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式戰術對球員的影響 (12) :防守戰術的演變 | 小陽

1-2-7和2-3-5是最早期的陣式,然後到WM陣式,後衛人數增加至三名。60至80年代其間,防守大國意大利採用十字聯防陣聞名於世,在後防線上加插libero(自由人),連同其餘兩名中堅和防守中場,形成十字聯防模樣,禁區位置被填得密密麻麻。

其後到90年代,一代名帥沙基帶領AC米蘭採取前場緊逼戰術和區域聯防取得空前成功,成就米蘭最光輝時代。前場緊逼戰術大致是當進攻球員失去控球權時(假設在右邊),會連同身邊隊友一同向對方控球球員進行搶截,而其餘身處對方後半場位置的隊友則會緊貼對方的其他後場(左邊和中間)隊員,同時間進行區域聯防(把球場垂直劃分為三等分,即左中右。沙基要求隊員長時間佔據其中兩部分,中間部分是必須佔領的,而另外左右兩邊,則視乎皮球運轉方向和對方球員實力)。整個戰術強調當中前場球員一起移動,透過整體壓逼搶回控球權時,後防線與中場線之間需保持一定的距離(例如20-25碼),兼保持完整性,例如後防線需維持一條橫線之餘,其中一名中堅更需要稍微墜後進行包抄。

防守戰術五花八門

進入千禧年代則流行雙防中,中場區域逐漸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直到近年,沈寂多年的前場緊逼又重新成為防守戰術的一大趨勢,前鋒成為球隊的第一道防線,某部分中場球員亦會參與其中,正式加快比賽節奏。

另外,亦有些球隊會採用高位壓逼戰術,當進攻一方失去控球權時,身處前場的大部分隊員會立即從四方八面衝向對方控球球員,同時間後衛亦會壓前到中圈的後半圓附近位置,緊貼對方其餘攻擊球員,順道佈下越位陷阱,代表者有高普以往執教的多蒙特和現時的利物浦。

還有,哥迪奧拿強調的拉瑪西亞六秒反搶法則,而此戰術亦因夢三史無前例的成功而成為很多球隊效法的對象。每當有球員失去腳下球時,便會連同身處附近位置的隊友(通常1-2名)立即衝向控球球員進行圍搶;而同時間,其他隊友會走向該名控球球員與其隊友之間的位置(即控球球員與接應者之間的位置),封鎖其傳球路線,務求在極短時間內搶回控球權。

除此之外,也有些領隊採用極為精密的針對性部署而成為防守大師。憑著出色的防守反擊戰術冒出頭來的摩連奴,除了要求隊中球員嚴格執行其針對性的戰術部署外,更會按照球賽發展形勢作出適時的調動,(例如在球隊取得領先優勢後,當對方換入更多進攻球員希望追成平手時,摩連奴便會換入中堅或防守中場加強防守力)反映出摩連奴具備頂級的臨場反應和心理質素,以及非常熟悉球員的長短處。

要數到摩連奴的臨場戰術調動,當中最經典一役首推2010年帶領國際米蘭於歐聯四強次回合作客巴塞隆拿,當時夢三挾著六冠王的氣勢力爭成為首支歐聯改制後成功衛冕的球隊,在開賽半小時後,國際米蘭的防守中場莫達兩黃一紅被逐,基於首回合領先3:1的優勢,國際米蘭只需守和對手便可以進入決賽。有見及此,摩連奴立即要求前鋒伊度奧退居左閘位置,此舉可充分利用伊度奧的速度來防守對方右閘丹尼爾的後上助攻,而當奪回控球權後,又可利用丹尼爾身後大範圍的空檔反擊對手,而進攻中場史尼達亦退後協助中場防守,前場獨留迪亞高米列圖一人進行逼搶,陣式由開賽時的4-3-1-2變成5-3-1。

另外,又以辛尼迪(世上其中一名最出色的右閘,在職業生涯末期改踢防中)和甘比亞素兩名熟悉球王美斯的同鄕作人盯人防守,實行「以華制華」,令之前在整屆賽事都發揮出色的美斯於這場比賽表現乏善足陳,令巴塞隆拿猶如自斷一臂。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國際米蘭的防線更越縮越後,放棄控球權,實施摩連奴另一防守大計「泊大巴」,務求在禁區內以人數優勢全面封鎖對方的傳球路線和射門機會。最終,國際米蘭殺入決賽並奪冠而回。

隨著防守戰術實施的位置越推越前(十字聯防>前場緊逼>區域聯防>高位壓逼>六秒反搶),防守的職責亦由最初只得後衛承擔,變成現今人人有責,只要當中有一名隊員沒有執行指令,整個逼搶戰術便會失衡(相信如果有參加過7人足球賽事的會體驗更深)。因此,研究對手的進攻特點和反覆演練防守戰術,便成為現今在備戰比賽時的重要一步。

下集將會總結進攻戰術。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