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韋爾曉士談年青球員轉會心態 | Box-to-Box

韋爾曉士 (Will Hughes),一個一眾球迷,特別是FM玩家,應該很熟悉的名字。

日月如梭,韋爾曉士已在打吡郡度過五個半球季,在獲准辦球會記念賽的路途上已走了超過一半,但,他年僅21歲﹗這位金髪小子,數年來一直是一個又一個轉會窗的轉會傳聞主角,不時佔據轉會新聞的版面,不過從2011年來到2017年,他效力的球會依然是打吡郡。

自16歲起,我便曾與各大球會扯上關係,但其實,我一直沒有離隊他投的打算。有時候我自覺就像一位已征戰多年的經驗老將,而最重要的,是我一直都享受在場上比賽的感覺。

雖然他現年才21歲,但已代表打吡郡上陣超過160次。這五年多的時間中,球隊在英冠聯賽屢次打進升班附加賽,不過每次都在最後階段飲恨而回﹔而他本人在上季初亦曾遭遇嚴重傷患,總括而言,這段時間裡,職業生涯的發展可算有起有跌。但對韋爾曉士來說,最重要的,是不斷獲得上陣比賽的機會 – 每周在英冠上陣比賽,來得比每周在英超或歐洲賽的板櫈上虛度光陰重要。

不說起來我自己也不曾意識到,原來我已累積不少上陣經驗﹗不過有些球員卻不會這樣想。看看那些英超球隊的年青球員,快20、21歲了,大多都只是每周坐在後備板櫈上,有些則只在u-23賽事中亮相。我覺得他們當中,有些人沒有想得太長遠,安於現狀,而忽略了將來前途,沒想過可能出現被球會棄用,找不到球會落班的慘況。每周就坐在後備席等待然後再等待?老實說,我真的不能想像比這更惡劣的情況。

別低估韋爾曉士升上英超的決心。在麥卡倫季初回歸後,球會再次穩定下來,而麥卡倫重新起用433陣式,令球隊的踢法再次變得流暢,在上任後各項比賽合共19場贏了12場,而上周末於足總杯越級挑戰英超衛冤冠軍李斯得城,也只因對方臨完場前一個入球而被迫和。

麥卡倫回歸的而且確為球隊重新注入生氣,一切好像自然變得順利。在紐卡素的經驗令他成長了,在球壇總有遇上低潮的時候,最重要是能克服低潮,從中學習並繼續向前看。只可惜麥卡倫兩次都是在球隊經歷了約十場比賽後才上任,令其任務變得不必要地更艱難。

從訪問內容所見,韋爾曉士給人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他比一般球員更有想法,更會為自己將來打算。無論談吐或思想,他都比同齡球員成熟得多,是少數有智慧的英格蘭足球員。雖然16歲便被徵召上一隊,但他仍堅持起碼完成A-levels考試,為的是留有兩手準備。

是的,那時我常要參與一隊的訓練,所以那段時間對我來說是極大考驗,要好好分配學習和操練的時間,幸好最終我也成功在A-levels考試取得合格的成績。這肯定是好事,即使只是以防萬一也好。要知道球員生涯很短暫,掛靴後仍有一大段人生路要走,所以這個A-levels成績可為我帶來一定保障,希望有一天我會在商界發展。Repton (青年球員足球學校) 的設施和師資非常優良,令我留下很美好的回憶,也讓我在各方面都有所成長,對於Repton帶給我的一切,我一直都非常感恩。還記得那時上學直至黃昏,課後還要直接投入操練,加上每天在校內也有運動訓練,就連星期六都有,那是一段很難捱的時間。

以沙維和恩尼斯達為學習對象的韋爾曉士,是打吡郡中場的靈魂人物,技術不俗之餘,傳球方面更是眼光獨到,長短傳俱佳,絕對是打吡郡一眾年青球員的模範。他為英格蘭u-21披甲上陣多年,甚得前u-21領隊,現任大國腳領隊修夫基器重,也很受足總方面賞識。得到國家隊徵召作大國腳,是他另一個奮鬥中的目標。

這段訪問最令筆者感興趣的,不是有關打吡郡的升班形勢或韋爾曉士的質素和球風,這些有機會可以留待將來再談。筆者想說說的,是年青球員的生涯規劃。年青球員為高薪或球會名氣所動,而轉投大球會,然後像曉士所說的,在後備席甚至u-23賽事中虛度光陰,其實有點老生常談。筆者和很多球迷都一樣,認為與其進入無窮無盡的等待,或被外借到一家又一家的球會,年青球員倒不如效力一支實力稍弱一點的球會,以爭取更多一隊上陣機會,透過不斷的比賽機會從而提升自身實力。

但每當出現年青新星或有潛質新星,轉投一家比前球會規模要大的新球會時,常會見到球迷的冷嘲熱諷,認為該球員自視過高、或拜金、或只求一時安逸,筆者倒想在這裡為這些球員平反一下。

球迷們有時其實會忽略了年青球員間的競爭的激烈程度:從u-9起,這些球員無時無刻都面對被淘汰的危機,一直要努力奮鬥,不斷付出,才能令自己在數百以至上千位少年中脫穎而出。然後在每一屆幾十,甚至幾百人的青年梯隊中一直晉升。要做到這一點,堅強的信念和自信絕不能少,而這亦正是他們賴以前進和成功的原因之一。於是大家可以想像,經過多年努力,歷盡數十次的考試和篩選後,仍然存活下來的這些明日之星,必然對自己的能力充滿信心,亦有相信自己可以闖過下一個難關的信念,所以當規模較大的球會力邀他們加盟的時候,在他們心目中,可能只是另一個要奮力闖過的難關。

基於從小鍛練出來的這種爭勝心和自信,接受挑戰乃是正常不過的決定。在接受邀請而轉會這個層面,筆者認為不少年青球員的選擇其實不是錯的,也不應遭受球迷冷嘲熱諷。有說球員明知道新球隊在自己擅長的位置已有一位正選球員,一位後備球員,甚至還有一兩位年青球員,但仍選擇加盟,是因為金錢的利誘,但大家可有想過,這位年青新星只是展現應有的自信,勇於接受挑戰,就像以往一樣,與實力強橫的對手競爭?從這個角度看,筆者認為,轉會的決定本身並不是錯的。

但問題是,如果經過一兩季時間,情況仍無改善,這位年青新星仍在默默等待,那時就正如絕大部份球迷所說,再留下就真的是因為懶惰或無法捨棄那份高薪。在挑戰過,而又無法在可見將來扭轉形勢的時候,離隊以尋求更多一隊上陣機會是球員應該選擇的做法,這點大家明白,不用多說。

希望大家以後在批評年青球員自堀墳墓、自我放棄、自視過高之前,可以再看看背後的環境因素。究竟球員是在合理地挑戰自己,還是在苦等一個不會出現的機會?或者,大家會有不一樣的看法。

註:Box to Box 在Facebook亦有開設專頁 (www.facebook.com/hkboxtobox),請多多支持﹗

S

註:以上訪問部份節錄自上星期Telegraph與韋爾曉士的專訪。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