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0慕尼黑沒落之路:青訓、球會經營與碧根鮑華|Nic

曾經在60年代雄霸德國,甚至殺入歐洲盃賽冠軍盃決賽的1860慕尼黑,昨天宣告在德乙護級失敗,來季將會在德丙作賽。而今季1860慕尼黑的失敗也不只限於一隊,無論U19 (在U19南部聯賽倒數第二)、U17 (U17南部聯賽倒數第二)和U16梯隊都因成績不佳在各青年聯賽面臨降班。隨著一隊降班德丙,根據德國足總賽制,球會的U23不可以在比一隊級別低一級的聯賽作賽,這也間接令1860慕尼黑的U23梯隊降班收場(他們來季要在第五級別聯賽競逐)。同一季,球會的職業梯隊、U23、U19、U17、U16五支梯隊齊齊降班,在球會的管理層面確是災難性的結果。

關於青訓

球隊的青訓是否這麼不堪? 其實又不是。1860慕尼黑分別在10/11、13/14、15/16球季都可以在德國U19南部聯賽奪得第二。10/11球季,由現漢堡的正選箭頭卜比活特(Bobby Wood)及現德國邊緣國腳禾蘭特(Kevin Volland)帶領下,以一分之微僅次於凱沙羅頓屈居當佳青年聯賽的亞軍;13/14和15/16球季,都只是落後近年積極搞好青訓的南部新勢力賀芬咸。1860慕尼黑近年出產的青年國腳多不勝數,法比安莊臣、基赫特、賓達兄弟、利治拿、麥拉柏及現役國腳的前鋒禾蘭特和防中懷高,甚至奧地利國腳鮑加寧格和美國國家隊射手卜比活特,都是1860慕尼黑的出品。

1860的青訓產品並不遜色。

我在去年12月,以及今天早上當1860慕尼黑宣告護級失敗後都訪問了他們的前U15青年軍主教練Alexander Zvonc,他認為1860慕尼黑總留不下人才,才是他們不能以青年球員再進一步的重要原因。問題不只是青訓,1860慕尼黑球會管理層欠長遠方針,加上吸引力對不太了解/理會球會歷史的新一代年輕人來說日漸退減,即使1860慕尼黑財力算不錯,也難以留下頂級的青訓新星。現在球會降班,今季有好表現的超新星如U20國家隊主力烏度佳(Felix Uduokhai)、左閘韋迪(Maximilian Wittek),及去季的U19聯賽亞軍功臣及主力中鋒達范拿(Christoph Daferner)和攻擊中場紐候斯(Florian Neuhaus),也很大機會被其他大會羅致,令球隊前境更為暗淡。以往,1860慕尼黑在吸引學徒球員有兩大優勢。一,就是他們的歷史和地點; 二、就是他們能給予年輕球員大量上陣機會。歷史的優勢固然隨著時日的消逝有所淡忘,而其他像賀芬咸、利華古遜、萊比錫紅牛、史浩克04和弗賴堡等球隊也給年輕球員大量上陣機會,1860慕尼黑以往的優勢不再明顯。

關於球會經營

今季其實1860慕尼黑在季初已經大展拳腳,希望在來季重回久違了13年的德甲,高薪聘請前波圖主帥域陀-派拉拿(Vitor Pereira),再引入富豐富德甲經驗的球員如前拜仁慕尼黑前鋒奧歷(Ivica Olic),曾和紐亞、候姆斯及奧斯爾為德國贏過2009年U21歐洲國家盃的左閘保尼斯治(Sebastian Boenisch,後來由德國轉為代表波蘭);以及付高昂的轉會費和人工從法蘭克福買入29歲的前青訓產品艾拿(Stefan Aigner),此子上季在德甲的法蘭克福其實還有正選,表現也不差。從挪威的羅辛堡買入丹麥國腳前鋒佳卡積亞(Christian Gytkjaer),也是雄心壯志之舉。本來1860慕尼黑的野心就是劍指德乙冠軍,可惜事與願違,新加盟的重點收購表現不佳,球隊最後更降班收場,令德甲重現「慕尼黑打比」更遙遙無期。現在降班德丙,除了4月才加入的前利物浦行政總裁艾爾(Ian Ayre)已經下堂求去,相信陣內也有多於半數的球員離隊,球隊重整確是困難重重。

