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際八爭:B組 | 寸咀足球組

洲際國家盃是「超級熱身賽」嗎?這是其中一小部分功能而已。如果球隊期望改善國際足協世界排名,洲際國家盃就要拚盡,因為它在評分機制的級別等同其他洲際大賽。如果球隊期望提升中立場地作賽的適應能力,洲際國家盃更是不可多得的良機;例如2013年洲際國家盃的大洋洲代表是大溪地,即使實力明顯遜對手兩籌,大洋洲以外的國家根本不會在國際友誼賽約戰這個島國,這衍生了最少兩個新考驗:一是考驗國家隊整理情報的能力,二是考驗球員的心理狀態。寸咀哥在《洲際八爭一》系列「舊事重提」,絕非無的放矢,因為B 組有兩支球隊令人滿腦子疑問。

2017年初撰寫《叫糊十六飛》系列時,寸咀哥想不到喀麥隆比預期更有冠軍相;喀麥隆能夠以黑馬姿態勇奪非洲國家盃冠軍,比利時裔領隊Hugo Broos 功不可沒,也突顯不賣老帥賬的球星完全錯判形勢。寸咀哥不會武斷Broos 是個記仇的人,然而Allan Nyom、Joël Matip、Maxime Poundjé、Ibrahim Amadou 與Guy N’Dy Assembé 自放棄參加2017年非洲國家盃後未獲徵召,Eric Maxim Choupo-Moting 雖已歸隊卻落選洲際國家盃大軍名單,中場André-Frank Zambo Anguissa 成為唯一「倖存者」;Broos 也棄用了後防主將Nicolas Nkoulou 與剛季表現平平的Clinton N’Jie,看來老帥打算照版煮碗再次炮製驚喜。平心而論,Broos 是典型按狀態點兵的領隊,正如門將Fabrice Ondoa 在國家隊近況不差,老帥還是重召阿積士門將André Onana;從巴塞隆拿青訓到喀麥隆國家隊,Ondoa 與Onana 的表兄弟之爭一直是非洲球壇的矚目話題,就算Broos 屬意Ondoa 出任正選,Onana 只需一個機會已經扭轉形勢。該隊亦完整保留2017年非洲國家盃奪冠防線,Ambroise Oyongo 與Collins Fai 分任二閘,Adolphe Teikeu 與Michael Ngadeu-Ngadjui 合作扼守中路;Oyongo 剛在2019年非洲國家盃外圍賽觸傷髕腱,需要接受手術,Broos 卻未有補選其他球隊,左閘空缺相信由另一冠軍功臣Ernest Mabouka 補上;若二閘再有球員傷病停賽,闊別國家隊兩年的Jérôme Guihoata 將是最後選擇。Teikeu 與Ngadeu-Ngadjui 的組合較任何一個二閘組合穩健,因此Broos 續用4-4-2陣式的話,只有要求後防更嚴守紀律。

有時候,Broos 把Ngadeu-Ngadjui 推前加強雙防守中場的搶截能力,然而Georges Mandjeck、Sébastien Siani 與Arnaud Djoum 保持水準,加上Anguissa 歸隊,喀麥隆中場實力其實不差。Mandjeck 勝在踢法硬橋硬馬,卻嫌偶然過猶不及,Anguissa 能否補其不足,絕對是喀麥隆爆冷的關鍵;Siani 與Djoum 同屬遠射好手,隨時再有意外收穫,但Broos 放心純粹安排這對進攻中場出身的「滄海遺珠」鎮守中場嗎?Broos 寧願改行4-3-3陣式也不會冒這個險。當然,喀麥隆的質素只宜打效率,所以老帥依靠在前鋒與翼鋒屯重兵,甚至攻其不備派出名不經傳的人選攻堅,所以艾達治新晉前鋒Moumi Ngamaleu 與彭拿典奈高斯右翼Olivier Boumal 絕為陪跑的「新鮮人」。隊長Benjamin Moukandjo 相信繼續串演左翼,Karl Toko Ekambi 擔任副車;正選右翼則是2017年非洲國家盃最佳球員Christian Bassogog,縱然此子改投河南建業令人摸不著頭腦,但他在前線的擾敵能力出眾,說不定再次「盲拳打死老師傅」。雙箭頭方面,寸咀哥暫時未懂欣賞Robert Ndip Tambe 的價值;Jacques Zoua 把握力一般,理論上串演翼鋒的效益更大,所以Broos 按奈不住把Moukandjo 調回前線夥拍Vincent Aboubakar,其實不足為奇。Aboubakar 的能力未必可以超越前輩,但他不像Choupo-Moting 般臨門一腳令人嘆息,對喀麥隆而言已是一大喜訊。

