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光宋看意大利與北韓的足球合作|甘@體波台

今年6月初香港對北韓的亞洲國家盃外圍賽,效力卡利亞里的韓光宋成為了香港球迷和媒體的焦點。北韓的球員走到意大利球會,讓不少球迷報以好奇心態。然而,韓光宋作為現今意甲的北韓代表,象徵著甚麼意義呢?

現時效力卡利亞里的韓光宋,出身於北韓足協轄下的ChobYong Club,2014年已經成為U16朝鮮國家隊征戰亞洲杯的隊長,其後代表U17朝鮮國家隊出戰智利世少盃。2017年2月,18歲的韓光宋正式被卡利亞里簽約,加盟薩丁島球隊後在3月只在青年軍上陣,其中對帕爾馬的青年聯賽表現出色並射入一球,迅速被提升至一隊進行集訓,並於4月2日在巴勒莫的聯賽中正式後備上陣,成為了首位在意甲賽事上陣的北韓球員。一星期後主場對戰拖連奴後備上場,以頭鎚頂入英格蘭國門祖赫特十指關,亦成為了首位北韓球員在意甲取得入球。賽後,英國《衛報》將韓光宋評為2017年50位矚目新星之一。沒有細膩的技術,不過韓光宋速度快、搶點能力高及門前觸覺敏銳,得到主帥拉斯泰利的信任,最後一場意甲取代老將波里路和沙奧正選,今年6月北韓主帥Jorn Andersen首次將其徵召入選大國腳。

其實韓光宋本來不是首位在意甲亮相的北韓球員,在2016年3月,韓光宋的隊友、同樣18歲的崔宋赫被費倫天拿相中,一直在青年聯賽打滾,同時費倫天拿簽了二人同胞Kim Ho Gyong。不少意大利球會簽下北韓球員,如拿玻里曾簽下Chol-Song Ri:今季意丁球隊馬切拉塔(Maceratese Berretti)也有四名北韓球員,包括右翼Chang Bom Jong、左後衛Choe Jin Nam、中堅Kim Wi Song 、Jo Wi Song。不過,現時崔宋赫、Kim Ho Gyong和Chol Song Ri因不同原因回國,而馬切拉塔仍視察四名現役球員。

過往北韓普遍給人印象是神秘及難以與外界聯繫,而韓光宋和崔宋赫如何由北韓走到意大利?意大利一所名為Italian Soccer Management (ISM)的球探學院將韓光宋和崔宋赫等球員帶到意大利。ISM是一所位於意大利佩魯賈的球探學院,專門與世界各地不同的球會建立聯繫,並將世界各地有潛質的18歲以下球員帶給自己的客戶,類似一種球探的中介公司。這類公司在意大利並不罕見,例如烏甸尼斯的波素家族就善於利用這種類似的球探網絡在南美和北美搜羅廉價外援,安玻里與ISM更是官方的合作伙伴。據意大利球探Giulio D’Alessandro表示,現時大約有30名出身自平壤足球國際學校的北韓球員在歐洲各地試訓,而將這30名球員帶到歐洲各地,實有賴意大利上議院、自由人民黨議員Antonio Razzi、ISM的創辦人之一Alessandro Dominici和意大利北方聯盟秘書長Matteo Salvini,Razzi通力合作,於2014年8月與北韓足協建立聯繫。在2015年2月,韓光宋和崔宋赫等北韓U17小將為備戰智利世少盃,走到薩丁島集訓,而ISM就籍此向意大利各球會推銷這班北韓小將。而韓光宋走到薩丁島前,曾經被ISM帶到西班牙巴塞隆拿的足球訓練學院Fundaciớn Marcet參與試腳,不過後來再經ISM帶到卡利亞里。現時韓光宋已經是ISM官方網站首頁的封面人物,成為了ISM頭號生招牌。

意甲球會難以花大量金錢收購外援,本土球員以外,要增強自己的競爭力,實需要從世界各地,搜羅名不經傳的原材料加工,如果球員能栽培成才轉手高價賣出便能從中獲利。當然在意大利足協的引援政策下在每季仍然有兩個名額限制,可是他們也非常依賴這些球探網絡炒賣世界各地的年輕球員。除了韓光宋外,卡利亞里已經將焦點放至另一位18歲的北韓球員Pak Yong Gwan,可惜這位左翼鋒球員不如韓光宋般迅速升至一隊,暫時只能在青年隊參加青年聯賽,持觀望態度。

