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主耶穌取代了阿古路? | 波事春秋

主耶穌剛登陸英倫便對熱刺後備上陣交出亮眼表現,更驚人的是在對韋斯咸及史雲斯兩仗連續取代阿古路成為正前鋒,並取得三入球一助攻的上佳表現,究竟此子憑甚麼搶得正選?

(1)勤力迫搶
這是最重要的原因,因為哥帥在巴塞馳名的前場迫搶在曼城久久沒有出現,某程度便歸因於阿古路。阿古路本身風格沒有迫搶成份,哥帥到來他的確有盡力配合哥帥多些跑動迫搶,但一者並非盡力而為,二者似乎未能全面消化哥帥迫搶哲學,令前場迫搶這塊「漁網」往往「網開一面」,令曼城的迫搶長期沒有效率。

相反,耶穌本身風格已熱衷迫搶,是巴甲第二多搶截的前鋒,而且前文《回望貧民窟的耶穌》已提過,耶穌在小時候的泥濘、硬地也會訓身搶球,故此耶穌天生的迫搶意識剛好完成了哥帥前場迫搶的「最後一塊拼圖」,在這兩仗明顯見到耶穌主動帶起拚命的前場迫搶,使對手後場透不過氣來,被迫狼狽傳出控球,是之前阿古路在陣所沒有的。

(2)團隊主義
耶穌年紀小小卻顯現成熟的戰術配合,這兩三仗可見他剛剛加入便與曼城前場非常合拍,經常與隊友進行快速的撞牆及走位穿梭配合,尤其與辛尼、史達寧合組成3個快速靈活的交叉走位,攻勢之水銀瀉地為之前所未見。

這是阿古路在陣所未曾見過的曼城攻擊線,因為阿古路甚少與隊友配合,在傳球來了便會先盡力嘗試射門,而且傾向把球控在腳下好一段時間才考慮簡單回傳,這使曼城進攻傳球鏈到了阿古路便慢了下來。相反,現在擅於團隊合作的耶穌卻變相解放了曼城進攻那極速靈活的一面。

(3)致命傳球
承上所言,主耶穌不但在意識上願意與隊友配合,他傳球之狠毒亦令人驚訝。耶穌在這兩仗顯示他有隨時觀察著身邊隊友的跑位,並在控球時不會盲目以盤扭能力正面挑戰對手,相反卻會在最佳時機交出力度角度兼備的致命傳球(Killer Pass),如韋斯咸迪布尼的第一球,耶穌那長途斜線直傳便是最佳例子,及後施華一球耶穌的傳球亦至關重要,可見耶穌不但團隊意識高,致命傳球亦是殺著。
當然韋斯咸及史雲斯水平較低,但這方面的能力是阿古路所沒有顯現的,主耶穌正正將之前曼城進攻的終結點/暫停點,激活為一個開放、雙向的樞紐,令曼城的進攻變得更加立體。

(4)靈活跑動
耶穌的靈活機動亦是重要的特性。在曼城推進到禁區附近時,耶穌會與史達寧及辛尼(甚至迪布尼)進行靈活的換位,不會死死的固定站在前鋒位置等待來球,有時徹到左邊鋒位置以出色的盤扭及傳球能力餵球給其他隊友,快攻時有時亦會墮後負責持球推動再放直線,這種機動讓對方防線不勝其煩。

相反,阿古獸是較傳統型的前鋒,傾向站死在前鋒點等待隊友餵球,但霸佔著這位置不動卻變相令其他翼鋒內切及中場後上的機會大大減低,而現在耶穌的靈活機動正正釋放了中前場的火力,而較少之前變相只重注阿古路個人狀態而間中啞火的情況。


加比爾捷西斯日前的比賽精華

【結語】
縱然如此,正如哥帥所言,這不是說阿古路在曼城完蛋了,因為阿古路那強大而可靠的入球能力亦是一項獨特而重要的資產,曼城亦無可避免地在今季需要阿古獸的火力強援,只是主耶穌帶來的是與阿古路差天共地的個人特質,而這些特質在哥帥哲學中是非常重要的。而那邊廂的阿古路,如果不想江湖地位被威脅,也許從主耶穌身上學習上述質素,會對曼城生涯有所裨益。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