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烏茲別克的世界盃之旅 | 運動公社

文:wing@運動公社

星期二,二零一八年世界盃外圍賽亞洲區第三輪賽事將會上演煞科圈賽事。在A組,伊朗早已鎖定出線決賽週資格。另一個直接出線名額則由南韓、烏茲別克和敍利亞角逐。筆者真的希望,烏茲別克能夠主場擊敗南韓後取得直接出線資格。原因很簡單,烏茲別克過去在世界盃的旅途實在太命苦了。

九十年代初,烏茲別克隨著蘇聯解體而獨立。一九九四年,他們首次亮相亞運會即奪得男足金牌,儼如向亞洲其他國家宣告以後亞洲會多一支勁旅一樣。果然,烏茲別克之後每次在世界盃外圍賽都晉身最後的「X強賽」,但總是未能躋身決賽週。一九九八年一屆,烏茲別克在十強賽不知何故要先作客三場。結果他們先不敵日本、南韓,再賽和哈薩克。三戰僅得一分的烏茲別克回師主場又以二比三負阿聯酋。既然出閘大脫腳,最後烏茲別克在五隊中僅得第四出局,已是意料中事。

到二零零二年一屆的十強賽,烏茲別克以兩勝兩負完成首四場賽事。第五仗主場對阿聯酋,烏茲別克以零比一落敗。之後作客卡塔爾,則在第八十九分鐘被追平二比二痛失兩分。倒數第二仗作客阿曼,烏茲別克半場領先二比零。但下半場阿曼卻在早段連下兩城。完場前七分鐘,阿曼再在六分鐘內攻入兩球,烏茲別克反勝為敗。最後一輪賽前,烏茲別克積七分,阿聯酋有十分。烏茲別克要自己主場勝已獲得參加韓日世界盃資格的中國,再寄望阿曼作客擊敗阿聯酋,才可參加附加賽。兩場賽事同舉行,烏茲別克肯定在半場時得知阿曼一度以二比零領先阿聯酋的消息。球賽即將進入補時階段時,烏茲別克絕殺了中國隊,令到球員和球迷極度亢奮,以為附加賽資格在望。他們那時不知道的是,其實阿聯酋早在下半場初段已追成平手。最後烏茲別克僅以一分之微無緣附加賽。

至於二零零六年那屆,則肯定是最悲情而且最不公義的一屆。當屆是八強賽,每小組有四隊,首兩名可直接取得德國決賽週資格。烏茲別克開局欠佳。他們在主場先在最後關頭逼和沙地阿拉伯,再作客負科威特。第三仗作客南韓,烏茲別克再負一比二。要保持爭奪第二名的資格,他們在第四輪主場就一定要擊敗南韓。下半場初段,名將沙斯基克先開紀錄。到補時,南韓的朴主永射入。筆者還記得,當晩支持烏茲別克的我在電視機前毫無反應,因為傳球予朴主永的球員明顯越位了六至七碼(goo.gl/HoFNwR)。怎可能是合法入球呢?但旁證卻沒有搖旗。烏茲別克就因為這個非法入球而丟了爭奪次名的可能。

後來烏茲別克靠末輪擊敗科威特躋身附加賽。當年的附加賽不是太困難。如能淘汰巴林,烏茲別克則會與千里達和多巴哥爭奪最後一個決賽週名額。烏茲別克先主場對巴林。烏茲別克本以一比零獲勝。但當日烏茲別克在領先後曾得一十二碼。十二碼射入後球證指烏茲別克有球員過早闖入禁區,故入球不算。大家都知道,按例球證在這個情況應要求重踢十二碼。但那位叫吉田壽光的日本籍球證竟判給巴林一個自由球。盛怒的烏茲別克足總在賽後發信到國際足協投訴,並提出要求國際足協當烏茲別克以三比零取得首回合勝利的要求。國際足協拒絕這要求絕對合理,但令人震驚的是,國際足協竟下令首回合賽果作廢,雙方重賽。結果烏茲別克在重賽只能和巴林踢成一比一。雙方次回合在巴林踢成零比零,烏茲別克因為作客入球優惠條例而出局。

又過四年,烏茲別克在十強賽小組敬陪末席,就沒有甚麼好說了。到上一屆巴西世界盃,烏茲別克在十強賽又開局不順,首三仗僅得兩和一負的成績。但他們之後作客擊敗卡塔爾,再在德克蘭勇挫伊朗。回到主場面對黎巴嫩,烏茲別克又全取三分。連續三場俱勝一比零,烏茲別克的直接出線希望因此重燃。倒數第二輪,烏茲別克作客首爾。雙方當時均有十一分,南韓僅憑得失球壓倒烏茲別克位列榜首。由於末輪南韓要作客當時積十分列第三的伊朗,而烏茲別克則在主場對卡塔爾,所以如果烏茲別克能在首爾取勝,則晉級決賽週機會高唱入雲。就算是賽和,他們只要在最後一場小勝一比零,也可以直接出線。然而,整場發揮不俗的烏茲別克因一個烏龍球而吞下敗陣。隨著那邊廂伊朗大勝黎巴嫩四比零,烏茲別克跌落第三位。

最後一輪開賽前,南韓積十四分踞首;伊朗積十三分踞次;烏茲別克積十一分位列第三。如果南韓作客勝伊朗,烏茲別克就只需要小勝卡塔爾一比零,也可以壓過伊朗直飛巴西。假如南韓同伊朗踢成平手,則烏茲別克要以五球的差距擊敗卡塔爾才可肯定搶走次席。如果伊朗贏南韓呢?烏茲別克就要以六球的差距取勝才可以取得最後一個直接出線資格。

只許勝不能平的烏茲別克一開賽就壓對卡塔爾進攻。但久攻不下後,卡塔爾竟然在上半場以一比零領先。到六十分鐘左右,烏茲別克終於追平。傳來伊朗先開紀錄的消息後,烏茲別克在塔什干瘋狂進攻。在錯過多次黃金機會後,烏茲別克「只」能取多取四球,以五比一勝出。由於伊朗僅以一球小勝南韓(這個幾乎是對烏茲別克最不利的賽果),伊朗和南韓攜手出線。

雖然烏茲別克還可以參加附加賽,但這一屆的附加賽之路相對前屆可謂難踢得多。因為就算過了約旦一關,要過烏拉圭一關又談容易。最後烏茲別克主客兩場都與約旦踢成一比一。在塔什干雙方互射十二碼,烏茲別克負八比九。或許,這樣出局避免了慘敗在烏拉圭腳下的尷尬。

到今屆十二強賽,烏茲別克首四仗錄得三勝一敗的戰績,成績不錯。但第五場作客南韓時,烏茲別克在領先下被反勝。在大馬對敍利亞又在補時被絕殺。之後烏茲別克主場小勝卡塔爾,再作客負伊朗。上星期面作客武漢時,烏茲別克在浪費過幾個入球良機後又在完場前六分鐘輸掉一個十二碼。這令到烏茲別克就算在末輪能在主場擊敗南韓,也要視乎伊朗在德克蘭對敍利亞一戰的賽果才能知道能否取得直接參加俄國世界盃的資格。而如果烏茲別克不幸落敗,則幾可肯定連附加賽資格也失去。

到底今次會是烏茲別克苦盡甘來,還是又一次戲劇性的失敗?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