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PSG大勝,論戴斯拿、奧斯爾與阿仙奴的浮沉︱Nic

PSG在歐聯16強首回合以4-0擊敗巴塞,出線8強機會高唱入雲。如有聽上集〈體波台〉的朋友,應當留意我在節目裏認為兩隊間的實力並不如外間所想般相差太遠的觀點。因此,除了比數之外,PSG勝出的結果並不教人意外。

PSG的中場對抗

今場賽事,PSG中後場有兩位具活力的年輕人──華拉堤和拉比奧特,無論掃蕩及封截對方的傳球路線,都做得天衣無縫;中前場有馬度迪作串連,前場三位便用頻繁但有默契的換位(interchange)製造空位,甚至mismatch(防守的錯配)。

PSG今場踢法上以直接反擊為主,從後場5至6腳傳送已經把球運到前場,再由華拉堤、馬度迪,甚至後上的卻沙華和蒙尼耶等交出直線,讓前場三人組(迪馬利亞,卡雲尼和戴斯拿)走位入揳。這條方程式,足以令巴塞無計可施,壓得對方全場只有一次命中目標的射門。三人之間穿花蝴蝶:卡雲尼可以到左路接應,戴斯拿也能因應隊友跑位,遊刃於中鋒和右翼位置,而迪馬利亞也在右路和中路產生威脅。PSG的進攻具備速率、立體而直接,和對面的巴塞成強烈對比。

至於PSG中後場的另一重點,依然是意大利的「小巨人」華拉堤。華拉堤的位置比陣中另一年輕中場拉比奧特墮後,但他軟硬兼備、掃蕩力強,又可以掌控節奏,交出的直線亦有威脅;拉比奧特踢法似Box-to-box,頂替了莫達的他為中場添了活力,並不時向前盤帶,而身後的空位由華拉堤和馬度迪覆蓋。但一凹一凸,算互補長短,但中場增添了動力。

決定勝局之角色:戴斯拿

談PSG,也不得不談他們在冬季轉會窗重金引入的戴斯拿(Julian Draxler)。這位23歲的德國國家隊翼鋒,在上季對皇馬的歐聯淘汰賽首回合,差不多以一己之力把皇馬擊敗。轉投新東家後,隊友質素大為提升。他既然有華拉堤及迪馬利亞校炮,也更大膽向前走位入楔,左、中、右三個位置也見到他的身影;他更多次把巴塞右閘沙治奧羅拔圖玩弄於掌心之中,牽動葡萄牙中場安達高美斯不得不回防。他間或移入己方偏右位置策應,與卡雲尼換位。戴斯拿在對方左路面對的,是佐迪艾巴和協防的小白,論身體質素和突破力均有優勢。他射成2-0的一球,便是他在對方左路half-spaces接應華拉堤的直線傳送,入揳射入。


戴斯拿的表現數據

戴斯拿身高達1米87,而且近年強壯了不少;左右腳擅射,盤帶技術出色,而且具創造力和視野,單對單的把握力也極出色。戴斯拿每次單刀面對門將,總是充滿想象力的:他有時是Chip射、有時會用假身,有時甚至以後踭傳給隊友(在史浩克零四時期,連魯爾也曾受惠)。

從前,戴斯拿在無球跑位方面給球迷的感覺只算一般,都是一名非常上腳和不太信任隊友能力的球員。但來到PSG,隨著隊友的傳送能力提升,他也能在禁區增加走位入楔,因為隊友為他分擔了派牌的工作。在無球跑位和戰術意識的進步,令這位從前的獨行俠現在更為全面,也使PSG的進攻節奏較以往加快了不少。

記得5年前,效力過史浩克04一段短暫時間的皇馬名宿魯爾(Raul)曾說: 戴斯拿在足球的天份,足以令他有朝一天加盟皇馬或巴塞,但魯爾表明他更希望戴斯拿未來是皇馬的一員。PSG又會否是戴斯拿的最後一站?我看他必定會在未來加盟英超Big 6,皇馬、巴塞或拜仁慕尼黑其中一隊。

從來,戴斯拿的專業態度都惹來球迷的質疑,因為他在禾夫斯堡最後的半季,根本便是存心hea踢,他甚至早在去年夏天已經表明去意。戴斯拿在接受傳媒訪問時公開說過,他只視禾夫斯堡為踏腳石,希望轉投頂級豪門。但此舉便引來禾夫斯堡及德國各大名宿的批評。禾夫斯堡當初決定不把戴斯拿放售,但經過他在球隊散漫的半季,禾夫斯堡深知戴斯拿的心已經不在,於是改變主意把他賣到巴黎聖日耳門。

