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利斯談及有關2011年離開利物浦的真相(譯)| Ken Yim

編者按:近日古天奴向利物浦呈交轉會申請,引發球迷對於利物浦持有者FSG集團挽留這位主力球員的決心。追溯歷史,紅軍曾經在2011年放走主力費蘭度托利斯,與今天古天奴案例不無相通之處。體嘢特意徵求譯者同意轉載此文,以供各位讀者彰往考來。文章裏的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按:喺風雨欲搖嘅呢幾日,有人怪古仔(古天奴),有人繼續出力小FSG(編按:Fenway Sports Group,利物浦班主),今日就唔講呢單先啦, 前排見到有ching share 咗托利斯嘅訪問,其中談及到當年離隊嘅事,好值得睇,但成篇野長篇大論又係英文,驚有一啲ching怕咗無睇到,所以小弟用我有限嘅中、英文能力,試譯咗佢做中文,希望有更多ching可以睇翻,再睇下過咗6年半啦,歷史係唔係不斷重演。

(根據譯者帖文留言,全篇譯文內容可分以下幾部分——

1) 托利斯指離隊為迫不得已,當時27歲嘅佢希望可以捧下盃,而佢最希望嘅係喺利記做到呢樣野,但當時H&G又好,FSG都好,都比唔到信心托利斯。
2) 托利斯︰「球會要贏就一定要留低好球員,而且投放資金去買人。把口話想贏,但就係咁賣走核心球員賺錢,又唔買人,只係呃人嘅手段。」
3) 利物浦喺賣人嘅時候,普遍有一種利用傳媒將離隊球員塑造成千古罪人嘅做法,球會睇落就好似迫於無奈只可以放人,從而可以合理化佢哋賣人嘅行為,又唔會被球迷小得好勁咁,例子係馬斯查蘭奴。
4) 當時傳媒所講嘅野同實際所發生嘅事唔一樣,而托利斯相信係球會內部知情人士透露比傳媒聽。
5) 離開利物浦令佢心碎,咁樣離開更加令佢遺憾。)

Footnote嘅係英文名同一啲小注釋,希望可以減低唔同譯名所引起嘅混亂。
原文︰ www.theanfieldwrap.com/2017/04/fernando-torres-on-his-anfield-exit-a-complete-chapter-from-ring-of-fire-liverpool-into-the-21st-century-the-players-stories/

呼風喚雨的他

初春未至,夜幕低垂的馬德里,整個城市被大風包圍,氣溫急降。然而在曼薩納雷斯河[1]的兩岸上,卡達朗球場[2]內的火焰永遠都不會熄滅。

若要理解費蘭度托利斯[3]在馬德里體育會[4]球迷心中的地位,試想像有一個六人家庭在上課日前夕,從拉曼查[5]──那個因為小說《唐吉軻德》而享負盛名的小鎮,駕駛了兩個小時車到達卡達朗球場去看托利斯 。

托利斯在那場比賽被列作後備,尚未上場。但當馬體會半場領先皇家蘇斯達[6]2比0時,他踏上球場並開始熱身了。
那家庭中的其中一個小男孩,應該還未足八歲,發現了他。他不斷叫著︰「金童托利斯!」「看!是金童托利斯!」他的兄弟們停止了爭執,一起望向了前方的青草地。

在開球之前,當廣播宣佈出托利斯的名字時,吵鬧的歡呼聲在這個舊球場中此起彼落。這個球場坐落於西班牙首都的南部,和托利斯長大的地方相距不遠。阿爾岡斯威拉[7]是一個工業地區,而那個歡呼聲的音量應該足以遮蓋那條在非比賽日才可以使用的,在西看台下方穿過的M-30公路所發出的轟隆聲。

要明確地解釋托利斯在卡達朗的英雄地位絕非易事。為西班牙贏得2008年歐洲國家盃──他們44年來的第一個國際賽錦標──的那個入球,被認為是屬於馬體會的,不單是因為那是托利斯所射入的,也是因為他當晚慶功時身披著馬體會的旗幟,正如2010年他贏得世界盃時一樣,那時候托利斯已經離開了。而且在2007年他離隊不久之後,我們在卡達朗球場內能夠看到利物浦[8]的球衣。

在離隊七個半球季後回家,托利斯變得不再必要。馬體會最終贏3比0,以體力化和團結的踢法壓制著皇家蘇斯達。球隊上下沒有一個球員是真正的球星,在施蒙尼[9]的麾下,球隊整體才是最重要的。

事實上,馬體會不再需要托利斯是有跡可循的。作為三個小孩的爸爸,32歲的他光輝已過,現在已經不再是金童了。加上,托利斯是從AC米蘭[10]租借過來的,而在訪問的時候馬體會正受轉會禁令影響,不管施蒙尼需要他與否,托利斯在幾個月後和米蘭的合約到期時也可能需要轉投其他地方。

當我在翌日約見托利斯時,儘管可能需要再度離開母會──那個讓17歲的他初次上陣和令19歲的他成為史上最年輕的隊長的球會,這個陰霾並沒有影響他很多,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已經不如年少時一樣重視未來了。他解釋說這源於那次從利物浦轉投車路士[11]的不愉快經歷。

「慢慢地,我發覺到在人生中你不應該把目光放得太遠。」這是托利斯最初告訴我的事。

在馬體會,對托利斯的愛是無條件的,因為當他離開時,他離開了這個國家而球迷都明白他必需這樣做的原因,以非仇敵的利物浦作為目的地也是可以接受的。另外,托利斯其後提醒了我,「利物浦在1981年的歐洲冠軍球會盃決賽擊敗了皇家馬德里[12]」,而皇馬是馬體會的死敵。

在利物浦,近年來沒有一個外國球員比托利斯更加了解這間球會,這座城市了。作為馬體會的隊長,他戴上了印有「你永遠不會獨行」[13]的臂章。登陸晏菲路[14]的第一個球季,他出戰46場射入33球。2008年,當利物浦被選為歐洲文化之都時,托利斯的來臨令這個城市更有大都會的感覺。

那個夏天,在他的球鞋贊助商所拍攝的廣告中,晏菲路[15]的一所房子和路面的泊車線都被塗上了西班牙的紅色和黃色、小吃店在販賣塔帕斯[16]、街邊市集在兜售西班牙淺鍋以及愈來愈多的女性學習莎莎舞[17],舉世知名的 Cavern Club[18]也變成了Caverna Club[19]。在廣告的最後一幕,托利斯一身簡樸服裝在市內放狗時,將一個踢丟了的球還給一群在草地上踢球的人。儘管在接下來的兩個半球季都受傷患困擾,但在比賽前的酒吧中,托利斯的名字甚至比謝拉特[20]更早被球迷所唱頌。他就是個要風得風,來自外國的勞工階層英雄[21]。

但之後他與車路士簽了約,那個自2003年冒起的暴發戶自覺他們比利物浦贏得更多,自此新的競爭出現了。

托利斯指出當他閉上雙眼然後強迫自己,他能夠回憶起他最後一次以利物浦球員身份駕車離開米活[22]的大門的情景︰有一堆人聚集在一起,在電視鏡頭前象徵式地焚燒他的球衣。前利物浦中鋒,在電台工作的艾德列治[23]在托利斯轉會之後再也沒有提及過他的名字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個小伙子」。托利斯為車路士初次上陣的機會在接下來的週末來到了,也許就是命運,他們在史丹福橋球場[24]迎戰利物浦。

