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後分析:意甲第23週 祖雲達斯 VS 國際米蘭 | 香港國米陣線

一樣的激情,不一樣的過程

意甲比賽第二十三輪的重頭戲當屬意大利國家打比無疑,從上世紀到本世紀,藍黑軍團與斑馬軍團的「戰爭」從未中斷,兩支球隊無論在高山或低谷都能貢獻出激情四射的比賽。

祖雲達斯坐鎮本賽季全勝的主場出擊,在Barzagli因病缺陣的情況下,陣容更缺懸悠,聯賽四連勝的4231陣式毫無更變的需要,轉型邊路的Mandzukic與進攻核心Dybala和Cuadrado支援Huguain,狀態不佳的兩大中場Pjanic與Khedira靠後支援,Lichtsteiner與Sandro分列兩側伺機而戰,意大利的本土防線三角仍是Allegri值得信賴的組合。另一邊廂,聯賽七連勝的強勢沒有令Pioli 喪失謙遜的本心,周中惜敗Lazio讓前藍鷹主帥狠下心腸對左邊路進行大幅的改造,祭出一個變異的3421, 狀態出色的D’Ambrosio移到左邊對位Cuadrado,身體質素強悍的Murillo與Gagliardini對位高球優勢明顯的Mandzukic,逐漸重拾狀態的Medel對位Higuain,意大利人Candreva則緊盯推進能力特強的Sandro,而Perisic則適時支援左邊路,限制Lichsteiner。而Miranda、Brozovic則適時對Dybala進行包夾。

從正選陣容可以體現Pioli擺低姿勢的兌子戰術,這種以「敵」為主的想法雖然略嫌保守,強如Napoli本賽季客戰祖雲達斯仍難以一展拳腳實現對攻,Pioli在客場的想法似乎不難理解。

上半場的比賽一反昔日國家打比的保守謹慎,對方都適時對對方後場進行積極的干預和逼搶,國際米蘭憑藉中後場更為出色的腳下技術與配合推進的能力,得以擺脫祖雲達斯的前場牽制,而主隊則依靠個人推進實現簡單粗暴的推進方式。雙方在簡單逼搶以後,立馬收縮防線進攻陣地戰,國際米蘭單兵作戰能力低下的問題更為暴露,面對斑馬軍團前場的配合,往往暴露出難以原諒的漏洞,萬幸無論門柱與門將,都將局勢穩住。

圖:六名國際米蘭球員卻未能對四位祖雲達斯球員完成包夾,更被Dybala得以遠射,擊中門楣。

圖:Sandro強行突破Candreva,Murillo、Brozovic均沒有協防,同時Medel防守當中漏了Dybala,Miranda亦沒有緊纏Higuain,最後Higuain的射門偏出。過程中Juventus仍是4人進攻,而國米共有8人。

而另一方面,以Perisic為先鋒的反擊戰略,配合Joao Mario、Brozovic與D’Ambrosio的支援,加上在死球攻勢中的身型優勢,製造了不少有威脅的攻門,嚇得主隊後防抹一把冷汗。

圖:Handanovic長傳、Perisic爭搶第一點、Icardi卸球橫撥、Joao Mario遠射,簡單直截的攻勢威脅球門,嚇得Buffon露出趣怪的表情。

圖:Brozovic直傳,Perisic抓住身後空檔,橫敲中路,最後攻勢以Icardi墊射偏出結束,同樣是一個快速的攻勢。

上半場國際米蘭守不住祖雲達斯的個人爆破,祖雲達斯亦守不住國米的快速人海反擊,雙方打得非常開放,全場雙方合共26次射門,有15次出現在上半場,可見上半場的開放節奏。最後國際米蘭在角球一次布陣失誤而被Cuadrado以世界波破門,雖說這種遠射再給次機會或許不會破門,但強強對話,細節決定一切,這種細節就被主隊抓住了。

圖:Mario與對手距離太遠,國米在禁區外並沒有布置任何球員封堵第二點。

兩邊領隊在半場休息時都察覺到球員間距離的問題,開放式的比賽無論對領先一方,抑或落後一邊都是難以捉摸的因素,雙方換邊後非常注重中場的保護與距離,雙方在中路的推進失誤率大幅上升,特別是Brozovic在下半場到被換出的13分鐘內,出現6次傳球失誤,佔了他整場傳球失誤的一半。

Pioli賽後表示換下Brozovic 是因為球員不冷靜,或許也是對方中路的防線更緊密導致失誤率上升所致。Kondogbia 上場以後,國米在中場的優勢變得明顯,法國人雖然缺乏Brozovic果敢向前傳送的出球速度和膽色,但出色的身體對抗與防守紀律,在三次關鍵的攔截的同時,更解放了搭檔Gagliardini及Mario的助攻能力,兩人在Kondogbia上場後攜手創造了4次關鍵傳球。

圖:Kondogbia上場後,國際米蘭球員大舉進攻,一度有七名球員壓到對方禁區附近,這畫面在上半場並不多見。

由Kondogbia上場後開始,國米吹響了一連串的反攻號角,全場12次射門中有5次在這短短10分鐘內發生,而主隊在這段時間一直找不到進攻的機會,被客隊牢牢壓制在自身後半場。

圖:祖雲達斯一度全員退守,並沒有對國米後場球員的出球進行干預,這時候主隊防守站位仍為442。

Allegri 貴為現時意甲第一主帥,立刻派上元勳Marchisio,以求重奪中場,這招的效果是顯而易見的,國際米蘭難以單憑中場的優勝製造攻勢,反而因為主隊變陣4321而導致進攻更走兩邊極端。

圖:Marchisio上場後,主隊防守變成451,將中路的傳球路線完全封死。

客串右邊衛的Murillo與客串左邊衛的D’Ambrosio本來就不擅助攻,在這種情況下臨危受命更顯猶豫,兩人最後時刻一共只有4次傳中,全數失敗更添奈何。Pioli唯有選擇用擅長在肋部尋求空檔的Palacio,以求利用老將的跑位、傳中技術扳回一球。

 

圖:Palacio在中場球員接球後,仍在中路活動

圖:當Gagliardini發起進攻時,Palacio已斜插到邊路的空檔

雖然換下同樣擅長無球跑動的Joao Mario值得商榷,但靈活跑位的Palacio的確擁有包括Gabigol、Banega,甚至Pinamonti與Biabiany不擅長的穿插能力扯空能力,實屬Pioli的無奈之舉。

著名的意大利國家打比當然不能就此終結,火藥味在比賽末段全面爆發,Perisic向球證的抗議換來新春利是一封,隊長Icardi 賽後向球證的激烈投訴亦換來兩場的禁賽,爭議不斷或許是意大利國家打比永恆不變的劇情,藍黑將士對勝利的執著也點燃了球迷們的怒火,賽後Skysport等媒體對名哨Rizzoli的口誅筆伐不絕於耳,也許就是這種激情、這種激動,更添意甲聯賽的的「特色」。


輸球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輸球以後站不起來,客戰祖雲達斯0-1落敗,球員需要檢討,需要奮起,卻不需過於失望,緊接而來尚有更多強強對話,夢還沒碎,何必執著?

最後,筆者在此來個遲來的祝福,祝願各位新春進步,蛇精靈雄霸復興,各位球迷新一年能欣賞更多精彩的比賽。也希望來年各位教練能繼續絞盡腦汁,奉獻更多革新戰術。

Blnaze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