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特城辭退雲尼亞里兩面睇 | Box-to-Box

凡事不一定非黑即白,不一定只有對與錯之分。套用時下流行的一個說法,相信冷靜與熱情之間,還有很大的討論空間。雲尼亞里離任已成定局,Box to Box 兩位編輯在此事上看法亦不盡相同……

Jax:其實,很簡單,辭退雲尼亞里實屬無可厚非,因為領隊理應為球隊戰績差劣而負上責任,一向如此。撤換領隊與否,建基於班主對雲尼亞里的信心,以及能否扭轉局勢。從現實,從班主角度出發,球隊降班的後果不堪設想,單就電視轉播費而言,金錢上的損失數以千萬計,這還未包括對海外推廣和吸納海外球迷的負面影響和背後的損失。再者,你也很清楚,跌落英冠的泥漿摔角,誰也不能保證何時可重返英超。因此,雖然班主明知辭退雲尼亞里必然引起迥響,卻是負責任的行為。

S:從現實角度出發,我同意你的觀點。事實上,我亦能理解班主作出這樣的決定,只是理解歸理解,我始終不喜歡,也不太認同這個決定,更不喜歡其表後的象徵意義。你和我都應該知道,贏取英超冠軍,哪怕只是一次,是多麼的不容易,而去季雲尼亞里手上的陣容,開季前被外界普遍視為降班大熱,更加說明他的功勞是何等巨大。在我而言,即使沒有加官晉爵,雲尼亞里在李斯特城也值得擁有一塊免死金牌,無論如何,也至少應該獲得球迷和班主更多的尊敬、信任和耐性。No offence,現在的情況,只不過是從童話世界中回到現實而已。

Jax:雲尼亞里確有其豐功偉績,不過在現今球壇,實在不能以情感因素為先,被這方面的情緒牽引。簡單來說,就是不能以上季奪冠的功績,作為本季的免死金牌。況且雲尼亞里今季領軍的成績的而且確非常不濟,奪冠後的兩個轉會窗,會方已提供合共超過五千萬鎊的資金增兵 (已扣除轉會收入)。在同一班底,同一領隊下,失去一名主力便由爭標份子變成降班份子,成績出現如此大的反差,當中必然出現問題,也必須有人為此負責,所以到了這個地步,撤換領隊是正常不過的決定。

S:你這個說法並非不合理,但如果再仔細想想,這個陣容真的是爭標份子的陣容嗎?我認為對雲尼亞里來說,很不幸的一點是,他上季超乎意料之外的一項驚世over-achievement,反而為他下台暗暗埋下一條伏線 ——正因為上季球隊表現遠超預期,令大家期望過高。但別誤會,我不是說李斯特城現在的成績是正常,只不過也別忘記,很多升上英超的球隊,即使捱過一兩季,也會出現一點自然回落。或者這樣說吧,不可能每一支球隊都能一直保持線性上升,球隊此刻出現問題,這點我不否認,但真的是領隊一人的責任嗎?

Jax:我覺得管理層這個決定,並不草率魯莽。他們給了雲尼亞里相當一段時間,但球隊不但沒有起色,更每況愈下。2017年,李斯特城不但在聯賽全敗,更連一個入球也沒有,如果你看回比賽情況,不少場次在半場休息時,球隊敗象已呈,也未能給球迷任何反擊的希望。試問這個情況又怎能持續下去?班主可能已是忍無可忍,才下這個如此具爭議性的決定。而且,班主也不算心雄,留級可算是最基本的目標吧,現在的情況,已經幾乎要觸及這條底線了。變,無人知結果會如何,但不變的話,我看不到任何起死回生的變數。

S:還記得奪冠前的一季嗎?神奇奪冠前,是神奇護級。那一季,李斯特城有近9成時間是身處降班區內,相比之下,今季情況還不算太壞吧。雲尼亞里上季的成功,難道不能為他買一點時間嗎?降班當然不是理想的結局,但如果開出一季奪冠,翌季降班的條件,不少球迷在兩季前肯定會say yes。我認為這也是球會對雲尼亞里的一份尊重,如果最後真的降班,代價當然很大,但如果不將金錢財富因素放得那麼大的話,這是很應該做的一件事。這也是為什麼我說我理解,但不喜歡辭退雲尼亞里。現在的球壇,金錢就是一切,為了賺錢,杯賽錦標和成績可以讓路、應有之義可以置之不理、傳統可以放棄、球迷就是顧客……

Jax:太重情義,如果最後換來降班收場,或者可以換來一點可憐,但歷史只會記載降班的事實,其他未必有人理會。

S:這個說法,在未能贏取錦標之時,尚可理解,但降班與否,球迷們有多在乎,又是另一回事。班主們一定更在乎吧,這又回到班主將私利放在球迷利益之上的問題。還有,即使真的要講理性的話,那一月的時候應該要撤換,讓新領隊可以有時間組軍,有更多時間扭轉形勢。又如果一定要辭退,起碼也在歐聯出局後吧,歐聯就是雲尼亞里帶來的,怎能不讓他享受整個過程呢?讓他戰到最後,也是一種尊重。

Jax:這個決定的timing是值得商榷,但會否早已有後著,我們也不知道。而且,有傳球隊內部已對雲尼亞里抱有不滿,姑勿論球員們此前有否盡全力作戰,但將帥不和無論如何也必需解決,難道此刻可以一下子換走整班球員嗎?避免降班,才是此刻最急需處理的事啊。

S:這正是我起初提到,背後的象徵意義。波士文案例後,配合金錢的因素,大大助長了player power——球會為免失去巨額資產,令球員可以肆無忌憚。馬列斯有Steve Walsh的賞識是重要,但有去季的成績,以至今時今日的地位,雲尼亞里功不可抹,而卡斯帕舒米高也一樣。這些球員恃着形勢地位,進行迫宮,在場上放軟手腳,在場外再於恩師背後捅一刀,實在令我看不過眼。看本季的比賽,不難發現他們的鬥心與去季大相逕庭,雖然奪冠後球員心理調整是正常,但跌幅之大也是太誇張,就以馬列斯為例,去季場均製造射門機會次數為1.81,今季銳減至1.26,跌幅超過三成,而今季的三個英超入球,全都來自十二碼。最後,球員為求自保,從後捅恩師一刀,順便將所有責任卸到領隊身上,然後班主又沒有辦法不屈服,這樣,公平嗎?

S & Jax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