作客球迷以一些橫額向托利斯打招呼,包括︰「那些背叛者永遠只會獨行」以及「你花了五千萬鎊,帶來了Margi Clarke[25]」。另外,也有打火機從舒赫德看台[26]的東南方拋到場中,打中了托利斯,而利物浦也用一場1比0的勝利為對托利斯的侮辱劃下了句號。

托利斯答應接受我的訪問,令我感到驚訝,因為他並非經常接受採訪的人,而他也從來沒有講述過關於他離開利物浦轉投車路士時的事。之不過,和他的代表商討採訪時間一事就相對直截了當。他們希望借這個機會為一些事情平反,以正視聽,尤其是那些導致他那單破英國紀錄的五千萬鎊轉會發生的事情。我飛到馬德里,意識到事情並不單純。

我的訪問被安排於馬體會輕取皇家蘇斯達的翌日中午,在Cerro del Espino[27]進行。這個訓練場位處於馬哈達翁達[28]市區,在馬德里的西北部約十五公里,由於它在卡斯提爾高原的更高處,因此空氣顯得更為清新。在這片富庶之地,有豪華的購物商場以及一座座美輪美奐的花園式公寓大樓。再遠晀的話,也能夠看到在納瓦塞拉達[29]那些被白雪覆蓋的山頂。當托利斯完成訓練的時候,濃郁的新鮮麵包味從麵包店飄來,傳遍整個停車場。

第一個到達的是托利斯一直以來的顧問,安東尼奧.桑斯[30]。我第一次見他是托利斯加盟利物浦後的幾個月。足球經理人普遍都神神秘秘的,但我喜歡安東尼奧他樂天的性格和率直的說話方式。在托利斯離開利物浦的那天,我和他在米活的接待處聊天,我感覺到他有一股莫名的傷感。在我打算一探究竟的時候,他的電話響起了。當他談完電話後,我已經被帶到另外一個地方,為利物浦新簽的球員──蘇亞雷斯[31]進行訪問。這就像是利物浦球迷的「滑動門時刻」[32]──如果托利斯和蘇亞雷斯同時間留低在利物浦的話,會變成怎樣呢?

在訪問未進行的時候,你永遠不會知道你將會聽見甚麼。當安東尼奧告訴我托利斯決定了馬上進行這次訪問,我放下了心頭大石,他說︰「你想知道甚麼你就問吧,甚麼都可以。他有些事情想說。」

托利斯洗了個澡,換上了毛衣、牛仔褲和運動鞋就來了。他依舊保持那種電影明星的特質︰那瘦削又帶點雀斑的臉,以及那奪目的金色直髮,雖然現在已經比利物浦時期最好的髮型來得短。他堅定有力的握手,以及他介紹自己時儘管害羞但仍然保持眼神接觸的樣子,都令人更加相信他。

我們被帶到一間供應恩潘納達[33]和果汁的食堂旁的接待室。那裏有一張木桌和兩張木椅,在那顏色暗淡的牆壁之上還有一扇小窗,打趣的說這裏就像專門為審問而設的房間。雖然我希望這個對話能在一種認真的態度下進行,但我不想他一開始就有被狙擊的感覺,因此我以一些他可能認為會比較容易應付的問題來開始。

由馬德里到利物浦

我一開始對托利斯說,離開馬體會到利物浦,這對他而言一定是個很大的抉擇吧。他倚靠在桌子上,雙手緊握,然後用一把低沉、平靜的聲音慢慢地開口說話了。

「是這樣的,在我加盟利物浦的數年前,我就有來自不同英格蘭球會的邀請了。」他說。「曼聯是其中一間來過的球會,但我從來沒有作出過決定,離開馬體會對我來說太難了。當我還是小孩的時候,我眼中只有馬體會。我希望有機會能夠為一隊上陣,取得一些入球,留在那裏然後贏得冠軍,這就是我當時夢想的一切。我從來沒有想過會離開。」

「那時候(2001年,托利斯初次上陣的時候)球會的處境並不輕鬆,我們在西乙然後回到了頂級聯賽。那時有很多的財政困難,我未試過在歐洲賽事中登場,所以我訂下了清晰的目標︰協助馬體會晉身歐洲賽,然後可能才考慮離開。」

「離開這個決定可能對我而言是最好的,但對球隊來說更加是最好的。因為當時他們正以我為核心建立球隊,但我覺得這樣不會令我們變成更強的球隊。我很肯定,如果我離開,球隊可以用那筆資金去建立一支球迷會引以為傲的團隊,而不是獨立的一個人。隨著時間流逝,我將這個看法視作結論,因此事情這樣發展令我鬆了一口氣。好的,這對我,而及馬體會來說都是好事。」

「我們獲得了歐戰資格,然後賓尼迪斯[34]打了電話給我。最起碼我在一個好的情況下離隊。利物浦在過去三年踢了兩次歐聯決賽,而球隊有賓尼迪斯、阿朗素[35]和連拿[36],我認為要適應利物浦並非難事。此外,球隊和球迷之間的關係也是我所嚮往的。要離開馬體會很難,但要選擇利物浦卻絕非難事。」

從托利斯年少時, 他就被視為一個在平凡城鎮長大的平凡小子,然後搖身一變成天才橫溢的足球員,這個形象直到現在也沒變過。基於這個原因,托利斯受到萬千馬體會球迷的愛戴,這也是他在利物浦大受歡迎的其中一個吸引之處。

托利斯在富恩拉夫拉達[37]長大,一個在馬德里的阿托查車站[38]搭半個小時火車就可到達的地方。我曾經去過那邊,是個乏善可陳的地方,只有一行又一行同樣的住宅大廈。如果沒有天氣提示該市的地理位置,那景致和任何一個歐洲大城市的郊區無異。富恩拉夫拉達是一個典型的西班牙市郊︰一片只有混凝土建築,沒有生氣的地方。那邊人們生活的步伐很慢。在Café Padilla一間煙霧瀰漫的房間,有一群老人向我投以奇怪的目光,他們寧願把玩手中的白蘭地酒杯卻不交談。他們當中其中一人從那股烏煙瘴氣中向我走近,並問我在做甚麼。我解釋說在為托利斯早年生活作探究,他那如鮮肉一樣血紅的嘴唇不禁發生譏笑的聲音。他是皇家馬德里的球迷,並且驕傲地向我表示馬體會只是富恩拉夫拉達區第二的球隊,在馬德里附近的其他地區亦然。

托利斯在Parque Granada[39]居住,那是一個所有人都沒有秘密的社區。托利斯的父親荷西[40]是警察,當他被調區時,兩夫婦就從加利西亞[41]搬到過來了。每逢暑假的時候,他們都會回到那個西北部的海岸,托利斯就是在那兒遇到了他兒時的最愛,也是他現在的妻子──奧拉婭[42],他們有三個孩子︰Leo、Nora和Elsa。

托利斯一家(指他與他的父母)在Calle de Alemania[43]居住,他就讀的小學就位於家中正門對出150碼的地方。

在7歲的時候,托利斯的天賦就從他在室內五人足球賽的入球數字中顯露無遺。「有時候有14或15球吧 。」荷西.甘馬曹[44]憶述道。他是托利斯家庭所認識的一個經營運動用品店的朋友,也是售賣了托利斯人生第一對球鞋給他的人。