比亞奧卡與拿奧夫

在90年代中,當時由德乙重回頂級聯賽的1860慕尼黑在德甲雖然已經沒有了60年代的光彩,但也算得上是中游分子,大部分賽季他們的排位都是徘徊在7-13之間。記憶中他們每一代也有些好射手在陣,90年代中期筆者定期看德甲時他們有「薑頭射手」雲格拿(Bernhard Winkler)與巨人中鋒波頓(Olaf Bodden)這一對難纏的前鋒拍檔,兩人身材高大並擅於搶點。雲格拿如非年紀偏大,以他出色射術絕對有可能是德國國腳。之後球會也有引入德國的U21皇牌射手舒哥夫(Markus Schroth),在卡爾斯魯厄重生後去到多蒙特不如意的前國家隊名將「矮腳虎」攻擊中場希士拿(Thomas Hassler),千禧初兩奪德甲神射手的馬田-麥斯(Martin Max,個人覺得是德國球壇最被低估的前鋒,可惜大器晚成,33歲才入選國家隊並只曾出場一次),以及三位1860慕尼黑的優質青訓產品兼入選過國家隊的比亞奧卡(Daniel Bierofka, 司職左翼)、拿奧夫(Benjamin Lauth, 天才級射手)和哥列斯(Andreas Gorlitz, 成名後加盟過拜仁)…..都曾在1860慕尼黑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當然,球會也有像克羅地亞傳奇射手蘇加(Davor Suker)、匈牙利的睡褲門將基拿利(Gabor Kiraly)、「中國出品」邵佳一、天才橫溢的奧地利翼鋒施尼(Herald Cerny)、及後來成為慕遜加柏隊長的史蘭斯(Martin Stranzl) 等外援曾在慕尼黑市的「另一間球會」印下烙印。

1860的傳奇球星,當中以蘇加名氣最盛。

但隨著球隊在2004年跌落德乙,1860慕尼黑便一蹶不振。這13年內,球迷重覆又重覆地看到希望新星一踢起便立即離隊他投,球迷也日漸感到失望。他們在2005與拜仁慕尼黑共用安聯球場,當時球隊的平均入場觀眾是41720人。到了去季,1860慕尼黑的入場觀眾平均卻只有23100多人。可見球迷的流失頗為嚴重。

在1860慕尼黑財政問題最嚴重之時,拜仁以高價買了1860慕尼黑50%的安聯球場擁有權助他們渡過難關。其實拜仁慕尼黑除了讓1860慕尼黑共用球場(至2025)外,也曾多次為同市的宿敵提供其他方面的協助。這也是主席漢尼斯之前一直堅持的。

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拜仁慕尼黑多願意幫忙,1860慕尼黑下季由於降班德丙,他們將不會在安聯球場作賽。他們將會再以同在慕尼黑市,卻只有12500座位的Grünwalder Stadion為主場。

關於碧根鮑華

1860慕尼黑末落的千古罪人? 有人說是管理層,有人說是2004年令球隊降班的荷蘭教練華倫貝治(Gerald Vanenburg),總之各有說法。但德國的著名足球作家Uli Hesse卻在他的小說《Tor!》中提過一個小故事:

1958年,當「凱撒大帝」兼球皇碧根鮑華還是13歲的時候,他當時希望加盟的是1860慕尼黑已非拜仁慕尼黑。他在13歲時還效力一支叫SC 1906 Munich 的青年隊,因球會的規模問題,年輕的碧根鮑華準備在球季完結後便加盟1860慕尼黑了。在當季季尾的一場U14地區聯賽比賽中,碧根鮑華效力的SC 1906 Munich 便迎戰他心儀的1860慕尼黑。比賽中,1860慕尼黑的球員多次向當時還是踢前鋒的碧根鮑華採取粗野攔截,最後碧根鮑華與該名後衛鬧起交來,該名1860慕尼黑的後衛更即場掌摑了碧根鮑華一下。那場比賽後,碧根鮑華決定不會加盟1860慕尼黑了,原因是他「不希望加盟一支球員品行這樣差劣的球隊。」因此,碧根鮑華選擇加盟了同市的另一間球會拜仁慕尼黑。他長大後更與「轟炸機」梅拿,「黑燕子」門將美亞、舒華辛碧、漢尼斯、畢列拿等,將拜仁慕尼黑推上德國、歐洲甚至世界球壇的最高峰。

本來,年輕時的漢尼斯和畢列拿也因1860慕尼黑在60年代卓越的成績希望加盟該隊的青年隊,但後來二人都被拜仁的傳奇教練拉特克(Udo Lattek)游說加盟拜仁慕尼黑。而拉特克為何成為拜仁慕尼黑的教練? 都是因為他得到碧根鮑華的欣賞。沒錯,碧根鮑華雖然只是名球員,但他在球會的影響力之大,是可以干預教練人選的。

因為一場U14賽事,令碧根鮑華棄1860慕尼黑加盟拜仁,碧根鮑華再間接令漢尼斯和畢列拿去了拜仁……1860慕尼黑因此沒有了三位德國的傳奇級球員,也沒有了三位能令球會揚威國際的球星。如果60-70年代的1860慕尼黑有這三人在陣,球會的歷史會否被改寫?

1860慕尼黑的千古罪人,應該便是那位在U14比賽中掌摑了碧根鮑華的後衛。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