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J-LEAGUE 半程總結:奬金刺激,競爭空前激烈|星庭

 2017年對日本足球十分重要,是變革的一年。高額版權費帶來了球會營運思路的改變,每支球隊都更有動力,也有危機感。新形勢下球隊對戰績的要求非比尋常。從去年季末到今天,40支J1+J2球隊中已有16支換帥,壓力之大可見一斑。

賽制改變及影響

2017年對日本職業聯賽來說是嶄新的開始。此前兩年為增加收入,J1聯賽實行「附加賽」制,靠季後賽和總冠軍賽決定當年聯賽冠軍誰屬。 2017年開始,日本職業聯賽版權售出10年2100億(日元,下同)高價,J1聯賽隨即取消不甚合理的附加賽。

有了財政支持的J-LEAGUE管理者加大了投入。資源分配上,J1球隊將獲得蛋糕中的大份額,剩下J2、J3再分;J1的前4名特別是冠軍,不僅當年獎金增加,還將獲得一筆未來數年支持青訓投入的不菲金額;日聯盃規定決賽前每戰必上一位U21,逐步變成練兵性質比賽;2018年開始,J1聯賽降級名額從3變為2.5,J2球隊想升級更加不易。

措施還在不斷頒布之中。顯然,在J-LEAGUE成立25年之際,對聯賽發展有了更高的要求。管理者希望將J1聯賽打造的門檻更高,成為這個國家足球的招牌。

J1的名額因此變得十分寶貴。二次轉會期還沒到,J1倒數三名的球隊已全部換帥+更換外援,準備在下半程誓死一搏。 J2開季前10隊換帥,多隊聘請外教,覬覦升級席位。目前看,J1還沒有完全掉隊的球隊,新潟只要傷員復出,尚有一戰之力。J2兩支降班球隊福岡、湘南戰績穩定,請來西班牙名帥的德島、東京綠茵,一舉殺入前6,效果不錯,與名古屋等強隊一樣有升班機會。

J1的爭冠組同樣激烈異常。 17輪戰罷,第1到第6名分差不過4分,幾乎沒有差距。這個情況與亞冠有一定關係。 2017年出征亞冠的鹿島、浦和、川崎、飛腳四隊即是日本最強代表,他們中三隊小組出線,兩隊進入8強,飛腳也拼到最後1輪。亞冠賽事影響了這些強隊的聯賽戰力,也讓櫻花、柏雷素爾兩支銳意進取的生力軍看到機會。

下半程的J1爭冠會更加激烈,個人覺得鹿島和川崎或可更受重視。川崎在上半程傷兵滿營、雙線作戰的情況下,沒有掉隊,還將不少新人培養成可用之兵。隨著傷員復出,雙線疲勞緩解,川崎的發力可以預見。鹿島在季前即被各路媒體視為冠軍第一大熱,換帥後大岩剛迅速上手,連戰連捷,奪回半程冠軍,更令球迷欣喜的是,看到了本季的新援發揮作用。鹿島下半程無亞冠負擔,競爭力足夠。

3-6-1

廣島的五年三冠、浦和連年強勢,曾讓3-6-1(或3-4-2-1)陣型風靡日本。這套打法每支球隊用起來有些不同,弱隊更接近5-4-1,靠著前場三人打反擊、五後衛死守。浦和兩個翼衛甚至中堅們都有很強進攻能力,控球出色、進攻華麗。此陣式中場人多、出球點多,進攻容易形成5對4的局部優勢,契合日本球員基本功紮實的特點。被動防守時亦可以用人數彌補對抗不足。因此備受青睞。

然而在今季,浦和半程僅有第8名,廣島更是跌入降班區域。 J1聯賽的前6名球隊,全部是四後衛陣式。浦和的衰落關鍵在防守:中場阿部勇樹老邁,主帥柏度域又固執使用無防守能力的柏木陽介打防守中場,使得後防壓力過大。堅持不輪換,讓球員越來越疲勞。廣島的問題更多。前場雙外援+工藤壯人個人能力足夠,卻融入不到體系,浪費大把機會;後場森崎和幸也已老邁,千葉和彥禁藥事件後狀態大不如前,塩谷司出走西亞,攻守完全失據。

柏度域領軍的紅鑽欠缺起色。

除了球隊自身問題外,個人認為大環境對三中堅球隊變得不利。在今年政策的影響下,幾乎所有J1球隊都把外援名額用滿,即使弱旅,前場也有個人能力不俗的球員。新潟速度飛快的路尼(Ronielson Da Silva Barbosa),札幌、甲府盤帶能力很強的雷斯(Jonathan Reis)、杜度,仙台的空霸基斯蘭(Crislan Henrique da Silva de Sousa),清水更是鄭大世+艾維斯(Tiago Alves)雙槍坐鎮。三後衛陣式只要不是死守,對後防球員個人能力要求就會很高,速度、對抗、補位意識等等。這些強力外援都有單挑後衛的能力。

