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箭頭陣式普及化如何改善德國前鋒稀缺問題?| Nic

之前與前慕尼黑1860及皇馬青訓教練Alexander Zvonc 做訪問,他認為雙箭頭將回歸德國球壇。去年的U17歐洲國家盃,德國U17代表隊在近八年內首次以4-4-2陣式參賽,也可見基層訓練有所改變。事實上,德甲以往數年,差不多所有球隊都是以單箭頭為主導。之前數季整體來說,德甲只有慕遜加柏或利華古遜較常用雙箭頭陣式。

今季,德甲也有點改變,打雙箭頭的球隊佔了半數。

慕遜加柏或利華古遜今季同樣保持了一貫的前鋒數目,縱然慕遜加柏在十一月後由3-5-2變成4-4-2陣式;其他如萊比錫、弗賴堡、雲達不來梅、賀芬咸、史浩克04、法蘭克福和科隆,也多以3-5-2或4-4-2陣式為主導。

半數的德甲球隊採用雙箭頭,也不代表他們捨棄了防守。因為球隊現在用的雙前鋒組合,都有一名甚至兩名流動性強,無球跑位出色,有一定搶截能力的鋒將。跟以往80年代雙箭頭組合都是站樁式中鋒又是另一種踢法。

隨著德甲球隊常用的陣式改變,受惠的是一大班以往苦無機會在正箭頭位置有穩定上陣時間的德國攻擊球員,令德國的前鋒選擇好像突然倍增了。但其實都是戰術改變引申出的好處。

要知道,從前單箭頭戰術在德甲橫行的年代,前鋒的數量是不止一倍地減產。很多有潛質的鋒將便因為前場只得一個中鋒位置爭不贏老大哥,要被改造在其他位置發展。

萊比錫的添姆雲拿、雲達不來梅的麥斯告斯和基拿比、慕遜加柏的史甸度、賀芬咸的烏治、弗賴堡麥斯菲臘和夏巴拿等人,今季有更多機會在正箭頭位置表現自己;甚至利華古遜的17歲高個子夏弗斯,在利華古遜的442陣式(其實近似4411,他任輔鋒/9號半),他也多了在中路作二傳、突破、迎頂頭鎚等工作,為拍檔小豆在前場開路及作掩護。

像添姆雲拿和烏治,在上季便因為要遷就中鋒位置的大哥,要多在邊線發展。今季在聯賽已經入了12球的添姆雲拿,其實從青年隊年代便是一名入球如麻的中鋒,即使跳級挑戰更大年齡層的青年聯賽也是表現出色的。但17歲上到史特加的一隊便因為有更多具經驗的老大哥在中鋒位置,令他不多機會在最擅長的位置發揮,更多放在左翼的位置。他到了萊比錫,在4-4-2的陣式下,便重拾以往青年軍年代的驚人入球量;賀芬咸的25歲射手烏治,在科隆青年隊或自己成名的荷甲海倫芬,都是球隊的主力中鋒,去季更是帶著14/15年球季荷甲前五射手之名回流賀芬咸。但由於陣中有卡馬歷和華加斯等射手,也只能多踢右翼。上季烏治只有三分一的比賽能在中鋒位置出現,其他時間都要在邊路活動較多。賀芬咸教練拿高士文,從去季多用3-4-2-1陣式變成今季多用的3-5-2,烏治都是任球隊的中鋒,今季上陣的數據也非常不錯(14場6入球2助攻)。但烏治這季受到了大大小小的傷患困擾,近期又因肋骨受傷要休息三星期;當然,慕遜加柏的史甸度也有類似遭遇。史甸度之前則被多安排任中場中/攻擊中場的位置;基拿比也是以翼鋒位置出身,在近期雲達不來梅改打雙箭頭後推了上去打正前,也保持良好演出。

近年德國的訓練,著重前鋒的多面性(能勝任前場多個位置)和地面進攻,卻忽略了制空能力和身體對抗的元素。這有好有不好。好的是進攻球員在場上位置更富彈性,也可以繼續朝技術流的方向發展;不好的是培養不出特點不同的站樁型中鋒,攻擊球員們特點近似,如倒模一樣卻沒有帶來一些新元素。

訓練模式不重視個別元素,加上前鋒球員們在球會沒有機會在正前鋒位置上陣,越踢越後或越踢越邊。這些都是德國之前面對的前鋒問題,現在多了球隊在德甲用雙箭頭的戰術,令德國的前鋒們出現了一絲曙光。

德國這些「前鋒」,有些個別來說並不能算是正中鋒,但在雙箭頭的戰術下便應付有餘。由於德國近年培養不到搶點能力強及具身體優勢的中鋒,所以多一名前鋒在禁區做接應及搶第二點(Second Ball) 相對變得重要。雙箭頭在禁區互補,多了一個接應點,大大減輕了各自在禁區內的壓力。

以往德甲4-2-3-1橫行的年代,教練們都怕用上雙箭頭會削弱了中場的控制力;但隨着三中堅的戰術普及,教練們可以以3-5-2來保持中場的人數。所以德甲也多了球隊踢3-5-2,如今季的賀芬咸、史浩克04和法蘭克福等等。

德國國家隊教練路維,又會否考慮雙箭頭的嘗試呢?近年德國中鋒位置出現青黃不接的問題,雙箭頭的陣式對德國國家隊來說可能是一個解決前鋒問題的契機。

也許梅拿、萊斯、舒爾利、戴斯拿、麥斯告斯等任單箭頭會較為吃力,但他們任雙箭頭之一卻是勝任有餘,因為他們在前場具有一定竄擾力,把握力不錯(戴斯拿把握力甚至非常出色);添姆雲拿和烏治可塑性非常高,在雙箭頭或單箭頭的戰術都能勝任;加上有馬里奧高美斯、哥列茲卡或辛度華拿這些高大球員帶來另一類進攻元素,提供支點作用和球隊欠缺的制空能力和身體對抗……德國的前鋒選擇其實可以很充裕。

如果德國隊在未來嘗試雙箭頭的陣式,奧斯爾的情況值得關注。當然,如果路維繼續沿用4-2-3-1 或之前用過數次的3-5-2陣式,奧斯爾的位置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如果德國變陣4-4-2呢,他如果作為中場除了那靈光一閃的傳球,球隊便有如少打一人,因為他走動,協防能力和身體對抗嚴重不足;作為前鋒又不能幫助搶贏第二點,又欠侵略性和竄擾力。

如果拿奧斯爾年輕的戴斯拿相比,戴斯拿除了單對單的把握力極出色,身型高大,在前場的入揳能力也漸見進步,路維最近在訪問中也指出「戴斯拿的單對單過人無人能及,身體對抗也很出色」;之前對意大利的友誼賽曾經客串偽9號的哥列茲卡,則有制空力和身體對抗。其他如基拿比、萊斯、添姆雲拿,射術也較為出色。

路維將在今夏的洲際國家盃,讓一眾常規的德國國腳休息。如果真的試驗雙箭頭戰術而效果理想,奧斯爾在國家隊的主力位置也會被動搖。路維最近公開說,希望德國國家隊能有一名快速和具竄擾力的前鋒,就像烏拉圭的蘇亞雷斯一樣。人們奇怪:「德國不是需要一名傳統的高中鋒嗎?」如果德國是用雙箭頭組合,有拍檔在禁區幫助爭奪第二點,也許高中鋒的重要性也減低了。

路維是在暗示球隊的發展方向嗎?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