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式戰術對球員的影響 (11) : 陣式轉換|小陽

每支球隊都必定有一套最常採用的陣式,而教練選擇轉換陣式通常是當球員出現傷停問題,或面對某些對手採取針對性部署。但近年來,教練經常在比賽途中要求球員按比賽形勢轉換陣式,例如雲高爾帶領的荷蘭隊(5-3-2),哥迪奧拿帶領的拜仁慕尼黑(4-1-4-1或3-4-3),便是當中的代表者。

2014年世界盃,荷蘭隊的後防球員個人防守能力一般,雲高爾便索性起用五名後衛,實行以人數優勢減少後防球員單對單的機會;而當球隊急需進攻時,便會以翼鋒迪比入替一名閘位球員,把陣式改為4-3-3。到了淘汰賽階段,陣式轉換更見頻繁,八強對哥斯達尼加採用3-4-3,四強對阿根廷採用3-4-1-2。

而當中最經典之作便是十六強對墨西哥之戰,荷蘭的正選陣容如下:
門將:施利臣
後衛:(右翼衛)華希亞治,(中堅)華亞、迪維積,白蘭特,(左翼衛)古治
中場:尼祖迪莊(防守),韋拿杜姆(串連和後上),史尼達(進攻)
前鋒:雲佩斯,洛賓(側擊)

https://i1.wp.com/i.imgur.com/6Vte2eE.jpg?resize=694%2C436

陣式介乎5-3-2與3-4-1-2之間。開賽9分鐘,防守中場尼祖迪莊便因傷退下火線,由中堅馬田斯恩迪入替,左中堅白蘭特移前轉踢防守中場,陣式維持開賽時的5-3-2。及後到下半場被墨西哥的杜斯山度士射入一球後,雲高爾便以左翼迪比入替右翼衛華希亞治,而原本擔任左翼衛的古治則改踢右閘,馬田斯恩迪就改踢左閘,陣式改為4-3-3。最後荷蘭憑史尼達及後備入替雲佩斯的享特拿各入一球,以2:1反勝墨西哥晉級八強。

在世界盃賽事裡,一場比賽以三款陣式應戰實屬罕見,要成功發揮臨場變陣的效用,球員對於陣式轉變的適應力要歸功於訓練團隊由世界盃外圍賽至決賽週期間對球員進行的艱辛訓練。還有,陣中擁有能擔任不同位置的球員,例如白蘭特和古治,為雲高爾解決每次調動所帶來的煩惱。

理想主義
4-3-3是哥迪奧拿執教巴塞隆拿時喜愛採用的陣式,當進攻時,兩閘球員(丹尼爾和佐迪艾巴)會壓上前場,而防守中場(布斯基斯)則會移後,成為第三名中堅,令陣式變成3-4-3。

除了3-4-3之外,哥迪奧拿在面對一些實力比較弱的對手時,甚至嘗試起用兩名後衛,陣式變成2-5-3。基於拉瑪西亞的控傳踢法,加上當時夢三球員處於顛峰期,每場比賽的控球率接近七成,所以球隊能夠做到試陣效果和成績掛勾。

其後執教拜仁慕尼黑,雖然後防線經常受到傷兵困擾,但球隊的中前場人腳充裕,以及實力在國內超群,令哥迪奧拿有足夠空間為拜仁慕尼黑進行大改造,而陣式轉換亦可謂千變萬化:4-3-3、3-4-3、3-4-1-2、3-5-2、4-1-4-1,基本上每場比賽都會出現兩款陣式。

與執教巴塞隆拿時有別,拜仁球員的可塑性更強,被哥迪奧拿稱讚為最聰明的球員拿姆,不但能踢左右二閘,更能出任中場中、防中沙比阿朗素可以改踢中堅、不算常規正選的進攻多面手葛斯又可兼任前場左中右位置,甚至false 9,還有最厲害的阿拉巴。

在拜仁青年軍時出任中場的阿拉巴在前任領隊雲高爾提升上一隊後改踢左閘,當經過後任領隊軒歷基斯領軍奪得五冠王後,已經成為歐洲其中一名最佳左閘/左翼衛。而在哥迪奧拿執教下,又經常安排阿拉巴出任中場中位置,協助組織攻勢和串連中後場(這也是阿拉巴於奧地利國家隊出任的位置,並帶領球隊成功躋身今屆歐洲國家盃決賽週)。其後在多名中堅先後受傷缺陣的情況下,更安排阿拉巴擔任中堅,表現並不失禮,加上罰球技術了得,造就阿拉巴成為現今球壇其中一名全能球員。

在擁有數名多功能球員的幸福煩惱下,拜仁慕尼黑為哥迪奧拿提供一個最舒適的環境,令這名現今球壇的「變陣王」可以隨時隨地根據對手實力和比賽形勢而更換陣容,從而令對手無所適從,亦為現時大行其道的4-2-3-1帶來一番新景象。

理想主義者哥迪奧拿受「師父」告魯夫影響深遠,一直希望可以效法已故荷蘭球王把自己的足球理念發揚光大。經歷過拉瑪西亞夢三的瘋狂奪冠年代,到後來又成功顛覆德國足球巨人傳統的比賽模式,為德國足球帶來一番新面貌。今季轉戰英倫球壇,暫時已為曼城在踢法和陣式上帶來改變,而在財力雄厚和豪華青訓基地的基礎下,哥迪奧拿將擁有更多資源實現自己的理想足球夢。

隨著現今陣式的劃分越來越細緻,甚至在同一個位置上也可以按不同功能而定下不同名稱(例如防守中場就被分類為墜後型組織中場,控制型中場等),可見陣式發展已經由千變萬化的局面,轉移至飽和的狀況,球員的位置分佈也越來越嚴謹。

總括而言,陣式只是球員在場上的企位而已,球員對戰術的領悟力和發揮每個位置上的功效才是最重要。

待續……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