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態比較班霸:勇士vs公牛|寸咀籃球組

當1995至1996年球季的Bulls 遇上2015至2016年球季的Warriors,誰勝誰負?自2015年11月底起,這已成為全球NBA 球迷最常討論的問題之一;然而,絕大部地球人並不知道自己使用錯誤的方式進行比較,結果得出似是而非的結論!全球籃球傳媒多採用位置對決(position-by-position)推論雙方實力分野,這亦是合理的比較標準,但太多人忽略以下幾點,導致位置對決淪為靜態比較(static comparison):

  • 絕少球員會打足全場;
  • 絕少球員對決是一成不變;
  • 不論任何陣式,絕少球員的位置是一成不變;
  • NBA 球場不限換人次數,即是球員陣式變化不斷、多樣;

事實上,每支NBA 球隊投入大量資源作賽前準備,所追求的是動態比較(dynamic comparison),從而制訂戰術,這在季後賽尤其重要。相信大家也聽過NBA 球員最少要牢記攻守戰術各20套,主因是球隊必須考慮對手戰術的變化而不斷調節,所以球員牢記大量攻守戰術是應對球場動態的最基本要求,而教練團的攻守與用人部署多少建基於數據。不過,數據詮釋也是一套重要學問。

https://i2.wp.com/cnnphilippines.com/incoming/c4643p-Jordan-Pippen-Curry-Thompson_CNNPH-1.png/alternates/FREE_640/Jordan-Pippen-Curry-Thompson_CNNPH%20(1).png?resize=694%2C416

以雙方隊際得分為例,Bulls 每場平均取得105.2分,Warriors 則射入115.3分,那代表Warriors 的攻力有10分優勢嗎?世上沒有兩支球隊的進攻效率完全一樣,每支球隊的快攻或半場陣地戰頻率亦不同,所以球隊每次進攻平均得分(包括罰球)與每次起手平均得分(不包括罰球)才是較準確反映得分能力的指標;以Bulls 與Warriors 相比,每次進攻平均得分是1.25分對1.32分,每次起手平均得分則是1.12分對1.14分。世上沒有兩支球隊的進攻速度完全一樣,Bulls 與Warriors 的進攻速度差異更是明顯;以速度因素(pace factor)計算,Bulls 與Warriors 每場平均分別發動91.1次與99.6次攻勢,把這個差額乘PPP 約等於雙方總得分差距,因此Warriors 的得分優勢與行軍速度甚有關聯。當然該隊準得可怕的外投也是主要優勢,否則以隊際每場平均助攻除以速度因素,Bulls 與Warriors 的助攻率是21.31%對22.27%,得分優勢並不明顯。

https://i0.wp.com/cdn-jpg.si.com/sites/default/files/2016/03/01/bulls-vs-warriors-72.jpg?resize=694%2C390

既然如此,Bulls 在實戰中會千方百計阻止Warriors 打出平均進攻速度,看過前文《三角戰術的輔拔 — Jim Cleamons(上)》的朋友也明白Bulls 的個人與隊際防守能力有多可怕;事實上,該季Bulls 在所有隊際防守數據均完勝對手,反觀Warriors 的隊際防守優勢只限於防守籃板與封阻,犯規次數更多於對手,導致平均每場在罰球線上多失接近3分,還未計該隊的進攻籃板不濟,第二得分機會相應較少。別忘記大前鋒出身的Bulls 主教練Phil Jackson 一向重視籃板,尤其偏愛有力衝搶進攻籃板之輩(他執掌Lakers 時仍沿用同一準則,詳見前文《三角戰術的輔拔 — Jim Cleamons(中)》),這使Warriors 更需要高效率得分才可收窄收窄劣勢。換言之,只要Bulls 能有效干擾Warriors 的得分節奏,不難把Warriors 陷於困境;若以隊際平均失分相比,Bulls(92.9分)肯定比Warriors(104.5分)少,但經考慮速度因素後,若兩隊均需防守相同平均數的進攻,Bulls 與Warriors 的每次防守平均失分為1.02分對1.05分,Bulls 的防守優勢同樣不明顯。到此,Bulls 與Warriors 只有更靈活調動人手,盡快置對手於死地,方能突圍而出。

https://i1.wp.com/pbs.twimg.com/media/CHu3Nh7WIAA-dIm.jpg?resize=694%2C390&ssl=1

假設Bulls 與Warriors 全體球員均能上陣,並維持常用正選陣容,兩軍人手如下(按姓氏排列):

