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路上:專訪前多蒙特青訓教練及經理人Gary Gordon(上)|體嘢報道

這次我們的訪問對象是星級經理人、前多蒙特青年軍教練Gary Gordon。Gary Gordon 的經理人公司老闆是前拜仁慕尼黑名將及德國國腳謝利美斯(Jens Jeremies);核下的球員有剛以天價加盟曼城的里萊桑尼(Leroy Sané)和前季(2014/15)的德甲神射手——「巨人」亞歷山大.美亞(Alexander Meier)。而且,在當上經理人前,本身為英國人的Gary Gordon 在多蒙特青年軍曾教過馬里奧.葛斯、萊斯、紐尼沙軒和哥斯萊斯等名將。

其實,這次已經是筆者第三次和Gary Gordon 會面,但話題總是說不完似的。

以下是訪問內容:
(體:Nic@體嘢;G:Gary Gordon)

體:你能大概給香港的球迷介紹一下自己嗎? 由多蒙特青訓教練變成球員經理人,你的故事真的很有趣。

G:其實一切也是機緣。在多蒙特擔任青訓教練前,我是一名駐德國的英國軍人。沒當兵後,我就留在德國打職業拳賽,也參與了業餘足球賽事。我的其中一名隊友幾年後在多蒙特任青訓教練。有一次去探望他,前鋒球員出身的我給予他一點進攻戰術上的意見。那位前隊友是在球員年代是踢後衛的,他認為我的知識對那時的多蒙特青年隊有幫助,於是推薦了我到多蒙特任青訓教練。我在多蒙特便工作了22年之久。

最後我選擇當上球員經理人,是因為謝利美斯的經理人公司需要一些具備豐富青訓經驗及和年輕球員有聯繫的人,到他的公司工作。我在這20多年來為多蒙特製造了不少人才,也是時候想想擴充一下,為整個德國球壇發掘人才了。我當青訓教練時,發現有很多很有天份的年輕球員因為錯誤的職業生涯規劃,令他們不能再進一步。我希望能幫助下一輩的年輕球員,也幫助德國球壇。

體:在多蒙特培養了甚麼突出的球員? 又有甚麼球員是多蒙特青訓中的漏網之魚?

G:我在執教多蒙特的日子曾經教導過奧當高、舒姆沙、萊斯、馬里奧.葛斯、堅錫克、紐尼.沙軒、哥斯萊斯等國腳級球員。現時在在德乙的也有艾斯菲特(Thomas Eisfeld,前阿仙奴球員)、杜克舒(Marvin Ducksch)、德斯艾克(Jeremy Dudziak)和蘇比治(Lasse Sobiech)等。至於漏網之魚……當然每年也有一些很有天份的小球員選擇不做職業足球員,他們現在已經在其他行業,我也不能把他們逐一說出了。

也有一些有天份的球員,在青年隊已經顯露出優厚的潛質,卻因兒時身體質素不佳被賣到其他球會。萊斯便是一個例子,他在多蒙特青年軍的年代便已經很出色,但因身體較瘦小不獲留隊;而今季在德丙大放異彩的明斯特中鋒華舒奧斯基(Tobias Warschewski)在多蒙特試腳時我便覺得他有前途,但當時便因身體質素差不獲取錄。華舒奧斯基現在發育後卻是名高大中鋒,令多蒙特後悔不已。

有些球隊的青訓即使是好,也需要有人懂得發掘這些年青人的潛質。有時也得看球會的方針,是希望獲得青年錦標賽的獎項? 還是希望有多點球員到職業隊。兩者之間有很大的差距。如球隊希望盡早橫掃青年錦標賽殊榮的,可能便要求青年隊的球員很早便有身型和速度上的明顯優勢;知道球員有潛力又願意等待,不介意青年聯賽成績和願意等到球員發育完成後才決定青年軍球員去向的,又是另一種方針。

有些球隊希望青年隊成績佳,都會用上身體較早熟和速度較高的球員。法國的各青年梯隊便是例子,德國近年也有這趨勢,非洲移民或德國出生的非洲裔球員很吃香。但到有一天,當他們身體質素不明顯的時候,便未必能幫助他們成為職業球員。

體:這觀點很有意思。你在多蒙特工作多年,見證了球隊在青訓的起落。我觀察了多蒙特多年了,在高普接任教練後大膽重用青訓,很多自家青訓迪新星都冒起。但在高普接任前,多蒙特並不常起用新星,當現每隔數年也會有列僅或奧當高等出現但並不常見。那時多蒙特的青訓是否出現問題? 高普在2008年接手多蒙特的帥印,便重用年青球員(無論是自家出品或半加工),對多蒙特的青訓成果是一種證明嗎?