2016年2月,當托利斯射入他為馬體會所入的第100個入球時,他將球衣送給了一個叫做Manuel Briñas的八十四歲男子。托利斯第一次遇見Briñas是二十年前的事,當時他在卡拉班切爾[45]的一片石屎場內進行選拔。這個監獄城市比起富恩拉夫拉達更像馬體會的地盤。Briñas當時的任務是要為馬體會重建被捷西斯.基奧[46]所關閉的青訓系統。與其他大約200多名小孩一樣,托利斯需要參加一些半場20分鐘,11人一隊的足球賽,而教練團會按照他們的表現給予最高10分的評分。「給他10分。」Briñas在看到托利斯時說︰「其實,比起10分我還想給他更高分。」

托利斯當時已經是馬體會的球迷了,他以球員身份進入這間球會,更加神化了這個關係。其後,皇家馬德里也送來了報價,而Pedro Calvo,托利斯的第一個教練,仍然記得國際米蘭[47]和阿仙奴[48]等球會的體育總監的交涉。那些報價在金錢上的回報都很可觀,但托利斯並不會離開,因為他並不會作出他形容為「有背叛的感覺」的舉動。他對馬體會死敵的厭惡昭然若揭。

「當你支持一間球會,而你需要和其中一間歷史上最成功的球會在同一個城市中共處,這很困難。」托利斯表示︰「當我代表利物浦擊敗皇家馬德里時,那是我第一次擊敗他們,你知道嗎?在馬體會的時候,我們一直,一直都不能打敗他們,那次作為利物浦球員在班拿貝球場[49]獲勝為我帶來了碩大的滿足感。」

「然後,在下個星期,他們來到了晏菲路,而我們再次贏了他們,4比0。我不能自已地在他們的球迷面前慶祝了我的入球,那很特別。和馬體會一起打敗他們(他在我們見面的一個星期前做到了)又是另一種滋味。在馬德里這邊,當你八年來都沒有打敗過皇馬,那種壓力是無可比擬的。我初次效力馬體會的時候,這正正是我們面對的情況。我是隊中的王牌,同時也是要背負所有責任的人。」

1980年代效力過利物浦,其後在西班牙電視台成為了著名足球評述員的米高羅賓遜[50]曾經形容馬體會為「有蚤的狗」。他說︰「你會無可抗拒地喜歡他們,他們在進攻和防守上都做得很好,儘管他們並沒有在任何一方面表現得特別出色,但他們會將自己的所有都展現出來。他們是無可抗拒的。」

托利斯在加盟利物浦前對皇家馬德里的尷尬紀錄,以及其帶來的巨大壓力,仍然無阻馬體會球迷對這名帶領球會升班的英雄的崇拜。馬體會自1934年後,在托利斯初次上陣的前一季第一次降班了。除此以外,這些球迷愛托利斯,亦因為他為了稱霸世界而離隊後也沒有忘記過馬體會球迷。他承諾過會回歸,最後也成真了。

我問托利斯,馬體會在他心中有甚麼地位。

他說︰「馬體會對我而言是所有。當我還小的時候,我只看馬體會的比賽,其他球隊的我一場都沒看過。我是那個會和祖父母、父親和兄長一同到看台的小孩。有時候我會自己一個搭火車,然後從富恩拉夫拉達乘一個小時的地鐵去看球賽,之後一個人回家。」

「我的人生,我的教育都是馬體會賦予我的。現在在我身上發生的所有事情──那些紀錄,那些比賽──這些都太觸動人心了。它們會令你回想起自你加入這間球會的第一天起發生的所有事。我記得我當時十歲,踢完最後一場選拔賽之後,球會會決定我是否有資格為馬體會上陣。哪怕過了二十年,我現在還能感受到那種焦慮!這些都令我會心微笑,你現在也能夠看到我在笑吧。」

「從那天起,我沒有想過這一切會發生。為球會射入100個入球,這太難令我相信了。這個時刻,尤其是大家的反應,都太感人了。他們知道我是他們的一份子,我曾經也在看台上,現在我很幸運地能夠站到場上。當我不再為球隊上陣時,我會再次回到看台上。」

2007年,一場6比0敗於巴塞羅那的比賽,令托利斯開始思考他作為馬體會球員的未來,因為聲名顯赫的巴塞羅那一直都是馬體會有方法可以打敗的老對手。當托利斯和他的兩隻老虎狗在馬德里散步時,他褲袋內的電話震動了,熒幕上出現了一個他不認識的號碼。他說他平常不會接聽那些不明電話,但他發現到那是個在英國註冊的號碼,心想那可能是他其中一個好朋友︰連拿或法比加斯。然而,電話對面的是賓尼迪斯。賓尼迪斯當時有五個目標,其餘四人包括︰國際米蘭的祖利奧.告魯斯[51]、巴勒莫[52]的阿馬利[53]、AC米蘭的艾拔圖.基拿甸奴[54]以及波圖[55]的利辛度.盧比斯[56],不過當中以引進托利斯作為最首要的目標。

托利斯回憶說︰「我已經忘記了他當時是說『哈囉我是拉法(Rafa)』還是『哈囉我是賓尼迪斯』。」在歐聯決賽敗給AC米蘭的一星期後,這名利物浦領隊當時正在葡萄牙渡假,但他的重點已經放在尋找能夠帶領他的球隊劍指英超的前鋒上了。「我當時很驚訝,但直到我掛線的一刻,我還未有意識到那個電話內容的意味有多深長。之後我就想︰嘩,那個在世界上想要誰就有誰的球會打了電話給我!他們想要我!」

在2007年那場在雅典的決賽踢完後,賓尼迪斯旋即接受訪問,他控訴了湯姆.希克斯和佐治.吉列[57]在轉會的時候,交易完成得不夠迅速。數個星期後,托利斯當時正和奧拉婭在大溪地渡假,他又接到了另一個電話,指示他馬上返回歐洲,之後飛往默西塞德[58]。

「我的體測花了兩天時間,當時沒有人知道我已經到了利物浦。」他回憶著︰「球會安排了我暫住在阿爾伯特碼頭[59]附近的單位,並給了我一大堆有關利物浦歷史的書籍和DVD。我已經知道利物浦是其中一間歐洲最偉大的球會了,但直到你到了這個地方,你才會發覺那股壓力是怎樣的,一種正面的壓力。你不單止和一間大球會簽約,你是和一整個城市簽約。來自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的人都在注視著你,尤其我是以破球會紀錄的轉會費加盟的。」

在晏菲路的榮耀

如果托利斯那時已經感受到他身上所受的期望,他隱藏得很好。他在第二場聯賽就收穫了第一個入球,那是1比1賽和車路士的比賽。他推過守衛的腳法,以及冷靜的射門,都令他看起來就像一個鬥牛士,而賓希姆[60]就是那隻不幸被戲弄的蠻牛。
在他其後的三個球季,在所有的大賽當中都曾經入球︰對曼聯也好,對愛華頓也好,對阿仙奴也好,歐聯賽場上亦然。
在為球隊上陣的142場比賽中,他射入了81個入球,過程中他破盡了所有的紀錄。比起羅渣.亨特[61]更快獲得50個入球的托利斯慢慢地成為鏡頭在開球前所捕捉的目標。他每次開賽前都會蹲伏著,將他的身體彎低到腰部位置,冷漠地注視著眼前的對手,審視著整片球場,了解龍門的位置。這都令他看起來就像一個刺客,在攻擊之前就在心理上將他的目標推進陷阱之中。