Bulls:Randy BrownJud BuechlerJason CaffeyJames EdwardsJack HaleyRon HarperMichael JordanSteve KerrToni KukočLuc LongleyScottie PippenDennis RodmanJohn SalleyDickey SimpkinsBill Wennington

Warriors:Leandro Barbosa、Harrison Barnes、Andrew Bogut、Ian Clark、Stephen Curry、Festus Ezeli、Draymond Green、Andre Iguodala、Shaun Livingston、Kevon Looney、James Michael McAdoo、Brandon Rush、Marreese Speights、Klay Thompson、Anderson Varejão

球隊坐擁超級球星是一回事,但戰場從來戰至最後一兵一卒,大後備也可成為瞬間英雄,因此Bulls 與Warriors 在平衡時空的夢幻對決,肯定不止是Jordan 與Curry 的一對一決鬥;唯一肯定的是,Kerr 需要影分身了(所以寸咀哥亦在字裏行間註明其角色)!乍看雙方陣容,Bulls 的大賽經驗較Warriors 為佳,但活力可能稍有不及。臨場對戰,經驗與活力誰較重要?最重要還是戰術部署。那麼,Bulls 與Warriors 選擇先爭哪個兵家據點?中鋒。

https://i2.wp.com/pbs.twimg.com/media/CGe3e2UXIAAD5gy.jpg?resize=694%2C390

儘管中鋒並非Bulls 與Warriors 的搶分重點,但兩軍均高度依靠控制籃板確立優勢,所以兩代澳洲中鋒Longley 與Bogut 的對決對開局至關重要;兩人同樣擅於高位單擋與接駁傳球,每百次攻勢犯規率相約(7.2次對7.4次)但Longley 射程較遠,Bogut 則在速度較快、籃板效佳。Bogut 是隊中最有效率的籃板好手(進攻籃板比率:9.6%;防守籃板比率:26.2%),開賽不久兩犯在身對Warriors 影響顯著,加上Longley 的進度使用率(17.8%)遠高於Bogut(11.6%),失誤率也較對手低(17.2%對21.4%) ,Bulls 確有理由甫開賽即派Longley 低位背籃強攻;反之,Bogut 的進攻手段較偏重pick-and-roll in,除非Longley 補位腳步超慢,否則Bogut 不易令對手過犯纏身。現實是Longley 與Bogut 很難避免犯規,究竟Bulls 與Warriors 有何良策應對?非常肯定的是,若Longley 與Bogut 之間任何一方手風正順,另一方過犯纏身,手風順者多數留在場上,否則因應過犯纏身者被迫休息而暫時退場;若要繼續變招,該如何是好?

https://i0.wp.com/www.rantsports.com/nba/files/2014/04/Bill-Wennington-Getty-Images.jpg?resize=694%2C390

假如Longley 過犯纏身,Bulls 通常派Wennington 補上。雖然此子籃板實力平平,但他的中距離跳投極佳,前文《歐洲第一教練 — Ettore Messina》亦提及Wennington 加入Bulls 曾受歐洲第一教練Messina 指導而大有進步,足以憑經驗彌補不足。假如Wennington 應付不了Bogut 或Ezeli,Bulls 可派屬傳統防守中鋒老將Edwards 上陣,或以對抗性極佳的Salley 串演中鋒;值得留意的是,Rodman、Edwards 與Salley 均是1989年及1990年Pistons 勇奪NBA 總冠軍的成員,Warriors 硬碰這個默契極佳的內線組合猶如自討苦吃。Rodman 串演中鋒的部署容後再談,但大前鋒Simpkins 或Caffey 推上中鋒亦屬可行,反正Jackson 教練最愛派這類庸中佼佼之輩跟對手鬥搶籃底,當Warriors 發現守不住Bulls 的進攻籃板,可能為時已晚。

https://i0.wp.com/thumb.usatodaysportsimages.com/image/thumb/540-390nw/9211893.jpg?resize=694%2C462

假如Bogut 過犯纏身,Ezeli 作為替補首選看似合理,畢竟此子的籃板能力不俗(進攻籃板比率:13.4%;防守籃板比率:21.6%),偶爾可用粗糙的低位背籃進攻硬碰Wennington,只怕他忽然表現勇猛,讓Bulls 有機可乘。Varejão 自季中加盟Warriors 以來專職後備中鋒,似乎Kerr 教練有意讓他逐步融入,但Bulls 內線充斥拼命三郎,這位巴西老將的籃板實力更大派用場,始終他在NBA 生涯的籃板表現跟一線球員看齊(進攻籃板比率:11.5%;防守籃板比率:23.3%),甚至比Bogut 更適合肩負收局重任。假如Warriors 打算在中鋒得分以牙還牙,自然派得分能力強的Speights 登場;事實上,他在隊中的進攻使用率高達29.6%(僅次於Curry),而且衝搶籃板不差(進攻籃板比率:11.5%;防守籃板比率:23.3%),可惜Speights 絕非可靠的單對單防守人才,勢成Bulls 強攻重點。近期Warriors 也考核大前鋒McAdoo 串演中鋒的可行性,若Speights 臨場發揮並不理想,此舉很可能是打亂Bulls 的奇招。

https://usathoopshype.files.wordpress.com/2015/11/rodmanvsgreen.jpg?resize=694%2C487

