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唐寧去留|Box-to-Box

兩位各有主見,但又理解為何對方有此想法的球迷,正好促成一次理性討論。大家又站在哪一邊呢?

https://i2.wp.com/i3.gazettelive.co.uk/incoming/article12206744.ece/ALTERNATES/s615/KLP_MGA_201116mgaBoro_100JPG.jpg?resize=694%2C461

近日出現米杜士堡可能出售唐寧的傳聞,筆者立刻追訪米杜士堡香港球迷會的代表 TF 的看法。有趣的是,我們的看法不盡相同,於是促成了這次討論。

TF:球會考慮賣走唐寧,我對此感到很痛心。唐寧可謂米杜士堡近年的一個icon,我真的打從心底希望他可以完成這份為期四年的合約,然後約滿退休。如果最終真的賣走他,我會說,傷心的程度幾乎可以和當年祖連奴離隊轉投些路迪相比。

S:具標誌性的球員要離開球會,這種傷痛我很明白。不過在現今球壇,已不能過於感情用事,因為這只會是成功的絆腳石。以唐寧現時的質素和能力來說,已經近乎英冠級數,既然他算是隊中較高薪的一人,把他放售然後將騰空的薪酬空間和從中獲得的轉會費,投放於球隊其他更需要改進的方面,其實也是很合理的做法。

TF:不少人對唐寧的印象仍停留於他作為一位速度不俗的邊路球員 / 翼鋒。事實上,現時他在球會根本不是這樣的角色。在AK (註:米杜士堡領隊卡蘭卡) 講求防守為先的戰術下,唐寧要參與更多防守,此舉不但對唐寧在進攻方面的表現帶來影響,同時也扭曲了不少人對他的觀感及對其表現的判斷,覺得他對球隊的貢獻不大。他始終是隊中最富經驗、最富鬥心的球員,對母會有著一種無可比擬的愛,這是在絕大部份其他球員身上都找不到的東西。

S:我同意你對於現時唐寧的評價,而問題正正在這裡。正如你所說,唐寧的長處未必最適合AK推崇的戰術理念和比賽風格,而從近幾仗來看,他已不是球隊正選 (從十一月初起,唐寧只有對曼聯一仗獲正選上陣)。考慮到以上情況,如果他仍屬隊中最高薪的一群,可能令部份球員不服﹔另一方面對球會而言,這樣分配投資亦未必是最理想的做法,始終此刻米杜士堡的規模和財力,未必足以負擔這樣一個角色。

TF:其實這亦令我想起去季AK 幾乎嚷離隊一事。去季中AK曾威脅離隊,當時站在AK一方的只有4位球員,而反對派則以唐寧和中堅艾耶拉兩位為首。艾耶拉本季已不獲重用,上週在足總杯領紅更隨時是他最後一場為米杜士堡上陣的比賽,至於唐寧,恐怕…. Well,只能說,整件事或者別有內情,不是表面看上去這麼簡單。

S:原來有這一面….

TF:是的,所以我有理由相信,這是AK在以提升球隊戰鬥力為名,實際上是在「剷除異己」。以連串事件而言,其實AK的man management技巧也有頗大改進空間。

S:假如真的這麼不幸,隊中形成了兩個派別,其中一方以領隊為首,另一方則以一位標誌性球員為首,而最後又真的只能二擇其一…. 那麼我認為放棄已過顛峰並正走下坡的該位球員,留下看似年青有為的領隊,似乎是較可以理解的決定?而且這樣做對隊內的團結度和領隊的管治也應更有利?

TF:現時球壇已經是一個如此現實的世界,我其實能理解AK或管理層的決定,但始終無改我將會十分失望和傷心的事實。唐寧離隊的意願,很大程度是因為希望尋求多點在英超正選上陣的機會,據說他甚至已拒絕了來自維拉方面的招手。但同時間,如果他轉投任何一支米杜士堡護級的競爭對手,這對米杜士堡而言實在百害而無一利。如果把他借走則更傻,不但沒有解決任何問題,更隨時助長自己的競爭對手。

S:你有你的道理。削弱自己再壯大競爭對手,看上去的確有點傻。不過如果球會能善用資源,用以改善球隊實力,對球會本季,甚至將來的前途,應該是利多於弊?AK在本周賽前記者會上也表明,他認為隊中有不滿的球員,對球隊的傷害可以比轉投競爭對手更大。始終唐寧的合約還有兩年半,很難讓等至約滿。如果是大球會,或許有條件以本傷人,但with all due respect,此刻的米杜士堡未必有這個條件。

TF:沒錯,但轉會收購的成功率有多高,你應該心裡有數吧?雖說可以將資源投放到其他地方,但有誰能保證新球員能即時協助球隊?現時甚至連是否有合適人選也未可知,整條事只讓我感到不舒服。

S:是的。夢幻般的回家其實也只是18個月前的事,然後迎來升班,事情發展至這個地步實在可惜。事到如今,球員領隊如要二選一,我會選領隊,選擇了就要相信。當然我無法排除賣唐寧補強其他位置的賭博不會失敗,但既然現狀已不是太理想之下,「放手一搏」總比「坐以待斃」好。

註:Box to Box 在Facebook亦有開設專頁 (www.facebook.com/hkboxtobox),請多多支持﹗

S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