在洲際國家盃歷史上,甚少首次參賽的球隊成為賽前奪標熱門,因此智利是個不一樣的例外。領隊Juan Antonio Pizzi 自2016年掌帥後,智利捧走了百週年美洲國家盃,卻在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踢得不甚如意,究竟是球隊實力見底?還是Pizzi 的功力有限?今屆智利大軍絕對經驗豐富,只是鋒線引入外界不甚了解的新血,能否為球隊帶來新動力?無論排出4-2-3-1或4-3-3陣式,Pizzi 的戰術風格跟前幾任領隊相若,分別在於智利的壓迫踢法由整體矩形壓迫演變為靈活壓迫,有時候令人又愛又恨。老牌門將Claudio Bravo 一直見證智利在國際賽冒起,不過剛季表現難免惹來批評;只要Bravo 發揮平均水準的話,Pizzi 沒有迫切把Bravo 的老對手Johnny Herrera 升格正選,寸咀哥反而留意第三門將Cristopher Toselli 能否成功接班。事實上,Pizzi 復用四人防線後,Bravo 把守最後一關的擔子輕了,因為智利後防的默契已經十分深厚。「毒龍鑽」Gonzalo Jara 的防守技倆確實夠狠夠賤,但他的球技倒是不差,而且較老拍擋Gary Medel 精明;寸咀哥明白智利的「迷你」後防面對高空攻勢特別難捱,中等身材的Medel 能夠演活中堅角色已經不容易,然而他不肯收斂踢法的話,紅牌被逐只是遲早問題。那邊廂,Pizzi 積極培育身形高大的Enzo Roco 接班,只是此子轉投藍十字後表現未見更進一步,反而球會隊友Francisco Silva 質素不算突出,由擅長的防守中場墮後串演中堅更稱職。智利的二閘部署沒有大太變化,右閘Mauricio Isla 儘管實力見底,判斷出擊與造就隊友入楔的時間確有一手;左閘續由Eugenio Mena 與Jean Beausejour 角力,Mena 雖在百週年美洲國家盃勇戰受傷,復出後表現保持水準,而且防守紀律一流,力壓側擊與死球專家Beausejour 成為正選,跟Isla 在兩側上落的節奏配合實在一絕。

智利中場人才可謂包羅萬有,除了Medel、Beausejour 與Silva 成功轉型後衛外,老將José Pedro Fuenzalida 近年串演右閘亦是一大驚喜,成為智利另一個收局專家。至於正宗中場人選,Marcelo Díaz 已經穩佔正選防守中場,然而剛季在切爾達的發揮有欠說服力。全能中場Arturo Vidal 依然是智利的「救世主」之一,他也有本事彌補中場各種漏洞;若Vidal 表現過分勇武或有傷在身,Felipe Gutiérrez 與Pablo Hernández 隨時候命補上,確保智利中場維持一般的爭奪優勢。近年Charles Aránguiz 的冒起分擔了Vidal 轉守為攻的責任,他的球場視野往往令人眼前一亮,可是Aránguiz 是智利中場防守最弱的一關,Pizzi 如何取捨值得關注,當然排出4-2-3-1陣式有利藏拙。Pizzi 今次點兵的驚超喜莫過於鋒線人選,事實上沒有Vidal 後上攻堅的話,智利的入球源頭高度集中在Alexis Sánchez 與Eduardo Vargas 身上。傳統上,Sánchez 在分組賽第三場才是真正進入狀態,今次會否打破常規?Pizzi 把Sánchez 移入中路,賦予此子最大的自由度,同時讓Vargas 出任最擅長的右翼位置,這是外界非常熟悉的進攻套路;當Vargas 在球會層面一直入球率偏低,國家隊層面卻一直入球率偏高,Pizzi 要維持這種非典型套路,難度與日俱增。短小精幹的Edson Puch 到百週年美洲國家盃終於冒起頭來,本身擅於個人突破,然而進步空間有限,因此Pizzi 的希望放在三位新貴Martín Rodríguez、Leonardo Valencia 與Ángelo Sagal 身上。Rodríguez 是最新冒起的靈巧翼鋒,Valencia 與Sagal 同樣是進攻中場出身,不過較現有的智利前鋒高大,Pizzi 的前鋒實驗能夠走得多遠?老實說不敢想像。

