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足球遊記:永恆之城(1)–––拉素對基爾禾

意大利盃明天清晨將上演四強首回合羅馬打吡戰,亦是兩隊有紀錄及正式比賽以來第166次正面交鋒。論述羅馬打吡恩怨情仇的文章數量猶如天上繁星,筆者亦不在此班門弄斧賣弄文字,只是筆者有幸於上月農曆年期間看了拉素及羅馬各一場賽事。值這場火藥味濃厚的對決前,先從主隊拉素角度出發,遊覽一下拉素的奧林匹高球場。

正值中國大年初一,筆者到達羅馬旅行的第三天,當天亦是上演拉素對基爾禾的意甲賽事。雖然經ticketbits買飛方便直接,但沒有貪其之便,事前又沒有做太多資料搜集。到達羅馬後經友人提醒要及早買飛,否則後悔莫及,此時才想起意大利人的生活文化習慣–––悠閒。意大利聯賽的限制比起其他國家更多,入場行實名制,即日球場及球迷店售票截止時間也不相同,例如拉素球迷店是比賽前3小時停止售票,拿玻里賣飛的混亂到是沒有職員知道(筆者翌日深受其害,錯過了南部打吡,如沒有好好使用ticketbits預早買飛,真的很易招致惡果)。門票購買甚為不便,是否影響入座率其中一個原因?很難查證,但確實使外地球迷容易卻步。最後在比賽日當天上午,趕忙查好售票時間,飛奔到市區最就腳的球迷售票處買飛。

至於可以購買拉素波飛的球迷精品店,稍為偏離旅遊區及metro。從Rome Termini出發,最接近旅遊旺區的via Prenestina 200也需經過10個電車站。由於事前沒有做太多資料搜集,到達才知原來拉素正推出新春優惠,所有中國人入場只需5歐元,即大約42港元左右,而每張波飛原價是40歐元,約340港元,即8倍之差。優惠門票雖然是山頂位,但價錢比起港超一張門票80元更平,難得有這優惠,很難不即時獻唱「沒有共產黨,沒有新中國」,歌頌家黨國的美好。說起用賀年手段與中國打關係,意甲近年都有不少球隊,例如2015年羅馬曾經在主隊波衫的心口贊助展示出「拜個早年」,成為香港球迷的一時佳話;今年年初二拿玻里與巴勒莫的南部打吡也穿起了2017年雞年特別版波衫,以幸運顏色白色,取代主場的淺藍,波衫左臂上鏽有2017年雞年圖案(不過最後沒有帶來幸運僅賽和一比一)。


奧林匹高現場屏幕出現賀年字句。

認祖歸宗過後,自然參觀這間市區較大的精品店,饒有趣味。既然是拉素球迷商店,自然盡情奚落死敵羅馬,店內牆上刻字也不忘上一課近代史–––2013年意大利超級杯:拉素1-0羅馬;售票櫃位旁的兩張海報–––羅馬1-7曼聯、曼聯0-1拉素……羅馬被炒七個一皮是近年羅馬迷最引以為恥一事,拉素球迷自然不忘調侃一番,作為花生友看見球迷之間的暗戰確感到有趣。期間一位拉素老球迷不停用十份一桶水的英文追問我chinese,oh i know chinese,進一步又不停拎手機show off自己珍藏玉照,原來兩年前他有隨隊到上海觀看對祖雲達斯的意大利超級杯賽事,而且又不停show off自己女朋友係上海人,但有趣在他自己又不懂普通話,反而向我講上海話,哭笑不得。

球迷商店自然不忘串盡死敵羅馬。

相比起拿玻里聖保羅球場位處偏遠的市郊,需要40分鐘的車程及乘搭班次不多的火車,奧林匹高球場的交通及位置相對較方便。其中一個較直接的方法是乘搭metro A線至Ottaviano,再轉乘15分鐘巴士就可到達。奧林匹高球場顧名思義,於1960年羅馬奧運會而興建,奧運會過後也成為了羅馬及拉素的主場館,亦舉辦過多項大型賽事,當然更是1990年世界盃的主場館。除了足球場外,附近亦是一個多用途的體育中心及休憩用地,有網球、泳池、等等,通往最近的metro站Ottaviano亦是一條修長畢直的單車徑和緩跑徑,估計也是配合場館和鼓勵附近居民運動而建成。

