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宮要認真踢 | 施建章

本屆英超亞洲盃參賽球隊水晶宮,自1995年後第二度來港,22年前東來的比賽日,恰巧是前香港足球先生梁能仁的收山日子,早前梁能仁與陳偉豪暢談波經時,也有提及這場比賽。

練習與領悟最重要
現時擔任阿仙奴足球學校教練的梁能仁,1978年成為香港史上首位足球先生,對於這段威水史,仁哥謙稱是記者朋友的厚愛:「當年我初出道不久,南華會取得聯賽冠軍,香港隊出線1978年世界盃外圍賽第二圈,表現比較得到大家認同。還有大頭仔(胡國雄)、家明(郭家明)都是好好的球員,不過大頭仔受傷,記者朋友最終選了我當第一屆香港足球先生。」

梁能仁的身裁並不高大,整個足球生涯中,以頭球入波的次數不多,最令人印象深刻是1989-90年度,對南華的銀牌決賽頂破南華大門,最終以2:1擊敗對手封王。在身型限制下,梁能仁並沒有因此而被埋沒,相反他獨步天下的直線,被冠以「陰毒仁」的稱號:「踢波是講天份,我現時教波同一班小朋友,一齊踢領悟會各有不同。以我為例,我身裁並不高大,如果攞住個波唔放腳都斷,要有機會落場,一定要練好俾波同罰球。我落場在每次取得皮球前,像駕車一樣望遠一點,早一點思考然後快速傳球,這樣可以減少受傷,同時可以加快進攻節奏,當然傳球位置要準確。我們的年代,高佬興(何容興)比波阿瑜(蔡育瑜),然後傳比我於長波,馮細(馮志明)與阿熙(施建熙)走兩邊傳中,阿尹(尹志強)中間頂或射就入波,講就好易,要做到這樣流暢的攻勢,只有勤力練波。」

佐治貝斯最佳


在訪問中問及誰是仁哥共事過最佳的外援,梁能仁毫不考慮就答佐治.貝斯,他與這位已故的一代名將,曾經在流浪共事:「在我的足球生涯中,效力流浪期間,請來了北愛國腳佐治貝斯客串聯賽。當時我們有占士邦、麥當奴、莊屈臣、史賓斯與聖加利等好球員,部份曾經入選國家隊,但是級數上完全比不上佐治貝斯。他的腳下功夫很好,轉身與過人都非常出色。佐治貝斯絕對是一位世界頂級球員。」

除了外國球員,仁哥與偉豪也談及中國外援,因為水晶宮是少數在90年代開始起用中國球員的英倫球會,范志毅與孫繼海是水晶宮的先代外援,仁哥在愉園最深印象的外援是北京球員魏克興,而陳偉豪則推崇中國隊長范志毅:「在流浪期間,我與范志毅做過隊友。他的身體質素很高,意識與技術完全是另一層次,他是我共事過最高級數的中國球員,能夠在英國立足是他有足夠的實力,球員要往英倫外闖,應該向他學習。」

水晶宮要打真軍
1995年,水晶宮曾經來港與愉園作表演賽,當日比賽頭場,是梁能仁告別球壇的記念賽,仁哥與一批香港隊名將打頭陣,而水晶宮與當時現役愉園球員打尾場。在新大球場比賽,入場人數不足一萬,而肯定當日大部份球迷,都是捧仁哥場:「當日是我的告別賽,唔算太多人,8000人左右。我同一班香港隊隊友踢頭場,水晶宮就踢尾場。當日正場比賽唔算太緊張,因為水晶宮派好多青年軍來港,場波最後打和射十二碼。」

當年水晶宮來港是以玩票性質,加上球季尚未完結,而這次東來是作季前準備,兩者截然不同,球會大使布禮特(Mark Bright)在早前的記者也表示,水晶宮今季首要目標是留級,並堅信若不是季中才換帥,球隊可以取得比排14更高的名次,這次在新帥法蘭迪保亞任教下,且看會否帶給香港球迷全新印象。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