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式兩難––歸納意大利國家隊9月國際賽要點|甘@體波台

即使在三色旗球場面對以色列扳固一城,但超過30次的攻門及進攻過程難以讓人感到信服,而對著西班牙時又出現排陣爭議。總結這兩場國際賽,雲度拉這支意大利國家隊的問題需要急速解決。

陣式遊走於352及424

雲度拉上任一年,致力擺脫過去干地去派路化後將球員運作成352,致力從352與424之間互換陣式,對實力較強的如西班牙、德國承襲干地的352,對陣實力較弱、較被動的如阿爾巴尼亞、馬其頓、列支敦士登都大膽地致出超過二十年國家隊未用過424(或曰442)。從上年所見,這個互換思維確實理想,面對強隊時採用最常用的防守反擊;面對弱隊時可以依賴前場人數優勢,製造威脅埋門,近二十年以來對弱隊不堪的局面。

從今輪國際賽所見,與西班牙及以色列都採用雲度拉過往在巴里時的424陣式,或者雲度拉認為在班拿貝取一分與輸波無異,既然如此倒不如孤注一擲,擺出界乎424與442之間較進取的陣式。可是,從2008年起對西班牙的正規賽事看,所謂的「擺大頭」對西班牙是絕對取不到優勢之餘,更會因為面對對方強大的中場線而進據失退,2012年決賽正正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反而在2008年、2012年小組賽及2016年都在處於不被看好的情況下起用三後防,結果卻出乎意料之外理想。

華拉堤的定位

無疑近年意大利在中前場出產不少翼鋒和邊線具技術球員,雲度拉不得不嘗試多用424讓翼鋒,特別是如日中天的恩施尼發揮更大機會。但足球從來都是一個22人互相牽引、佔據空間的遊戲,如果沒有個人能力強大的中場線情況下,中軸線受壓下只會迅速崩潰。迪羅斯年紀漸長,很難有覆蓋全場的能力;在西班牙一戰,華拉堤僅8分鐘就因粗野攔截被罰黃牌,直接導致隨後比賽被阿辛斯奧和伊斯高玩弄鼓掌,說明了華拉堤在法甲確實鍛鍊了硬朗狠勁的球風,但在防守意識上的預判、位置感,面對西班牙這類地面推進能力強的對手時就招架不住。事實上即使面對以色列時,在上半場也有兩個鏡頭看到對方中前場長驅直進闖入巴沙利及艾斯托利的鎮地,要非對方把握力及干迪及時在禁區清脆攔截,實有先落後的可能,顯見迪羅斯及華拉堤這個薄弱的中場組合很難對一對中堅起屏障作用;另一方面華拉迪的傳球及控制節奏才是其最強的一環,如要兼顧更多防守工作,對其能力也是浪費。

恩施尼最大化失效

與華拉堤的處境相近,從變成424空間上能夠強容恩施尼,但此陣式需要更懂得貼近邊線落底及傳中的球員,恩施尼絕非此類風格的球員。恩施尼擅長與隊友小組推進及無球跑動,最有殺傷力莫過於從左路右腳一撥擺大位再以孤線長傳放到右路,皮球在對方左閘身後的盲眼位漂過,讓自己的隊友(卡利莊)從後入攝;不過在424的前提下簡達華不會於無球權時走入相應位置接應,右前鋒比洛迪較自由游走於禁區邊皮。恩施尼的作用只餘下中場過度皮球及符合陣式與戰術讓前場多一個技術細膩的球員,正如恩施尼哥哥安東尼奧及前維羅納主帥文度連尼直指,恩施尼放在錯誤的位置上,可見「最大化」恩施尼難以實行。

左路牽一發而動全身

不能將恩施尼功能「最大化」前提下,講求邊路進攻,對閘位的要求同時相應更高。意大利的足球歷史最自豪之處在於左閘,范察堤、卡賓尼、簡特列、馬甸尼堪稱一代左閘,甚至偉大左後衛格羅素都有靈光一閃,可是無論達美安及迪斯基利奧,侵略性、突破能力及左腳傳中質素也是難以合格,達美安面對以色列右後衛都佔不了太多甜頭,迪施基利奧在過去更不想多提;在史賓亞蘇沙缺陣下,左路的攻擊就如同白費一樣。對以色列時,反而看到更多形成圍睹之局後,無從拉開下由迪羅斯及華拉迪在中路「挑過頭波」讓達美安上前,對方沒有失位的情況其實很難做到埋門。

附加賽應如何自處?

依現時情況,意大利與參與世界盃歐洲區外圍賽附加賽只有半步之遙,幸運的話還可以避開葡萄牙,不過要留意的是,對手如威爾斯、愛爾蘭、瑞典及黑山絕非阿爾巴尼亞、以色列之輩,以過去年幾應付實力較次為主的424能否在進攻上發揮效用之餘,中場及後衛又能否具備受反擊壓力的條件?如果採用352,在左路活躍的恩施尼角色定位又如何?不難預料,雲度拉在餘下兩場不會對過去一年的實驗有太大調整,或者只會在用人上做小修小補,例如重用傷愈的馬治斯奧、老將柏奧路組成三人中場線,甚至起用新人加利亞迪尼。3月國際賽期帶來的青春景象及希望,似乎暫見雲霧遮擋未見青天。作為意大利球迷,希望雲度拉可在餘下時間修正,也希望保方的國家隊生涯不要始於世界盃附加賽,終於世界盃附加賽吧。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