寸咀哥細心拆解Bulls 與Warriors 的中鋒部署絕非無的放矢;對雙方而言,Rodman 與Green 的對決絕對不容有失,所以中鋒不容出現任何漏動。假如閣下長年跟進NCAA 大學賽,對Green 的全能表現早已司空見慣,然而此子成為NBA 史上首位單季取得最少1,000分、500個籃板、500次助攻、100次偷球、100次封阻的球員,其進步幅度確實超過絕大部分人的想像。既然Boris Diaw 可以讓LeBron James 進退失據,Green 亦有本事照辦煮碗,所以Kerr 教練忽發奇想派此子招待Pippen 甚至Jordan,絕非天方夜譚,但大前提是確認死纏難打的Varejão 能與Rodman 拉成均勢,否則Green 的重點任務就是「除蟲」。解決Rodman 真的這麼難嗎?Green 的最大弱點之一就是進攻籃板,無論今季(5.5%)或職業生涯(5.4%)的進攻籃板比率甚至較「三雙」成習慣的Russell Westbrook(今季:6.2%;職業生涯:5.7%)低,難道Rodman 會慈悲為懷放生嗎?Rodman 能夠以專才身份躋身名人堂,多少跟其防守智慧與心理質素有關;別以為他不時技術犯規能讓Warriors 得益,Rodman 絕大部分時間以精準、狠辣的防守搶位給對手迎頭痛擊,最終惹怒對手。若強如Shaquille O’NealKarl MaloneCharles Barkley 等猛將也難逃一劫,Green 憑什麼可以置身事外?Warriors 總得找方法處理Rodman,Green 的進攻使用率(18.8%)或會略加提高,但Bulls 屬意Rodman 緊纏Green,雙方如何博奕下去?

https://i1.wp.com/www.rantsports.com/nba/files/2014/04/Randy-Brown-Getty-Images.jpg?resize=694%2C390

大家必須明白小球戰術絕非Warriors 的專利,Bulls 也有採用這種戰術的本錢,只是Jackson 教練傾向先派Simpkins 或Caffey 上陣一試;Warriors 當然可調任Speights 至大前鋒,若他手風欠佳又無法應付對手的硬朗打法(特別是Caffey),該隊只有貫徹小球戰術了。此時,Bulls 與Warriors 的外線工兵小隊值得率先探討。Brown、Buechler 與Kerr 從來都是場上工兵,究竟他們有何具體任務?很多(年輕)球迷認為Curry 銳不可擋,但他到底是地球人,在地球自有天敵;球員時代的Kerr 當然阻不了Curry 左穿右插,但要刺激對方跟自己鬥射三分肯定綽綽有餘。當NBA 史上兩大超準三分射手在正式比賽決鬥,對Warriors 進攻是否最為有利?就算Curry 有本事30呎遠投穿揚,投射過多只會消耗能力與手感,可幸是Kerr 的進攻使用率不高(12.9%),若非遠投異常得心應手,Jackson 不太可能改變一般部署。假如Jackson 教練採取四平八穩的調動,擅於搶截的Brown 又有一展身手的機會;前文《三角戰術的輔拔 — Jim Cleamons(上)》提到Brown 的偷球效率極高,更重要是他迫使Curry 消耗更多體力或不斷夾擊對方,最終Warriors 只有視乎情況派Barbosa 或Livingston 登場負責控球。那邊廂,Bulls 對Thompson 亦不容鬆懈,同樣擅於偷球與貼身防守的Buechler 不愁上陣,加上Kerr 教練愛把Barnes 或Rush 藏於底線三分區守株待兔,肩負類似進攻責任的Buechler 更清楚如何及時制止對手。

http://a1.espncdn.com/combiner/i?img=%2Fphoto%2F2015%2F1224%2Fr38757_1296x729_16-9.jpg

