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捷天奴任性賭博‧雲加作繭自縛 | 波事春秋

兵敗白鹿徑、St Totteringham’s Day正式取消,但事實上阿仙奴今場並非一無是處,至少顯示出即使艱難仍與熱刺鬥到底的鬥心意志;但鬥志終未化為成績,則歸功普捷天奴在戰術運用比雲加技高一籌,故以下會分析比賽的戰術決勝點。

第一回合:熱刺左路強攻張伯倫

熱刺沒有排出343令人意外,畢竟與兵工廠鏡像鬥法直接比人腳亦不會輸蝕,但普帥放棄343只為了容納一人:孫興民,而本文及後會分析此賭博是否收效。但熱刺的4231卻頗偏防守:戴亞、查比亞及賓戴維斯俱為保守選擇。

熱刺開局以孫興民強攻張伯倫。孫興民擅於利用張伯倫對翼衛防守技術的不完全掌握來製造空位伺機發難,讓張伯倫尤其起初有點雞手鴨腳,更有一次冒險出腳失敗最終導致艾歷臣空門中楣;但孫興民並非打翼,而是inside-forward,盡量內切中路創造機會或射門,或引開張伯倫再分邊予沉底的戴維斯傳中,這帶動了戴維斯單單上半場便有7次傳中,幸好此子守強於攻,傳中質素甚為不濟,但二人的配合確造成不少風聲鶴唳,可憐張伯倫沒有隊友協防只能苦苦堅持,但憑努力總算逐漸入局、至少亦步亦趨。

熱刺雖強攻,但343其一優點在於反擊凌厲,為何少見阿仙奴快速反擊呢?原因在於基奧特。覆蓋範圍小、速度較慢、缺乏與快翼配合,銀河唯一的特質不太適合343,擔當不到橋頭堡與奧燒山神打配合以釋放他們突擊,令兵工廠搶球後每每發現反擊難越中圈線,正因皮球每到基奧特便慢了或停了下來,令客軍受困後半場,這層面上或許韋碧克更為適合正選。

第二回合:普帥變調奇襲

半場無功而返,普帥只作了一個微調:調孫興民往右路。由於奧燒山神不回防,兼之藍斯沙加需扼守中路,令孫興民所到之處必形成Overload,正如上半場2打1欺凌張伯倫一樣。但至少張伯倫以拼命搭救尚能緊貼孫興民,所以普帥轉攻右路,果然基比斯遠遠沒有張伯倫爛打,令大勇的孫興民比上半場更予取予求,下半場早段便多次打穿敵方左路走廊,而1:0一球正正因基比斯顧慮孫興民而留守外圍,令阿里及艾歷臣一殺入右路即可面對及單吃對方中堅,普帥的臨場調動再顯功架。

第三回合:我韋碧克降臨

落後兩球,雲加64分鐘換入韋大帝,從提升前場速率而言人選十分恰當,但引起問號的卻是犧牲的竟是沙加。沙加擔當阿仙奴中場樞紐,場均傳球遠遠領先全隊,是最接近卡蘇拿的中場節拍機,亦能創造入球機會,例如今場便創造了兩次入球機會,只上陣64分鐘仍為客隊並列最高,雲加這個換人尤如增添槍炮卻自斷彈藥,令槍炮只能射空氣。

雲加雖安排奧燒回後策應,但奧燒是攻中而非中場派牌的材料,故回後幫忙也愛莫能助,兼之藍斯扮演Box-to-Box中場,令雲加變陣後攻勢反而更衰弱,缺少沙加中場每每只能分邊了事,中路被對方比下去,而且亦猶豫於應該入滲中路還是傳中予基奧特之兩難,進攻威脅比失球後不升反跌。雲加不換基奧特而換沙加,錯失了最佳力追機會。

第四回合:雲加變陣強攻、普帥連消帶打

攻勢不盛反衰,雲加再換入禾確特轉打4231力圖強攻,但普帥見招亦隨即換入丹比利改打343鞏固後防並藉丹比利加強中場統治力及加快轉守為攻的速率,故令雲加即使再換入比爾連亦徒勞無功,相反熱刺在坐穩堅守之下反而從丹比利善用到更多反擊機會,令阿仙奴後防狼狽不堪,雲加最終亦宣佈無力回天。

【結語】

普帥今場為孫興民捨棄343有點冒險而任性,最終孫興民雖無直接傳射貢獻但勤懇踏實的製造了無數空位及機會,以星級表現報答了教練的信任;而雲加賽前應可預期作客被壓制於己方半場,卻仍派出基奧特變相限制反擊的機動性,無疑有點作繭自縛,而換走沙加亦相當於割讓中路控制權予熱刺,用炮換走炮台豈能攻敵?343並非排多個後衛便所向披靡,雲加的問題亦非343三個數字能一夜解決,可幸雙曼皆和,雲加務需理順343戰術哲學而非單單東施效顰,才能保住於餘下賽程(尤其曼聯一戰)衝上前四微弱的希望。

【看完的話給個 :O / 嘩 支持一下吧!謝謝】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