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球壇,今不如昔 | 小陽

在探討「現今球壇,今不如昔」這個現象前,我們必須對球員的發展路向有所認識。

每名青年球員透過完成所屬球會的青訓系統後,便與球會簽下職業球員合約,正式踏上職業足球員之路。

當球員初出茅廬數載後,便會慢慢開始為自己在球隊的位置定位,究竟是常規正選?後備殺手?抑或是輪換球員?發展好的,固然可以留在原有球會繼續比賽,再加上天份、實力,際遇等因素,逐漸成為球隊的核心,甚至隊長。至於那些不被重視的,就會選擇離隊他投,為的就是找到一間適合自己踢法的球會,延續球員生涯,又或被球會視為製成品轉賣至其他球會賺取利潤。

如果所屬球會具備一定實力及財力,球會便可透過媒體和廣告商大肆宣傳把旗下球員打造成為球星:例如當年碧咸和维多利亚兩人打得火熱,曼聯便乘勢借助廣告商的影響力把碧咸打造成為一名足球明星,碧咸或許是歷史上最能夠把體育,商業和娛樂融為一體的足球員,成就前無古人,無論來者如何追趕,當中的震撼力和受歡迎程度都略有不及。

而當到達職業生涯顛峰時期,那些足球天份特別高的球員會表現得揮灑自如,與別不同(馬勒當拿,柏天尼,施丹,朗拿甸奴,恩尼斯達),可以透過出眾的個人天賦在比賽中逢人過人,展現出優雅的球感,達致「人球合一」。

至於那些具備領導才能的,就會被球隊視為領袖級球員(馬圖斯,謝拉特,泰利)。隨後,當帶領球隊獲得一些獎項,再加上個人魅力,更可獲提名角逐成為足球先生,爭取個人獎項。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球員透過踢球方式在所屬位置上帶來突破,這類球員被稱之為劃時代球員,但為數不多,可能需要三十至四十年才出現一至兩位:


遠有70年代「全能足球」代表人物告魯夫,「自由人」碧根鮑華,近代則有「清道夫門將」紐亞。

到了三十而立,當球員的體能及競技水平出現滑落時,球員經理人就開始為球員職業生涯的最後一份合同爭取最大利益,當中涉及多方面考慮。選擇留下來的球員,會因應教練安排,從而接受比賽時間逐漸下降,繼而淡出主力位置,讓年輕一代接班(朗尼、泰利);而球會亦會因應該名球員多年來的付出(例如為球會上陣超過數百場、又或成為球會歷來入球紀錄保持者等因素),視之為球會的傳奇人物,球迷亦會視該名球員為球會名宿(拿鐵斯、馬甸尼、辛尼迪和托迪)。

至於那些接受不到上陣時間減少的球員,便會選擇離隊他投繼續證明自己,又或體驗其他聯賽風格(沙維,派路,林柏特)。

每名球員的職業生涯大概如此,不論出身如何,經過接近15-20年的職業生涯後,媒體和球迷都可以根據他們的成就,對球會的忠誠度、球品等因素,從而把他們歸納為一名什麼級數的球員。

現今球員發展之路不同的主因

商業味太濃,薪金過高,容易導致球員迷失方向;社交媒體和娛樂產品的湧現影響球員作息時間;轉會市場的顛覆令整個職業生涯中只效力一間球會的球員已成稀有品種,球員為冠軍選擇轉會和年老掘金成為大勢所趨,同時間亦影響青年球員的發展空間;陣式戰術轉變又是另一個對球員影響深遠的因素(此部分留在往後文章探討)。

商業化

足球與商業在現今世代已經不可分割,越來越多球員擔任不同品牌的代言人,更會憑著自己在球壇的名氣推銷自家品牌,賺取更多,遠有碧咸的DVB,近有C朗拿度的CR7,球員對自身利益的重視程度甚至凌駕於球會。而且,昔日是由球會打造旗下球員成為球星,現今卻變成球星借助球會的名氣來推銷自家品牌。

迷失方向

隨著網絡世界消息一傳千里,現今球員「一球成名」的例子越來越多,在短時間內被傳媒大肆吹噓,很容易令心志未成熟的青年球員動搖,甚至態度也會改變。再者,現今球員的身價越來越高,週薪動輒數萬鎊,所謂人心肉做,受聲色犬馬所引誘也屬「正常」,連帶間接影響日常操練的表現。另外,薪金越高,球員也並非必然賣命:以鲁尼為例,自從拿著超高週薪後,每季表現幾乎每況愈下,無論門前觸覺或於前場的震懾力都逐步減退,於今季更淪為後備。