賽前,他會觀看英超比賽的片段來熟悉對手的踢法,令他更能投入比賽。很快地,他成為了那種所有男孩都想模仿的,以及所有女孩都傾慕的人。他在禁區之間穿梭,並在後衛之中突破,他成為了利物浦史上其中一名最強的前鋒。

「我知道就算在夢中,我也永遠不會再次感受到在晏菲路時的感覺了。」他說︰「在馬體會這裏,我有家的感覺。這是我成長的地方,我曾經是看台上的球迷,之後我加入了青年軍,再成為了球員。這裏的人喜歡我是正常的,因為我就是他們的一份子。你做錯了甚麼,他們都會原諒你。但在利物浦,並沒有這種關係會令他們這樣對我。史上加盟過利物浦的球員,有多少個是他們來到了,踢球,然後隨著歲月推移,沒有人會再對他們留下印象的呢?我很幸運。他們沒有任何愛戴我的原因,但他們令我感到,我和其他球員不同。」

作為一個擁有差不多天賦,性格又差不多內向,而且同樣地在很年輕時就成為當地球會隊長的人,謝拉特的在陣幫了托利斯不少。

「我很仰慕那些不止用言語,並且身體力行的球員。我們有加歷查用說話令大家的精神持續抖擻,這很重要。在更衣室裏,他經常說話;然後在球場上,他會用行動去支持他所講過的事。」

「謝拉特是不一樣的,和我比較像︰以身作則。他總是第一個到達訓練場的人,他踢球比任何人都踢得好。如果他需要踢誰的話,他就會做。當你看到他們都那樣做的時候,你就要跟著一起做。如果那些核心球員都付出他們的所有,你就不能不盡力。他們就是球隊的標準。」

「是的,謝拉特某程度上和我很相似︰他更內斂和害羞,但在球場上,他就是另一種人。在他的身邊總是有光環圍繞著他似的,作為隊友你會感受到的。對手也會感覺到,因為他們會知道接下來有甚麼事會發生。謝拉特了解我的所有,我需要做的就只是走到空位,而他第一時間做的事就是嘗試去找我,然後他就會做到,不管是短傳還是長傳。謝拉特是那個會令我踢得更完整的球員,而我一生中再也不會找到像他一樣的人了。」

托利斯說,謝拉特給了他信心,令他可以更有創意地表達自己,這是他以前在馬德里,因為背負著主場球迷的期望而一直被抑制著的。

「2008年,我到瑞士出席了金球獎的頒獎典禮,美斯[62]贏了,C朗[63]得第二名,而我是第三名。我不能相信我被提名了。嘩,是私人飛機!我震驚了。謝拉特一直對我說︰「別擔心了,我肯定你會贏的。」他說得就好像他真的這樣想。我覺得他簡直是傻了!我甚至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優秀得會被邀請去出席這種典禮。他言語之間表達了他對我在球會中的看法,並談及了在大家的幫忙和支持下,我的表現達到了甚麼水平。他告訴我,我可以成為世界上最好的球員,而我發現這是在利物浦的所有人對我的想法。他們令我感到任何事都有可能的,所有事都是真的。」

有關托利斯在利物浦首兩季的表現,有一段廣為人所接受的敘述︰有一個球員,他來了,他入球了,他被高普看台[64]崇拜。利物浦未能贏得聯賽冠軍,但他們比起過去19季任何一季都更為接近,此外,他們在歐聯賽場上的表現亦為人所折服。

托利斯在胡爾頓[65]享受著他的生活,他能夠出外用餐、購物,而不會被騷擾,人們都互相尊重而給予他足夠的空間,只喊他的名字和向他揮手就夠了。默西塞德給了他呼吸的空間,令他得以過相對平凡的生活,這是在馬德里不可能發生的事。在馬德里,他很難知道誰是值得信賴的,因為每個人都想利用他,尤其他並非效力當地最強的球隊,而有八成的市民都是皇家馬德里的球迷。

然而,他在利物浦最後18個月的故事卻是模糊不清的。有一個被大數人所接受的版本,特別是關於最後那幾個星期的事,指出托利斯曾經要求球隊慎重考慮車路士的出價,其後才提交口頭和書面的轉會申請脅迫球會。當我在托利斯面前提及這事時,那大閘慢慢地開始關上了,不過按照他的回憶,那段時期的其他事情都是在世人面前公開的。

他開始時就指出他不能將他2007年加盟時的那支利物浦,和三年半後他離隊的那支利物浦作比較。之前托利斯在回答前都會思前想後才給我答案,但從這裏開始,他暢所欲言得甚麼刺探性的工作都不需要了。

「當初我決定轉投利物浦,是因為我當時很肯定利物浦距離歐洲最佳球隊已經不遠矣,但那個情況之後180度改變了。」托利斯說。

他停了一停,反思了一會,然後繼續說︰「有時候,我會相信我們就是歐洲最強的球隊。儘管我們很接近,我們未夠幸運去贏得英超冠軍,我們也在歐聯四強出局了,但我覺得我們這支球隊很優秀。你可以從那些球員看得出來,一個轉會到了皇家馬德里(指沙比阿朗素),另一個轉到了巴塞羅那(指馬斯查蘭奴),而他們現在仍然投身於最高水平的比賽當中。」

「我們曾經有一支可以令人憧憬,同時仍然需要建設的球隊,球隊的脊椎已經成型了。假設我們可以留住這些球員︰連拿、加歷查、艾加、史基泰爾、阿朗素、馬斯查蘭奴、謝拉特,然後我,我們可以和任何人對抗。我們很強,很有威力,我們很難被擊敗,也令人聞風喪膽,沒有人想和我們比賽。我們距離英格蘭冠軍,以及歐洲冠軍都不遙遠,但我們需要留低這些球員。」

不能留在Selling Club

「當班主開始談及出售球員,所有事情都改變了,球隊的思維向著另一個方向發展。阿朗素被賣了,馬斯查蘭奴被賣了,賓尼迪斯也走了,但並不是所有的金錢都被用作購買新球員。球會一直主張︰『我們仍然希望成為最好的球隊,我們渴望勝利』,但就在做著相反的事。」

他說馬體會永遠都是他心中最重要的球會。

他繼續說︰「我是為了贏取錦標,才離開了我最重視的球會。但到我離開利物浦的時候,所有人都離開利物浦的時候,我並不覺得我能夠在那裏贏得任何東西。這很難受,因為我在利物浦很開心,我人生中沒有比在利物浦的時光更開心的時候,但我感到被背叛了。這就是真相。」

托利斯承認對於後來發生的事,他也不是無可責備的,但到最後他竟然要為事情的結局負上了全部的責任。

托利斯指,在2010年7月他就察覺到車路士和曼城都有意引進他。他解釋說,在該月尾的時候,他曾經和利物浦的行政總裁佩斯路[66]相討過一些他對於球會發展方向的擔憂。

在那之前的球季(2009/10球季),利物浦在賓尼迪斯的帶領下以第7名完成賽事,導致賓帥被辭退了。2009年,隨著佩利[67]的離職,H&G聘請了佩斯路接替該職務。他的首要職責就是要和蘇格蘭皇家銀行[68]就球會所借的三億五千萬英鎊貸款重新談判,以及暫時掌控整間球會的管理,直到球會能夠任名新的常任行政總裁為止。

