眾,但因為其樂天性格和率性行為,頗得球迷歡心,漸漸成為了保諾的一位cult hero。在2015年2月,他召開了一個記者會,宣布將於該季季尾退役,並打算於同年6月在舊主場Lužánky Stadium舉辦一場慈善紀念賽,希望藉此證明保諾市對舊球場的愛,同時證明重啟舊球場不一定需要巨額投資。

在缺乏資金下,要在5個月內將一個雜草叢生、門柱鏽蝕、坐位破裂的翻新 / 重建,不少人都認為這是一件太任性的事,實際上完全不可行。大家看看我們香港的大球場,只是打理一片草地已弄得一塌胡塗便知這計劃有多瘋狂。不過,史雲卡拿卻不是這麼想。啟發他這瘋狂意念的,是19世紀初捷克國立大劇院建成的故事,當年為了標誌和象徵國家獨立並擁有自己的身份和面貌,捷克政府動用公帑,鼓勵大眾幫忙建造國立大劇院。

https://i1.wp.com/prigl.cz/wp-content/uploads/2011/11/17910007.jpg?resize=694%2C460

史雲卡拿秉承此理念,透過當地傳媒和新聞片段,在舊球場現身,在長至腰間的雜草叢中向大家宣揚他的理念。結果,奇蹟出現了﹗在記者會後的兩個星期,「週末工作小組」正式展開工作,一群義工,包括史雲卡拿自己,各自攜著鋤頭、推土機、電鋸、掃把、水桶等物品,在約定的時間出現,落手落腳開始清理球場。自此,這個「週末工作小組」每兩星期便出動一次,對於該區居民來說,這更變成了常態,加入「週末工作小組」的人也漸增。

https://i1.wp.com/1gr.cz/fotky/idnes/11/071/cl6/SOU3c31a3_112544_2744703.jpg?resize=694%2C469

一個月後,場上的雜草已清除,開始重鋪草地。兩個月後,長滿小樹和滿佈雜物的舊看台,有三分之一已被徹底清理。此時,消防局開始為義工提供更多的工具加快清理進度,建築公司則為他們提供重建球場所需的物料和器材,就連當地的啤酒廠,也安排運送啤酒予辛勞過後的義工們享用。大家都盡力免費為義工們提供所需物品。每一次,史雲卡拿都在現場出現,時而拿著斧頭幫忙清理、時而與各義工聊天、時而為各義工斟酒並遞上給他們享用。

終於,重建工程在紀念賽舉行前順利完成。完成的那天,義工們齊集於球場,享受成果之餘,也一同享受免費啤酒和傳統炆肉。傳媒忙於拍攝史雲卡拿為義工們的碗碟添上香噴噴的傳統炆肉,而保諾在前往作客比賽的途中也特意抽空前來,與民同樂一番。義工們臉上都是滿足而自豪的笑容,這也難怪,大家對於身為這瘋狂而最終成功的計劃的一份子,最終令舊球場重光,將球隊帶回這個充滿意義的球場,自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和自豪。

大家以為這樣的故事已夠奇妙了嗎?Well,令大家更羨慕的是,保諾市政府對於居民努力深表認同,因此願意開放球場予球迷租用。從此,每隔一個週末,又或者更準確的說法是,每個保諾出戰作客賽事的星期天,市政府都會開放球場,居民可以任意在球場內踢球、嬉戲、玩音樂、燒烤、野餐、和朋友暢飲和聊天等,讓當地人可以共享公眾環境,善用資源。不同團體更不時在facebook公布星期天在球場將舉行甚麼活動,令居民生活更添色彩。

足球和社區,從來都可以有緊密的聯繫,冰島在今夏歐國杯固然為大家作了一次示範,但現實中例子實在不止他們一個,保諾市這邊,是另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足證足球不是只有賺錢一途,也不是只在乎成績。如果大家有五分鐘時間的話,不妨看看以下有關這個故事的片段,從中大家可以看到球隊和球迷的那種團結和緊密關係,而這,才是足球最可愛之處。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