瘋狂的轉會市場

在大球會壟斷市場越來越嚴重的情況下,對青年球員的收購已達寧濫莫缺的地步,像皇家馬德里最近宣佈以4500萬歐元的天價,從法林明高簽下年僅16歲的巴西前鋒雲尼施奧斯,震驚球壇,雖然此子仍會留在法林明高比賽,直至2019年7月,待滿18歲才正式加盟,但對一位還未曾在職業聯賽中比賽過一季的球員來說,此天價簡直是天荒夜談。再者,各大主流聯賽的爭標隊伍與中游分子的距離亦越拉越遠,當球員效力一支球隊良久未能奪冠時,便開始考慮尋求新挑戰,既可證明自己實力,又可借轉會提高身價,為自己足球事業邁向另一個層次。於是乎,間接造成現今球壇轉會次數越來越頻繁,要再出現在職業生涯中只效力一間球會的情況幾乎不可複製,亦促使球員的發展路向跟昔日不同。

掘金

今時今日的物價指數已經不能與過去同日而語,球員有時候在職業生涯末期為自己爭取最大利益也為現實而已。在球迷角度,當然感到可惜,始終不能以One-club man 方式結束球員生涯;在球會角度,就以薪金,競技狀態,對球會的長遠發展,以及在更衣室的影響力等因素作考慮。但對球員本人而言,當原屬球會不能保證其主力位置時,又或在薪酬談判未能達成共識時,為了生計,都會選擇離隊。


當回憶起2007年碧咸由皇家馬德里轉投美職聯的洛杉磯銀河時,便會發現其巨大的歷史價值。碧咸當初願意到美職作「開荒牛」,肯定已經從商業角度上作出過詳細分析;至於競技水平,美職聯的比賽強度並不是第一考慮因素。而美職自碧咸加盟後亦變得更受注目,其餘球隊紛紛仿效洛杉磯的球星策略,不約而同向一眾接近退役年齡或年過30的歐洲球星招手(林柏特、謝拉特、大衛韋拿、派路),務求憑藉球星效應換來更大的商業效益,吸引廣告和贊助商的目光。

因此,碧咸此舉可謂為一眾歐洲球員打開了一道「搵食」大門。而隨之而來的,便是一些聯賽歷史背景不夠厚,且吸引力不足,但卻願意大灑金錢兼大力推廣足球發展的國家,例如中東球會、中超,甚至印超。

這些發展中國家的聯賽起初皆以銀彈政策吸引球星加盟,以球星為核心帶領陣中球員成長。但經過數年運作後,其運作模式開始作出改變:以財大氣粗的中超為例,一眾中超球會開始仿效班霸廣州恆大的轉會策略,由當初收購年過30的歐洲球星,例始杜奧巴、安歷卡,卡希爾等,改為招攬在巴甲發揮出色的球員,甚至向一些在歐洲球會失落正選的前國腳埋手,例如馬天尼斯、奧古斯都、奧斯卡、德士拿、拉美利斯等。鑑於新一批到中超掘金的球員仍處於當打年齡,間接提升聯賽的競爭力之餘,中國球員經過長時間的對抗,對中國足球長遠發展當然是好。

總結
我們很難量化商業因素對球員的影響,加上球員發揮失準的原因有很多,例如賽前的睡眠質素,臨場運氣等,但不能否認的是現今社會運作模式已經轉變:

球員與經理人為爭取最大利益經常在轉會和續約問題上一拖再拖,球會與贊助商又因商業因素需作出讓步:例如巴塞隆拿就曾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卡塔爾航空,日本樂天株式會社(2017/18年球季開始)合作,打破球會超過100年未曾在球衣胸前印上任何廣告的傳統。還有,球員活躍於社交媒體,某程度上是借此為自己保持人氣,也會影響到作息時間。因此,現今球壇,今不如昔,並非沒因。

當然,要仔細探討今不如昔這個現象,又怎只得上述幾個球場以外的因素呢?下回將從其他角度繼續分析。

待續…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