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反目 – Adidas 與 Puma 的誕生 (上) | Nic

本是同根生。兩位曾經相親相愛、合作無間的兄弟,在最後卻反目繼而成就了兩大世界運動品牌。這是一個關於達斯勒(Dassler)兄弟的故事。

達斯勒兄弟生於德國巴伐利亞洲,一個名為黑措根奧拉赫(Herzogenaurach)的小城鎮。黑措根奧拉赫現在已經有25000人居住,但在100年前,那裡便只有3000名居民。而Adidas 和Puma 的誕生,不但令這小城變得著名,多了人來居住和尋求生計,也大大改變了當地人對生活的一些細節和習慣: 即使是今時今日的黑措根奧拉赫,當地的居民看見陌生的面孔,也是會看一看對方是穿那品牌的運動鞋才決定是否要和對方交談。

[達斯勒兄弟鞋廠]

主角阿道夫-達斯勒(Adolf “Adi” Dassler)和魯道夫-達斯勒 (Rudolf “Rudi” Dassler),出生於一個小康之家。父親(Christoph Von Wilhelm Dassler)是一名鞋廠工人,母親(Paulina Spittula)則在小鎮內經營洗衣店。他們兩兄弟其實還有一名叫弗里茨-達斯勒(Fritz Dassler)的兄長和一名叫瑪莉(Marie Dassler) 的妹妹。家中每一名小孩也有到母親的洗衣店幫忙,合力維持生計。達斯勒家庭雖不算富裕,但一家六口也是生活得快樂安定。

1914年,當幼子阿道夫-達斯勒還是13歲在就學的時候,長兄弗里茨便已經離開了黑措根奧拉赫,往慕尼黑當銀行職員;而”二哥”魯道夫-達斯勒則在鞋廠跟父親學習造鞋。但同年爆發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改變了達斯勒一家的命運。弗里茨和魯道夫被徵召上戰場,而家中的幼子阿道夫則在1918年加入了軍隊。而大戰期間,黑措根奧拉赫多於半數的鞋廠也遭倒閉。

當大戰完結,達斯勒三兄弟幸運地保住性命,一起回到故鄉,但一家人卻要面對生計的問題。除了爸爸工作的鞋廠在大戰期間倒閉,媽媽經營的洗衣店亦因為戰後當地人負擔不起屬”奢侈”的洗衣服務導致沒有太多生意。家中的幼子阿道夫(Adi)便在1920年代初在媽媽的洗衣店開始自己的業務,希望在這百廢待興的年代殺出一條新血路。阿道夫的理念是出產專門為運動而製的鞋,這嶄新的概念在當時來說是破天荒的。期後在1924年,二兄魯道夫(Rudi)也加入這門運動鞋生意,從此洗衣店便正式變成Gebrüder Dassler Schuhfabrik (即”達斯勒兄弟鞋廠”)

達斯勒兄弟鞋廠出產的”運動鞋”由於概念新穎,在成立的初期便已經吸納了不少訂單。

開業初期已經頗為成功的生意,令這兩名性格截然不同的兄弟共渡了彼此在公司的最快樂時光。兄長魯道夫(Rudi)性格外向,擅於與客戶打交道;而性格沉實的弟弟阿道夫(Adi) 則沈醉於產品設計。兩兄弟合作無間。工作以外,二人在公餘時候也喜歡戶外運動,從小便建立了一種另類的敵對關係。

魯道夫(Rudi)能言擅辯,為”達斯勒兄弟鞋廠”在市場開發方面做得非常不錯,也特別受到女性客戶的歡迎。但他比弟弟早婚得多,他和妻子傅麗德 (Friedl)有一對兒子: 艾明(Armin) 和 蓋特 (Gerd)

1933年,希特拉的納粹黨整裝待發,但這卻為達斯勒兄弟鞋廠帶來新的生意機會。原因是: 納粹黨的一眾黨員都非常鐘情於運動。同年的五月,達斯勒兄弟甚至加入了納粹黨,一個他們往後異常後悔的決定。而一年之後,弟弟阿道夫(Adi) 終於成家立室,魯道夫(Rudi)是他婚禮上的伴郎,而阿道夫的妻子是一名叫凯菲(Kathe), 來自德國另一個著名的”造鞋之城”皮爾馬森斯的女孩。

由於納粹黨的黨員都只用達斯勒兄弟鞋廠的產品,隨著需求日益增加,他們兄弟倆也決定搬到更大的廠房。兩兄弟也安排了他們的太太到工廠工作,但問題便出現了。阿道夫的妻子凱菲和哥哥的妻子傅麗德,兩個在工作中出現了很多茅盾。來自另一個城市的”外來者”凱菲,對工作充滿野心,常希望改變工廠慣常的工作模式。而令問題再度惡化的是,他們兩個家庭之後住在一起,弟弟一家住在底層,哥哥住在一樓,這令兩位達斯勒太太在同一屋簷下產生更多問題。兩家的關係也逐漸變得越來越差。

