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聯決戰賽後評:施丹後發先至,艾歷尼難以逆天|Liedholm

筆者在〈體波台〉節目裏,留意主持提及雙方在邊線的較量是本場比賽的勝負要素。上半場祖雲達斯的左路壓制,下半場皇馬左路的連番衝擊,左右了比賽大局的發展。但是,筆者更想談的,是祖雲達斯自身的侷限。

施丹後發先至

祖雲達斯在上半場拼足體能跟皇馬搶開局,以龐大的體能開銷抵制皇馬的技術優勢,艾歷尼這一意圖是成功的。皇馬靠C朗拿度的入球取得領先局面,但是自上半場中段開始與祖雲達斯的對抗屢居下風。而且,文素基治在左路的表現相當生猛,穩穩的壓制卡華積,亦間接抑制摩迪。皇馬企圖以短傳入滲威脅祖記(複製第一個入球的套路),但是無法打開缺口。另一方面,皇馬在空中的統治力,亦因為缺少死球和傳中的機會而無從發揮。

不過,皇馬前場的衝擊力更甚於祖記(上半場BBC亦受制於C朗和賓施馬之間的換位),而且板櫈力量始終較祖記深厚得多。再者,強如祖記防線,也對C朗和賓施馬的走位配合和個人能力有所顧忌。在下半場祖記的體能消耗增加這個前提之下,施丹並不急於在上半場show hand。皇馬的優勢始終在左路(馬些路、伊斯高),可以利用反覆衝擊抑制比真歷和丹尼爾。既然祖雲達斯右路已經垮了,就更難向前推進,連帶左路(文素基治和辛度)原有的優勢也會一併抵銷。因此,施丹更有後發的條件。

談到這裏,不得不說伊斯高和摩迪的作用。祖雲達斯三後防的靈活程度的確有不足,更害怕皇馬擴大進攻闊度。而在伊斯高下半場減輕摩迪的控球壓力後,使他更放膽往右路推進,與左路的馬些路互成掎角之勢。面對皇馬的強勢,艾歷尼本應有古亞達度作為後着(以他反擊馬些路的身後空間),但無奈卡斯美路的入球使對手更易站穩陣腳,使祖記無計可施。

這一圖表能說明摩迪在比賽的重要性。(來源:FourFourTwo )

艾歷尼為何難以逆天

文素基治的入球一度讓祖雲達斯有改變戰局的生機,但是始終無法擋住皇馬下半場的強勢。

有球迷反問為何祖雲達斯在下半場處於這樣被動的局面,除了因為皇馬在左路的持續衝擊之外,祖雲達斯前場的支配力亦見不足。在摩拉達和普巴離隊之後,祖雲達斯的進攻套路是以文素基治作為第一點設計(以他執行普巴的部分職能,這也是艾歷尼高明之處),但他們畢竟缺少摩拉達的拉邊和衝擊力(這兩點希古恩完全比下去),也缺少普巴的技術(文素基治的身板不錯,但在技術上的要求不能再多了。當然,那一球倒掛是夠漂亮的)。在過去一季,祖雲達斯的入球效率固然很高,但是來到歐戰層面的大戰,高低之分就在於進攻推進的能力。而這種能力,亦只能在大戰裏才能見真章——一旦右路被壓制、文素基治開始啞火,迪巴拿和希古恩就帶不起球隊推進。艾歷尼的戰術設計不可不謂精密,能把體系調整到這點水平可見其功力之高,但是人員侷限畢竟不能以教頭功力「女媧補天」。

更有球迷詰問祖雲達斯的佈陣,何不一開始以四人後防代替三後衛——原因更簡單,BBC組合互補性強,但一拆開的話防守效果肯定更差。我們可以設想,如果祖雲達斯今天以古亞達度擔任正選,即便是後備上陣也有力和皇馬一搏。然而,祖雲達斯不可能擴大後防缺口和皇馬對賭,而前場的支配力比起上季又差了一截,這就注定祖記更難逆天了。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