至於Warriors 三大外線工兵Barbosa、Livingston 與Rush,論個人實力明顯勝敵方外線工兵小隊半籌,可惜三人不約而同在NBA 生涯某段時間備受傷患困擾,最終變成工兵。那麼,三人在這個系列賽會否佔優?剛才提及Warriors 可派Barbosa 上陣抵銷Brown 兼為Curry 解圍,只是Bulls 不消一會便以Harper 或Kerr 入替;由於Curry 幾可肯定負責應付敵方控球後衛,這位巴西後衛的任務改為應付Jordan。大家毋須擔心Barbosa 突然放棄勇往直前的打法,反而他面對「籃球之神」可能更起勁切入搶分,但Jordan 使出看家本領之一背籃功時,Barbosa 能否招架實屬疑問,所以通曉背籃功的鋼條型後衛Livingston 早已整裝待發。很多人擔心Livingston 身體過於單薄兼有不少舊患,但此子自出道以來一直身兼控球後衛、得分後衛與小前鋒三職,要他分擔防守Jordan、Pippen 甚至Kukoč 的重任絕不為難。不擅三分投射的Livingston 除可突破分球外,也是Warriors 大打超小球陣容的本錢之一,Bulls 務必盡快令他過犯纏身,才能增加勝算。Rush 素來技術全面但欠點運氣,不單三分投射準繩(.411),封阻比率(1.6%)亦勝於不少同類球員,加上他在小球陣容中串演大前鋒效果理想,Warriors 有理由從內線後備中騰出更多時間讓他上陣,確保球隊不缺人手應付Jordan、Pippen 甚至Kukoč。

https://i0.wp.com/dunk360.com/wp-content/uploads/2015/11/HarperCurry-660x400.jpg?resize=694%2C420

Bulls 與Warriors 已經拳來腳往了一段時間,為何寸咀哥尚未談及雙方的主力得分點?表面上,雙方可以一板一眼地安排Harper 對Curry、Jordan 對Thompson、Pippen 對Barnes、Kukoč 對Iguodala,實際上這八位球員均屬犯規率偏低,交鋒機會多的是,所以四個預設對決組合只會按戰術需要不斷改變,自然要全盤分析。在這場激戰後,Curry 得靠準繩投射彌補身形輸蝕,但他真的能玩弄Harper 嗎?Harper 的奔跑速度不算出色,但他有一流的步法、彈跳力與騰空力,只要Curry 無法擺脫他,必然驚嘆這位老將原來難纏,更慶幸對方少用背籃功。不過,Jordan 與Pippen 的習慣隨時演變成爭著給Curry 上一課,Warriors 還是祈求Bulls 讓Harper 獨力支承擔責任為上。同時,Bulls 留意到Thompson 除投射準繩外,失誤比率長期低企(8.6%)安排Harper 親自試探對方底蘊未嘗不可,尤其是不少球隊防守Thompson 時有欠凶悍,又是老將給年輕人上一課的時候。假如Jordan 與Pippen 堅決親手挫敗浪花兄弟,究竟Harper 應調至防守Barnes 還是Iguodala?Harper 與Iguodala 鬥法似乎較合常理,但派他防守進攻使用偏低的Barnes(15.7%)可爭取機會喘息,這正是動態戰術的精粹。

https://usathoopshype.files.wordpress.com/2015/11/jordanvsklay.jpg?w=1000&h=703&resize=694%2C487

Jordan 對Thompson 是再經典不過的得分後衛對決,但Thompson 同樣面對能否應付背籃功的難題;儘管這位新一代快槍手的防守功架不差,但除見識過Kobe Bryant 的背籃功外,恐怕沒有太多應付這類傳統技藝的經驗。Warriors 將盡量避免Curry 跟Jordan 與Pippen 正面交鋒,換言之Thompson 只有硬接收兩記重拳;Jordan 與Pippen 不會跟Thompson 大鬥三分投射,而且不停利用一對一進攻消耗對手體能。Bulls 還可派左撇子Kukoč 專攻Thompson,但克羅地亞球王誠非防守射手的專才,Thompson 或有討價還價的機會,所以Bulls 可能突如其來調派Harper 站在Thompson 面前,令此子攻得不順暢。以每百次進攻計,Jordan 與Curry 的平均得分非常接近(42.5分對42.2分),但「籃球之神」更在乎自己及對手的防守;或許Warriors 期望Thompson 肩負大部分防守Jordan 的時間,然而派Barnes 或Iguodala 擔此重任可能更划算。今季Barnes 的防守失誤比率低至7.3%,加上他有接受正規背籃功訓練,絕對是低風險安排;Iguodala 則是長年被拿來跟Pippen 比較,Jordan 倒不如親身驗證說法是否屬實,反正Warriors 視Iguodala 為關鍵時刻首選防守球員,Jordan 要最後勝利就要親手收拾對方了。

https://i0.wp.com/rec-end.gfrcdn.net/images/tn/0/21/640/339/900/447/2016/02/01/alero.jpg?resize=694%2C390