G:高普上任前的數年時間,多蒙特的財政出現了嚴重問題,大舉重用年輕球員對當時的高普也有點迫不得而。高普能以年輕球員為骨幹在多蒙特建造了一個皇朝,其實不但對多蒙特的青訓成績是一種鼓舞,對高普日後的球員管理和買賣方針也很大影響。高普接手時,多蒙特從一間面臨破產的球會變成在2010.2012連奪兩屆德甲的冠軍,他在2012年的時候和青訓部門講到多蒙特的最大資產,因為青訓做得好他才能用年輕球員也有等同用世界級球員的成績。

其實,多蒙特在高普上任前,青訓也一向做得不錯。青年聯賽的成績固然好,力壓同區份的史浩克04、利華古遜、慕遜加柏、波琴和科隆;但我們一直也看到有很多球員有在德甲競技的能力,之前只是得不到機會。球隊財政出現問題是一個機會印證多蒙特的青訓絕對是全國最佳,很多出來的球員也已經可以應付職業聯賽,無論在德甲、德乙或德丙。作為青訓教練,球員能否上職業隊有很多外來因素你無法預知,如有一位頂級的青年隊門將但球隊剛花了2000萬歐元買入了一位當打的世界級門將,那年輕的在未來多年便沒有太多機會了。你能做到的,便只是令他們盡量達到職業聯賽水平,即使在多蒙特沒他們位置,他們也能在其他球會或聯賽立足。

因此,即使在多蒙特在高普上任前沒太多球員能上到多蒙特一隊,也不代表那時多蒙特青訓出現問題。因為我們一直都輸出了好球員,但可能他們最後在其他球隊和級別的聯賽成為職業球員,能在職業聯賽有一席位。

體:之前有那些離開了多蒙特青訓營後大放異彩的球員?

G:不能說大放異彩,但在其他球隊站穩陣腳吧。萊斯和堅錫克,離開多蒙特青年軍後在其他球隊都表現甚佳。萊斯最後更因表現佳重回多蒙特;堅錫克在史特加近一季都多傷,但他之前在史特加也是關鍵球員,他在多蒙特青年隊時表現都一向很好呢。但即使如佳寧加(Florian Kringe)離開多蒙特青年軍後即使不是甚麼國腳級球員,在科隆和哈化柏林的正選陣容也總有他一席位。

(多蒙特青訓體系)也有很多球員在德乙有好表現的,像諾達(Christopher Nöthe)、施迪柏文(Marco Stiepermann),甚至我兒子丹尼爾.哥頓(Daniel Gordon)。現在,他們在德乙都是球隊主力。

艾斯菲特離開多蒙特後也能夠加盟了阿仙奴這樣的大球會,現在回流了在波琴也有好表現。

其實人們總忘記了告魯斯卡(Marc.André Kruska),告魯斯卡在2005年17歲便為多蒙特一隊上陣,他是那段”多蒙特沒青訓產品在一隊上陣”的年期裡,最令青訓部門鼓舞的青年球員,他現在效力柏達邦。不久之後當然還有紐尼沙軒,也在那段時間裡冒起。

和奧當高同期,也有一位前鋒叫干泰利斯(Emmanuel Krontiris)。嚴格來說他不算是多蒙特的青訓,但他也是19歲時加盟的半加工產品。他也曾經在多蒙特一隊上陣並交出表現,後來被傷患毀了。爭曾效力皇馬的前德國國腳梅斯達更出名,情況也類似。

體:教導過眾多年青球員中,那個最突出?

G:一定是馬里奧.葛斯。他是一個神童級的球員,他12歲時已經是全國甚至全歐洲最出色的球員。他技術出眾,具視野,能踢多個位置(8號位,10號位,右翼,前鋒)。我還記得在一個球會級別的U13青年錦標賽事中,有來自各國的球隊參賽,馬里奧.葛斯一人帶動著整隊多蒙特助球隊奪冠。那時還有阿仙奴的韋舒亞,馬體會的高基,還有現在的土耳其國腳高漢托尼。高漢托尼兒時也是非常出眾,全球青年教練和球探都認識的天才,但之後態度有問題呢。我記得那年高漢托尼在場邊表演花式足球,我跟馬里奧.葛斯說了句:你也能做到的,試試吧。馬里奧.葛斯望着我說:為甚麼我要這樣做呢? 我都不是來表演花式控球的。那時,他才12歲。

(對他近年的發展失望嗎?) 當然失望了,因為他在拜仁的三年都得不到公平的機會。他在拜仁即使操練的表現多好,哥迪奧拿也不望一眼。3年過去,他現在回到多蒙特也需要時間尋回比賽狀態和適應新教練杜曹的踢法,畢竟在拜仁都消磨了3年時間。但我相信我們會再次看到從前那個馬里奧.葛斯的。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