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拿比的軌跡 | Nic

基拿比從英超回流再在雲達不來梅短暫地過了一個球季,然後在上星期日的下午宣佈加盟德國班霸拜仁慕尼黑,不多不少也令人有點意外。

基拿比今季在雲達不來梅有一個極為成功的上半季,更首次入選德國大國腳並在處子戰大演帽子戲法;進入下半季,在雲達不來梅2月底開始的11場不敗(9勝2和)裡,基拿比在當中的頭三場入了3球,助球隊獲得三連勝的佳績,期後他在3月初便因背部的傷患錯過了一個半月的賽事。而在他缺陣的時間裡,陣中的國腳級前鋒麥斯-告斯(Max Kruse)和在德甲打滾多年的芬-巴圖斯(Finn Bartels)在前鋒線一凹一凸,令進攻火力絲毫無損。麥斯-告斯擅於在前場作策應、停波和有出奇不意的攻門;巴圖斯則有一定速度,上佳的無球跑動和禁區內的觸覺也是常被低估。加上兩人曾在聖保利的年代便合作,因此默契非比尋常。隨著球隊上了正軌,基拿比在4月底復出後也難以動搖前線這對攻擊組合的位置。特別留意雲達不來梅在下半季因為重用3-5-2的陣式取得成功,而基拿比在這陣式中因防守關係不太適合兩翼衛的位置,他都是被教練盧利(Nouri)視為前鋒的選擇(11場不敗的頭3場他也是擔任輔鋒位置),所以告斯和巴圖斯的火熱亦間接令基拿比在復出後,難以復任正選。

但整體而言,現年才21歲的基拿比在雲達不來梅也算渡過了重生的一季。至少他在奧運奪金靴後,即使回到聯賽也可以令人從新再見到他18歲時為阿仙奴在英超展露的靈氣。基拿比具力量、速度、技術、射術(處理罰球也開始見進步),門前觸覺也在提升中,加上能任兩翼和前鋒位置,他本來就是很好的苗子; 而團隊意識較薄弱、個人主義並多傷患,就是他現時要面對的問題。

去年夏天,年輕的基拿比在奧運轟入6球,與德國U23隊友彼德臣同獲金靴之餘,也為德國奪得銀牌。除了分組賽第三場對婓濟,德國的對手為有國腳級球星壓陣的墨西哥、南韓、葡萄牙、尼日利亞和巴西。而除了決賽對巴西較失色外,基拿比整屆賽事也保持高水準表現。而奧運後,他便作出了一個決定,就是在合約還剩一年的情況下向阿仙奴領隊雲加提出離隊的要求。雲加最後亦以500萬歐元的價格將這位應屆的奧運金靴賣到德甲的雲達不來梅。

很多人會批評雲加一路以來對基拿比的處理方法和把他賣走的價錢太低,但在這裡也可以為雲加平反。基拿比16歲從德國的史特加加盟阿仙奴,在之後一個球季(12/13),他便以17歲零98日之齡,成為阿仙奴球會史上繼韋舒亞後第二年輕的英超上陣球員。那場作客對諾域治的數天後,基拿比亦迎來了個人在歐聯賽場的地標戰。以基拿比非英倫三島的人來說,雲加確實是對他寵愛有加。雲加在2012年10月在阿仙奴官網的訪問中(http://www.arsenal.com/news/news-archive/wenger-gnabry-can-become-a-top-player),也大讚基拿比潛力非凡。雲加在訪問中認為他有創造力、速度、身型健碩、把握力加上能踢前場所有位置,已經說準了他的前途會一片光明。

