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勒當拿與那不勒斯:從另一角度談意大利人的身份認同 | 阿水文化筆記

(文章首載於意甲路邊社)

話說不久前筆者的偶像Carrie Fisher離世,心痛的我哭了整整一晚,第二天卻被一位意大利朋友說我小題大造。不滿的我當然就向他的那不勒斯同事訴苦。我這位那不勒斯朋友聽到後,就安慰我說:「我能明白你的感受,如果馬勒當拿死了,我可以想像整個那不勒斯都會哀嚎一片。」

每逢意大利國家隊比賽,最被球迷著目的除了意大利的防守足球和一眾男模球員外,就應該是聽意大利球迷高唱意大利國歌。不單是場上的球員,還有場內的球迷都會忘情地高唱:「L’italia chiamo! Si!」然而,雖然意大利人出名愛國,但實際上也並非一定如此。這點可以從那不勒斯人身上看到。

眾所周知,馬勒當那是拿玻里的英雄,他在1984年至1991年期間為拿玻里效力,並將這隊拿玻里由降班區帶領到意甲冠軍(1987),自此,馬勒當拿就成為了拿玻里以及整個那不勒斯的神。備受那不勒斯人寵愛的馬勒當那因此在意大利國內造成了不少麻煩,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1990年世界盃期間與北意之間的爭執。

1990年意大利相隔56年再次舉行世界盃,當阿根廷於八強打贏南斯拉夫後,得知自己將會到那不勒斯聖保羅球場對戰意大利的馬勒當拿馬上呼籲那不勒斯人與其支持意大利,還不如支持有馬勒當拿的阿根廷。結果許多那不勒斯人都因為這件事而陷入到是否應否支持意大利的苦惱中。最後,在比賽開始時,球場上出現了不少向馬勒當拿致敬的橫幅:「馬勒當拿,那不勒斯愛你,但意大利是我們的祖國」、「迪亞高在心中,意大利在歌中。」即使最後馬勒當拿射入致勝的一球十二碼送走意大利,但整個聖保羅球場依然是掌聲不斷。

儘管在國家榮耀面前,許多那不勒斯人選擇了意大利。但事實上,由於意大利足球一直由北方球會支佩(就如1990年世界盃中意大利國家隊22名球員只有3名來自拿玻里),再加上北意在各種方面都比南意先進,導致許多社會或者政治聲音都向北偏移,南意一直被忽略。馬勒當拿在他的自傳《El Diego》就提及過在90年世界盃中:「我不喜歡現在所有人都在要求那不勒斯人當意大利人並支持意大利。那不勒斯經常都被整個意大利排斥。這是一個最受不公平種族歧視傷害的城市。(I don’t like the fact that now everyone is asking the Neopolitans to be Italian and to support their national team. Naples has always been marginalised by the rest of Italy. It is a city that suffers the most unfair racism.)」馬勒當拿這樣替南意人出頭當然受到南意人尊重,而且他的外貌也令南意人產生了聯想。馬勒當拿長得矮小亦不算英俊,加上一頭凌亂的黑卷髮,讓不少南意人覺得馬勒當拿就和貧民窟長大的人差不多,因此認為他代表了在貧窮中掙扎的南意人,所以在許多人心目中馬勒當拿帶領拿玻里打贏北意各大球會也算是為南意人出了一口氣。然而,不少北意人卻由於足球和民族主義原因而討厭馬勒當拿,當90年世界盃決賽在羅馬奧林克球場舉行時,場上不少觀眾竟然不是對宿敵西德隊而是對馬勒當拿發出噓聲。大概這件事上也反映了南北意之間的矛盾。

事實上,由於意大利統一只是一個多世紀前的事,整個意大利其實還處於一個貌合神離的狀態 。南北意之間的矛盾眾所周知,北意人和南意人之間的差距不少,不少意人都不願承認自己是意大利人,或者對意大利作為一個整體國家的想法比較冷感。記得筆者當初在倫敦認識了一群來自意大利的米蘭死忠,當我向他們提及我將在11月中去米蘭看意大利對德國的友誼賽時,其中一位紅黑只是很輕描淡寫地說:「Oh, we don’t care about Italy, we only care about Milan. (我們不在乎意大利國家隊,我們只在乎AC米蘭。)」或者這位紅黑的態度或多或少也反映了意大利人對自己國家的想法。

參考來源:
John Foot – Calcio (London: Harper Perennial, 2007)
Abilash Nalapat – When Naples had “Diego Maradona in our hearts, Italy in our songs” (ESPN FC, 2015)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