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蒙尼是現代版沙基? | 甘@體波台

編按:原文寫於去年歐聯決賽前夕(2016年5月28日),分析施蒙尼防守體系,縱然一年後施蒙尼在打法上已有細微調整,但整體而言放諸今天歐聯四強馬德里打比前夕仍然合用。而文末Cholismo已經被部份媒體譯為「施蒙尼主義」。

施蒙尼的馬體會三年內兩度晉身歐聯決賽,行走江湖靠的是融合意式復古與現代足球硬朗精細的結合而成。與施蒙尼在拉素曾是隊友、現時是意丙球隊艾維利奧的主教練達利奧‧馬高連(Dario Marcolin)(編按:已於2016年球季後離職),表示自己現時是馬體會的球迷,將施蒙尼列為榜樣,更大讚施蒙尼的戰術理念,源於意大利,而同是施蒙尼的前隊友、捷克名宿尼維特,更指施蒙尼的就像沙基年代的AC米蘭。

筆者不止一次在《體波台》論述馬體會的特點是球隊結構和侵略性,侵略性是球隊的風格,可從精神方面入手,這體現於施蒙尼個人自我修養、對足球之間的激情。當這種基礎建立後,隨之然球隊的結構體系和個人理念就自然會體現出來。

施蒙尼能讓傳控能力極強的拜仁慕尼黑、巴塞隆拿倒下的利器,就是塑造一個穩定的球隊結構──防守時將空間迅速收縮、對中後場兩條線距離無時無刻都是貼近,互相保護,再在防守上經歷過特別細微的演練而成。施蒙尼將現代足球的區域防守理念,上升到球場整體區域概念,按照全場區域去理解。從施蒙尼整體足球,以防守為核心,瞬間向全場擴散出去,確實是對八十年代未、九十年代初,對意大利足球有革命性影響的沙基再度翻新,球隊擁有當年沙基米蘭的影子。

擅於把對手能利用的空間切割,這種打法使對手難以有機會傳送身後球。這種回收佈置,施蒙尼強調於球員在縱向及橫向之間的距離。八十年代,沙基的米蘭其中一個主張就是非常強調球員之間的距離,他的訓練方法其中一環被稱為「影子戰術」(Shadow Play),透過在場內以劃一的無球走動訓練球員的位置感,要他們在無球狀態下以整體進行比賽。這種訓練方法體現出來,就可以符合他強調球員之間的距離──即最後一名後衛與前鋒距離需在25米左右,便沒人能夠輕易突破防線。施蒙尼的前鋒往往在對方陣地戰時,將雙箭頭回收至中圈附近,保持與後防線的距離,收縮縱向的空間。中後場球員同時保持極高的紀律性及有條理的層次防守及迫搶,截斷對方線路。空間少了,對方個人能力高的球員便沒有太多空間發揮,要突破對方防線亦需跨過多種防線,而自己隊友互相補位的時間亦縮短,減低對方埋門的機會。

當然,施蒙尼將這套玩法推至極致,已不局限於防守的展現。在進攻端上,沙基年代球隊內大牌球星如雲,對於中後場的嚴謹程度極其精密,反而給予較大自由度於頭號入球大牌雲巴士頓。施蒙尼手下沒有這類具備極強能力的球員突破對方防線,依靠的是球員之間無球跑動的緊密連接,創造更多接應點來做串聯和組織,這種由對防守掌控轉而到進攻,是比沙基體系更為進步和突破。

意大利文有個字叫Cholismo,大約可解作這種強調集體意志、高紀律及講求球員精細位置的嚴密打法。有些論調會批評這種流於防守的實用主義,減低球賽的可觀性,而球員亦淪為球場上的機器。不過在球場內,強調防守與進攻並非是對立,反而建立好一套有系統的防守結構,才是進攻安身立命之本,否則任何進攻都是徒然。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