佩斯路在劍橋大學獲得了現代和中古語言學學士學位,然後在投資銀行展開了他的職業生涯。

「賓尼迪斯不在了,球會解僱了他。我在世界盃完結後的假期和佩斯路談話,他和鶴臣一起來了,鶴臣也很樂於和我對話。我向他們訴說了我對球會當時發生的事的看法︰我們曾經和勝利擦肩,但現在我們的好球員都走了,我們的未來會是怎樣的?」

「佩斯路解釋說,利物浦正處於賣盤的程序之中,而若果當時的球員依然在陣,球隊的價值會更高,所以所有球員都不能在該夏離隊。他對我說︰『我們不能將你賣走。』我和他們指出球隊在缺乏投資的情況下沒有辦法贏得任何東西,而當時球隊的情況令我擔心,我們很快就會落後於其他球隊。我解釋說,當我加盟球隊的時候,大家的心態和現在完全不一樣,而帶我來到利物浦的正正是賓尼迪斯的野心。佩斯路重申沒有人可以離隊,但一旦球會易手了,他就會和新班主商討,並嘗試去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而如果當時我仍然希望離隊,他們會成全我。」

「從來沒有人對我講過︰『我們希望你能夠留隊,就像謝拉特一樣。』他們給我的訊息就是︰『我們會出售這間球會,然而你可以走了。』那對我而言,意味著營運球會的那些人其實並不在意利物浦,他們只想到他們自己,他們想拯救的就只有他們自己,而且不論如何馬斯查蘭奴還是被賣了。」

托利斯明白到鶴臣上任時所面對的困境有多艱鉅,儘管現實上利物浦當時的前景可能比他所意識的更為暗淡。雖然外人看來他們的關係並不親密,但托利斯說其實他頗欣賞鶴臣。

托利斯說︰「那是一個遺憾,因為鶴臣是一個很好的領隊,也是一個好人,但管理層並沒有讓他好好工作。他們帶來了那些澳洲人(新的醫療團隊),而他們掌管了一切,包括哪些球員可以上場,哪些不可以,令到鶴臣並不能選用那些他想用的球員。從該季的季前熱身賽到我離隊的一月,整段時間都是個惡夢,不只對我而言,而是對所有人而言,對鶴臣也是。他並不容許去發揮他的所能,當時他的情況比起球會任何人都來得困難,所有的一切都亂成一團,而我們還未夠好。在混亂之中,他們終於賣了盤。」

雖然托利斯意識到利物浦的腐敗是從高層開始的,但他也知道當初把他帶到利物浦的就是H&G的資金,不過他和兩人任何一位都沒有交集。

他說︰「我不認為那些班主必須要在英國或者利物浦,但他們需要放一個能夠決策的人留在利物浦,而那個人需要明白利物浦的意義是甚麼。我肯定大部份的班主都有很多生意,他們在足球界需要做的事,就只是給錢令球會能夠與其他球隊競爭。主席又好,體育總監又好,甚麼名堂都好,這些人都必須了解利物浦,和其背後的感覺。他需要聆聽球員和球迷的聲音,然後交出符合球會水準的表現,達到由球會的光輝歷史所定下的標準。」

「你需要一個明白利物浦是甚麼的人,因為在班主眼中,利物浦就只是一盤生意,如果沒有任何人告訴他們一些正確的資訊,事情就會失敗。好的,如果他們都在這個城市,事情會好一點,但如果他們不在,他們就要派一個懂足球和了解球會的負責人留在這裏。」

在一場被希克斯稱作「史詩式詐騙」的買賣中,利物浦被賣給了一間位於波士頓的投資公司──新英格蘭體育風險投資公司[69]。那時候,主席馬田.布勞頓[70]和佩斯路都下台了,雖然佩斯路作為顧問再留下了一會兒。利物浦會以一種全新的方法重整架構,新設立的體育總監會負責一部份原本由佩斯路負責的工作︰主要是處理球員買賣的事宜,而曾經在熱刺[71]獲得成功的法國人高莫利[72]就被任命擔任這個職位。

「我去了找高莫利對談,將球會正發生的事以及一些我的擔憂告訴了他,然後他和佩斯路說了同樣的東西︰『不!不可以,你不可以離隊,因為我們沒有其他球員上陣了。』再一次地,他並沒有對我說︰『你不能離隊,我們球隊的計劃需要你。』而是︰『好的,我們會找其他球員,然後你或許可以離開了。』這些話聽在我耳中就好像是他們真的不希望留下我,他們希望去找其他人,但他們希望可以等到夏季。」

「高莫利告訴我,利物浦將會收購蘇亞雷斯,但因為蘇亞雷斯並不是一個擅於入球的球員,所以在他們找到那樣的球員之前,我都需要留隊。他的意思就是『蘇亞雷斯是那種在前鋒後面踢球的球員,他不會射入很多入球。』看,他們簽入蘇亞雷斯,卻認為他不能入球……」

托利斯在提及這段往事時,不禁面露微笑,彷彿強調著歷史已經證實,蘇亞雷斯值得被視為C朗和美斯以外,現代足球其中一個最優越的前鋒。

「高莫利對我說新班主(FSG)對投放資源的方向有他們的想法,他們希望引進年輕的球員,去建立一些新穎的東西。聽罷,我就自己在想,這些計劃都需要時間來實行,兩年、三年、四年、甚至可能要十年。我沒有這麼多時間了,我當時已經27歲,我再沒有時間去等待了,我想贏。現在五年過去了,他們仍然處於嘗試建設球隊的階段──球隊在聯賽榜的位置和我離隊時差不多一樣。」

2011年1月初,利物浦仍然位於聯賽榜中游位置,FSG下一個重要決定就是解僱了鶴臣,然後找來杜格利殊[73]暫代領隊一職,直至季尾。在鶴臣執教時的晚期,利物浦球迷在作客布力般流浪[74]的比賽中大唱「執教英格蘭吧鶴臣」,足以反映他與球迷之間的關係已經完全決裂,而他在紅軍的執教生涯也是球會有史以來各個正式領隊當中最短的。

與此同時,杜格利殊則被視為利物浦史上最偉大的球員。他在接近21年前曾經帶領利物浦贏得最近一次的聯賽冠軍,他在默西塞德郡的地位有如教皇一般。

托利斯也欣賞杜格利殊,而在他就職之後,托利斯就曾經和他談及與佩斯路和高莫利那兩次令人失望的對話。在一次見面當中,托利斯主張他並沒有要求離隊,但他強調︰如果球會正在考慮改變發展方針,在短期內不會投資在一些質素已有保證的球員身上,那麼球會可以考慮接受一些財政上符合要求的報價,通過出售他自己來換取重建球隊的資金。

如何被球會出賣

在接下來的那星期,利物浦私下和車路士進行議價,隨著他們距離那個破英超轉會費紀錄的協議愈走愈近,在傳媒之間開始流傳著一些故事,指托利斯已經「口頭上」要求轉會。托利斯相信這些故事都是由球會泄露出去的,目的是為了敗壞他的名聲,然後令他無可避免地為這次的轉會負上最大的罪名,這就是球會樂於看見的事。