但隨著攻擊位置有當時正當打的普度斯基、禾確特、張佰倫,正箭頭位置亦有基奧特、賓特拿等師兄,加上本身沒有「英人身份」的優勢,基拿比在阿仙奴的一隊難以獲得太穩定的上陣時間。其實基拿比在2013-2014球季,也有在英超獲得不少上陣(甚至正選上陣)的機會,表現對於一位18歲小將來說也是非常不俗的。但季尾其他主力復出加上基拿比期後受到膝部傷患,亦令他錯失了在球隊奠定位置的良機。之後,基拿比在2014-2015球季便差不多受盡傷患困擾,而往後一季基拿比在外借西布朗期間便難以適應教練普利斯的戰術而被打入冷宮,回到阿仙奴基拿比也再次受到大小傷患所影響。一連串的不幸,加上踏入20歲之齡需要穩定的上陣機會,趁大賽打便選擇從新開始新的一頁是人之常情,這也非雲加的錯。由於選擇離隊時合約只剩下一年,加上奧運會完結是轉會窗關閉前的幾天(8月尾),雲加得知他的離隊意願後也只能在轉會窗剩餘的幾天內平價放他走,否則阿仙奴便只能等他自由身轉會,一無所有。

基拿比選擇了回流德甲的雲達不來梅,德國傳媒當時對這單交易有着不同的報導。德國的足球權威媒體《踢球者》認為拜仁慕尼黑在這交易中扮演着協助雲達不來梅羅致基拿比的角色,兩隊之間有着一些隱藏的條款,拜仁可以最後獲得基拿比。而第一季就像是拜仁間接「外借」基拿比給雲達不來梅一樣。基拿比也因為一早便知道拜仁是幕後主腦而決定離開阿仙奴。

但雲達不來梅的體育總監,前德國國腳鮑文(Frank Baumann)卻向傳媒表示,和阿仙奴的交易是完全和拜仁無關的。這一度令到向來是德國良心媒體的《踢球者》的誠信受到質疑,但踢球者當時堅持他們的報導,認為拜仁慕尼黑在這交易中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期後在2017的1月,雲加在記者招待會中表明,拜仁慕尼黑的名字曾在交易中出現 (At the time it looked like Bayern Munich were behind it),但他們最後是和雲達不來梅談判的。雲加似乎答得甚為隱晦和小心。 (http://www.espnfc.com/story/3046707/arsenal-manager-arsene-wenger-bayern-may-have-had-gnabry-role)

6月8日,基拿比在個人的社交網站表示自己將會離開效力了一季的雲達不來梅,並表示其合約裡的買斷條款已經被啟動。德國當地的傳媒報導,他的經理人和賀芬咸常常保持着緊密的聯繫,看來基拿比的下一站是賀芬咸這下季將會打歐聯附加賽的球隊。但三天後,拜仁慕尼黑的官網則宣佈基拿比正式成為他們的一員。”踢球者”在一片質疑聲音中再證實了他們依然是德國足球的權威,基拿比離開阿仙奴從來不是為了在雲達不來梅證明自己,而是希望在德國球員的「聖地」拜仁慕尼黑揚名。盡管德國球員知道在拜仁慕尼黑的上位機會也許渺茫,總會有一個想法是在拜仁慕尼黑闖一闖的。這是德國球壇常見的現象。

但這又是否基拿比應該行的一步? 當然洛賓和列貝利這對”2R”組合分別已經33和34歲,拜仁有必要在兩翼的位置尋找合適的接班人。從剛剛結束的球季所見,即使列貝利已有下滑跡象,向來懂得安撫名牌和重視經驗的安察洛堤也視他為主力;洛賓則依然保持頂級水平。這情況令到陣中的兩位當打翼鋒高文和杜格拉斯-哥斯達也苦無出頭天。法國的年輕快翼高文在去季只得10場正選落場的機會,巴西國腳翼鋒杜格拉斯哥斯達則因嚴重欠缺上陣機會而要求離隊。安察洛堤重用老將和名牌的性格,令拜仁慕尼黑的老化跡象越見明顯,也令青老的接軌方面無止境地延遲。我們今季亦見到一支平均年齡超過30歲的拜仁慕尼黑在歐聯作賽。

安察洛堤其實除了上述的兩人,對甘美治,連拿度-山齊士和梅拿等當打球員的使用也飽受質疑。如果基拿比只是以第4翼鋒的姿態加盟拜仁慕尼黑,那他的上陣時間是否只能和今季的高文和杜格拉斯哥斯達相約? 在安察洛堤不太喜歡輪換下,基拿比的情況相當不妙。在世界盃年,這轉會確實冒險。

