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調的傳奇:拿姆 | Nic

欣賞拿姆這位球員,是可以無間斷的。一旦愛上,便會無止境。

這位現年33歲的拿姆,可以說是拜仁慕尼黑的傳奇之一,但他又低調得不像巨星,也是醜聞、緋聞絕緣體。在場內,職業生涯從未拿過一張紅牌的他,到了這個年紀也能保持極高水平的競技狀態(除了2008歐洲國家盃決賽),從沒有明顯下滑的跡象。《踢球者》今季到現時為止最高評分的後防球員還是他;在場外,他熱心公益,成立了慈善基金造福社群,並為兒童、同性戀者、愛滋病患者發聲。專業、踏實、穩定和「食腦」,以上標籤也許和樣貌總是娃娃臉的拿姆不太合襯,但這卻是他在球壇能獲得巨大成就的重要元素。其實要讚拿姆的,幾日也讚不完。

大家認識拿姆,或非源自德甲,而是在2004年歐洲國家盃。德國足球那時正處於青黃不接的時期,國家隊三戰不勝,在歐國盃分組賽出局。在那屆大賽的唯一亮點,便是當時20歲踢左閘的拿姆,其他球員的表現不提也罷。在當屆賽事,德國陣中還有其他首次參與國際大賽的年輕球員,如右閘的軒基(當時22歲),中場的舒韋恩史迪加(當時19歲),兩位年輕前鋒——普度斯基(當時19歲)和古蘭爾(當時22歲)。但最早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依然是拿姆,而在球壇能最長時間保持高競技水平的也是拿姆。

而我留意拿姆則是2003-2004的德甲賽季,他當時被拜仁慕尼黑外借到史特加。史特加則由魔鬼教練馬加夫(2001年便來到史特加任教)領軍,因球會財政出現嚴重問題(在球會長達25年的主席Mayer-Vorfelder也在2000年尾引咎辭職),所以被逼大玩青春班底。和拿姆同期、在史特加崛起的年輕球員,有「靚仔門將」希特布蘭(Timo Hildebrand),同期入選國家隊的年輕右閘軒基(Andreas Hinkel),後來加盟阿仙奴的白俄羅斯中場希比(Aliaksandr Hleb),前場萬金油的泰法特(Christian Tiffert),後點才入籍成為德國國腳的卡卡奧(Cacau),和年輕的「羊咩鬚」中鋒古蘭爾(Kevin Kuranyi)等。

馬加夫這支本土化和年輕的球隊,造就了拿姆有足夠的上陣機會。他本來加盟時是任右閘軒基的後備,但過聯賽了6輪後他便壓倒了開始老邁的前德國國腳謝巴(Heiko Gerber),穩坐球隊正選左閘的位置。在拜仁青年軍任防守中場的他,雖然速度不算快、身材也矮瘦,但腳下功夫純熟而且左右腳同樣了得,傳球也具一定視野。他在左路助攻的時候,在隊方三閘線範圍無論被多少名後衛夾擊,都能保護皮球再作出傳送或推進;由於在左路他太少失控球權,他失位被打反擊的情況也間接地減少。

在季中的歇冬期後,20歲的拿姆便被當時的主帥禾拉召入國家隊,並在對克羅地亞的比賽中上陣,表現出色並獲得德國權威媒體《踢球者》(Kicker)選為該賽事的最佳球員。從此,他便是國家隊不可缺少的一員。

經過一個光芒四射的球季和一個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歐洲國家盃,拿姆當時以21歲之齡成為2004年度德國足球先生選舉中第二多票的球員。

之後在2005年回歸拜仁,並在及後的10個球季裡,7奪德甲冠軍、6奪德國盃冠軍,3度殺入歐聯決賽並獲得1次冠軍;其國家隊的成績也算亮麗,世界盃冠軍和歐洲國家盃亞軍也奪過。2006年世界盃分組賽對哥斯達黎加,和2008年歐洲國家盃4強對土耳其,拿姆均能在關鍵時刻射入金球助德國反險為夷。

讚美的說話不多說了。筆者對拿姆的感情,來自他在德國最黑暗的時期便在隊中,並鼎力協助球隊達到世界之巔。像高路斯一樣,拿姆共我走過德國足球的高低起跌,那份感覺是最親切的。和同期的普度斯基不一樣,前者只是可有可無,但拿姆是德國隊的股肱之臣。 只要球隊有拿姆,他便是必然主力,任何球隊也是一樣。

2014年奪得世界盃後的第二天,那時才30歲的拿姆突然向傳媒公佈自己要從國家隊退役。德國隊的教練路維隨後一共嘗試了8名球員,作為國家隊右閘接班人:魯迪(Sebastian Rudy)、魯迪加(Antonio Rudiger)、賀維迪斯(Benedikt Howedes)、杜姆(Erik Durm)、堅達(Matthias Ginter)、比拿拉比(Karim Bellarabi)、安利簡(Emre Can) 到最後的方案甘美治(Joshua Kimmich)。但論效果,只有甘美治較好,可見拿姆難以替代。

千禧後,你能想的到具代表性的右閘是誰?是卡富、辛尼迪、丹尼爾艾維斯?相信大家各有所好,但我總會選拿姆。拿姆把傳統對閘位球員的觀念完全扭曲,不需要高速、不需要強勁的身體質素,只要有球商、有大局觀和有技術,一樣可以成為最頂級的邊後衛。他和同樣在季尾退役的球會隊友——沙比阿朗素一樣,沒有最出色的速度、力量和身體條件,但同樣憑後天努力令自己身懷絕技。當然,拿姆失位情況較少,左右腳同樣純熟令他帶來優勢。

至於拿姆任那個位置最出色? 對不起,我回答不了。因為他無論踢右閘、左閘或防中的表現,也是世界級的。哥迪奧拿形容拿姆是他見過「最具足球智慧的人」,我相信這不是客套話,拿姆從戰術角度去看確是個與別不同的球員。

在場上無論那個角色,拿姆都能應付自如;場外呢? 拜仁慕尼黑的主席路明尼加便一直想拿姆接手自森馬離任後,球會已經懸空了半年的體育總監一職。拿姆清楚了解球隊的需要和運作,也認識球會中一些具潛力的年輕球員;加上其智慧和名望,他確是這支開始老化及需要重組的拜仁夢寐以求的體育總監最佳人選。

但是拿姆卻婉拒了任體育總監的可能性。他說在拜仁的時間太久了,要休息一下也要為未來做一點準備。看來,拿姆在今夏退役後確是會離開拜仁慕尼黑,至少一陣子。

記得2006年世界盃四強,德國對意大利。當時評述最後一屆的大賽的「阿叔」林尚義,可能看錯球員名單,在中段開始竟然每次意大利16號球員(甘莫蘭尼斯)拿球,他便會稱那16號為拿姆。但到真的拿姆拿球,他又會叫回德國的16號為拿姆。那場拿姆對拿姆,聽著覺得好笑,甚至聽著這名字聽得厭煩;現在回想,讓我多看一點拿姆的比賽可以嗎? 評述員多喚一聲「拿姆」又可以嗎?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