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現場:拿下Kyrie Irving,塞爾特人「求仁得仁」|KH睇波筆記

塞爾特人送出:Isaiah Thomas、Jae Crowder、Ante Žižić及2018年籃網首輪選秀權
騎士送出:Kyrie Irving

Kyrie Irving的交易風波,最終以塞爾特人與騎士達成交易協議告終:塞爾特人送出Isaiah Thomas、Jae Crowder、Ante Žižić及2018年籃網首輪選秀權之下,讓Irving披上了綠軍的戰衣。

在這筆交易公佈之後,有不少的球迷都對於塞爾特人總經理Danny Ainge的操作有所質疑,但坦白說,若果塞爾特人無意繼續將Thomas視為球隊核心的話,這次交易不論在球隊的實力還是財務的考慮上,都是對於球隊最有利的一個選擇。

https://i0.wp.com/cdn.vox-cdn.com/thumbor/R62ZQHuvdlpaun9Mro2lnY34IsU=/0x0:3600x2400/1200x800/filters:focal(1596x814:2172x1390)/cdn.vox-cdn.com/uploads/chorus_image/image/52588051/513155278.0.jpeg?resize=694%2C462&ssl=1

塞爾特人今夏的組軍方向是要讓球隊踏上“Win now”的方向,這是毋容置疑的。從選秀中拿下即戰力較強的Jayson Tatum,在自由市場上簽下進攻方面相當全能的Gordon Hayward,都是往著這個方向的操作。另外的操作,本應是嘗試透過交易,取得Paul George或Jimmy Butler這樣的球星。不過在他們分別被交易到雷霆及木狼之後,這個目標也不復存在;直到Irving提出交易要求,交易補強的計劃方能重新開始。

從薪酬的角度上,要匹配Kyrie Irving約1887萬美元的年薪,只有以Thomas (626萬美元)和Crowder (680萬美元)作為交易的基本條件才能夠提出接近的交易提案;而對於騎士來說,這無疑也是可以接受的談判基礎。於是再加上新秀中鋒Žižić和不受保護的2018年籃網首輪選秀權,就讓雙方促成了這宗交易。

https://i1.wp.com/images.performgroup.com/di/library/omnisport/8/1d/isaiah-thomas-5817-usnews-getty-ftr_11ynmqgjpk5751l16issqp43hr.jpg?resize=694%2C390

而對於當下的塞爾特人來說,這筆交易的可取之處,就是能夠利用對球隊價值開始下滑的資產,換取他們最需要的板塊:若管理層認為現年27歲的Thomas領軍的極限就是上季的東岸決賽,那麼他們必須要在今年內利用Thomas的到期合約進行交易,避免人財兩失之餘,更能透過他尚有的價值,榨取最多的得益。

 

https://i1.wp.com/cdn.vox-cdn.com/uploads/chorus_asset/file/8531729/usa_today_10007955.jpg?resize=694%2C459&ssl=1

而球隊在今夏取得Tatum和Hayward,加上Jaylen Brown在上年的季後賽於防守端開始冒起,Crowder的存在價值其實也開始下降,甚至在商討以先前後換的形式拿下Hayward的時候,爵士都無意接收Crowder。若果他們送出這份長期合約能夠換來一位球星的話,對於球隊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

https://i0.wp.com/i.ytimg.com/vi/fvbovpnkUwE/maxresdefault.jpg?resize=694%2C390&ssl=1

至於手上籃網的2018年首輪選秀權,隨著籃網在今個夏天透過交易(或者打劫)取得多位合適的球員,包括D’Angelo Russell、Allen Crabbe、DeMarre Carroll和Timofey Mozgov,戰力其實改進不少。即使打進季後賽的機會不大,他們的戰績相信也不再是墊底的級別,能夠取得首五順位的機會也開始下滑。當他們透過交易今年的狀元籤,取得來年湖人落在第二至第五順位的選秀權,或2019年帝王的首輪選秀權,其實這個選秀權在Irving的面前,也算是可以交出的資產。

而利用以上三項資產,加上年輕的Žižić,換取一位擁有頂尖單打能力,能夠為球隊在關鍵時刻擔當起進攻大任的Irving,配上Hayward主力負責組織工作,Al Horford鎮守內線,加上一眾後起之秀及角色球員,塞爾特人的戰力其實還是繼續提升的。

https://i1.wp.com/media.masslive.com/celtics_impact/photo/danny-ainge-800dc3db662141a6.jpg?resize=694%2C517

同樣值得留意的,是關於塞爾特人長遠的薪酬考慮:單以今季來說,Thomas、Crowder和Žižić的薪酬固然比Irving為低,但Irving目前還有三年價值6000萬美元的合約,當中於2019-2020球季擁有球員選項。如果Thomas繼續留隊的話,來年大有機會以起薪點約為年薪3500萬美元的頂薪續約,將會為球隊帶來甚大的奢侈稅負擔;然而換上Irving的話,他所需的薪酬開支將會大幅減低,為球隊帶來更大的薪酬空間的彈性。即使Irving和Horford於2019年同時跳出合約,屆時33歲的Horford也大有機會減薪,讓球隊為Irving開出頂薪的同時,也不會陷入高昂的奢侈稅。

不論從短期內提升球隊實力的目標,還是從長遠球隊的薪酬空間來說,塞爾特人在這筆交易上都算是用上了合適的籌碼,來達成他們的目標。引用城中某大律師的說法,拿下Irving對於Aigne和塞爾特人來說,應該也真的是「求仁得仁」了。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