「在對狼隊的賽事之前,車路士作出了第一次的報價,當時我就找了杜格利殊以及奇勒[75]談話,我猜高莫利也想加入這次的討論,但我只想和教練們說話。再一次地,我對他們說我離隊的唯一目的是為了贏取錦標,而我們現在距離任何錦標都太遠了。我告訴他們,我覺得我一直都被球會欺騙,他們說不會出售好球員,但他們賣了馬斯查蘭奴。我說車路士的報價很吸引,在我以言,它提供了一個令我繼續進步,更上一層樓的機會;對球會以言,他們可以收到一大筆的金錢。杜格利殊向我說他不希望我離開,他是唯一一個這樣說的人。他說︰「我需要你留在這裏。」不過他沒有說過他需要我的原因,可能其實和高莫利所說的差不多。

「在離開房間之前,我以為我們已經有共識。那可能是個很棘手的對話,但我們雙方都尊重對方,兩人之間並沒有甚麼芥蒂。杜格利殊告訴我,他一直都很感激我為利物浦所做的一切,並希望我留隊。」

「不管我是去是留,我們都決定了一切如常地繼續進行,我希望循著一個正確的方向去做所有事,在作客狼隊的比賽中我梅開二度,然後三日後主場對富咸我也踢得不錯。杜格利殊告訴我他不想我離開,但我知道同一時間利物浦正與車路士談判,所以可能他口中所言也不是真話。」

「我從來沒有預計過的是他們和傳媒所做的事,將整件事完全扭曲了,他們試圖去將我塑造成導致這個局面的罪人,唯一一個需要負上責任的人。我當時曾經和杜格利殊面對面商討,親自解釋我所面對的情況,所有事情都一清二楚,我沒有透過我的經理人去做這些事。我的經理人明白我的感受︰我希望贏得冠軍,但在利物浦這個願望看起來遙不可及,最起碼他們在幾年內都不會是爭標份子,而現在幾年過去了,你看看球會發生的事,你就明白我所言非虛。」

「我告訴杜格利殊,曼城手上有一支很有競爭力的球隊,曼聯依然在贏取一些冠軍,然後一如既往地還有車路士和熱刺,我們和他們任何一支球隊相比都落後太多了。我將我在夏天時和佩斯路的對話告訴了他,我指我當時選擇留隊只是因為我不想利物浦的賣盤會因為我而遇上阻滯,我不希望為此負上責任。」

「我向他解釋說,從來沒有人因為正確的原因而希望我留隊──一些只和足球有關的原因。我向他說,高莫利曾經告訴我,我在季尾就可以離隊,他並不在意我的去留。然後我向他提及離開的機會降臨到我身上了,就在這個一月,而且我不知道車路士、曼城或者拜仁慕尼黑日後會否再為我報價。我知道這個球季不會是個好球季,因為我們還正位處聯賽榜的下半板,有誰會知道未來有甚麼事會發生?我有機會離隊了,而這個出價對球隊也是個好選擇。不過,如果球會需要我留下來,你們就告訴我;如果利物浦會再次建立一支實力強大的球隊,我希望留隊,我沒有原因離隊,但我並不認為這件事會發生,我並不相信高莫利的說法,我甚至乎不肯定他是否真的在乎利物浦。」

通過出售托利斯,高莫利將會得到更多的金錢去花費,更多的金錢讓他在上任數個月內在球會發揮他的影響力。不過,最令托利斯失望的卻是杜格利殊。

「我對他萬分尊敬,我知道他是球會歷史中最偉大的球員,所有人都愛戴他,但我認為他應該有能力去扭轉當時的情況,而我不明白為甚麼他沒有這樣做。如果他向球會要求要更多資金去增兵,我認為球會不會拒絕;如果他向球會高層堅持要我留下,我想我應該會留隊。他來到了,球隊的表現也改善了很多,我開始找回我的射門鞋,他所主張的踢法更加適合我們這班球員,而奇勒也是個無與倫比的教練,他也做得很好。」

「不過在傳媒之間已經流傳著我要求離隊的事,這令我在隊中的情況很尷尬,我很難留在球隊了,我也很難去相信利物浦的人了,因為一定有人將這件事泄漏出去,而那人不是我。」

我提醒托利斯,類似的事件在馬斯查蘭奴身上也發生過,就在他於前一個八月尾轉投巴塞羅那的時候︰當他在開季對阿仙奴的賽事中交出全場最佳球員的表現後,就有報道指他拒絕為利物浦上陣對曼城。我不禁懷疑利物浦是不是都會做一些事去破壞那些離隊球員的聲譽,從而令到球會的形象看起來更好,也令出售這些球員的決定更能被球迷所接受。

「那些傳媒的故事改變了所有人的看法,包括我,但那並不是真相。真相是我當初離開我的母會,離鄉背井,加盟了一間準備贏得錦標的球隊;當我離開的時候,這裏連一絲勝利的文化都沒有留下了。」

「對我而言,最難過的事莫過於我和球會之間的關係真的很親密,因此我嘗試去直接和他們對話。我必須再重申一次︰過程中我並沒有透過我的經理人進行對話,首先是佩斯路,然後是高莫利,繼而是杜格利殊,每一次會面我都是面對面的。我和他們每一個都嘗試親自解釋過我當初離開馬體會加盟紅軍的原因;我和他們每一個都嘗試親自解釋說,如果球會繼續將隊中最好的球員賣走,你就不可能期望球隊會贏,但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直接給予我一個答案,一個足球上的答案。」

「事情看起來就好像我很想加盟車路士,而我已經不再喜愛利物浦了;事情看起來就好像我已經不想再為紅軍操練和上陣了,所以我提交了轉會申請;事情報道出來就好像我是個叛徒一樣。這和我們的討論內容完全不同!利物浦就是不能夠承認他們全隊上下犯了錯,他們需要找一個人來背負罪名。」

離開是唯一出路

利物浦球迷將托利斯加盟車路士的抉擇視為背叛,而他則視這個決定為唯一的選項。

「我為球迷感到難過,因為他們永遠都愛戴著利物浦,而球會比起任何球員都來得大。正因如此,決定離隊才令我這麼難受;看到事實被扭曲,所有的矛頭都指向我才令我這麼難受。我能夠明白球迷的想法,因為如果我每日每夜都看著那些傳媒所說的話,都相信著那些傳媒所說的話,我也會有同樣的感受,但我必須再說一次︰沒有任何事能夠影響我對利物浦的感情,包括球迷和整個城市,從第一天到永遠,他們對我而言都是無與倫比的。」

托利斯感覺到當時的情況或許是突然之間失控了,或者是在利物浦中有某個人最終達到了他的目的了。當杜格利殊放下教鞭超過十年時間,然後需要面對一個他超出他能力範圍可處理的局面;同時主要由約翰亨利[76]所帶領的FSG在之前又沒有處理過這種政治轉會的經驗,FSG從來沒有否認過他們在處理這事時,曾經向不為人知的「傑出顧問」聽取意見。

2016年的紐約法院,在前班主佐治.吉列、蘇格蘭皇家銀行和Mill Financial[77]的一場漫長訴訟之中,他們揭示了原來在2010年的時候,Mill Financial是FSG在購入利物浦時的競爭對手,當時FSG認為托利斯和連拿都「大概高峰已過」。

托利斯說︰「約翰亨利是我最後談話的對象,他是個很好的人,我沒有辦法說他一句壞話。他告訴我他不希望我離隊,但如果我執意要離開的話,我的身價將會是天價。我跟他說,我對這些數字一點興趣都沒有,我不希望談及這些,這是他的決定,而不論他如何決定都好我都會尊重他。」