對於北韓足球,外間不外乎提及1966年英格蘭世界盃。剛加入FIFA才21年的朝鮮國家隊首次打入世界盃決賽周,更爆冷擊敗意大利,直至2002年世界盃前,一直是亞洲球隊在世界盃紀錄上最佳成績的保持球隊。然而2010年北韓再度打入世界盃後,三戰全敗的劣績暴露了朝鮮國家隊的落後。不少報導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喜愛足球、籃球,在2013年正式成立了平壤國際足球學校,取錄了10-14歲共200名男女學生,在校內授課和學習足球,潛質優厚的就會送到外國例如意大利和西班牙接受更職業的足球訓練。平壤國際足球學校教練李友日(Ri Yu-Il)表示他們希望培養一位北韓美斯。不過,挪威籍的朝鮮國家隊教練Jorn Andersen明確指出由於國內球員只能接觸指定的西方媒體及報導,他們只能從官方錄像學習施丹、朗拿度和美斯的技術,但沒有對球員有相應的戰術意識培養,他們只有不間斷地訓練,但卻沒有明確和全面的理論實踐,只有通過將球員送到歐洲各地,吸收西方的足球智慧,才能打破北韓足球的困境。

不過北韓複雜的環境,單靠輸出球員到海外提升實力及吸收經驗受到很多限制,加上動機不明。例如上文提到最早受到意甲球會關注的崔宋赫,原本他被意大利各媒體認為是有能力升上一隊的北韓成員,但據〈米蘭體育報〉報導,他被解約原因在於意大利眾議會以球員人權自由受剝削施壓,有指崔宋赫的薪酬70%被北韓政府沒收,北韓政府也藉此輸出國內球員為國家賺取外匯。另外,據報導所示,他不能與傳媒和隊友在球場外接觸、要受到嚴密監視及不能使用社交網絡等等,最終費倫天拿會方以合約及技術問題不予成年合約。而韓光宋今年3月初加盟卡利亞里時,也只是透過每月$1200歐元的青年臨時合約鑽空間,再提升至一隊才可在意甲亮相,直至最近他受到媒體廣泛關注,北韓官方才開綠燈,卡利亞里因外援名額延至今年7月1日與韓光宋簽予成人合約至2022年。而上文提過馬切拉塔的四名球員,有機會與崔宋赫同一際遇,加上意丁聯賽禁止外援,四人能否留在意大利是未知之數。

在北韓成為運動員,人前光環盡歸最高領導人是常見之事。競技的同時要背負著強烈的政治包袱和對國家領導人的敬意。例如2012年倫敦奧運男子舉重嚴潤哲(Om Yun Choi),發言時不忘感謝金正恩和黨給予的力量和支持;2016年里約奧運女子舉重金牌得主林貞心(Rim Jong Sim)得獎感受是希望讓領導人高興。據北韓人權組織文件所指,北韓足球員在場上都會以為領導人服務而產生無上光榮及認同感。由於北韓國內的最上級足球聯賽所有球會基本上受到國家體育部巨額資助,國家體育部也是由北韓人民勞動黨所控制。因此,成為足球員,間接是為政權服務,加上在北韓,看一場足球比賽並不是一般平民可以負擔得起的娛樂,足球員的身份和地位比平民顯赫。

對於北韓而言,這種合作對國家足運有很大幫助,但同時帶有一定阻力。意大利作為聯合國組織成員,擁抱西方普世價值,可是與北韓在足球上合作,不論官方或商界形式都會受到制肘。在國際事務上,近年意大利政府暫停批准北韓外交官進駐意大利,也強制迫使一些原本留學意大利主修核議題科目的北韓學生有轉科。2017年起,意大利成為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這意味著它必須履行國際社會道德責任,在各國面前樹立榜樣,避免爭議。即使意大利足協和各大球會不由政府直接管理,但意大利足球「政商波黑」從來分不開,很難完全與北韓脫勾。

北韓政權一直被西視為獨裁的國家,國內人民生活指數低,足球卻提供了給國民向上流動的階梯,而意大利一眾小球會藉此給予北韓球員踏上大舞台的機會,對北韓足球員甚至國民來說是一種吸引力。雖然筆者認為足球與政治是100%分不開,但從人道立場而言,韓光宋、崔宋赫和其他幾名北韓球員在運動員身份以外都只是一個普通人,強將這班球員和北韓政權拉上關係有欠公平,如果歐洲球會能為他們提供一個可以提供出國的機會,這樣做有何不可呢?

參考資料:Committee for Human Rights in North Korea 、The Guardian、ISM Official Website、NK News、Sportskeeda

*文中提及國家隊名稱會根據官方用法「朝鮮國家隊」,其餘普遍則用回北韓。

Comments

comments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