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令意大利球迷滿意的u21歐洲國家盃|甘@體波台

意大利的U21歐洲國家盃之旅正式完結,今屆意甲場上的青春風暴讓球迷投射了一個宏大的主觀期望。不過在過程上的突兀,結果出來是給球迷雷聲大雨點小的味道。如非丹麥及德國的「幫忙」,恐怕連晉級四強的機會也沒有。

如果從迪拜亞治奧幾場的排陣看,他心目中最強的十一人的是以中鋒比達拿、兩邊「紫貝」、「綠貝」貝拿迪斯治和貝拉迪為首的攻擊組合;中場三位是隊長巴拉斯、柏歷堅尼及加利亞迪尼;後防是巴拉卡、卡達拉、魯加尼、干迪和門將當拿奴馬,這個配置不論在球會或國家隊層面上,最具豐富經驗及星味的。

不過,今屆四場比賽都看到個別球員暴露了不少缺點:比達拿的埋門能力一直被咎病、貝拿迪斯治的幼嫩、貝拉迪不擅長連續盤帶;中場組合缺乏創造力,柏歷堅尼的長傳和短傳欠時機及準繩;後防干迪的攻強於守和魯加尼「騰雞」等。

這支星級意軍是否如此不濟?如果如此不濟何來星級?當然這是球員缺點,但以上球員在意甲賽場都證明了自己有獨特的個性:比達拿的支點作用及二傳、貝拿迪斯治的遠射、貝拉迪的埋門;基艾沙的一對一突破能力、加利亞迪尼的防守站位及長傳和柏歷堅尼的跑動、魯加尼的攔截及用球、卡達拉和干迪的後上助攻,這些優勢在剛過去的意甲球季都能夠展現出來。可是,迪拜亞治奧手執好牌,卻只懂將一班星級球員擺在球場,毫無章法可言,猶如多道好材料,卻不懂烹調方法一樣。

迪拜亞治奧曾經在去年訪問中大談薛文是影響他的恩師(羅馬及布雷西亞年代二人曾合作),所以球風師承薛文,崇尚進攻,也執著於433陣式,不過對於他手下的配置是否合適踢433呢?四場比賽,眼見比達拿作為正中鋒是孤立無援,經常出現一對二的情況,粗枝大葉不擅突破的比達拿要單騎突破對方是相當困難。迪拜亞治奧要求兩翼拉闊用盡球場闊度,貝拿迪斯治及貝拉迪長期居於邊線位置,與比達拿的距離相隔甚遠,即使比達拿成功作為支點也缺乏幫助;貝拿迪斯治被安排左路同樣莫名奇妙。雖然貝拿迪斯治左腳居左邊看似合理,但在費倫天拿時多掩藏在中鋒身後或靠近右邊,他擅長的左腳推大位再吊高波到遠柱或遠射也是他今季獲得不錯數據的原因,但在左路他不能一對一落底線及用盡球場深度,又不能左腳拐推入大位,最後僅成為邊路的駁腳球員,豈不可惜?上文已提及貝拉迪的缺點,如他沒有輸送及遠離球門,僅用其一兩步的盤帶很難發揮最大威力。雖然他今季傷後更著重助攻,但也是到了樽頸位時,是時候到大球會競爭及磨練,又或改變踢法,如恩斯尼一樣更著重與隊友做小組組織和轉邊傳球,否則在重集體意志的大國腳,其實沒有任何發揮空間可言。

中場創造力不足,不能以小組推進,僅靠長傳給比達拿做支點;迪拜亞治奧解決不到問題,助攻力強的干迪多前插堆積人數同樣彌補不了前場不足,中後場也「兩頭唔到岸」。今屆五個入球,對丹麥兩次靈光一閃,對德國和捷克都是把握到對方犯錯,對西班牙的遠射,都見到球隊在open play的不足。

當然迪拜亞治奧最奇怪莫過於第二場對捷克,突然輪換四名球員,格拉斯對中堅的保護不及加利亞迪尼,卡達迪今季在拉素及熱拿亞狀態不足延續至此,卡拉比亞助攻能力比巴拉卡更弱,費拉利在克羅托內時的低位防線,可以發揮到其攔截準繩的優點,但魯加尼同樣不擅上搶,結果兩人未可以到一對中堅一凹一凸的化學功效,這次輪換幾乎重覆1996年分組賽的覆轍,真令人摸不著頭腦。

其實要好好運用這班球員,不妨可以仿效大國腳嘗試用352。以第二段提及的十一人為例,除了貝拉迪、巴拉斯、柏歷堅尼和巴拉卡在球會並非擅踢352外,其餘的球員對此陣都有一定的認識。比達拿在雙中鋒下可以成為支點,為另一位拍檔開路及有更多第二點支援。魯加尼和卡達拉在三中堅下可以有更多用波的空間,多一個中堅也減低了魯加尼的壓力,干迪充任翼衛也可以被解放,無後顧之憂助攻。當然,現在有點馬後炮,而且迪拜亞治奧的433陣式某程度是將貝拉迪塑造成球隊的核心而設,352就需要有放棄貝拉迪的勇氣。如果不用352,將貝拿迪斯治重回中路,起用單對單突破能力高的基艾沙在邊線,也可以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當然,這個配置要放棄的是隊長巴拉斯,但這個改變相對較易,至少迪拜亞治奧在第二輪也收起了巴拉斯。

迪拜亞治奧的堅持及戰術失效,加上對捷克的輪換,可以見到迪拜亞治奧執教能力的不足。雖然在成績上打入四強,被超班的西班牙淘汰,從成績上看似有交代,但這次U21賽事除了要成績外,更重要的著眼點是前文提及,應以如何發揮球員最大的功用為大前題。今屆整個賽事除了對對西班牙的上半場那種堵塞線路防守和反擊是較像樣外,其餘時間難以令意迷覺得合格,希望雲杜拉能就看在眼內,而個別球員要與國家隊連接仍然需要進步。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