托利斯就當時的情況和謝拉特的討論是最令他痛心的一次。「在和杜格利殊對話之前,我去了找謝拉特,我們當時就在米活的更衣室內,只有我們兩個,就坐在一起。我向他說車路士提出了報價,而利物浦在這幾年都不會是爭標份子,我問他我應該怎樣做。謝拉特叫我不要走,永遠都不要離開利物浦,但他也察覺到我需要作出對我而言最好的決定,他明白我和他的處境是不同的,這些就是我從最好的隊長口中所聽到的話。」

「我知道我離開的時候,謝拉特崩潰了,其實我某程度上也是一樣。我記得在我從利物浦飛向倫敦的航程中,我失去了我的感覺︰我沒有開心,也沒有憤怒,我是空白的。我在直升機中,外面的天色愈來愈黑,而我就在身下的利物浦上空飛去,我開始傷心,因為我在這裏曾經很快樂,非常、非常快樂……」

「幾個星期後,我回到了利物浦去拿回我的東西。我的兒子是在利物浦出生的,通常我的房子都會很吵鬧,因為我剛回家他就會在門口迎接我,但那所房子已經變得一片寂靜了。這個畫面也令我感到難過。」

在接下來的週末,托利斯初次上陣就面對利物浦,他沒有辦法去描述當時的情緒,而他當日的表現也好像他根本不希望在那邊比賽。

他承認︰「我永遠都不喜歡和利物浦對賽,我在那裏有太多的回憶和感受了。那些球迷的反應都在我預期當中,但對我來說仍然是太沉重了,我沒有作出合適的回應,同樣地,這也太,太難了。」

他的思緒轉到了2014年在晏菲路的那場比賽。在那場比賽中,如果利物浦全取三分,那麼他們只需要多贏兩場就能夠奪得24年來的第一個聯賽錦標。謝拉特滑倒了,然後丹巴巴亞為車路士首開紀錄,在補時階段,後備上陣的托利斯則有一個單刀的機會。

他可以為球隊射入到2比0,但他最終選擇了橫傳給韋利安[78]。在這個訪談中,他唯一迴避了這條問題︰我問他,那一刻他彷彿沒有想過入球,是否因為他不忍心親自終止利物浦成就那個他從來沒有和球隊一起達成的大業。

他寧願這樣說︰「那是最困難的一天,我為謝拉特和利物浦都感到難過,他們距離聯賽錦標只有一步之遙,而他們也是值得贏的。如果他們贏了,我想利物浦就創造歷史了,對於那個城市而言是多麼難得的時刻呀!看到看台上的球迷實在令人太難過了,我仍然和他們感同身受,我仍然愛戴他們。我知道他們有一部份仍然憎恨我,但這無損我對他們的感覺,馬體會是我的母會但我仍然支持利物浦,我希望他們贏得任何一場比賽,任何一個錦標。」

他指他一直希望能夠有個機會和平台,讓他能夠自由自在地談及有關利物浦的事,當他仍在車路士的時候這並不可能。

由利物浦到倫敦

「利物浦是獨一無二的,他們和馬體會是不一樣的。」托利斯說︰「我來自這裏,我喜愛馬體會是因為我的心屬於這裏。不過作為一間球會,就算我並不是在那裏出身,我仍然在利物浦找到家的感覺。那些和員工、辦公室上下的職員、球隊周邊的人,以及和球迷之間的關係,都是無可取替的。」

「我在車路士,甚至乎在馬體會都從來沒有在利物浦的那種感覺。在利物浦,他們都令我感到我像王者一樣,我真的覺得我做甚麼事也可以。我記得我在晏菲路踢的第一場比賽,連拿走過來了,對我說︰『看看這個氣氛,這裏就是你應該身處的地方,你在馬體會並不會有這種感覺。』賽後,我和連拿說在晏菲路我就好像每一場比賽都可以破網一樣,每當我踏上球場之後︰入球。我宛如飛翔一般,不單單因為我是在足球生涯中的黃金時期,也是因為球隊上下的氣氛所致,那真的就如魔法一樣。」

托利斯承認當他身邊的人都向他投以正能量時,他就能夠用更好的表現作出回應。在利物浦的時候,他感到被萬人膜拜;而在車路士,他感到他需要去證明在他身上花費五千萬鎊是物有所值的,儘管他的狀態並未完全回復。我至今仍然為他離開利物浦的決定而感到可惜,在利物浦他大概是世界上最致命的前鋒,但現在他永遠也不能夠回到那個高度了。在他雙眸的背後,他反而好像死了。

「現在的我並不再認為贏取獎盃比過得快樂更加重要了。我發現到贏得歐聯(他在2012年與車路士贏過)並不會改變你每一天的感受,我發現到這些目標不應該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最關鍵的應該是活在當下。」

「當我還在車路士的時候,基於一些原因,我的起步並不順利。我們贏盡了一切我想贏的東西,但那可能尚未能滿足我,我仍然記掛住和謝拉特並肩作戰的日子,那些和利物浦一起上陣的日子。我回想了很多和球隊一起奮力作戰的比賽,那段時期對我來說別具意義,那是一種我在馬體會重新找到的意義︰團隊合作。也許我們並沒有很有名的世界級球星,但我們是一個整體,我們全隊上下一起享受每一場勝利。誰入球並不重要,我們最後的輸贏也不重要,因為最起碼我們是打從心底的去做這些事。」

我向托利斯說,也許他適合那些全隊上下都有著共同目標的球會,而不是那些被視為權貴人士代表的球會,例如皇家馬德里,或者來自倫敦的車路士也算吧。

「在正確的時間選擇正確的一刻去正確的地方,這就是人生中最難的事。」他說︰「如果你能夠找到一間完全適合你的球會,那將會是一件很好的事,但要達到這個目標並不容易,因為在你未加盟之前,你都不會真正知道一間球會是怎樣的,而到你知道的時候已經太遲,沒有辦法回頭了。」

這個說法促使我問了他這個問題︰「托利斯,你有沒有後悔過轉投車路士這個決定?」

「沒有。」他主張說︰「因為我贏了錦標,那是當時的我最想要的,在那之前我除了和馬體會一起升班之外,我甚麼都沒有贏得過,在利物浦時雖然曾經有很可能但我仍然沒有贏過。我轉會的原因就是為了贏得冠軍,而我做到了。為一些你渴望的東西而後悔是很蠢的事,不過你可能會發現這些東西並不能為你帶來滿足感。」

然後他提供了另一方面的想法。

他繼續說︰「有些問題記者從來都不會在訪問中問我。我看到謝拉特去了美職聯,那是他自己的決定,但我會想,如果謝拉特整個職業生涯都在利物浦渡過,就像托迪[79]在羅馬[80]一樣,那會有多好呢?可能我也應該在馬體會這裏做同樣的事。在外人的眼中,你就會成為名垂千古的球員了,所有人都會記得你是一直在球會留守的人。有時我會想,我從來,從來都不應該離開馬體會,也許有我在陣球隊的發揮會更好,也許他們仍然能夠贏得那些我不在時他們贏的冠軍,然後現在我就快32歲了,在一間球會中渡過整個職業生涯,贏得獎盃和所有人的尊重,還有更好的事嗎?」

