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錘定音——從1915到2016 | Ryan To

1915年,一個峰火四起的年份,之前一年大戰之火從薩拉熱窩燃至整個歐洲甚至後來引發全球各國參戰,這一年,英格蘭頂級聯賽仍然如常舉行。這個年頭的球壇,賭風極盛,不只一群球迷參與賭波活動,參與者甚至有不少的球員和球會的管理人員,而當時,英足總亦混亂不堪,難以想像今日的世界最受歡迎聯賽,當日竟胡鬧到一個令人側目的景象。

1915年英甲聯賽最後一週,當時有一隊中遊球隊名為利物浦,既爭標無望,又無降班之憂。利物浦有一隊最大宿敵——曼聯,從曼徹斯特和利物浦兩大城市的宿怨而生的這對西北近鄰,為利益竟在當年合演一場令人側目的假波:比賽開始前,曼聯排在20支球隊中的19位,離降班線只為一線之差,最後一場聯賽,必須淨勝最少兩球方能成功護級,結果曼聯與「好兄弟」利物浦牽著手踢成2比0成功保住英甲席位,而因為得失球差而在緊隨曼聯之後的車路士就只能降班收場。

單從戰果而看,可能有人認為曼聯急於護級而戰意高昂,而利物浦在大可踢風流波的情況下戰意未及,戰果亦能理解,但何以本場比賽被公認為20世紀最大假波?從場內場外的一切必可力證。

證據確鑿 英格蘭打吡「friend過打band」

首先,開賽前8倍賠率的曼聯2比0勝出賽果突然被人大幅投注,金額和情形以當時來說相當驚人及不尋常,結果比賽結果一如所料。此外,利物浦多名球員被指如放棄比賽一樣的表現,連當時的球証John Sharpe也表示,這場賽事為一生中看過最不可思議的比賽, 曼聯領先2比0後,部份球員開始將比賽故意拖延,雙方均無明顯比賽動力,特別是曼聯的Enoch West,當時受輿論壓力影響下,英足總對這場比賽展開調查,證實雙方球員中「只有7名球員(曼聯3人,利物浦4人)」參與假波協議比賽結果,分別被判以7年至30年不等的禁賽令。

以當時巨大的投注額和比賽的文字紀錄而言,我們難以相信只有區區7人參與以上假波行為。英足總委員會為這場使人難堪的假波案「一錘定音」,裁定兩隊在球會層面上均沒有參與以上行為,曼聯及利物浦兩隊均沒有受到任何扣分、罰款或停賽的處分。

一次大戰過後 英國足球大洗牌

一次大戰戰火愈燒愈烈,1915年聯賽結束後,聯賽被逼暫時停辦,競技場由球場換成歐洲大陸的戰壕。直至1918年,隨著德王威廉二世退位,以德國為首的同盟國投降大戰結束,英格蘭足球的戰火才再度燃起。

為遏止假波案受害者車路士的不滿情況(曼聯取勝後以得失球力壓車路士排降班區以上一位的18位),英超賽會決定再次為聯賽進行「釋法」,將隊數增加兩隊擴充至22隊,車路士獲邀留級。按理,另外一隊加入(或留在)英甲的球隊,應從排在榜末的熱刺和乙組第三名的班士利之間二擇其一,但荒謬的事情又再於此時出現了。

乙組第五名的阿仙奴在沒有通過成績和任何附加賽情形下,被英足總邀請升班。經過大戰後的英國仍然百廢待興,數年戰爭讓阿仙奴收入幾乎完全盡失,在收入大減情況下,阿仙奴仍然需要為1913年入伙的高貝利球場償還貸款,時任阿仙奴主席Henry Norris利用不少枱底交易,令英足總通過阿仙奴以特事特辦方式升班。近百年來,憑此升班的阿仙奴一直維持頂級聯賽之位從未降班。

足總再度「一錘定音」,阿仙奴獲邀升班是因為其對聯賽多年來有「突出貢獻」。當然,足總沒有吃下誠實豆沙包,絕對不會向外透露是因收下利益而作出判決,而熱刺,最終成為事件的最大受害者,糊裡糊塗地被降班,事件亦令此對北倫敦近鄰自「遲到門事件」後的仇恨更加根深蒂固,直至現在,兩隊仍為宿敵球會。

歷史沒有如果。但如果當年的足總公正執法,可能這百年利物浦、曼聯、阿仙奴三隊所分別建立的皇朝並不會出現:阿仙奴可能早已因資不抵債而破產結業,曼聯和利物浦亦可能因合作假波,而被罰至萬劫不復丶永不超生。回想當年,兩隊世仇竟可為利益而牽手做假;而阿仙奴為一己之私,橫手使盡。三大英超名門的輝煌歷史,是既得利益集團無視公義的「一錘定音」鑄造而成。

歷史不會說謊,但會冷笑。如果我們對本地球圈的造假口誅筆伐,為何要無視千里之外的另一樁造假大案?如果我們不能容忍有人為了分贓而妄顧公義,為何要行禮如儀地比賽、觀賽?荒謬源自縱容,社會種種不公亦是無數球迷種下的果。在假波案爆發百年後,某娛樂集團妄自向球證施壓、釀成種種不公賽果,我輩若以「係咁架喇」態度視之,就是重蹈前人的覆轍。

我們不可能再縱容更大的荒謬,由球場至中南海,都要禁絕「一錘定音」。我們不會對英超球圈不公充耳不聞,更不可能冷冷放過深圳河以北的黑箱作業,因為當權者的意志凌駕於制度之上,受苦受難的是無數個世代。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