若說今屆洲際國家盃最不像樣的球隊,相信是「假亞洲代表」澳洲。相對宿敵新西蘭,澳洲具備更優厚的資源發展足球,惟發展至今仿未拋離宿敵。澳洲領隊Ange Postecoglou 可能是該國史上最成功的主帥之一,但他的戰術視野並不突出;有見澳洲晉身2018年世界盃決賽週的旅程出現暗湧,Postecoglou 竟然改行3-5-2陣式,令人費解。或許上天也覺得Postecoglou「倒行逆施」,今屆澳洲有兩大主將Mile Jedinak 與Brad Smith 因傷退隊,Postecoglou 又有什麼打算?徵召大批外流球員是否治本?澳洲的門將人選較為可靠,論質素Mathew Ryan 勝半籌,論狀態則是Mitchell Langerak 較具說服力;既然Langerak 在德甲打滾多年,終於成為史特加首席門將,長期屈居Ryan 之後難免有志難伸,值得Postecoglou 重新審視。該隊後防有剛季外借國際米蘭的Trent Sainsbury,但這位中堅已是新一代後防骨幹;Milos Degenek 從慕尼黑1860轉戰橫濱水手,表現不差之餘,在三人防線中更穩佔右中堅席位,可是警覺性仍有待改進;Ryan McGowan 早已在中超踢出名堂,然而踢法較為粗枝大葉;如今即將登陸葡超的胞弟Dylan McGowan 也升格成為大國腳,令澳洲中堅席位的競爭越演越烈,別忘記三人防線新佈局令擅於頭槌與攔截的Bailey Wright 重新上位。那麼,澳洲是否全面放棄慣用的四人防線?Postecoglou 只選了一對左閘Aziz Behich 與補選的Alex Gersbach,若要填補右閘僅得Behich、Degenek 與隊長Mark Milligan 可用;一旦該隊後防不堪一擊,後防變陣的本錢未免太少。

沒有Jedinak 在中後場護航,Postecoglou 非派Milligan 坐陣中場不可,只是這位老將從來不是省油的燈,誰能填補他的空缺?補選的James Jeggo 亦不是善男信女,可惜他在國家隊系統的時間太短,所以Postecoglou 更倚重Aaron Mooy 掌控中場;此子剛協助哈特斯菲爾德歷史性升上英超,處理死球與傳送能力不俗,即使在國家隊主要擔任中場甚至進攻中場,要求Mooy 墮後擔任指揮官未嘗不可;2015年亞洲盃最佳球員Massimo Luongo 的能力更接近Jedinak,事實上這位昆士柏流浪中場守優於攻,兼具二傳手功效,讓Postecoglou 有條件保留Milligan 作收局之用。至於上季在英冠腳風甚順的Jackson Irvine,畢竟具備後上殺手的條件,相信串演防守中場的機會不大。Mooy、Irvine 等已經陸續分擔Tim Cahill 的後上攻堅任務,然而較有Cahill 風釆的中場殺手其實只有Tom Rogic;Rogic 的造詣亦是不過不失,然而他兼修五人足球,所以走位切入獨具心得,誠為澳洲反撲的一路奇兵。鋒線方面,Postecoglou 繼續安排Cahill 出任前鋒,也是一種保育老將的方式,不過老大哥近期在2018世界盃外圍賽也是後備上陣為主,證明Tomi Juric 甚至Jamie Maclaren 即將順利交接,特別是Maclaren 在小國腳時代已是入球好手,說不定成為澳洲的秘密武器。另一方面,Postecoglou 應該擔心三位翼鋒James Troisi、Robbie Kruse 與Mathew Leckie,因為他們的共通點不限於把握力欠奉,而且發動攻勢時亦有粗疏的一面,雖然這跟澳洲的踢法一脈相承。