「但之後我就覺得我永遠都不希望改變我轉投利物浦這件事,我需要離開。我在利物浦找到一些美妙的,特別的,不一樣的東西,在這裏是我作為球員最快樂的一段日子,我並不是在這裏成長的,但在這個社區中,我感受到被愛戴的感覺,我很難形容這對我而言的意義。」

「不過我太渴求錦標了。當你還年輕的時候,很多人都會被成功所鼓舞,當時的我也是如此,希望下一步就能夠嘗到勝利的滋味。我很希望在利物浦能夠做到,但那個環境已經改變了。」
「車路士在一開始的時候對我而言也不是很好,那個隊伍在場上並不適合我去發揮。那裏有個很好的架構,但球隊的個性並不適合我,儘管我在那裏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在意大利我曾經和AC米蘭嘗試過,但那裏也不是我的歸宿,然後我就有機會回到馬體會了。在這裏就算我不像以前一樣是球隊的必然正選,我也能夠真正享受每一天的生活,我正在享受我所做的事,而我覺得這比較重要。」

在2015年,謝拉特和加歷查在晏菲路舉辦了一場慈善賽,在該場比賽中,當托利斯的名字在廣播系統中被提及的時候,整個球場都傳出熱烈的歡呼聲,或許證明了時間真的能夠治療一些舊傷口。

這首歌傳出來了︰「他的臂章證明他是紅軍的一員,托利斯,托利斯!它寫著『你永遠不會獨行』,托利斯,托利斯!我們從風光明媚的西班牙將他帶來,他拿到了球又再破網!費蘭度托利斯!利物浦的九號!」[81]

「也許那時候是我過去五年來最開心的時刻。」他一邊想,一邊面露笑容。「當我最後一次代表車路士在那裏比賽時,我被球迷噓了,那令我感到很沮喪。能夠在那裏再次聽到我的歌,看到球迷的反應,都令我感到我和球迷的關係都回復和平了。我知道我曾經傷透了他們的心,某程度上我的心也傷透了,但我能夠以這個畫面作為在晏菲路的最後回憶,我實在太,太幸運了。」

總結:沉痛的真相

托利斯是個聰明,具自省能力,敏感,同時又懂得悔改的人,他會懷疑自己所做過的決定,就算在沒有我的提問之下,他在訪問當中也經常這樣做。在聆聽他的答案時,他的結論有時會顯得模梭兩可,而在我們對話快要結束時,他自發地將話題回到某一個主題身上。

他揭露說︰「我在利物浦的最後一個球季,我的膝蓋一直受傷患困擾,這令到我不能繼續比賽,甚至在訓練中交出最好的表現。我很想參加世界盃,但在開鑼前兩個月,我仍然需要用拐杖來走路。我很想很想可以參加,而結果我入選了世界盃的名單,但我因為不能屈曲我的膝蓋,結果表現不好,然後我在決賽再一次受傷了,如果你看到那些相片,你會明白我所承受的痛楚。」

「在那之後的一段長時間,我都不再有和以前同樣的感覺了。有時候你很想要某些東西,結果你作出了錯誤的選擇,我成為了世界冠軍,但那值得嗎?我不清楚。我當時為了有更大的機會贏得冠軍而離開利物浦加盟車路士,又是正確的抉擇嗎?我也不清楚。」

那時候,你會發現只有看著托利斯那深邃而漆黑的眼眸,才能夠真正知道事情的真相。

[1] Manzanares River,馬德里市中的河流。
[2] Vicente Calderón Stadium,馬德里體育會的主場。
[3] Fernando Torres
[4] Atlético Madrid,下簡稱馬體會。
[5] La Mancha,位於馬德里市南部的一個地方。
[6] Real Sociedad
[7] Arganzuela,馬德里的一個地區,卡達朗球場的所在地。
[8] Liverpool FC,托利斯其後轉投的球會。
[9] Diego Simeone
[10] AC Milan
[11] Chelsea
[12] Real Madrid,簡稱皇馬。
[13] You’ll Never Walk Alone,利物浦的會歌和格言。
[14] Anfield,利物浦的主場。
[15] 此處為利物浦市的一個地區,晏菲路球場的所在地。
[16] Tapas,西班牙的傳統小吃。
[17] Salsa
[18] 洞穴俱樂部,利物浦市中以音樂為主題的夜店。
[19] Caverna為Cavern的西班牙語。
[20] Steven Gerrard,那時利物浦的隊長和精神領袖。
[21] 語帶雙關,Working-class hero也是利物浦著名樂隊Beatles隊員John Lennon的歌曲。
[22] Melwood,利物浦的訓練場。
[23] John Aldridge
[24] Stamford Bridge,車路士的主場。
[25] 利物浦出生的英國女演員。
[26] Shed End,作客球迷區所在的看台。
[27] 馬體會B隊的主場,位於馬體會訓練場之內。
[28] Majadahonda
[29] Navacerrada,馬德里的一個市鎮。
[30] Antonio Sanz
[31] Luis Suarez
[32] Sliding-doors moment,由John Gottman提出的概念,指一件事情出現了不同選擇的時刻。
[33] Empanada,西班牙菜的糕點。
[34] Rafael Benitez,利物浦當時的主帥。
[35] Xabi Alonso
[36] Pepe Reina
[37] Fuenlabrada,馬德里一個地區。
[38] Atocha Station,馬德里最大的鐵路站。
[39] 富恩拉夫拉達的一個地方。
[40] Jose
[41] Galicia,西班牙西北部地區。
[42] Olalla
[43] 富恩拉夫拉達的一條街道。
[44] Jose Camacho
[45] Carabanchel,馬德里西南方的地區。
[46] Jesús Gil,馬體會前主席。
[47] Internazionale Milano
[48] Arsenal
[49] Santiago Bernabéu Stadium,皇家馬德里的主場。
[50] Michael Robinson
[51] Julio Cruz
[52] Palermo
[53] Amauri
[54] Alberto Gilardino
[55] Porto
[56] Lisandro López
[57] Tom Hicks & George Gillett,為利物浦當時的班主,下稱H&G。
[58] Merseyside,利物浦所在地。
[59] Albert Dock,利物浦的碼頭及著名景點。
[60] Tal Ben-Haim,車路士後衛。
[61] Roger Hunt
[62] Messi
[63] Cristiano Ronaldo
[64] Kop,利物浦的其中一個看台,最狂熱的利物浦球迷通常都會聚腳於此看台,因此也被用來借代利物浦球迷。
[65] Woolton,利物浦的一個地區。
[66] Christian Purslow
[67] Rick Parry
[68] Royal Bank of Scotland
[69] New England Sports Ventures,其後易名為芬威體育集團,Fenway Sports Group,簡稱FSG。
[70] Martin Broughton
[71] Tottenham Hotspur
[72] Damien Comoli
[73] Kenny Dalglish
[74] Blackburn Rovers
[75] Steve Clarke,當時利物浦的助教。
[76] John W. Henry
[77] 一間對沖基金公司。
[78] Willian
[79] Totti
[80] Roma
[81] 利物浦球迷為托利斯所作的歌曲,英文歌詞︰「His armband proved he was a Red, Torres, Torres / You’ll Never Walk Alone it read, Torres, Torres / We bought the lad from sunny Spain / He gets the ball and scores again, Fernando Torres, Liverpool’s Number 9!」,片段︰ www.youtube.com/watch?v=cpV0ygkmhP4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