《踢球者》在這時候便表示,基拿比也有這憂慮,所以他有機會被拜仁外借到賀芬咸一季確保上陣時間。而在賀芬咸亦有可能殺入歐聯決賽週,這樣的磨練對尚年輕的基拿比來說是好的。這亦是德國傳媒報導基拿比的經理人和賀芬咸常常保持着聯繫的原因。

另外,拜仁慕尼黑主席漢尼斯最近在記者招待會中表示球隊太倚重外援,希望能夠在未來減少海外收購,再重視本土球員和青訓的發展。但這是否好事? 球迷怕的,往往就是拜仁或漢尼斯的好心造壞事。即使今夏已經羅致了三名德國國腳魯迪(Sebastian Rudy)、蘇利(Niklas Sule)和基拿比(Serge Gnabry),作為德國球迷也只有擔憂而不是為他們高興。

像古沙(Mario Goetze)、拉奧(Tobias Rau)、彼得臣(Nils Petersen)、舒拿達夫(Jan Schlaudraff)和洛迪(Sebastian Rode)等人也都如此,他們是德國足壇曾經的本土新星,出名不久就受到拜仁的邀請。他們盡管受到傳媒和球迷的懷疑,卻堅信自己做出正確的選擇。但現實是殘酷的,他們根本沒有做好在拜仁立足的準備,反而錯過了進一步發展的重要一兩年時間,離開拜仁后也沒有太大作為。同樣是在本世紀來到拜仁的哥列茨(Andreas Görlitz)則更加可惜,他原本在加盟球隊後迅速坐穩主力右後衛位置,甚至入選國家隊,但是接二連三的傷病阻止了他的進一步發展。但當然球員如馬素贊臣(Marcel Jansen),普度斯基(Lukas Podolski),保路斯基(Tim Borowski),芬寧斯(Thorsten Frings)加盟時已經是國腳,來到拜仁也長坐冷板,在拜仁浪費數年光陰(甚至最黃金/進步最快的時期),最後鬱鬱不得志而離開。德語裡,”Bank”一字除了解作銀行外也能解作後備席。2007年傳媒曾除笑拜仁的後備席為Deutsche Bank(德意志銀行/後備席),因普度斯基丶贊臣等多位當時的德國國腳也同時坐在後備席。

年輕球員有一個球季的出色表現後,心雄想加盟大球會(特別是拜仁這間班霸),很正常。但這也是一個很大的賭博,也許有人覺得用兩年來碰一碰當上德國班霸的運氣很值得。但別忘了拜仁也很現實,他不會特別培養你,只有當你達到正選水平你才有機會上陣。年青球員浪費兩年在後備席沒上陣機會走根本不會進步,也可是他們球員生涯最黃金,最需要進步的時期。

近幾年就只有湯馬士梅拿和畢斯圖巴能被拜仁慕尼黑培養,並在及後在一隊得到正選,但也是2009-2010球季(雲高爾任教練)的事了。其他球員如拿姆,卻奧斯和艾拿巴也因無上陣機會要遭外借來吸取經驗,更有說如拿姆沒在19歲時被外借到史特加而選擇留在拜仁,他根本之後也不會有上陣機會。

但重點是,他們都是在其他球隊培訓和成長,而不是在拜仁。年輕的德國球員們,加盟拜仁真的要慎重考慮。漢尼斯的”FC Germany” 之夢,其實從來也是失敗而回的。反而,賀芬咸、弗賴堡、史浩克04、科隆和利華古遜便會是真正重用本土年輕球員的隊伍。

基拿比的軌跡,他的前途,現在還有很多未知之數。下一季是否要留在拜仁慕尼黑賭一把,還是要在賀芬咸繼續他的外借生涯? 看來他也非常被動。今年的7月,基拿比便會踏入22歲之年,也是時候想想在一個地方停下來穩定地發展了。而那地方是否「德國足球聖地」的拜仁慕尼黑? 從近年拜仁慕尼黑的取態來看,基拿比可能選擇錯誤。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