B 組另一支禍福難料的球隊是應屆世界盃冠軍德國。假如德國在洲際國家盃前夕的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並非遇上聖馬力諾,領隊Joachim Löw 未必如此肆無忌憚大攪實驗陣容。另一方面,Löw 排出實驗陣容也有點「委屈」,跟21歲以下國家隊領隊Stefan Kuntz 妥協,讓Yannick Gerhardt、Jonathan Tah、Maximilian Arnold、Serge Gnabry 與Max Meyer 出戰21歲以下歐洲國家盃,然後Leroy Sané 與Diego Demme 接連傷出,究竟這些因素為Löw 鋪排開脫的藉口,抑或另有啟發?這位名帥利用洲際國家盃的機會作為Marc-André ter Stegen、Kevin Trapp 與Bernd Leno 的考核,及早籌謀Manuel Neuer 的接班問題,但ter Stegen 是否佔有明顯競爭優勢?Trapp 是否具備「遲來先上岸」的本錢?Leno 又能否為自己剛季的表現平反?寸咀哥期待Löw 利用分組賽每場考驗其中一位門將。後防方面,Löw 還是準備隨時回歸四人防線,Shkodran Mustafi 肯定是正選中堅之一,那麼其他人選該如何調度?如果不介意Antonio Rüdiger 跟粗中帶幼有一定距離的話,這位混血兒可以跟Mustafi 互補不足;如果不介意Matthias Ginter 步速稍慢與攔截不夠果斷,他的打法尚算務實,當然司職防守中場才是更佳出路;如果不介意稍欠火喉,Niklas Süle 有潛力跟Mustafi 並駕齊驅。如果正宗中堅人選不夠說服力,Emre Can 絕對有能力串演,亦不算暴殄天物,反正根據Löw 的3-5-2陣式,Can 可以因應需要化身影子中堅;把Joshua Kimmich 與Jonas Hector 納入三中堅,楚材晉用太容易出事了。

無論Löw 是否執意趕上3-5-2陣式的風潮,德國的人才庫絕對可以滿足這套戰術需要;Kimmich 鎮守右路固然是高風險、高回報,然而Hector 以實際行動證明Löw 有眼光後,可以多給Kimmich 一次機會;相對而言,Sebastian Rudy 在右路發揮更教人放心,Löw 倒是堅持此子留守防守中場,看來這位名帥還想認真考核小將Benjamin Henrichs 能否勝任右翼衛。寸咀哥也樂見Löw 提攜死球專家Marvin Plattenhardt,更關注會否把這位正宗左閘推上左中場。中場方面,由於Demme 傷出後未有補上其他人選,防守中場除有Can、Rudy 與Kimmich 可供調用外,還有什麼應變方案?Leon Goretzka 分擔中場防務不成問題,只要他的足球天賦在於鋪橋搭路與後上攻門;Kerem Demirbay 有足夠條件墮後出任中場指揮官,惟此子極需要加強鍛鍊攔截。話分兩頭,《寸咀足球組》Facebook 專頁曾經指出,Löw 把Julian Draxler 移入中路符合公平原則,成敗關鍵不限於Draxler 本身的體能質素,而且他能否拿捏反守為攻、由攻轉守的分寸。那麼,Draxler 移入中路是否等同讓路Amin Younes?Julian Brandt 改任右翼才是真正讓路。Löw 期望Younes 上陣可以加強球隊的反擊本錢,不過在3-5-2陣式起用Younes 主理左路風險較大,所以Draxler 重操故業仍然較可取。另一方面,德國只餘三名前鋒可用,Lars Stindl 與Sandro Wagner 本身是一個互補前鋒組合,Wagner 只要在適當時候現身禁區,他的入球收穫可能挺豐富;Stindl 只要做好二傳手任務,德國可以輪流後上攻門。不過,兩人的實力大致見底,假如Löw 不用Younes 推上鋒線的怪招,只有豪賭Timo Werner 在鋒線獨步天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