不過去旅行睇波,加上為人熟悉的意大利「文化」,又豈會如此順利?下午6時開波,4時已經到達Ottaviano稍作充飢就出發,事前已經查過 4時20分的班次,預算約早1小時15分到球場,計劃萬無一失。可是到達巴士站後才發現4時20分的班次罷駛–––意大利常見的現象。查證後下一班次發車時間是5時20分,不過為免夜長夢多及延長罷駛,最後沿著單車徑步行大約40分鐘到達球場。

接近5時到達場館,與過往在其他國家如德國完全不同,球場內外也是一片死寂,小貓三四隻,只有零丁的人流入場,場館外僅有兩位拉素球迷自發印製報紙派給入場球迷,賣老翻的球迷精品店也只有兩檔,相比起德國的足球狂熱,這刻也明白意大利足球衰落的原因(還是結果?)。


一邊看台,雖然仲有大約半小時,但依舊小貓三四隻。

難得走到球場,當然想找當地球迷做一些訪談,不容易找到一個通英語的拉素球迷。該名球迷自幼已受家人影響支持拉素,不諱言認為拉素是羅馬市最好的球隊,比起羅馬更傳統更具代表性。被問到如何看待今年拉素的前景,他坦白承認祖雲達斯依然強大穩定,奪冠無望,今年期望是殺入歐聯席位。至於今場比賽他認為缺少了球隊最好的球員恩莫比利,但仍足以取勝(最終落敗0比1)。最後他提到沙域是他最喜愛的球員,優點是年青、有活力及懂得後上取得入球,但也很擔心來季成為大球會的獵物,尤其不想他加盟祖雲達斯。

緣於中國的新春特別座位,附近也結集了一群中國人,也認識了幾位來自中國的朋友–––Guo Yuenchen、Ricca Song–––Sviluppo Calcio Italo-Cinese副執行總監,一間新興的意大利及中國體育文化資源接合和市場推廣機構,主打不同項目的體育活動,但重點當然是最受歡迎的足球。今次藉著農曆新年,與拉素合作舉辦推廣活動。現時機構已經與拉素建立起合作關係,例如賽前與拉素官方有見面會,亦曾經與祖雲達斯、亞特蘭大及費辛隆尼等球會接觸。話題當然也有談及意大利足球的不足,管理上與美國企業和中國不同,官僚作風更甚,而且市場也是跟著潮流走吹向中國風,米蘭雙雄外也可能有其他中國資金繼續流入。


在羅馬的中意合作機構Sviluppo Calcio Italo-Cinese,推行中意體育文化及市場推廣。

意甲入座率低已是不爭的事實,最高的是祖雲達斯,其他平均入座率都是60%左右,如非大戰入場人數更多,而這場最終入場人數只有13000人左右。拉素國土北看台接近滿座,但兩旁及主看台空席甚多,最奇怪的是,找不到客軍基爾禾的球迷打氣區,難道這是再一次引證意大利足球衰落的象徵?


基爾禾的絕殺!

場內過程都是預期之內,但結果卻出人意表。拉素採取主導及排山倒海的攻勢,菲臘比安達臣、盧歷各一次精彩的突破贏來場內不少掌聲,但最後未有轉化入球。施蒙尼恩沙基完場前的變陣卻成了比賽轉捩點,基爾禾補時階段恩格尼斯把握一次機會突襲得手小勝一比零。場內頓時鴉雀無聲,主隊觀眾黯然離場,人數本已經不多的奧林匹高更添冷清。

下集將會從羅馬角度出發,看其艱辛的晉級過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