闊別半世紀的意乙奇跡–––史柏爾(SPAL2013) | 甘@體波台

半世紀究竟是一個怎樣的概念?相信讀者及筆者也不會理解是甚麼一回事,畢竟我們沒有經歷這個時空歷煉。不過這是一支闊別頂級聯賽半世紀的球隊小故事…

SPAL是意大利北部大區艾米利亞-羅馬涅大區(Emilia-Romagna) 費拉拿省(Ferrera)首府費拉拿市(Ferrara)市的一支老牌球會,成立於1907年。費拉拿是羅馬涅的一個重要省份,SPAL相比眾多意大利球會也有較悠久的歷史。戰前,意大利天主教會慈幼會❨Salesian❩以傳教、青少年服務及扶貧為主(即香港島慈幼學校的創辦組織)。慈幼會會士關注位於費拉拿的貧民,希望透過足球去給予當地青年娛樂,於是成立了一支名為Società Polisportiva Ars et Labor的運動小組,SPAL正是簡稱。意大利文中,她可被稱為勞動與藝術綜合體育社;而Ars和Labor都是拉丁文,解作藝術和勞動,而慈幼會希望透過當時較為受歡迎的田徑和單車推廣體育,給予當地居民接觸更多運動。到1912年成立足球隊,1919年正式將體育部與足球隊結合,並續以Società Polisportiva Ars et Labor為名,由足球做主導。不過,隨著二戰後,加上足球商業化大規模發展,球會「體教」部份亦漸漸式微,成為了一支職業足球會。

雖然意大利的地區主義意識濃厚,意甲球會的名字,普遍也有城市或省份緊隨球會名字,如米蘭、國際米蘭、AS羅馬、FC拖連奴等,都結合了地域因素,但SPAL是意大利少數球會,名字沒有與地域城市有關聯。

SPAL有一個小故事:1968年意甲最後一輪聯賽,祖雲達斯中場法蘭高薛干尼(Gianfranco Zigoni)的入球,將SPAL送進意乙賽場。49年後,2017年3月22日意乙第31輪,SPAL2013 中場馬高薛干尼(Gianmarco Zigoni)的入球為SPAL2013 大勝卡比4比1,延續球隊11場不敗的紀錄。這位在今季取得9個入球的馬高,他的父親正是當年將SPAL踢到意乙的基恩--讓SPAL半世紀以來經歷浮沉,再輪迴在降班、低組別聯賽、破產、重組再破產和再再破產的無間地獄,是當年的「殺隊兇手」,而今天兒子卻是球隊的升班英雄之一。足球往往就是如此巧妙,如此扣人心弦。



兩父子---效力祖雲達斯的法蘭高和效力SPAL2013的兒子馬高

在降班前十餘年,即50年代至60年代期間,SPAL在意甲的成績中規中矩,代表作是在1959-1960年曾在意甲排第五位。而大家熟悉的名帥––卡比路(Fabio Capello),也是SPAL的青訓球員出身,並在1964年起效力了三個球季,這段期間也正是他在球壇冒起的日子。當時SPAL僅在中下游徘徊,他卻有不錯的表現,上陣49場入3球。在降班那年,就被羅馬相中,其後轉到祖雲達斯、米蘭效力,亦成就了他後來在米蘭任助教,擢升為主教練的根基。另外兩位意甲主帥迪尼利(Luigi Delneri)和拉查(Edy Reja)也是SPAL青年軍出身,迪尼利上陣66場、拉查上陣70場,SPAL意甲未段及意乙初的歲月也是SPAL重心成員之一。不過在球員年代二人不及卡比路出色,離開SPAL後只能浮沉於意乙和意丙之間。


卡比路的球員年代

意大利球隊有一個怪現象:沒經歷過破產、重組、降班、易主,仿佛就不是一支意大利球隊,SPAL也不例外。自從球會主席保羅莫沙(Paolo Mazza)在1981年逝世後,球隊無論在成績還是營運上都跌至低谷。先後在2005、2012年破產,球會不得不與同位球隊基亞高文斯(AS Giacomense)合併,改名為SPAL 2013。重生的SPAL2013,成績卻猶如火箭般直線上升,五年來連跳四級,先在2013-2014年意丁聯賽排名第六升上意丙,在2015-2016年升上意乙聯賽,今季原本首六輪不勝,在不被睇好的情況下在2016年底一口氣連勝攀上榜首。雖然臨近季尾表現有所回落,在今週第41輪更被泰拉納擊敗,但無阻兩年內由意丙直接升上意甲,不禁令人想起李斯特城的神話。

回朔近年意丙的低潮期,直至馬迪奧利(Walter Mattioli)2012年接任球會主席才見起色。馬迪奧利自幼是SPAL的球迷,也是迪尼利的同學,對足球的認識不淺。他希望重振SPAL2013聲威,並邀請了基亞高文斯名宿維格尼(Davide Vagnati)擔任體育總監,熟悉球隊事務的他處理球會發展及轉會事務。壯大聲威自然少不了金主的支持,馬迪奧利得到省內著名的泥漿機器生產商Colombarini家族注資,獲得優厚的財政泉源。

