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誠何價:拉奧拿固然要鬧,但當拿奴馬也未免寡情薄倖 | 甘@體波台

星期四晚,米蘭總裁法索迪宣佈球隊新星當拿奴馬拒絕續約,意味他於2018年夏天轉會窗前必定離隊。消息傳出,整個米蘭市及網絡界言論傾巢而出,當拿奴馬是二五仔、反骨仔、戲稱他為Dollarumma、燒波衫、網上改圖,只一天時間就由少年英雄變成米蘭球迷的過街老鼠。

 

這次事件很難避免直指罪魁禍首是其經理人「吸血鬼」拉奧拿,經理人在球員續約的角色是舉重輕重,而在這次續約的重要性相信也是不能否定的。無疑,拉奧拿在球員與球會之間的「吸血歷史」厚如黃頁,最出名莫過於去年普巴的一億轉會費中,究竟中間抽了多少分成?實際可能遠超現時二千萬歐元的報導。拿玻里的Icon人物咸錫同樣是拉奧拿的客戶,咸錫在效力拿玻里十年期間,多次與曼聯、阿仙奴、車路士和皇馬傳出緋聞,拿玻里主席迪羅倫斯多次公開指責拉奧拿喜歡慫恿球員轉會。今次轉會事件,有指兩件事令拉奧拿和米蘭交惡:一是拉奧拿希望在合約中增加「如果米蘭打不成歐聯,便可以以1000萬歐元違約金轉會」;二是體育總監米拉貝利繞過拉奧拿直至與當拿奴馬的家人聯絡,惹起拉奧拿的不滿,故在最後的談判中,拉奧拿要求法索迪在談判中,米拉貝利不能參與。不過,是次續約拉倒,拉奧拿有多少好處?拉奧拿慫恿當拿奴馬加薪,甚至向米蘭獅子開大口相信是不爭事實,除非拉奧拿已經一早與祖雲達斯或皇家馬德里談妥必須在今年夏天轉會,從轉會費中得到經理人簽字順,否則到下年夏天時,以自由身轉會的當拿奴馬對拉奧拿有多少利益?

 

不要忘記,當拿奴馬生於意大利南部拿玻里Castellammare di Stabia,6歲時曾效力拿玻里市這間球會,直至13歲時到國際米蘭試腳。記者會後,最先在國際米蘭留意到當拿奴馬有優秀潛力的球探Giocondo Martorelli已公開表示「一早預料這個結果」,並指當時他答應與國際米蘭簽約,最終以25萬歐元加盟了AC米蘭,並暗示當拿奴馬反口,他本人及其家族並不簡單。

當拿奴馬今年被米蘭力捧為新一代旗幟,16歲280天之齡獲米赫洛域力排眾議,首次在意甲上場。續約前數星期,當拿奴馬表示希望在米蘭找一所大房子代替現時的宿舍;去年年底,當拿奴馬為米蘭贏得意大利超級杯時,表示很高興為米蘭贏得錦標,期望可以為球隊贏得更多榮譽;直至今年次回合賽事,米蘭再戰祖雲達斯時,完場前一次爭議十二碼,各球員及球迷均表示球證偏坦祖雲達斯,而當拿奴馬難掩憤怒之情,亦親吻隊徽作為愛米蘭的表示。在傾談續約過程中,米蘭願意給予稅後450萬歐元年薪予當拿奴馬,該年薪是米蘭之全隊之冠及世界門將位列第三。當拿奴馬多番強調自己愛米蘭,但在關鍵時去了國家隊報到。

在現今(金?)足球世代,加上他的經理人是著名的「吸血鬼」拉奧拿,球迷要當拿奴馬成為米蘭的One Club Men,可以說是橡木求魚的一件事。世間能有多少個咸錫,面對巨大球會垂青及金錢誘惑下,仍可將拉奧拿辭退?不過,最低限度,不少球員表示渴望找到更大球會和更高人工的同時,都會盡力為母會爭取利益,例如保方效力帕爾馬期間,帕拉馬特深陷財政危機,需要折賣球員套現,保方也寧願到帕爾馬的宿敵祖雲達斯,為球會爭取更多的轉會費;數年前華倫西亞同樣需要大筆資金,施華和馬達也願意轉投出更高轉會費的英超球會,日後他們仍然受到英雄式的對待。星期四晚舉行的記者會,法索迪的講辭中指「拉奧拿告知是球員決定,並與經濟上無關」,當然這種官式腔調可信性有幾高不得而知。而球員和經理人的關係千絲萬縷,球員能像咸錫般可決定自己命運?就在記者會同時,看了內地媒體與董方卓的專訪,董方卓明言自己在比利時時也不急回曼聯,奈何球會和經理人迫使無奈接受,球員往往可能都掌握不到命運。可是觀乎整個續約過程引致的結果,當拿奴馬即使沒有100%控制權,但其所作所為也太難看太無情了。

當然就現在掌握的資訊,很難一下子作道德判斷誰是始作佣者,只有時間可以證明一切。作為意大利球迷,眼見一位年青新星成為過街老鼠相當可惜,也不禁嘆息經理人和金錢在足球世界的魔力。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