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加續命丹:三後防 | 施建章

阿仙奴在今屆足總盃四強以及決賽,分別以2:1擊敗曼城及車路士,第7度取得足總盃冠軍,賽前不少人也看貶雲加,認為阿仙奴最終也會栽在車路士或曼城腳下,可是憑山齊士與藍斯,吐了一口烏氣。

阿仙奴踢三後衛非始於今日

賽後很多人都相信,雲加是跟大隊改打3後衛,不過若沒有保特擔任助手,阿仙奴根本不會改打3人防線。今季車路士、利物浦、熱刺、曼城、曼聯都曾經改打3人後衛,當然以車路士最為成功,干地在任教意大利國家隊期間,將3-5-2陣式演繹得天衣無縫,三線之緊密,攻守轉換的流暢,是他們能夠排在英超榜首的原因。利物浦的高普出身德國,對3人後衛的打法當然有一定的認識,普捷天奴在球員年代的阿根廷國家隊也是以3人後防為主,因此熱刺下半季以3後防出戰也能成功,而哥迪奧拿的3人後防,無論在巴塞隆拿或拜仁慕尼黑也不算太令人滿意,而雲加更是前六領隊中,近20年未嘗使用3人後防體系。在90年代中期,蘇格蘭名將列治岳曾經擔任阿仙奴1995-96年領隊,他沿用了格拉咸的三人防線,以基昂、阿當斯、保特作為三人後防的支柱,甚至雲加第一季到來,也不是即時更改3人後防,或者說當年雲加到阿仙奴需要改革的事情太多,又或當年作為一位新領隊,下決心改變固有陣式體系,並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

本地著名足球評述員丘建威與何輝,曾經在今季的《樂場教波》節目中指出,由4人防線改為3人後防是十分困難的事,因為同樣的防守面積要減少一人,三名中堅的覆蓋範圍更廣,閱讀球賽的能力也較4人後防更高,而3人防線中間位更需要很好的位置感包波,史東斯較弱的運用皮球能力以及路數,也是曼城防線其中的問題。丘建威表示:很多慣踢4人防線的球員,若要轉打三後防是很冒險的事,雲加這次險中求變,也是押下很大的賭注。

保特的3人防線經驗

改踢三後衛的關鍵:保特

80年代由佐治格拉咸領軍期間,阿仙奴是第一支頂級聯賽球隊以3中堅陣式稱雄,保特正是該支兵工廠的後衛重臣。1988-89年球季,阿仙奴最初以4-4-2陣式對抗,季初有不俗的成績,隨著球隊的成績滑落,佐治格拉咸毅然將翼鋒馬活收起,復用了奧拉利擔任半清道夫的角色,並以洛卡士度與麥臣支援史密夫,結果,阿仙奴在最後一天擊敗利物浦2:0,以得球較多重奪失落18年的聯賽冠軍。1990-91年,佐治格拉咸吸收了之前一年4人防線的失敗,再度起用3-5-2陣式,保特、奧拉利與阿當斯三人中堅打法,令阿仙奴全季只失了18球,並只於聯賽敗給車路士。本來阿仙奴於該季比賽大有機會得到雙料冠軍,可惜在四強對熱刺的比賽,突然改用4人後防,最終以1:3不敵,當年的評述員林尚義也在賽後分析中指出,阿仙奴之敗,很大程度是由於放棄3中堅打法。對於如何處理3人防線,保特甚或較雲加更具經驗,雲加在足總盃後段毅然冒險,某程度保特的實戰經驗有著重大作用。

老黃忠的重要

梅迪薩卡:兵工廠老黃忠

今屆阿仙奴變陣3後防,最終取得足總盃冠軍,梅迪薩卡於決賽扮演重要的角色,他與賀定及蒙維爾穩住了阿仙奴的中路,而他在陣中的角色,有如格拉咸年代的奧拉利。眾所週知,80年代的英式中堅通常是轉身慢、速度低以及有點笨手笨腳,初出道的阿當斯也有著同樣的問題。不過80年代的奧拉利,是少數能夠扮演半清道夫角色的不列顛中堅,他在阿當斯與保特身後作為最後一關的看守者,是阿仙奴於80年代能重奪聯賽冠軍的重要功臣。梅迪薩卡今季雖然上陣時間不多,但他的經驗以及眼界,卻是阿仙奴後防線最欠缺的一環。或許有人說,梅迪薩卡在足球生涯中,並不是時常踢3人後衛,可是作為一位德國人,過去德國能夠稱雄世界的陣式,就是3-5-2,他和梅斯達菲對3人後防的理解能力以及閱讀,甚或比高斯尼及加比爾更高,他在今天的阿仙奴,就像昔日的奧拉利,憑經驗以及閱讀球賽能力,穩住了兵工廠的後防。雖然梅迪薩卡的現在的速度不算很高,但在三人後防最後一關,路數以及經驗是十分重要。昔日的巴里斯、馬圖斯在意大利及德國都有很長的足球生命,關鍵在於他們的經驗,可在最後一刻替防線解圍脫險。

在新陣式重拾新生的張伯倫

三中堅打法湊效,最重要是取決於防守中場以及兩閘的回防。過去迪臣與溫特本在阿仙奴後防多年,由年青到老都保持高速度,他們回防迅速,令阿仙奴防線兩邊不易被穿透。今季阿仙奴3中堅變革成功,除了戰術調較外,張伯倫也擔任了重要的角色,這位將門之後,季尾的表現可以說是加盟了阿仙奴以後最好的一段。他在邊線快上快樂,進攻與防守能力兼備,將會是阿仙奴重建的骨幹。1990-91年球季,阿仙奴全季只失了18球,雖然打法沉悶,但十分實用。阿仙奴今季自對米杜士堡改用3中堅打法,取得8勝1和1負,並且只失過7球,其中4仗零失球,其中戰勝的對手是曼聯、曼城以及車路士,對曼城的比賽更加是落後的情況下反勝,這份決心是多年未在阿仙奴身上出現。

去年歐洲國家盃期間,有幸與阿仙奴名將史密夫談過兵工廠今季的情況,在球季開始前,史密夫不諱言阿仙奴會跌出前四:「今季在多支對手增兵,阿仙奴會渡過艱難的一季。雲加的確令阿仙奴球會走向另一層次,同時是一個紳士。但談到球隊的爭勝心以及決斷,格拉咸是更能將球員的火推向最高。1989年最後一仗聯賽作客晏菲路,我們抱著必然之心作客,1994年面對強大的帕爾馬,我們以殘陣應戰,結果兩場重要戰役也取勝,最後奪得冠軍。當我取得入球後,隊友粉身碎骨也會保住勝果,我想這份鬥志是格拉咸與雲加領軍的不同。」史密夫的對談,正正是道出了阿仙奴所欠缺的元素。過去雲加的阿仙奴,的確能在順境時踢出漂亮的足球,但每每球隊落後,就難以反勝。

季尾雲加改用三中堅,阿仙奴的成績說明了一切,以阿仙奴的人腳而言,並不下於任何一支英超球隊,問題在於他能否放棄過往亮麗的足球。自「高貝利四人幫」退役後,阿仙奴從未取得聯賽冠軍,正如史密夫所言,兵工廠缺少了守住勝果的執著。經歷今季後,在球會盈利與球隊勝利兩者之間,雲加相信有一定的體會。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