但以戴斯拿的雄心,他在被視為歐洲第五聯賽的法甲會待多久?在法甲,戴斯拿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把他的身體條件、頭球能力和走位意識等加強,但有朝一天,他會再尋求新挑戰的。只是,我希望不會重蹈覆轍,和球會反面收場。因為總覺得年青球員有野心是好事,向上游的動力便令他充滿饑餓感。戴斯拿是一個這樣的人。

戴斯拿與奧斯爾的浮沉

戴斯拿來到PSG後狀態大好,8場賽事已經入了5球並交出1個助攻,適應不錯;這和他上半季在禾夫斯堡踢了13場只交出兩個助攻的表現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論近期的狀態,他甚至比起低迷的奧斯爾和梅拿兩位國家隊大哥有過之而無不及;當然世界盃冠軍英雄葛斯,現在慢、肥胖、靈氣不再,已經難成氣候。有身體質素、把握力強、有創造力,腳下功夫細膩的戴斯拿,技術特點比上述三人都要明顯和全面。畢竟,奧斯爾和梅拿都是特點單一的球員。

如果路維堅持一個4-2-3-1的陣式,以球員狀態計,戴斯拿、近期在曼城大放異彩的里萊桑尼、萊比錫紅牛的前鋒添姆雲拿、史浩克零四的哥列茲卡、多蒙特的萊斯,甚至賀芬咸的辛度華拿,都是有力爭前場正選的人選。看着,奧斯爾和梅拿其實也有被長江後浪推前浪之勢。

和戴斯拿相比,國家隊老大哥的奧斯爾就是欠了點火,給人的感覺太安於現狀。從他的技術層面可以略知一二。奧斯爾出道多年,但逆足軟弱、射球乏力,把握力一般,加上跑動欠奉,縱使身體質素稍稍提升,但依然希望憑一招「毒辣傳送」獨步天下。他是否在這個comfort zone沉溺太久,難求突破?

和不斷在技術短板加強的戴斯拿相比,奧斯爾在技術的進步在過去多年都不明顯。戴斯拿在史浩克零四出道時,遠射和技術也不俗,但隨後見到他左右腳俱能,傳送視野進步,身體質素和單對單對抗的能力也大提升,令他更為全面。

阿仙奴和奧斯爾都要走出comfort zone

也許,阿仙奴和奧斯爾也患上相同的毛病。阿仙奴球迷是分化最嚴重的球隊之一,球迷內部的鬥爭嚴重(傳說中的反雲和迷雲),在我而言也不只是因為「N年無冠」。曾經的超級勁旅利物浦,也是多年無冠,為什麼利物浦卻不會出現球迷間的內部糾紛呢?因為利物浦會求變:鶴臣不成就換上羅渣士,羅渣士不成就換上高普,這份求變心令球迷至少有希望。其實這情況,曼聯、曼城、車路士等也是一樣的,勢色不對便要換教練換策略,但共同的就是要變。

但阿仙奴的高層們,也是在這comfort zone沉溺太久。每年入前四,歐聯和英超的轉播權收齊,無論如何加季票價錢球場也是滿滿的,有隻懂生金蛋的雞(具眼光的雲加),為甚麼肯大變,為甚麼要換教練,甚至為甚麼要冠軍呢? 就是滿足球迷嗎?

而球迷分裂,不只是因為無冠,更大程度是因為沒有足夠改變令他們有希望。就如兒子今年考試包尾大幡不是最大問題,如果父母不給他打機,重新安排時間表,請新的補習先生等,明年即使成績不好甚至也是第尾,也總叫試過;但是如果父母態度照舊,那明年如果還是成績不好便說不通。阿仙奴,令球迷分裂的是改變不足以令他們存有希望

阿仙奴高層和奧斯爾其實也是時候從comfort zone中走出來了。雲加已經67歲,而且戰術上也越來越後知後覺,球迷也越來越不滿意阿仙奴的現況;奧斯爾,如不在個別能力上加強,技術特點已經單一的他無論在球會和國家隊(面對戴斯拿、布蘭特、哥烈茲卡、美亞、夏弗斯等後浪)也只會越來越邊緣化。

其實,肯求變才是現在足球壇的生存之道。想食老本的,想偷懶想不思進取,在現世代只會越來越難。

罵過戴斯拿的,其實也要欣賞他技術的進步及全面性,和那種自信及野心。有趣的是,阿仙奴也曾和戴斯拿傳過轉會傳聞,他今季去不到阿仙奴,在他而言是好還是壞呢, 值得大家思考。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