除了在經營有道外,最重要的還是在球場內的眼光。現任主帥森柏斯利(Leonardo Semplici)任教SPAL2013前,曾在費倫天拿U19任教三年,在之前只是在比薩(PISA)任教不足一年。他熟悉國內的年青球員,為費倫天拿發掘了兩位年輕小將-從U17提升了貝拿迪斯治和小基艾沙,任內推薦巴巴卡升上一隊,為費倫天拿的年青化打好根基。2014-2015年,SPAL2013處於新改組後的低潮期,曾經出現連敗,但是他收到馬迪奧利的邀請,有一盤長遠的發展計劃,於是從費倫天拿U19轉到身處意丙的SPAL2013任教。

接過正式帥印後,森柏斯利運用自己的拿手好戲–––從其他球會外借年青及發掘有潛力的球員。在意大利文中,Semplici是簡單的意思,他的執教理念也以簡單及有效率見稱,不追求多餘的花巧。雖然他在費倫天拿時與蒙迪拿共事,理念上也一樣強調進攻,但他沒有像蒙迪拿執迷於地面控球,反而他曾認為自己在摩納哥教練查甸身上學到更多,希望通過快速的反擊及邊路的衝擊來取得優勢而轉化成入球,配合自己在U19時期慣常使用的352陣式,在今年意乙取得佳績。正因為在意乙取得不錯成績,加上著重進攻的風格,盛傳拿玻里也想以他取代下年約滿的薩里。

如果有留意SPAL2013今年的大軍名單,也許會發現他們全都是意大利球員,在現今意大利球壇以外援為主流仍堅持本土化實在難得。不過SPAL隨隊記者Mauro Malaguti 解釋,這是坊間對他們著重本土化的謬誤,事實上在2016夏天轉會窗,他們曾嘗試尋找外援,但最終沒有球員願意加盟這支升班馬而告吹。他們被迫採用全本土球員,反而收到更大效果及得到掌聲。

他們陣中如何本土化?最出名的莫過於剛在3月入選意大利國家隊,從烏甸尼斯外借的門將美列特(Alex Meret),這位球員現時可與AC米蘭的當拿隆馬有力一爭正選席位。這位19歲的小將擁有1米9的身高,有不俗的反應及撲救能力,傳聞祖雲達斯、國際米蘭及拿玻里都分別視他為保方、漢丹奴域及連拿的表班人,而他的經理人公司P&P Sports Management似乎和葡萄牙經理人文迪斯也有一定關係,他也成為自1950年起首次有SPAL的球員入選國家隊大軍名單。另一名從拖連奴外借的小將中堅邦尼法斯(Kevin Bonifazi),也被認為是球隊中最有潛力的中堅之一,今季在SPAL2013上陣18次取得3個入球。而23歲的中場拿索利(Manuel Lazzari),年紀輕輕已經是球隊的資深老臣子,緣於他從SPAL2013與基亞高文斯合併後,隨基亞高文斯加盟至今,效力了5年時間,亦是球隊由意丁開始跟隨球隊一直升班的功臣。至於還有一位年青小將值得一提,就是一眾意甲迷熟悉的名字–––馬基之安尼(Gabriele Marchegiani),正是90年代拉素門神馬基之安尼之子,不過有趣的是他父親當年是拉素的傳奇門將,而他卻是羅馬的青訓,後來轉投到SPAL2013,由於美列特今季是球隊正選,馬基之安尼上場機會不多。不過預期SPAL2013都留不住美列特,即使下季仍然外借,長遠而言馬基之安尼有望成為球隊的正選。


美列特及小馬基之安尼

除了一班年輕小將外,球隊也有不少具經驗豐富的意甲球員。最大名氣莫過於前熱拿亞、阿特蘭大及拉素的費卡朗利(Sergio Floccari),現年35歲征戰意甲多年的老將曾經是阿特蘭大的當家射手,今年年初冬窗轉會由博洛尼亞加盟,取得7個入球,當然還有不少得的是32歲前鋒安迪路斯(Mirco Antenucci),這位在季初由列斯聯加盟、久征意乙戰場的射手,今季攻入17球,是球隊的神射手。當然還有曾經為卡利亞里、錫耶納及阿特蘭大在意甲出場的迪哥路素(Cristiano Del Grosso),34歲的老將陣守後防,讓一班小將可以在球場發揮得更自如。

事隔半世紀,SPAL2013再度回到意甲賽場,最興奮的莫過於一班死忠球迷。SPAL2013的球迷入場支持球隊時,他們視球場為球隊一部份,會說「去SPAL2013而不是去「球場睇波」,可以見到一班球迷視球場為球隊的聖地,這種歸屬感很難得。不過升班後SPAL2013和過往意甲升班馬面對一樣的問題,需要改建球場以符合意甲對球場的要求,季初很大機會有數場將不能在主場保羅梅沙球場(Stadio Paolo Mazza)作賽。今季季初克羅托內同樣面對一樣的問題致失去不少主場分數,所以SPAL2013季初將會面對相當大的考驗。

重返意甲,猶如進入龍潭虎穴,過去數年不乏費辛隆尼、卡比和佩斯卡拉這類升降機,不過SPAL2013是近年少數可以在一口氣從意丙升至意甲的球隊,除了列入意甲史冊外,SPAL2013振奮人心的故事,已經足以告訴仍在意丙和意乙打併的老牌球隊,總有一天可以重返意甲賽場。

資料來源:
wiki-spal 2013
www.espnfc.com/blog/espn-fc-united-blog/68/post/3086925/historic-spal-on-the-verge-of-sensational-promotion-to-serie-a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