浦和與廣島戰績雖差,三後衛打防反的球隊,結果尚可。磐田前場有中村俊輔控制節奏,外援艾達頓(Adaílton dos Santos da Silva)能力強,中堅只需死守長傳。仙台隨著永戶勝也崛起,多了最關鍵的翼衛進攻點,戰績也能達到預期。甲府可謂是純五後衛死守陣型,17戰僅打入10球,進攻十分淒慘,但防守只丟18球,不在降班區內。

高節奏與強對抗

日本足球給人的固有印像是節奏偏慢,講究控球、橫傳、小範圍配合,對抗不強,技術好。細節雖有些出入,大體沒錯。國家隊層面,在沙哲朗尼離開後,艾古利(Javier Aguirre Onaindía)、夏利荷錫(Vahid Halilhodzic)兩任教練都與所謂的傳統相悖,2014年的失敗,至少讓日本足協認識到對抗的重要性。

過往J-LEAGUE之中強調對抗的球隊也有,史杜高域時期的名古屋,尹晶煥時期的鳥棲,也都取得了不錯成績。 2017年上半季,對抗強、節奏快的球隊明顯佔據上風。鹿島在石井正忠改革後一直強調前場反搶、高速反擊和跑動,這兩年已經成功了。蒙巴斯(Erick Mombaerts)上任後,橫濱水手摒棄中村俊輔主導的控球踢法,2016年已是J-LEAGUE跑動最多的前三名球隊之一。節奏偏慢的球隊如飛腳、浦和、F東京、廣島等,表現未完全達到預期。

其中尹晶煥和大阪櫻花尤其矚目。過往8年,J2聯賽第三個升班的球隊無一例外全部次年降班。大阪櫻花17輪已拿到35分,排名高居第二。尹晶煥徹底改變了大阪櫻花偏軟的氣質,從上任開始一天三練,凌晨5點練體能,苦練一個多月,「秀才練成兵」。他的4-4-2戰術,中後場有兩位對抗極強的外援莊積(Matej Jonjić)、蘇沙(Souza),鋒線提拔了原本打中堅的山村和也,球隊的硬度大為增強,死球戰術從弱項變成強項。

尹晶煥在日本兩家球會(鳥棲、櫻花)任教都取得不小的成績,會讓越來越多的球隊重視對抗。這是好事,會讓日本足球離世界頂尖水平更近一些。

更衣室與內部

內部問題越來越被重視,某種程度上說也是戰績要求下的衍生品。過往日本聯賽的競爭性很弱,J1、J2沒有太大區別,J2強隊不少在收入、球迷方面超過J1的弱旅。 J2在2011年前沒有降班,大家和平共處,主隊的一個紀念日,作客球隊甚至輸場球做個順水人情。這樣條件下的聯賽,以及日本社會傳統的尊老、尊師等理念,很少出現更衣室問題。

最近2年,球隊內部的負面新聞不斷被曝光。去年名古屋會長親自任命小倉隆史擔任主帥,導致球隊直接降班。鹿島主帥石井正忠與核心金崎夢生場邊吵架,斷送了金崎夢生的國腳前景,也為今年石井離開埋下伏筆。山口將戰績低迷的罪狀歸於功勳主帥上野展裕,隊內生變,不得不打亂計劃,重新聘請外教。大久保嘉人抵達東京後第一次訓練,即給後輩中島翔哉一個下馬威。熊本主帥清川浩行對池谷友良不斷干涉戰術不滿,最終請辭。最近的一次事件是在浦和,訓練中李忠成與關根貴大大打出手。

上述這些是均已見報的消息,其餘如北九州內部矛盾等小道消息還有許多。 J-LEAGUE一直很注意自己的形象,負面新聞極少,近期不斷湧現。對此,個人看法還是相對積極。聯賽發展到一定程度,各支球隊應有自己的定位和為之奮鬥的方向,有動力難免產生些摩擦,和氣生財但發展緩慢,未見得對聯賽有利。媒體對J-LEAGUE的關注增加,將聯賽各種形象呈現給大家,也是更與歐洲主流聯賽接軌的體現。

對球隊來說,保持穩定的重要性非比尋常。在可預見的未來,日本各級聯賽(包括下屬的地區聯賽)分化會加大,更不能隨心所欲,釀成大錯。 J1聯賽的大球會和部分管理得當的J2J3球隊,管理者各司其職,體系穩定,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但也有很多球隊,至今仍是某教練、某經理、某高層的一言堂,他們需要跟隨形勢而改變。

(作者介紹:星庭,本名婁一峰,現職樂視體育評述,在中國國內有「J-League教主」之稱。研究日職十年,評述五年,撰寫文章數百篇。葡超丶美職棒丶日職棒等亦鑽研多年。喜歡二次元。)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