Pippen 對Barnes 可能是這次交手中最正常不過的對決,Bulls 亦希望盡快擊倒這位著重找對節奏的新星,但這位全能戰士同樣較有興趣封殺Curry 與接受Iguodala 的挑戰。Pippen 與Jordan 同樣不可能時刻緊貼Curry 的步速,但他倆有把握封殺對方的傳球線道,最終令對方備受孤立而獨力搶分;Pippen 當日見證Pistons 以這套防守策略令Jordan 進退兩難,有見浪花兄弟已發展至兩人合計得分追上對手全隊三節總得分,當然要讓Curry 甚至Thompson 親身感受一下把你守至無助的感覺。很多人忽略Pippen 是控球後衛出身、到大學時期忽然長高的史實,因此他的移動重心跟控球後衛無異,亦使全能戰士能防守任何位置;Warriors 在起用Iguodala 防守Pippen 或Jordan 上無疑難以取捨,然而Pippen 是隊中助攻比率最高的一員(25.2%),既然Green 需應付Rodman 難以分身,只好靠Iguodala 負責截斷對方組織攻勢。寸咀哥明白Kerr 教練用心良苦地限制Barnes 進攻,從而加強實戰防守鍛練,然而浪花兄弟很難同時在這次對決中予取予攜,極需要為此子設計更多攻勢。在這次對決中,Barnes 較有可能負責強攻Kukoč,如此安排其實最能平衡Warriors 的攻守要求,只是Kukoč 的球場視野不下於Jordan 與Pippen,Barnes 要好自為之。

https://usathoopshype.files.wordpress.com/2015/11/kukocvsiguodala.jpg?w=1000&h=703&resize=694%2C487

今日的球迷很喜歡看Dirk Nowitzki、Kevin Durant 之類的stretch four 蹂躪對手,Kukoč 正是他們的先驅;Kukoč 從來不是最可靠的防守球員或射手,但他的打法毋須逞強,只需不斷令對手的弱點無所遁形,所以當克羅地亞運球切入,防守夾擊別太慢。Iguodala 有力應付Kukoč,但抵銷了克羅地亞球王的代價可能是Jordan 與Pippen 搶分更輕鬆,所以Warriors 堅持這種部署等同楚材晉用。以Thompson 防守Kukoč 相對划算一點,起碼體能消耗較防守較Jordan 或Pippen 低,但Thompson 必須謹記盡快堵截對方的傳球線道。論身形Barnes 最適合防守Kukoč,其彈跳力足以讓對方切入時吃點苦頭,然而Kukoč 極少長期控球在手,Barnes 務必更快出手攔截。反過來說,盡量少用Iguodala 對付Kukoč 絕非擔心身高差距,而是Jordan 與Pippen 能夠同時在攻守兩方打出超高強度,而且越打越有信心,只有像Iguodala 一類心理與生理強度極高的球員才可遏止,並讓浪花兄弟保留體力在外線反擊。事實上,只要Iguodala 可以殺入籃底,Warriors 幾近穩奪兩分,因為他在三呎之內的命中率更勝不少一流內線球員(.748),Bulls 豈能不派Pippen 招待他。

https://i2.wp.com/ww1.hdnux.com/photos/35/66/70/7826944/7/920x920.jpg?resize=694%2C472

就在寸咀哥總結之際,Warriors 剛成為NBA 史上第二支取得70場常規賽的隊伍,即使餘下三仗賽事未能打破Bulls 的72勝10負佳績,對球迷已有所交代,因為Warriors 的最終目標仍是成功衛冕總冠軍;別以為Spurs 或Thunder 真的對Warriors 束手無策。

https://i0.wp.com/40.media.tumblr.com/tumblr_lo771aBgly1qejjw5o1_500.jpg?resize=694%2C485&ssl=1

Bulls 與Warriors 能在平衡時空分出勝負嗎?若Warriors 要打敗前輩,無可避免要技術性圖中的Bulls 收局陣容,還要確保Green 把Rodman 帶來的滋擾減至最低,否則Rodman 成功降服Green,Bulls 的勝算已遠超五成。決勝一刻,最講究的還是防守與心理質素,因為手感良好絕不長久。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