另一方面,在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期間,弟弟阿道夫-達斯勒拿着一個裝滿釘子的行李箱隻身走到柏林的奧運村說服一名叫傑西-歐文斯(Jesse Owens)的美國田徑選手試用他設計的運動鞋作賽。傑西-歐文斯非常欣賞阿道夫-達斯勒的設計,並用了他的產品在奧運作賽。最後,傑西-歐文斯在該屆奧運個人勇奪四面金牌,令海外的大眾也留意達斯勒兄弟鞋廠的產品。從此”達斯勒兄弟鞋廠”的名子便推向國際。


上圖是阿道夫-達斯勒在1936年奧運說服Jesse Owens穿上的跑步鞋。後者在該屆奧運最後獨得4面金牌。


Jesse Owens 的成功,令達斯勒兄弟鞋廠在海外也出名起來

[第二次世界大戰與兄弟分裂]

第二次世界大戰隨後爆發,這也是兩兄弟分裂之時。他們雖然被一起召入軍隊,但弟弟的阿道夫只需要服短期的兵役便可以回到鞋廠工作,反而哥哥魯度夫則要長駐軍隊。兩兄弟的距離越來越遠。

有一次,當達斯勒家族鄰近的城市遭遇到炸彈的攻擊,阿道夫和他的妻子在防空洞與哥哥的一家相遇。見面時,阿道夫說了一句: “那些討厭的賤人又回來了。” 魯度夫一家便以為弟弟在罵他們,但其實阿度夫是跟他們說敵方的戰機又來這裡攻擊。這誤會,令魯度夫一家對弟弟也萌生介蒂。

大戰後,他們兄弟倆一同被美國俘虜。但由於弟弟阿度夫在美國薄有名氣而且有特別的造鞋技術和概念,又曾幫助他們的運動員奪得多個奧運金牌,他很快便被美國軍方放走;反而哥哥魯度夫的納粹背景為他帶來麻煩,他未能像弟弟般提早被放過,之後也被送到美國軍方的拘留營。在拘留營,魯度夫獲告知他是被一名”身邊的人”出賣,他一直認為這人是他弟弟。這令他非常憤怒。當然他也有懷疑過他的弟婦凱菲,但他並沒有實質的證據證實。在拘留營的12個月裡,魯度夫對他的弟弟一家感到極度痛恨。

而被拘留的12個月後,當魯度夫回到工廠,一切已經人面全非。他們兩個家庭由從前住在工廠附近的大屋,變成一起擠在工廠的閣樓內,令兩家的孩子常常見證兩方的磨擦和爭拗;工廠方面,阿度夫在兄長被拘留的期間,開始為美國的客戶設計籃球和棒球的運動鞋,他與太太凱菲合作無間,也漸漸孤立和自己一家關係不好的嫂子傅麗德。魯度夫回來後權力已經蕩然無存。

兩名達斯勒太太在工廠以及家中的糾紛,一連串的誤會,際遇上的不同,哥哥對弟弟的怨憤……令達斯勒兄弟再也沒有合作的可能。

魯度夫在回歸工廠後的幾個月後便與所有的員工說,他們兄弟倆決定拆伙,他希望各員工都作出他們心目中的選擇而跟隨阿道夫和魯道夫是但一人。所有員工都不明所以,但是也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作出了選擇。三分二的員工選擇了跟隨弟弟阿道夫,這幫人裡大部分都是造鞋的工人;另外三分一則選擇了跟隨哥哥魯道夫,而這幫人則主要是負責銷售的。


沉迷於運動鞋設計的弟弟阿道夫-達斯勒,之後成立了Adidas

從這天開始,兩兄弟便正式分道揚鑣。弟弟阿道夫的短名為Adi,他成立了”Adidas”的運動鞋品牌;而哥哥魯道夫的短名為Rudi,他先成立了Ruda的運動鞋品牌,及後改名為”Puma”。兩間工廠只相距500米的距離,但彼此間的隔膜卻是永不磨滅。在黑措根奧拉赫,從那時開始所有的當地居民看到人便第一時間看看對方的鞋子,是Adidas還是Puma,來斷定他是屬那一位達斯勒兄弟的。

資料來源:

fortune.com/2013/03/22/the-hatred-and-bitterness-behind-two-of-the-worlds-most-popular-brands/

Comments

comments

1 Comment

  • 2017年四月26日 4:25 上午

    Thanks, grea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